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99、人比动物凶猛(下)!

第299、人比动物凶猛(下)!

    第299、人比动物凶猛(下)!

    葛红宾将采集到的病患血液分别装在两个玻璃瓶子里,说道:“一份交给明秘书,让他派专机把样本送到燕京,由燕京的第一病毒研究所帮忙做血液分析。他们那边的仪器齐全,咱们背来的这些家伙实在是太简陋了些。”

    他身边的助理听令,立即接过一个密封后的玻璃瓶走了出去。

    “另外一份,就要靠咱们自己来研究了。”葛红宾看着围拢在他身边的众多医生,笑着说道:“虽然咱们的仪器不全,条件也太恶劣。但是,咱们能够在第一现场接触病患,可以清晰的收集到他们的发病情况以及各种体表症状。这也算是咱们的优势。”

    他自嘲似的笑了笑,说道:“在路上的时候,咱们的那些中医同行就已经给咱们上了一课。这一次,总不能再输给他们吧?那样的话,大家伙儿的脸面可没地方搁了。”

    “葛主任,现在刘玉还在昏睡呢。谁知道他救治的方法有没有用啊?”

    “就是。要是刘玉死了,这个责任总是要有人承担的。”

    “放心吧。他们那种土鳖方法——使使蛮力还行。搞这高科技的玩意儿。他们不行。”

    ———

    葛红宾笑着点头,一边观察着培养槽里面的病患血液样本变化,一边若无其事的问道:“中医那边有什么动静没有?”

    “他们?刚才我看到九枝花村的村长带了个疯疯癜癫的人进了他们的帐篷。那人穿的破破烂烂的,一边走还一边唱歌——-像是个疯子。”有人回答道。

    “疯子?”葛红宾扶了扶鼻粱上的眼镜。“他们找个疯子过去干什么?”

    **********

    **********

    虽然经过村长的提醒,秦洛已经做足了充足的准备。但是,当唱着歌儿的赵二狗掀帘而入的那一刻,秦洛还是被他薰的死去活来,有种干呕有吐的感觉。

    他虽然强力忍住,但是其它人就不行了。王养心、欧阳霖、林栋以及其它几名中医成员,全部都捂着鼻子咳嗽起来,眼泪珠子往外冒,连呼吸都不畅通了。

    “额就说嘛。额就说嘛——-”村长咧开一嘴大黄牙尴尬的笑。

    然后推着赵二狗往外走,骂道:“你这狗娃子,多少年头没有洗澡了?赶紧的,回头洗个澡。还要不要脸了?”

    赵二狗就是嘿嘿的笑,村长推他骂他也不生气。

    “等等。”秦洛喊道。

    村长回过头看着秦洛,问道:“这个——-你还要找他?”

    “嗯。我找他有事儿。”秦洛笑着说道。他对着王养心他们摆摆手,说道:“你们先出去吧。不用陪着我在这边遭这份罪。”

    王养心他们仿佛遭遇大赦,一个个的感激涕澪的跑了出去。

    “你能不能扛得住?”秦洛看着村长问道。

    “额?嘿嘿,额没问题。闻习惯了。”村长得意的说道。

    “行。那你留下。”秦洛说道。

    虽然他把其它人都赶出去了,但是,并不代表着秦洛不怕臭。

    不,应该说是不是不怕骚。

    也不对,应该说是又臭又骚。

    怎么形容呢?

    你都没有办法形容。因为从赵二狗身上传来的味道实在是太奇特了。有很臭很臭的味道,像是刚刚从粪水池里捞出来似的。可是,其间又夹杂着一股长年累月所熏染上的羊骚*味。

    你没办法分辨出是臭味更重一些还是羊骚*味更重一些,两股味道同时散发出来,交夹在一起,经过空气的氧化作用——-如果用这个逼供犯人的话,估计比《风声》里面的针灸还要更加刺激难忍一些。

    你说,这位二狗哥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啊?

    赵二狗的本来肤色已经看不清楚了,只见黑乎乎的一片。长发凌乱的搭在脑袋上,像是一顶被人踩了两脚的鸡窝。

    身上穿着一件不知颜色的破皮袄,没有扣子或者拉链,用一根草绳编织而成的腰带绑着。这身装扮很像犀利哥走红网络前的样子。

    “抽烟吗?”秦洛笑着问道。

    赵二狗听了,笑嘻嘻的点头。

    秦洛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递过去,这烟是他从一位抽烟的中医哪儿讨来的。

    赵二狗脸色一喜,然后那双脏手在身上的破棉袄上擦了擦,然双手恭敬的去接烟。

    旁边的村长咽了咽口水,却假装毫不在意的样子。

    赵二狗接过那包软中华,打开包装后,放在鼻子前闻了闻,一脸陶醉的模样。

    接着,他竟然先抽出一根敬给了村长。村长嘿嘿笑着接过,然后赵二狗才自己抽出一根放在嘴边。

    他的这个动作让秦洛有些好奇,好像这个赵二狗不是个普通的山民,或许也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呢。

    村长抽烟很凶,赵二狗更凶。一根烟点燃,竟然两口就被他们给抽到底了。最后烟蒂都快要烧着了,他们仍然不舍得掐灭。

    “赵二狗,你平时的工作就是放羊?”秦洛问道。

    “是的。”赵二狗点了说道。虽然话音里也带有浓重的云滇乡音,可是,秦洛却听的很是清楚明白。

    “羊是你的?”

    “不是。村子里的。”村长在旁边接话道。“他是个闲人,不种田不种树的,连个吃食都没有。所以,额就想着,干脆用村子的钱买了几十只羊糕崽给他养。你别看他这疯疯癫癫的,放羊可是一把好手。”

    秦洛点了点头,毫不嫌弃的上下打量着他身上的皮肤,问道:“你睡在哪儿?”

    “睡在羊圈。”赵二狗手里捏着一根中华烟。塞在嘴里含含,又给取了回来。他舍不得再抽一根。

    “哪儿有蚊子吗?”秦洛问道。

    “有。”赵二狗说道。“可凶着呢。”

    “你被咬过?”秦洛奇怪的问道。

    “咬过。那么多蚊子——-不过我习惯了。不怕。蚊子算什么?额还被土狼给咬了一口呢。那家伙—-一嘴就撕下来一块肉。”

    赵二狗说着就要解皮袄给秦洛看,秦洛赶紧给村长使眼色,让他阻止赵二狗这种疯狂危险的动作。

    秦洛心思一动,转过脸看着村长,问道:“被蚊子咬了,他怎么会没事儿?”

    “额也不知道啊。”村长摇头说道。

    秦洛原本想现在就让他们带着自己去羊圈看看,但是他担心那边黑灯瞎火的,自己和村长要是不小心被人面蚊给咬了一口。那可就麻烦了。

    于是说道:“好吧。村长送他回去。不过,明天一大早,你们俩就过来找我。”

    “还要来?”村长看着秦洛问道。

    “来。”秦洛说道。

    等到赵二狗和村长离开,王养心他们才敢进来。帐篷里还残留着赵二狗身上那股难闻的味道,又不敢打开帐篷,因为那样有可能把人面蚊给放进来。

    最后还是一位中医拿了些香料药物放在四个角落,才把那种味道给冲淡了一些。

    “找他有什么用?”王养心问道。

    “很有可能,我们能够人他身上找到突破口。”秦洛笑着说道。

    “怎么说?”王养心好奇的问道。

    “他被蚊子咬过。却没有感染病毒。”秦洛说道。

    “难道他的血液里有什么抗体?”

    “这个还不清楚。明天去羊圈看看再说吧。”秦洛说道。

    农村人是极其守时的。秦洛清晨睡的正香时,门口就响起了一个人的唱歌声。接着,又听到一个男人压低声音的训斥声。

    秦洛知道是村长和赵二狗来了,赶紧穿衣起床。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后,便跟着他们往赵二狗工作的羊圈走过去。

    天色刚大亮,阳光还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儿温度。树叶上和草地上结满了露水,不时有露水从高空倾倒下来,浇灌在他们的脖子或者脸上,沁凉沁凉的舒服。

    而且这边的清新空气,更是那些钢筋水泥土组合的城市所不能比拟的。

    羊圈建在村尾一块开阔地上,一个用栅栏围起来的小圈圈和一座低矮破落的茅草屋。

    看到赵二狗回来,羊圈里的几十只羊正咩咩叫着,抗议着主人还不把它们放出去吃草的恶劣行径。

    “为什么不把它们放出去?”秦洛问道。

    “没有人跟着不行。会被土狼叼走。”村长说道。

    “还有狼?”秦洛瞪大了眼睛。

    “狼。狐狸。野猪。如果你往林子里走的深了,还有老虎和熊瞎子呢。”村长说道。

    秦洛苦笑着说道:“这些话得给其它人都讲讲。不然的话,他们要是乱跑不小心遇到了,非把魂给吓掉不可。”

    “省得。省得。”村长答应着。

    于是,秦洛便不再说话。在村长和赵二狗一脸迷茫的眼神注视下,开始在羊圈的四周打转。

    他的眼睛如鹰般的四处扫描着,寻找着那些飞舞在空中躲在杂草缝隙里或者落在栅栏上的蚊子。

    良久,秦洛走到赵二狗面前,问道:“你住在这儿见过人面蚊吗?”

    “人面蚊?嘛是人面蚊?”

    “他不知道。”村长在旁边替他解释道。

    “奇怪。我在这边,竟然没有发现一只人面蚊。”秦洛说道。“难道人面蚊只有晚上才会出现?可是也不对啊。红衣女孩儿就是白天被他们叮咬的。”

    秦洛想了想,说道:“走吧。我们先回去。”

    回到专家组的驻地,恰好遇到了明浩。秦洛问道:“知道王瑜博士住在哪个帐篷吗?”

    “知道。怎么了?”明浩一边带着秦洛往东侧走,一边问道。

    “有事和她商量。”秦洛笑了笑。

    王瑜和其它几名女队员住在一顶帐篷里,两人进去时,她正在自己搭建的工作台上做实验。实验的对象正是秦洛昨天晚上送给她的那只人面蚊。

    “人面蚊是不是怕羊骚*味?”秦洛笑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