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322章、犯花痴的少女!

322章、犯花痴的少女!

    322章、犯花痴的少女!

    深沉的夜晚,薄凉的寒风,怀情的男女,豪车华服,组合成了一幅融洽美好的画面。

    秦洛转过身看着王九九专注开车的精致俏脸,笑着说道:“你的枪法不错嘛。”

    他选择让王九九开那一枪,心里不是没有犹豫。一是担心她的枪法不过关。另外,他担心王九九是个女人,不敢开枪射击。

    他低估了王九九,这女人脸不红心不跳,百般镇定一枪搞定。

    这女人,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女人。

    “那是。你也不看看本姑娘是干什么的。”王九九得意洋洋的说道。“我们老王家祖传的就是这手绝活。当年我爷爷可是村子里有名的猎户,那时候使的还不是猎枪,而是自制的弓箭——-我爷爷一箭射出去,嘿,百步穿扬。我爸更是部队里面的神枪手,还当过燕京王牌军的射击教练呢——我是我爷爷的孙女,我爸爸的女儿,枪法要是差了,不是给我们老王家脸上抹黑?”

    秦洛看着女孩子神彩飞扬的自我吹嘘,心里有种满足的欢喜。

    他身边的众多女人,只有王九九才最像时下最流行的女孩子。她们个性张扬、衣饰时尚、饱满、骄傲,还带着点儿小小的洋洋得意。

    喜欢笑,乐意尝试新鲜事物,不喜欢繁文缛节和过度的自我谦虚——相反,她们乐于把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向最亲近的人讲述。

    每次和王九九在一起的时候,秦洛总是能够感觉到一股浓郁的青春之气迎面扑来。

    秦洛有时候也会觉得奇怪,自己喜欢的类型不是知性御姐型吗?为什么面对王九九时,越来越没有抵抗能力了?

    “我们现在去做些什么?”秦洛抬头看了眼天空的繁星,问道。

    “你想做什么?”

    “你想我做什么?”

    “你——我没想过你做什么。”

    “那就回家睡觉吧。”秦洛说道。

    王九九沉默了一会儿,腼腆的问道:“回你家还是回我家?”

    秦洛在她的脑袋上敲了一记爆栗,说道:“年纪轻轻的,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呢?当然是各回各家。”

    王九九的粉脸‘唰’地一下子红了,但是嘴上却不甘示弱,怒道:“我哪有想什么?是你想歪了好不好?这么晚了,我以为你没办法进屋嘛。再说,你又不是没在我家睡过觉?”

    提起那次夜宿王九九家,必然又会想到那天深夜里两人抱在一起滚进冰水后,秦洛的拯救方法——-虽然当时是情急之一唯一的选择,可是,想到自己把一个末经人事的女孩子剥的光溜溜的躺在雪地上,秦洛心里就有些自责。

    这个责任,自己承担不起啊。

    王九九好像也想起那件事情,脸色平静,眼睛认真的直视着前方,不再说话,不再嬉笑。气氛一下子沉寂起来,只有音响里传来一个男人低沉寂寥的声音:

    星星寂寞的好像你的眼睛

    一眨一眨就融化我的心

    恋爱那么深

    好像掉进一口井

    亦不错失美丽的风景

    没有你的爱情电影怎可能如期上映

    ————

    直到车子开到了秦洛所住的小区门口,王九九才把车子停了下来。她眨着大眼睛看了看秦洛,然后‘扑哧’一声乐了起来。

    “笑什么?”秦洛摸摸自己的脸,疑惑的问道。

    “你还真不是个合格的男伴。”王九九笑呵呵的说道。

    “什么?”

    “一般而言,男人和女人在一起的时候,都是男人送女人回家。可是,你却没有这样的觉悟。”王九九看着秦洛说道。

    秦洛也有些不好意思。他不是不懂得这样的道理,可是——-他根本就不会开车啊。

    “要不,我先送你回去。然后我自己再打车回来。”秦洛笑着说道。

    “用得着哪么麻烦吗?你不是个普通的男人,我就不能做个普通的小女人。”王九九笑着说道。“你没有发现今天晚上的事情有些蹊跷吗?”

    “嗯?”秦洛看着王九九问道。

    “你的朋友是今天才来燕京的吧?”王九九关了音乐,认真的和秦洛谈话。

    “不错。今天中午到的。”秦洛说道。

    “为什么他刚刚来就到了白残谱的地盘?为什么去了就发生这样的事情?为什么白破局会那么及时的赶到?这么多巧合——-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你怎么看?”秦洛笑着问道。

    “我觉得,这是一个局。你的朋友肯定是被人拉到铜雀台的。而那所谓的大小乔——做为一个有职业素养的女人,她没理由说出这种讽刺客人的话出来。白破局的到来倒是没有什么破绽,毕竟,铜雀台是他们白家的地盘。他时常在哪儿招待朋友,今天正好在这边也很有可能。”王九九分析道。

    “那你觉得,这个局是谁布的?”

    “白破局?应该不是。他没有理由这么做。白残谱?这个倒是有些可能。或许——还有秦纵横。毕竟,如果你和白家起冲突,最受益的人便是他了。”王九九出身军人世家,但是,她天资聪颖,耳闻目染的情况下,对这种事情极为敏感。

    她知道,在名利场上,任何看起来偶然的事情,都有可能暗藏玄机。

    秦洛欣赏的看着她,笑着说道:“无论是谁布下的这个局,我们都没有吃亏不是?”

    “你早看出来了?”王九九惊讶的问道。

    “不然我干吗揍白残谱揍的那么起劲儿?我和他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秦洛说道。

    “———-你这只狐狸。”王九九咬牙切齿的说道。“把我也蒙在鼓里。”

    秦洛摇头,说道:“我也只是猜测而已。并没有真正的证据证明是谁干的。我觉得,事情按照这样的发展趋势走是最好的——无论我们知道不知道,事情都应该这么处理。”

    “那你让我开枪?你怎么自己不开枪?”王九九的气还没消,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我的枪法没你的好。”秦洛说道。“我才练了几天枪啊?要是这一枪让我打的话,说不定一枪打到门板上去。你不同啊,你出身军人世家,爷爷是村子里最厉害的猎户,能够百步穿杨,父亲也是部队里的神枪手——-你不觉得,这一枪由你开最合适吗?如果你都做不到的话,其它人更不行了。”

    王九九还是头一回被秦洛这么的当面称赞,可爱的小脸笑成了一朵花,说道:“说的也是。不过,这样的话,你那个朋友不是危险了?”

    “放心吧。他知道应该怎么做。”秦洛说道。

    ————

    ————-

    因为参加斗医大赛,秦洛找系主任熊志潮请了好几天假。可是斗医大赛还没有结束,明浩一个电话打过去,他又远赴到云滇去解决人面蚊病毒问题。

    所以,秦洛来到学校后,第一件事儿就是先去熊志潮哪儿去销假。

    熊志潮知道秦洛和校长厉永刚有些渊源,而他又是厉校长一手提拔起来的,所以对秦洛格外的照顾。当然,在他心里也确实觉得秦洛是一个很有能力的教师。

    秦洛敲了敲系主任办公室的门,里面传来熊志潮的请进声音。

    秦洛推门进去,一脸歉意的说道:“熊主任,我是来销假的。”

    熊志潮看到是秦洛,很是热情的迎了过来,伸手握着秦洛的手,笑着说道:“小秦啊,回来了?怎么不在家多休息几天?”

    “我已经耽搁好几天的课了。”秦洛不好意思的说道。

    “唉,这是什么话?你是为我们的同胞解决生死问题去了。这和教书育人一样,都是很光荣的事情。我在报纸上看到你的事迹,这次你又立了大功——-为我们学校争了光啊。昨天厉校长还亲自打来电话,问你回来了没有。我说你还没有回来,厉校长还和我商量应该怎么样奖励你来着——”

    “谢谢主任。也替我谢谢厉校长的关心。”秦洛谦虚的说道。

    “谢什么?应该是我们谢谢你才对。厉校长的意思是召开一个先进教师表彰大会,由你做事迹报告,号召全校师生向你学习——”

    “表彰大会?事迹报告?”秦洛赶紧摆手,说道:“主任,这个就免了。真的不需要。再说,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这是好事儿啊。秦洛,这种事儿可不能推辞啊。厉校长也是为你的前途考虑。”熊志潮说道。

    秦洛明白熊志潮话里的潜在意思。召开这样的先进老师表彰大会,等于是校方认可了自己所做的巨大贡献。而且,大会结束,学术肯定会把这件事情上报,去找教育部为自己争取一些荣誉或者奖励——-至少,以后不会再出现因为没有教师资格证书而被学校驱逐出门的事情。

    但是,人面蚊病毒终究不是自己解决的,所以,秦洛的心里还有一道坎迈不过去——-

    他还想推辞,却被熊志潮出声打断,说道:“秦洛,这件事儿校方已经在筹备了。原本没想到你会拒绝——-如果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怕是得亲自去和厉校长解释了。”

    “那好吧。”秦洛只得点头答应。

    这几天都是怎么回事儿啊?怎么各种荣誉奖励都跟犯了花痴似的少女似的,前扑后续的向自己扑过来,拿鞭子抽都抽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