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345章、奇怪的邀请!
    345章、奇怪的邀请!

    “小姐,飞机还要十五分钟降落台湾桃园国际机场。”马悦看着台下蔚蓝的海洋和在海洋当中如一块块小蛋糕似的岛屿,出声汇报道。

    闻人牧月放下手里一路阅读的心理学书籍,侧过脸看着下面的这片陌生的世界。

    “何爵士的长子何若愚前来接机,现在已经到达机场。”看着主子一脸冷落的表情,马悦继续汇报道。

    “他也在台湾吧?”闻人牧月突然间出声问道。问的突然,问题更是让人莫名其妙。

    “是的。”马悦稍微诧异,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并且给出了最准确的答案。她已经习惯了小姐的跳跃性思维。

    闻人牧月像是没有听到这个答案似的,又陷入了自己的沉思。

    下了飞机,一行人四周围拢着闻人牧月走出贵宾通道。远远的,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色衬衣,格子条纹的英伦风格马夹,戴着墨镜的年轻男人向这边微笑招手,然后他低声对身边的一个中年男人说了什么,他身后的一群黑衣保镖便立即冲了上来,在闻人牧月的四周分散开,再次加宽加厚了这个包围圈。

    何若愚没有上前和闻人牧月寒暄,而是做了个邀请的手势后,便率先在前面带路。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往外面等待的名车走过去。

    没办法,机场是龙蛇混杂的地方。而闻人牧月的身份又实在太敏感,他们必须要小心谨慎一些才行。

    再说,如果他们不快点儿离开,呆会儿那些闻风而动的媒体记者就可能把他们堵的水泄不通,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了。

    直到护送着闻人牧月上了一辆能够防弹的奔驰房车,何若愚才松了口气,笑着向闻人牧月伸出手,说道:“久仰闻人小姐‘华夏经营之神’美名,今日得见,若愚三生有幸。”

    闻人牧月伸手和他握了握,说道:“谢谢。”

    何若愚早就从各种相关资料中了解到,这个女人虽然天资聪颖,是华夏国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也是老一辈所赞誉的‘经营之神’,可是性子孤冷,不易接近。除了她身边的一些心腹,其它人很难走到她身边。

    所以,他对闻人牧月的态度也并不介意。

    “父亲对闻人小姐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他也极其看重两家的合作。原本要亲自过来迎接的,可是年纪大了,出门不便,我就抢下了这份美差。还想着一路上能够多和闻人小姐探讨一些商业经营之道。”何若愚笑呵呵的说道,俊朗的面孔,挺拔的身材、明亮有神的眼睛以及举手投足间的贵族气质,实在是一个很迷人的男子。

    可是,闻人牧月明显忽略了这一切。她随手拿过自己手边的那边心理学书籍递给何若愚,说道:“企业是死的,人是活的。研究了人心,便能够知道他们下一步所要走的路。快人一步,也就能抢得先机。”

    何若愚愣了愣,然后满脸惊喜的接过那本心理学书籍,说道:“谢谢闻人小姐赠书。这番话让若愚受益非浅,回头定会认真拜读。”

    马悦知道小姐不喜欢多说话,可是这样的场合,她又不能一声保持沉默。于是便接过话题,很尽责的问道:“何先生,请问这两天的行程怎么安排?我们需要做哪些方面的配合?”

    何若愚笑了笑,说道:“我们已经为大家安排好了住处。是何家的一处私宅,还请闻人小姐莫嫌简陋。大家一路辛苦,下午闻人小姐可以安心休息。晚上会有一个庆祝酒宴,庆祝闻人家族和何家企业达成战略合作同盟——-到时候,台湾一些政界人物和商界名流会到场见证这一历史性时刻。”

    “何先生,小姐有位朋友在台湾创业,能否给他发一份请柬?”马悦了解闻人牧月的心思,出声询问。

    “闻人小姐的朋友?”何若愚一愣,然后笑着说道:“当然没有问题。闻人小姐的朋友也是我何若愚的朋友。只是若愚眼拙,竟然一直都不知道闻人小姐有朋友在台湾。实在是抱歉。”

    “没关系。他也刚刚过来。”闻人牧月的嘴角微微扬起,轻声说道。

    她在笑吗?

    何若愚看着这一幕发呆。

    难道说,女神也会微笑?

    ————

    ————

    米紫安的双手抓着床单,银牙紧咬,面呈痛苦之色,满头满身的都是那种带有怪味的汗水。

    她带来的那条粉色胸口绣有史怒比图案的睡衣已经被侵湿了,原本清新可爱的粉色已经不见,变成了大块大块污浊的黑色。

    当秦洛的双手从她腋下离开,她的身体已经脱力了,瘫软的趴在哪儿,一动也不动。

    “好了。可以去洗澡了。”秦洛用干净毛巾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笑着说道。

    “动不了。”米紫安懒洋洋的说道。

    “那你休息一会儿吧。”秦洛说道。“是我在用力,怎么看起来你比我还累?”

    听了秦洛的质疑,刚才还如一团烂泥的米紫安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指着秦洛骂道:“我为什么不能累?难道你不知道忍受痛苦也是很耗费体力的事情吗?我就奇怪了,为什么我的情况越来越好,你反而越来越用力?你想把人痛死啊?我又没有得罪你——-你让我去给你的晚宴捧场,我去了。你让我上台演讲,我讲了。你让我赞美那什么我从来没用过的产品,我也赞美了——-我还有什么地方得罪过你?”

    “你觉得你已经好了?”秦洛笑着问道。

    “反正我没闻到什么味儿了。”米紫安说道。“我妈妈也没闻到。”

    “好吧。既然你觉得好了。那我们就不治了。从今天开始,你不用来了。”秦洛看着她因为气愤而憋得通红的小脸,说道。

    “———-”

    “怎么?不愿意?”秦洛打趣着说道。

    “我到底好了没有?还要这样被你捏来揉去多少次?”米紫安发泄了一通,那身体剧烈疼痛带来的怒气也就消散的差不多了,说话的气势也减弱了不少。

    “只是欺骗性的痊愈。”秦洛笑着说道。“确实,你现在是闻不到那股怪味儿了。但是,这是你的身体欺骗你的。给你带来的假象。”

    “什么意思?”

    “这种病是由内至外的,因为身体气血不畅,经脉堵赛,所以身体外层才会有这种味道。你的身体现在没有味了,也只是表明你的气血暂时通畅了。想要治根治本——还有漫长的道路要走。还要按摩、要针灸,还需要长达一个月的中药调理——-保持良好的饮食作息习惯,这样才能够把病安全治好。”秦洛解释着说道。

    米紫安无力的躺在床上,说道:“还需要这么久啊。那我真是要死掉了。”

    “身体是你的。你也可以拒绝接受治疗的。”秦洛给她出主意道。

    米紫安瞪了他一眼,说道:“你想的美。你让我做的事情我都做了,现在也是你完全自己承诺的时候了。你说带一个明星就帮我治疗一次,你自己数数我带了多少明星过去捧场?BB组合和手榴弹组合都有九个人了吧?”

    “———”

    米紫安又抬眼瞟着秦洛,像是挑剔和顾客在打量商品似的,说道:“媒体是不是把你捧的太高了?微微一笑很倾城?宝岛客人?感动台湾人物?他们对你太缺乏了解了。”

    “是啊。”秦洛点头。“媒体了解的也只是外面我们所表现出来的东西。我们不愿意让媒体知道的东西,就会用鲜花和香水给遮掩起来。”

    “———混蛋,我和你拼了。”

    ———-

    陈思璇按响门铃的时候,米紫安正提着枕头追杀秦洛。屋子里乱成一团,喝茶的杯子都砸碎了好几个。

    这个混蛋,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难道他不知道,这样正好戳中别人最敏感的神经吗?

    秦洛听到门铃响了后,做出了休战的请求,说道:“停。有客人来了。如果你不想让媒体乱写一气的话,就最好乖乖的进沐浴间洗澡。”

    米紫安把枕头朝秦洛丢了过去,然后提着包包进了沐浴间。

    秦洛从猫眼里瞄了瞄,见到是陈思璇站在外面,这才放心的打开房门。

    “你在做什么呢?”陈思璇看到酒店房间里一片狼藉的模样,惊讶的问道。

    “刚给米紫安治疗。”秦洛说道。

    “这病治的真够激烈的。”陈思璇撇撇嘴说道。“今天不用出去买内衣?”

    “——-不用了。她自己带了。”秦洛不好意思的说道。

    “哦。我还想说要不要由我代劳呢。”陈思璇打趣着说道。

    “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是什么样?”

    “———”

    陈思璇笑笑,也不再为难他,说道:“很奇怪的事情。刚才何若愚打来电话,邀请我们今天晚上参加他们的酒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