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354章、你会开车吗?
    354章、你会开车吗?

    秦洛急了。难道自己碰到了什么按钮?

    不然的话,怎么突然就不能发射子弹了呢?

    他像只受惊的兔子似的,又飞一般的退了回去。

    直到这个时候,那个光头男才惊魂未定的发现,自己还活着,自己没有死。

    做为一名杀手,他有着极强的心理素质和快速的反应能力。

    嗖!

    他连续几个翻滚,快速的转移了目标。

    秦洛还捧着那个相机在研究,翻来覆去的看着。明明是杀人的,怎么就成了拍照?

    他很痛苦。他想不通。他的时间很宝贵,他要赶着去救牧月。

    他又连续的按了两次快门后,仍然传来‘喀嚓’‘喀嚓’的拍照声音。

    现在没时间研究这高科技的玩意儿,他干脆的把手里的相机往口袋里一塞,然后飞一般的往那个杀人的方向冲了过去。

    他知道,他弹匣里的子弹打完了。如果他没有另外一支枪的话,他们双方所要面对的局面就是近身博击。

    近身博击?

    这是秦洛所擅长的。至少,他觉得这是自己所擅长的。自从跟着离学了龙息的博击术后,他的自信心便膨胀的厉害。

    秦洛是以S型的方式奔跑的,这样可以避免被人当做活靶子。

    果然,枪声没有及时的响起来。

    他冲进石径旁边的密林里时,那个光头男恰好也装好了子弹。

    “去死。”光头男狞笑着,举枪瞄准了秦洛的脑袋。

    刚才他差点儿死在这个混蛋的手上,现在他要给对方同样的待遇。

    “自己人。”秦洛情急之下,大声喊道。

    光头男微愣,然后更加愤怒更加用力的扣动了扳机。

    也正是他在恍惚的瞬间耽搁,秦洛的身体猛然前扑,一把把他给按倒在地上。然后像是个急色鬼似的,狠狠的压了上去。

    砰!

    光头男的身体失控,子弹打向了天空。

    秦洛的体温升高,心跳加快,气喘吁吁,伸手在光头男的身子上一阵游走摸索,然后按在了他胸口的‘尸人穴’上。

    ‘尸人穴’其实是一个统称,即用力按之能够让人身体像是尸体一般不能动弹的穴位。而人体上有三十六个尸人穴,分布在身体的各个部位。秦洛对这种古怪的知识很感兴趣,所以对每一个穴位的位置都掌握的非常清楚。

    光头男的身体一麻,便不再动弹。

    “你——”

    啪!

    秦洛一耳光煽过去,骂道:“给我闭嘴。”

    然后一拳头打在他的左眼,又一拳头打在他的右眼。光头男闷哼连连,却没办法挣扎。凭由秦洛在他身子上面胡作非为。

    秦洛两拳头下去后觉得手有点儿痛,这让他非常生气。伸手摸了块大石头,然后一石头砸在光头男那锃亮锃亮的脑壳——-很好,这一次手没感觉到疼痛了。

    秦洛从光头男身上爬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没有理会脑袋开瓢躺在哪儿生死不知的光头男,快步往山上跑过去。

    闻人牧月还在上面呢。他看到有个‘排骨男’追了过去。

    ———

    ———

    闻人牧月不是不担心秦洛,她只是更加冷静果断。她明白,如果自己磨蹭时间,只会让事情更加糟糕。有可能两人都难以逃跑。

    他活着,她开心。

    他死了,她为他报仇。

    有些事情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就要有一个坦然接受的心态。很多人做不到,她能做到。

    这也就是她和其它女人的区别。有些另类,也有些冷漠无情。

    再往前跑,就是山顶。他已经看到山上供游客暂时歇脚的凉亭。

    可是,上山只有这么一条路,如果想要下山,只能从另外一边过去。

    砰!

    子弹打在脚下的石板上,碎石飞溅。

    “闻人小姐,我不想背你下山,所以,你最好配合一些。”身后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闻人牧月站住了脚步,回头看向一步步走过来的这个瘦成皮包骨的竹竿男人。

    “我朋友呢?”闻人牧月看到秦洛没有跟过来,心脏猛地收缩。

    “他在后面。”排骨男冷笑着说道。“生死未知。”

    听到秦洛没有死,闻人牧月又恢复了冷静,说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去了便知。有人要见你。”男人用枪指着闻人牧月,说道:“继续往前走。我们从对面下山。我劝你最好要走快一些。不然,我也只能打断你的腿背你下山了。”

    闻人牧月没有和他多说废话,转身就往前走。排骨男回头看了一眼,也快速的跟了过去。

    秦洛很快就追了上来,可惜只能远远的跟在后面,一直没办法靠近。

    那个排骨男非常的精明,他一直用枪口瞄准闻人牧月的后心位置。而且,时不时的还会回头瞄上两眼。秦洛没有远程攻击武器,反而要和他们保护一定的距离。这样才能避免被排骨男发现。

    那面山腰发生了践踏事件,对这边的游人没有什么影响。路上也会遇到还没有散干净的游人,排骨男就靠近闻人牧月,两人扮做情侣。

    “离我远些。”闻人牧月冷冷说道。她不习惯男人这么靠近自己。

    “闻人大小姐,我知道你出身高贵,有可能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女人。可是,你别忘记了。你现在是我的人质。所以,我劝你最好冷静一些。如果惹我生气了,把你拉到这旁边的树林里做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嘿嘿,你不是得不偿失?”排骨男一脸猥琐的说道。

    “你敢吗?”闻人牧月不屑的说道。

    “———-”

    闻人牧月一语戳中排骨男的软肋。确实。他不敢。

    老板还在等着他把人带回去呢,他哪里敢耽搁?再说,后面还有追兵呢。他也不能确定光头是否能够拦下那个穿长衫的小子。

    就算自己有‘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高尚觉悟———他更担心自己还没摘到这朵娇艳的牡丹花,就成了风流鬼。

    “妈的。少说话。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排骨男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

    闻人牧月也懒得和这种人多废唇舌,她只喜欢和有拍板权的人沟通。那样的话,自己说出来的每句话才有价值。

    排骨男别在领口的对讲机响了,他小声的对着对讲机讲了几句话后,再一次催促闻人牧月加快步伐。

    痛。每走一步都痛。

    今天晚上的长途跋涉让闻人牧月的脚下长满水泡,这是她这辈子步行走过最多路的夜晚。刚才陪着秦洛逛街登山的时候竟然能够坚持下来,还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走到山脚,出了景区范围,就看到在停车场有一辆黑色的奥迪已经等在哪儿,并且处于启动状态。

    “上车。”排骨男拉开后车门,用枪口顶了顶闻人牧月的后背,说道。

    啪!

    闻人牧月反手一耳光煽过去,寒着脸说道:“我说过,不要碰我。”

    “你他妈的臭婊子———我——-”

    “好啦好啦。快上车啦。BOSS在等着呢。”开车的司机用不太标准的华夏语说道。

    “上车。”排骨男摸了摸红紫一块的右脸,凶狠的对着闻人牧月吆喝道。

    闻人牧月率先钻进车厢,排骨男弯腰准备上车的时候,后脖颈突然间一紧,好像被一个大钳子给夹住了一般。

    哐!

    秦洛把他的身体往后拉,然后更加使劲儿的把他的脑袋往车厢上撞过去,只听到一声巨响传来,排骨男的脑袋和车身来了个终极较量——-排骨男的脑袋破了,车厢完好无事。这一轮的比赛,排骨男输了,身体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司机没想到突生变故,猛地一踩油门,车子便发动了起来。

    秦洛快速的奔跑,抓着车门稍一用力,人便也钻进了车厢后排,和闻人牧月并肩坐在一起。

    “哎,师父,载我们去何家别墅。就是那个何若愚的家——-你应该知道吧?”秦洛说道。感情他把别人当司机了。

    “———”

    司机异常愤怒,一只手掌握方向盘,另外一只手入怀摸了把手枪出来。拉开保险栓后,猛地瞄准后面,向后面射击。

    可是,已经晚了。

    手里的枪咔嘣一声砸在了车板上,而司机也闭着眼睛倒在了驾驶室上。在他刚刚准备转身的时候,秦洛就已经按住了他脖颈后面的‘昏睡穴’。没有三个钟头,他是醒不过来的。

    “你没事吧?”秦洛转过脸看向闻人牧月,问道。

    “没事儿。”闻人牧月脸上带着笑意。每个女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都希望有一个王子骑着白马来营救自己——-虽然秦洛没有骑白马,可闻人牧月还是很开心。

    “我也没事儿。”秦洛说道。

    “———”

    秦洛抬眼看了向前面,说道:“是不是要拐弯了?”

    闻人牧月点了点头。车子已经快要驶出停车场跑道。“你会开车吗?”

    “我不会。”秦洛摇了摇头。

    “我也不会。”闻人牧月叹了口气,说道。

    秦洛的小脸‘唰’地一下子白了,瞪大眼睛说道:“什么?你不会开车?你——-你怎么能不会开车?”

    (PS:昨天人家明明要爆发的,还偷偷告诉蛋定至少三更。结果——卡住了。没脸出来见乡亲父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