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320章、正当防卫!
    320章、正当防卫!

    秦洛掏牌子的时候,原本也想学离来上一句:犯龙息者,杀之。

    可是,他觉得自己说出来没有离那般的有气势有杀气。只得放弃了这句经典台词。

    而且,他心里还有些担心。他担心白残谱并不认识这块牌子。

    我们在现实中知道国安,知道武警,知道燕京军区侦察和突击部队‘东方神剑’,知道羊城军区的‘华夏之剑’,知道济南军区的‘黑贝雷’和‘雄鹰’—-有几人知道龙息?

    可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面对这样一个六亲不认的疯子。有牌总比没牌子好啊。

    铜雀台发生这样的事情,或许外面的警察根本就不知情。再说,就算知情又怎么样?没有人会跑到这儿来自找麻烦。

    连狂人白破局都没办法把他们带出去,其它人就更不用指望了。

    “这是什么?国安?特勤组?还是你治好的患者送来的奖牌?”白残谱笑眯眯的说道。“很抱歉。我不认识。”

    “我知道你不认识。我可以讲解给你听。”秦洛笑着说道。

    白残谱抬腕看了看表,说道:“抱歉。我没有时间。”

    “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还不开枪呢?”秦洛笑着问道。

    光头的手指头压向了扳机,只要他稍一用力,就能够把枪膛里面的子弹给射出去。

    “住手。”白破局厉声喝道。

    他的眼睛盯着白残谱,寒声说道:“白残谱,你疯够了没有?你想死,没人拦你。但是你不要拖着白家跟你一起下地狱。”

    “白家是你的白家?”白残谱盯着白破局问道。

    “白家是大家的白家。但是,白家由我说了算。”白破局直截了当的回答道。没有犹豫,没有假意谦虚,从他的嘴里说出这句话,给人斩钉截铁的感觉。好像这件事已经发生或者很快就会发生。

    “既然这样,在白家有危险的时候,你应该站出来解决问题才对吧?”白残谱冷笑。“无论这危险是来自内部,还是外部。做为白家的家主,你都应该站出来。”

    “不错。”白破局点头。他向前跨了两步,用自己高大伟岸的身体挡在秦洛前面,把外面的西装外套扯下来丢在地上,撕开胸口的衬衣钮扣,露出古铜色的强壮胸肌,对着白残谱吼道:“来啊。开枪啊。开枪啊。”

    “———-”

    白残谱即便再疯狂,心中对白破局百般不满,可是,他也不能开枪打死自己的堂哥,老爷子亲自选定的白家下任继承者。

    “让他们走。”白破局喝道。

    “我很奇怪。你为什么要参与这种事情?”

    “因为我知道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对手更有意义。”白破局说道。“还有,你当真要惹怒龙息?”

    “龙息啊。”白残谱的视线再次转移到了秦洛身上。虽然白破局的身体完全把秦洛给挡在了身后,可是,秦洛还是感觉到他的眼神在盯着自己。

    “是什么时候听过这个名字的呢?应该有好多年了吧?以前从来没想过他会出现。没想到,还真的遇上了。而且,成了生死对手。”

    “只是一个小误会。你为什么要这么固执?”

    “小误会?明天,这件事儿就会传遍整个燕京。我被一个外来者砸了场子,我被一个医生打破了脑袋,他们完好无恙的走出铜雀台——白破局,如果这一切发生在你身上。你会怎么做?你比我还过吧?”

    白破局沉默了。

    确实,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他身上,也是一幅不死不休的局面。

    他们这个层次的人物,不缺钱,不缺女人,活着就是为了一张脸。如果脸没了,这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

    他能够理解白残谱的心情,但是,他必须要阻止他这样疯狂。

    “让开吧。我的本意并不是让他死。”白残谱的表情又一次恢复了平静,对白破局说道。

    “如果我没来,我可以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我来了,就要带他走。”白破局站在哪儿不动。

    “白破局?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是万能的救世主?别人怕你这狂人,我不怕。我也不会给你面子。”白残谱又一次被激怒了,冷声冷气的讽刺着说道。

    “白大哥,让我解决吧。”秦洛拍拍白破局的肩膀,笑着说道。

    “秦洛,他是个疯子。”白破局回头说道。

    “看出来了。”

    “那你想怎么办?”

    “这个问题应该问他才对。他是攻击者,枪都掏出来了,我做任何事儿都属于自卫范畴——-”

    “秦洛,我不愿意看到你们发生冲突。”白破局说道。他清楚闻人牧月和秦洛的关系。如果秦洛因为和白残谱冲突而死亡,那么——-闻人牧月那个女人肯定会发疯一般的报复白家。这样的话,秦纵横那只狡猾的狐狸就再一次坐收渔翁之利。就像二十多年前一样。

    秦洛敢和秦纵横抢女人,为什么他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呢?因为他的身份太特殊了。

    这个身份不是因为他本身的医生身份,更重要的是——他和闻人牧月关系密切。以白家、秦家和闻人家这三家互相敌视互相防备的关系,他们谁都不愿意看到两家结盟的局面。

    如果他伤了死了,而且伤在自己或者秦纵横手里,这样平衡的局面就会被打破了。

    当然,今天晚上的秦洛让白破局再一次重新认识了他。所有的调查资料中都没有显示这一点儿,他竟然是龙息的人。而且,看他手里牌子的颜色,竟然是龙息创造者之一的无字铭牌。

    他到底是谁?

    他的根在哪儿?

    白破局发现,自己真是越来越没办法看透这个自己想要拉拢的年轻人了。

    “我也不想。”秦洛说道:“他不愿意放人,我也没有办法。我给你面子,可是,他不给我们面子。”

    砰!

    枪声响了。

    秦洛没有中枪,白破局也没有中枪,中枪的是光头——

    子弹是从秦洛这边射出来的,开枪的人是王九九。

    她穿着黑色性感的小礼服,尖细的银色高跟鞋。眼神专注认真,举枪的姿势很标准,握手的手也很稳。准头不错,打到光头的肩膀上去了——-而且是光头握枪的右手。

    光头手里的黑色手枪掉落在地上,他捂着被疼痛所麻痹的手臂一脸诧异的看着对面那个性感火辣看起来像是伊面特工一般的小女人。

    她怎么就开枪了?她怎么会有枪?

    不仅仅是光头,所有人的眼神都聚集在王九九身上。

    这个躲在男人身后,前一刻还彪悍异常,转眼间就安静的差点儿让人遗忘的小女人,她怎么有枪的?

    枪不是秦洛的,是人妖那边的人递过来的。

    秦洛又把它悄悄的传给了王九九,因为他知道,这些人的视线都会放在他身上,而不会留意一个女人。

    果然,王九九一枪得手。

    王九九是军区大院长大,对普通人难以触摸,或者只有在考上大学时军训时才有机会摸上一摸打两发子弹的枪械并不陌生。而且,她本人也有持枪证。

    但是,真正以人体为靶子,她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不过,这一枪击中,也让她心里多了一份信心。

    她从秦洛身后移出来,用枪指着白残谱,娇喝道:“把枪放下。不然我就打爆你的脑袋。”

    白残谱沉默的看着这一幕,久久的不说话,也不做出任何反应。

    良久,他终于苦笑出声,说道:“没想到今天晚上会栽在一个女人手里。”

    说话的时候,也把手里的手枪给丢了出去。枪枝砸在房间厚厚的地毯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秦洛闪电般的窜出,转眼间就来到了白残谱面前,然后一拳打出去,狠狠的砸在白残谱的肚子上。

    白残谱的身体被他这一拳打成了弓型,踉跄的向后退着。直到跌倒在身后的沙发上才停了下来。然后又从沙发上滑落,趴在地上干呕着。脸色紫红,咳的撕心裂肺。

    秦洛再次冲过去,一脚踹在他后背上,把他的整个身体给踢倒在地上,然后跟不要钱似的,一脚一脚的踢过去,踢了七八九好几十脚——

    “让你嚣张——让你疯狂——-让你不让我们走——”

    “让你拿枪指着我——-我最讨厌别人拿枪指着我——走火了怎么办?”

    “知道我是谁吗?——-知道了还敢欺负我?我是龙息的,你用枪指来指去的——-我现在就是踢死你也是正常——-”

    ————

    白残谱的保镖们看到自己的老板被揍,一个个的目眦尽裂,彼此打着眼神准备一拥而上。

    “谁也不许上来。不然,后果自负。”白破局看穿了他们的心思,站出来吼了一声。

    那些保镖迟疑了一阵子,还是没敢忤逆气场颇足的白破局,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秦洛今天晚上憋了一肚子气,这个时候终于发泄了一番。直到白残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连干呕的声音也听不到后,秦洛才停止了自己的野蛮行为。

    秦洛看到白破局一直站在自己身边旁观,这才想起来自己踢的是人家的堂弟,脸色微羞,不好意思的说道:“他先开枪想杀我,我这是正当防卫。”

    (PS:请大家正当的,投一下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