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305、《战地危情》!

第305、《战地危情》!

    第305、《战地危情》!

    什么样的感情最值得铭记和尊重?

    是山盟海誓的诺言?是花前月下的浪漫?还是柴米油盐的恒久?

    如果让笔者选择的话,我会选择第四种:无所畏惧的追随。

    人面蚊,这个季节最令人恐惧的杀手。它们肆虐的地方人禽躲避,它们每一次飞舞攻击,都能引起一片尖叫恐慌。

    它们仿若威力强大的流弹,在抗生素没有研究出来的今天,无论谁和它们接触,等待的便是死神的邀请。

    这是战场!人面蚊和人类的战场!

    可是,正如每一部好莱坞电影桥段一般,即便是最冷酷的战争,也缺少不了美女柔情。

    王九九,一个娇艳可爱的女孩子。她也进入了这片让人闻之丧胆的禁地。她不是医疗组的成员,也不是记者,她的目的,是为了守护和追随自己的爱情。

    而她的爱人,却正在用自己的生命和高明医术守护着这片同胞居住的区域——

    ———-

    这是华夏国发行量最多影响力最大的《华夏日报》今天刊登的一篇文章,文章的名字叫做《战地危情》,记者以自己在疫区的所见所闻所写的一篇稿件。

    文中把人面蚊横行的区域称为‘战地’,以煽情的笔法写了一对青年男女的爱情故事。或者说,是一个年轻女孩儿为了追求自己爱慕的男人,独身入险地的惊险故事。

    而且,在文章的旁边,还刊登了一对青年男女并肩站在一起的朦胧照片。

    看不清脸,但是,那种深邃梦幻的意境却让人无限的遐想。

    这篇文章一经发表,便引起了轰动。

    原本,人面蚊这个话题便持续火热。只是大家对这一块儿的资料所知甚少,稍微官方一些的就是一些专家学者们不着边际的爆料。最多的还是那些普通网民漫无目的的猜测和讨论。

    突然间有人在疫区发表了这样一篇文章,自然吸引了所有网民的注意。

    在网易新闻频道,这篇文章的评论区下面留下了大量的网友留言:

    “专家们还有心情在疫区谈情说爱,证明人面蚊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恐怖嘛。”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在哪儿打情骂俏。这些救援组的专家真是应该拖出去枪毙——写这篇稿子的记者也应该枪毙。”

    “自古二楼出傻*逼。这真是颠扑不破的道理。你没看到吗?人家秦洛走在路上的时候就救了一个被人面蚊咬过的专家组成员。而且,也是他找到羊奶防蚊的方法——自古美女爱英雄,这有什么不对?”

    “就是。劳逸结合嘛。医生就不是人了?”

    “真是脑袋烧坏了,要跑到哪种地方去谈恋爱?要是在做那事的时候,蚊子在他们光溜溜的屁股上叮上一口才好玩呢。”

    “大家理性的想一想。如果是你被派去那种危险的地方去执行任务,你的女朋友愿意跟过去吗?想明白这个问题后再来评论好吗?”

    ———-

    仅仅是一上午的时间,稿子的评论就达到了九万多条。而且,还仅仅是在网易频道。其它的各大媒体网站和论坛也都有《战地危情》的转载。

    有不少人提出质疑,觉得专家组的成员秦洛带个女人去灾区是公款私用,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兽欲。他们提议把秦洛这种把人民群众的生命当做儿戏的无良医生给驱逐出专家组,并且要追究他的相关责任。

    更多的人却对秦洛的这种行为表示支持。一方面是文章中大肆宣扬了秦洛做出的种种功绩。另外,也把女主角王九九的爱情刻画的非常完美煽情。有不少少男少女被王九九的执着和勇敢所感动。

    甚至有数万网友留言,希望秦洛能够接受王九九的爱情。他们觉得,在这个多年感情抵不过一把金钱的年代,这样的深情实在值得每一个男人珍惜。

    而发表这篇文章的《华夏日报》编辑部,却在进行着这样的讨论。

    “怎么样?都没有想到吧?王乐的这篇文章写的很讨巧啊。既引起了社会的热议,又能够避重就轻,把民众对人面蚊的种种猜测和恐惧情绪中给撕扯过来。实在是妙不可言。”编辑部主任查良将躺在自己的软椅上,一脸自得的说道。

    他们费尽心思把王乐给送到了疫区,没想到王乐送回来的第一篇报道竟然是一篇爱情故事,这让编辑部的不少人有些‘出离愤怒’。

    可是,查良将却看到了这篇文章所能带来的效果,拍板将文章给发了,一字不删,并且放在报纸最显眼的位置。

    果然,这篇文章带来的各种益处有些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报纸卖光了不说,而且还引起全民大讨论。这种有影响力的稿子,平常可并不多见。

    “是啊。还是主任高明。”王乐所在采编组的组长许伟拍着马屁说道。“当时看到稿子,我觉得这个王乐同志简直是乱弹琴嘛。咱们这么严肃的报纸,怎么可以发这样的报道?现在看来,小姑娘还是挺有能力的。”

    当初《华夏日报》要选派一名记者去疫区的时候,许伟很想把自己看重的一个女孩子送进去。因为谁都知道,只要是个人进去了,随随便便发点儿稿子出来,都能够引起社会的观注,出名是很容易的事情。

    可是,王乐却不知道从哪儿找到了那么强硬的背景,把这个名额给抢走了。

    许伟心里不是没有对王乐有意见,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发作出来。昨天看到这篇《战地危情》的稿子后,他‘气’的拍了桌子。

    “是啊。王乐的稿子既好写,又不好写。”一个光着脑袋的男人捧着茶杯说道。“在疫区里面,随随便便就能够写出一些稿子出来。可是,她写出来,咱们也不好报啊。现在人面蚊病毒还没有解决,她只能写人面蚊的恐怖、死亡人数——-这样的话,必然会引起社会的恐慌。和咱们想要宣传的方向不一致。如果写专家组的尽力尽责互信友爱——-这个怕是读者要骂娘。以战地中的爱情找突破口——-三个字:好。好。好。”

    “怎么着?大家对后续有什么建议?”查良将点了点头,看着身边的几名下属说道。

    “我建议,由王乐继续追踪人面蚊事件。多关注疫区中的人性闪光点——-对于人面蚊事件,要避重就轻。当然,如果解决方案出来,要第一时间发来消息。”

    “我觉得,这个《战地危情》既然这么受欢迎,咱们可以让她搞个连载嘛。”

    “这个想法不错。咱们可以给她开辟专栏——专业写这对年轻男女的事情,其中也要夹杂着疫区的一些情况——”

    “嗯。我赞成——-”

    ———-

    ———-

    马悦轻轻的扣了扣门,然后不待里面有回音,便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她尽力将高跟鞋踩的极低,然后对站在窗口的一个只看背景便觉得美若天神的女人说道:“小姐,今天有关于疫区的报道。”

    “我知道了。”闻人牧月说道。却没有转身去接马悦递过来的剪报以及各方评论。

    “我们要做些什么吗?”马悦问道。

    “什么都不用做。”闻人牧月说道。

    等到马悦退了出去,闻人牧月才转身看着摊开在桌子上的那份从报纸上剪辑下来的《战地危情》。

    文章旁边配有照片,虽然很模糊,但是闻人牧月知道,他就是秦洛。

    闻人牧月的脑海里突然间想起一个疯狂的念头:如果跑到灾区的是自己,应该会是怎样的一幅情景?

    很快的,她就自嘲的摇头。

    别人能做的,并不代表着自己也能做。

    ———-

    ———-

    厉倾城丢下手里的报纸,站起身来,站在明亮的落地窗前伸了个懒腰。那制服包裹的饱满酥胸向前高高的挺起,银色的短裙将丰满的臀部勾勒出一条迷人的弧度。

    她的嘴角含着笑意,妩媚的眸子仿佛能够滴出水来,喃喃自语道:“这小子,到哪儿都能遇到桃花运。我倒是要看看,他当真能娶个三妻四妾不成?”

    想起陈思璇还在电话中邀请秦洛去台湾的事情,心里又有些替朋友感到担心。她能感觉的到陈思璇对秦洛的情意,但是,她却没有在秦洛身上发现他对陈思璇的情意。

    她这样的女人,没有什么事情是能够隐瞒过她的眼睛的。

    ————-

    ————-

    “这些记者真是乱来。哪有这样的事情?应该报的他们不报,不应该报的他们乱报。真是岂有此理。”王修身气呼呼的说道。眼角却小心翼翼的看着坐在上首的那个冷若寒冰的女人。

    林浣溪无动于衷,仿佛根本就没有看过那份报纸是的。她摊开面前的文件夹,说道:“现在,我们开始开会。”

    王修身叹了口气,连他也看不明白这个年轻的女孩子在想些什么。

    自己老了,还真是弄不清楚现在这些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了。

    ———

    在外界,《战地危情》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PS:一百万字了。我不知道这本书能够写几个一百万字。两个?或者三个?但是,无论如何,我会写好每一章的每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