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357章、很委屈!
    357章、很委屈!

    青柠集团的会议室里浓烟滚滚,所有人都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

    言承欢也失去了平时的威严和冷静,手里夹着根烟,有气无力的坐在椅子上,一句话不说,只是听着周围这些集团各部门领导的商议争吵。

    “我就觉得奇怪啦。我们的产品质量是经过严格检验的,自从上市以来,一直深受消费者的喜爱——-我们在大陆销售没有问题,在日本销售没有问题,在韩国也没有问题——-为什么在本地就出现了问题?”

    “刘经理,你们市场部是怎么和何氏沟通的?他们总要给个理由才行啊。会不会是你们和何氏发生过什么冲突?如果他们有什么需求,我们还是满足他们嘛。不要因小失大。”

    “就是。如果我们不尽快拿出解决办法的话,青柠集团就完蛋了。何氏因食品安全问题把青柠食品下架——-这件事要是经过媒体报道,其它的卖场会不会跟风下架?消费者还敢相信我们的食品安全吗?”

    “办法呢?你有什么解决办法?人家何氏的人根本就不愿意见我们。我们有什么办法?”

    “办法是想出来的。不想怎么会有办法?”

    啪!

    言承欢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喝道:“好了。都别吵了。我找你们来开会是商量解决办法的,不是听你们吵架的。”

    “———”

    言承欢扫视了在场的众人一眼,也知道他们没有任何的解决办法。叹了口气,说道:“散会。外宣部做好媒体工作。千万不要让他们胡乱报道。”

    “是。”一个中年女人答应着说道。

    言承欢离席而去,他的助手何亚伟也快步跟了出去。

    言承欢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对那名漂亮性感的女秘书说道:“你先出去。”

    “是。言董。”秘书知道老板心情不好,也不敢撒娇,乖巧的退了出去。

    何亚伟关上办公室的房门,然后走到言承欢面前,说道:“老板,一定是何氏故意整我们。以前合作的好好的,也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我想—-”

    啪!

    言承欢猛然转身,一巴掌抽在何亚伟的脸上。

    何亚伟那白嫩的脸上立即出现了一道紫红色的掌印,他一脸愕然,不知道老板为何对自己动手。

    “老板,你——”

    “怎么?我不能打你吗?”言承欢说话的时候,又是一巴掌抽出去。何亚伟的另外一边脸又中招。言承欢愤怒出手,用的力道也是实打实的,何亚伟的两颊肿的跟块发酵过后的面团似的。

    啪!

    啪!

    啪!

    ———-

    言承欢跟大耳瓜子不要钱似的,一个劲儿的往何亚伟脸上抽过去。不知道是被老板给打懵了,还是自己不敢反抗。何亚伟傻乎乎的站在哪儿,动也不敢动。

    直到言承欢抽累了,这才停下了手。走过去抽出几张纸巾擦掉手上沾染的鲜血。

    而何亚伟的那张脸已经面目全非,跟一头拔过毛并且放在卤肉罐子里面卤过的猪头似的。

    “你他妈办的是什么蠢事儿。”言承欢盯着面前这个以前最信任的下属,狠狠的说道。

    “老板。发生了什么事儿?”何亚伟这才反应过来,出声询问原因。总不能无缘无故的就打人吧?

    “你知道是谁要整我们吗?”言承欢自己倒了杯红酒,一口气灌下去,然后又倒了一杯端在手上。抽出去那么多巴掌,他也有些渴了。

    “何氏。”何亚伟回答道。

    “你是猪吗?何氏和我们又没有结仇。我们孝敬他们跟孝敬爷爷似的。他们为什么要整我们?”言承欢怒声说道。

    “那是——-”

    “就是陈思璇那个小白脸男朋友。”言承欢咬牙切齿的说道。

    “是他?”何亚伟那被打肿了的眼睛也努力的睁大了一些。“他怎么可能搬动何氏?何氏为什么要给他出头?”

    “他和另外一个女人也关系密切。”言承欢痛苦的说道。想起宴会上的那个女人,他对秦洛的恨就要增涨十倍百倍。

    “什么女人这么大的面子?”何亚伟没有资格参加何氏宴会,所以并不知道宴会上发生过什么事情。

    “燕京来的。一个让何氏父子都不得不小心对待的女人。——-她竟然也和那个小子有关系。这他妈的是什么世道?”

    “———”

    “现在知道我为什么抽你了吧?如果当时不是你找事儿,我会和陈思璇发生冲突?如果在机场上不是你特别指出他们,我会让人对付他们?——-还有你出的那些坏主意,你他妈的怎么就不怕断子绝孙?”

    “———”何亚伟心头真是无限的委屈啊。当时在燕京招惹陈思璇,不是你授意的吗?在机场上自己也只是指了指陈思璇和她男人,你就让我出主意报复别人——-那一次事件不是为你做的,那一次的女人不是你上的?你现在说的是什么混帐话啊?

    何亚伟很愤怒,很生气。可是,想起自己要靠这个男人吃饭,还是把这些负面情绪给憋在了心里。

    “老板,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要想办法见他一面。”言承欢说道。

    “他要是不见呢?”

    言承欢一脚踢在何亚伟肚子上,骂道:“他要不见,老子就揍死你。”

    “———”

    ———-

    ———-

    秦洛正坐在床头欣赏闻人牧月吃苹果的俏丽模样时,房间门再次被人敲响。

    “青柠集团的言承欢来了,要见秦洛先生。”马悦站在房间门口汇报道。

    闻人牧月看向秦洛,等待着他自己的决定。

    “哦。”秦洛笑着说道。“告诉他们,就说我不在。”

    马悦转身离开。

    过了一会儿,马悦再次推开房间门,说道:“言承欢让我给你带话,他说自己是来道歉的。还请秦洛先生相信他的诚意,并且给他一个见面的机会。”

    “这样啊?”秦洛看向闻人牧月,说道:“如果我拒绝的话,会不会太不讲情面了?”

    “想见就见吧。”闻人牧月淡淡说道。

    “哈哈。我很喜欢站在成功者的位置去欣赏曾经的对手表演。”秦洛笑着说道。“马悦小姐,麻烦你来推我一把行吗?”

    马悦看了秦洛一眼,还是走过来推着秦洛出去。心里却觉得有些奇怪,不是说他是高明的医生吗?怎么腿伤直到现在还没有好?

    马悦推着秦洛到了接待室,言承欢立即满脸堆笑的站了起来,说道:“秦洛先生,我们又见面了。难得来一次台湾,一定要让我尽一尽地主之谊。”

    秦洛笑着摆手,说道:“我已经接受过言总的招待了。很热情啊。”

    言承欢知道秦洛是在讽刺上次自己让人放陈思璇鸽子的事情,尴尬的说道:“秦先生,上次真是个误会。我之前并不知道那天晚上陈小姐也要举办晚宴。助手也没有向我汇报这事儿,我是后来才知道的——-为了表示我的诚意,今天还狠狠的教训了他一顿。”

    说话的时候,他还特别指着站在他身后的何亚伟。

    秦洛像是才看到这个猪头人身怪物似的,惊讶的说道:“这是哪位啊?怎么脸肿成这样?”

    “秦先生,上次在燕京多有冒犯。还请你多多原谅。”何亚伟躬着身体说道。想笑,却发现自己脸上的肌肉*根本就不听使唤了。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挤不出一张自然的笑脸。

    “哦。我记得你。”秦洛点头说道。“老板把你打成这样,你就没想着要告他虐待员工?”

    “这——老板也是为我好。他是在教育我。”

    秦洛叹息着摇头,说道:“人若犯贱,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言承欢心里暗恨,可是眼前的局面却又让他不得不向这个年轻人低头。

    他一脸笑意的说道:“秦先生,请相信我们的真诚歉意。也请你高抬贵手,放我们一回吧。”

    “高抬贵手?放你们一回?什么意思?我听不懂。”秦洛笑着说道。

    “秦先生,您就别和我们开玩笑了。何氏突然把我公司的产品全都下架,要求我们立即退场。我知道你和何氏有很亲密的关系。所以,请帮我说句话——”

    “好吧。”秦洛点了点头。“既然你说让我别和你们开玩笑,那我就很认真的告诉你:不行。我为什么要帮你们说句话?当初你对付我们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想过要高抬贵手?陈思璇打电话回公司央求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想过要高抬贵手?坏人做了坏事儿就要接受惩罚。如果坏人一祈祷求饶,就能够获得原谅。那做坏人也太幸福了些吧?你当好人全是上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