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356章、很冤枉!
    356章、很冤枉!

    秦洛的表情一僵,很快就笑了起来,说道:“还是不要看了。美女是给别人看的,不是给自己看的。”

    “伤得很严重吗?”闻人牧月摸了摸脸,声音低沉的问道。

    “没事儿。医生说了,只要智商没有影响,其它的都不是问题。”秦洛说道。

    “我能够确定我的智商没受影响。现在,我想看看我的脸伤成什么样子了。”

    “不要看了。我怕你受不了打击。”

    “拿镜子给我。”闻人牧月坚持着说道。“没关系。我不在乎这个。”

    “真的不在乎?”秦洛盯着闻人牧月的眼睛,问道。

    “——-一点点儿。”

    有那个女人能够坦然的说出‘我不在乎自己容貌’这样的话?女神都不行。

    “希望你承受得了打击。”秦洛再一次叮嘱着说道。

    “我能。”闻人牧月一脸郑重的点头。

    秦洛推着轮椅找了一圈,也没有在病房里找到镜子。于是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说道:“你用手机屏幕照照吧。现在的女人都流行用这个。”

    闻人牧月倒是坦然接过,举起手机认真的看了起来。

    当她发现镜子中的自己只是脸上被擦伤了一点儿皮,额头上缠着纱布的时候,还是情不自禁的松了一口气,然后抬头不满的瞥了秦洛一眼。

    “我只是想看看你是否在意自己的容貌。”秦洛笑着说道。

    “是人都会在意。”闻人牧月说道。

    “也是。我每天早晨起床照镜子的时候,也不希望脸上有痘痘和黑眼圈。”秦洛赞同的点头。

    “———”

    秦洛伸手轻轻触摸闻人牧月被纱布包裹的部位,说道:“你是因为我的失误才受伤的,放心吧,我不会让你的脸上留下任何伤疤的。”

    其实,现在用金蛹养肌粉涂抹上去的效果最好。可是秦洛所有的藏品全都用在离的身上,他已经没有这种物品了。而市场上卖的那种金蛹养肌水是由其它的中医成份勾兑的,效果自然大大不如前者。

    他准备回到燕京后,再亲自去一趟云滇密林,去寻找一些金蛹回去研粉。

    两人正聊着天,病房外面响起轻轻的敲门声音。

    “请进。”秦洛出声喊道。

    马悦推门进来,说道:“小姐,何公子过来看望你。”

    “请他进来吧。”

    “是。小姐。”马悦退了回去。

    很快的,房间门就再次被人推开,风度翩翩的何若愚走了进来。

    “牧月,感觉怎么样?”何若愚对着秦洛点了点头,出声问道。

    “我很好。谢谢你和爵士的关心。”闻人牧月点头说道。

    “不要这么客气。你和秦先生来台湾受伤,我们很是愧疚。”何若愚诚肯的道歉。“我们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找到凶手。警方已经控制了几名绑匪成员,正在进行紧急审训——-我来是想了解一下,牧月知道是谁绑架你们的吗?有没有嫌疑目标?如果有的话,我们提供给警方,他们也能加快侦破速度。”

    “我不知道是谁。我没有怀疑目标。”闻人牧月说道。

    “说不定是来绑我的。或许是我连累了牧月。”秦洛突然出声说道。

    “秦先生,你的意思是——-你在这边得罪了什么人?”

    “是啊。我们有过一些矛盾。我担心他们是来报复我的,却连累了牧月——-”秦洛说道。

    “是谁和秦先生有矛盾?”何若愚对秦洛给出的信息非常重视,认真问道。

    “青柠集团的老板。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在燕京的时候发生过冲突,我来台湾,他一直对我有些成见,还使出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来打击我——”秦洛满脸愤慨的说道。

    “岂有此理。实在是太过份了。”何若愚脸色难堪的说道。“说起来,何家和青柠集团还有一些生意上的合作。他们生产的饮品和食品进驻了我们旗下的所有商场和便利店——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他们把所有青柠的产品退场。”

    何若愚还真是说干就干,立即当着秦洛和闻人牧月的面就拨打电话。

    “喂。云经理吗?我是何若愚。我不管你用什么理由,把所有青棕的产品全都清除出商场。对。现在。”何若愚斩荆截铁的说道,不给对方留有任何余地。

    “还没查清楚呢。这样会不会影响你的生意?”秦洛不好意思的说道。

    “牧月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为朋友做点儿事是应该的。”何若愚收起手机,笑着说道。“再说,他用不光彩的手段来对付你,品德就极其败坏。我们怎么能和这样的合作者做生意?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可以随时更换另外一家合作商,对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

    “谢谢。”秦洛感激的说道。

    “秦先生,你再道谢的话,就是不把若愚当朋友了。”何若愚笑着说道。

    几人又谈了几句,何若愚接了个电话后,便起身告辞离开。

    秦洛送何若愚回来的时候,闻人牧月正躺在床上看着他。

    “请你朋友帮个小忙,你会不会有意见?”秦洛笑着问道。

    不错。这原本就只是一个反击的借口。

    秦洛并不能肯定这次的绑架事件是青柠集团的那个总裁做的,甚至他都从来没有怀疑过他。可是,这并不代表着他已经忘记了别人带给自己的不愉快经历。

    何若愚是什么样的人物,他能不知道秦洛的心思?

    他之所以那么生气,并且并场就给旗下公司下达命令,也只是给秦洛一个交代而已。或者说,是给秦洛后面站着的闻人牧月一个交代。

    现在何家和闻人家族的合作才刚刚开始,他们有必要尽可能的满足闻人牧月提出来的各种条件。而且,闻人牧月来到台湾被绑架袭击,即便和他们没有关系,可是,他们却要承担起保护失职的责任——-他们也需要做出些事情平息闻人牧月的怒火。

    闻人牧月更明白秦洛的意思,所以,她很配合的没有揭穿。

    “这样也好。”闻人牧月说道。

    “我没有你那样的胸怀。”秦洛笑着说道。“谁骂我一句唾我一口,我就总是想着什么时候能够还回去。虽然青柠集团不见得参与了这件事情,但是,他上一次做的事情却是真真正正存在的。而且,也不见得他们就没有这样的心思——-我们在台湾,或许他还有所顾忌。我们要是走了,他们势必是要想办法对付思璇的。我干脆就把事情给讲明白了,再拉上何家这张虎皮——有过这次的教训,他们下次一定会安份一些吧。”

    “我只是不想让你受伤。”闻人牧月轻声说道。“任何时候都要记住,把危险扼杀在摇篮里。”

    ———

    ———

    宽大奢华的办公室里,言承欢正搂着漂亮的女秘书喝酒调酒。

    他一只手端着酒杯,另外一只手却伸进女人的衣服里面,正尽情的把玩着那对雪白的丰满。嘴里含着一口红酒,正慢慢的渡进女秘书的小嘴里。

    女秘书的领口敞开,一脸动情的诱人模样,嘴里呀呀出声,极尽挑逗之能事。

    咚咚咚!

    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声音快而响亮,严重影响了两人的办事情绪。

    “该死的。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个时候不许来打扰我吗?”言承欢松开手里的女人,生气的说道。

    “就是。太讨厌了。”女秘书妩媚一笑。“不过啊,他们有胆子进来敲门,一定是有急事要向言董汇报。你就见一见他们嘛。”

    “让他们进来。”言承欢说道。

    “是。言董。”女秘书在言承欢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系上胸前的两颗钮扣,落落大方的走过去打开了办公室门。

    “什么事?”言承欢看到进来的是市场部经理,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

    “言董。出大事了。”市场部经理满头大汗的说道。“刚才接到通知,何氏旗下的所有商场和便利店把我们的产品全部下架出场。”

    噌!

    言承欢也坐不住了,腾地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问道:“怎么回事儿?怎么会是这样?他们有没有给理由?”

    “他们说我们的产品质量有问题。有顾客投诉喝了我们的饮料拉肚子。”市场部经理汇报着说道。

    “拉肚子?怎么可能。我们的产品经过了严格的产品检验,怎么会拉肚子呢?——-再说,以前怎么没人投诉,现在怎么就有人投诉了?以前卖得好好的,说有问题就有问题了?他们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

    “言董,那现在怎么办?”市场部经理着急的问道。

    “我要见他们的负责人。我要和他们谈一谈。你帮我约一约。”言承欢说道。

    他感觉的到,有一张无形的大网正向自己罩来。自己甚至都无力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