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97、人比动物凶猛(上)!

第297、人比动物凶猛(上)!

    第297、人比动物凶猛(上)!

    当雷锋精神被世人鄙夷岐视,那些靠杀人放火官商勾结的成功人士成为大众膜败的偶像时,这个民族病了。人心病了。

    秦洛因为一场怪异的疾病和社会脱节了太久,所以,很幸运的,他并没有沾染上这样的社会病毒。

    他是一个健康人,他看到别人的时候,发现别人都是病的。

    可是,在那些病人的眼中,他又何偿不是个病人?

    没有钱财,没有名誉,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救一个和自己完全不相干的人,这不是有病是什么?

    有病!

    可是,秦洛就是秦洛,这千百年来唯一的秦洛。或许以前有,但是他们死了。或许以后也有,但是他们还没有出现。

    所以,秦洛知道自己做些什么。他更加知道,自己想要些什么。

    当一个男人执着起来的时候,那股子帅气劲儿,连天仙女神都愿意扯掉自己的裙子主动投怀送抱。

    “我还是相信你。正如部长对你的信任一样。”明浩重重的拍拍秦洛的肩膀,跑过去察看红衣女孩儿的伤势。

    “没事儿吧?”王养心走过来问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的心情也沉重起来。一直维持在脸上的微笑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事儿。”秦洛摇头。“就是干了一件傻事儿。”

    王养心笑着说道:“不用担心。我们几个不是跟在你后面一起干吗?谁说的来着?原本世界上是没有傻人的,有人带头傻,后面的傻人就多了起来。”

    秦洛和王养心相视一笑,男人间的默契流敞其间。

    等到红衣女孩儿因为身体虚弱沉沉睡着,在明浩的催促下,大家再次背负着行李拖着重逾千斤的身体向前方走去。

    不能因为发生了这起事件就停止不前或者原路返回,前面有更多的受害同胞在等着他们。

    不过,这一次起程再没有人说话,没有人拍照,没有人在看到一株高耸入天的百年老树或者一块形状像是女人乳*峰或者男人阳*具之类的奇异山石而大呼小叫兴奋莫名。

    只有鞋子踩在草地或者泥地上发出来的喀嚓声音以及众人从胸腔里发出来的‘呼哧’‘呼哧’喘息声。

    有不知名的小虫或者蚂蚱落在他们的身上,也会被他们豪不留情的一巴掌给拍死——-

    气氛沉闷压抑的可怕,他们都明白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一场惨烈的战斗。

    是的,这是战场。

    他们的对手,是一群无孔不入,配备先进化学武器和高速飞行器的凶残猛兽。

    幸运的是,这一路上,再没有人受到人面蚊的袭击。

    秦洛走在村长身边,和他小声的交谈着。村长的普通话虽然不标准,但是配合态度非常良好,对秦洛的问题是有问必答。

    一路长谈,秦洛也是受益非浅。

    九枝花村是一个数百户人家住的村子,村子里的年轻青壮年大多都出外找工。留在村子里的都是一些孤儿寡母。

    这一次的疫情主要是出现在九枝花村,也是他们村子最先发现有人面蚊咬过之后死亡病例的。秦洛询问其它村子有没有,村长竟然摇了摇头,说可能没有吧。

    秦洛细问之下才知道,原来在他们这种偏僻山区,村和村相邻的非常远。他们九枝花村在山这边,可能另外一个村子就在山那边。

    秦洛想,或许这也是隔离疫情最好的天然办法。

    村子里面不通电话,没有公路,邮递员一个月进村送一次信——

    好在,村子里还是通电的。这让秦洛稍微缓了口气。

    光明,对他们这个救援组来说实在是太宝贵了。

    “秦先生。”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秦洛和村长的交谈。

    秦洛回头看过去,看到是那个独立独行,总是一个人拿着玻璃瓶戴着皮手套捉小虫子的王瑜。

    她的后背上背着自己的行李,一个近半人高的黑色格子的帆包旅行包。可是,走了这么久的路,好像她并没有被这个包给压跨,也没有见到她气喘吁吁的样子。

    “为什么不把背包交给别人?”秦洛笑着问道。其它医生和那些娇贵的助手学生们都把旅行袋交给了前面军人。所以秦洛有些好奇,她为什么愿意自己背包。

    “明明没有把握,你为什么愿意去救人?你应该清楚,如果她死了,你的名誉会受到损失。毕竟,你现在是中医公会的会长,又是太乙神针的传人——无数双眼睛在看着你。”王瑜没有回答秦洛的问题,反问道。

    “你知道的挺多嘛?”秦洛眯着眼睛笑道。

    王瑜把自己的掌上电脑在秦洛眼前晃了晃,说道:“想要找些资料,并不是很困难。况且,你还挺有名气。”

    “因为没有人救,所以我就要站出来试试。”秦洛以戏谑的口味回答了王瑜的问题。

    “我和你一样。”王瑜扶了扶眼镜,看着秦洛的眼睛说道:“因为别人都把包裹给了他们,所以我要自己背着。大家都是人,别人没理由来替你承担原本属于自己的重量。”

    “再说。”王瑜瞥了眼那些走起山路来气喘吁吁,脸色苍白,仿佛随时都要一头栽倒在地上的医生和他们还非常年轻的助手,说道:“没有好的身体,又怎么能很好的工作?我刚从美国回来,在哪儿,无论是多有名气的专家教授,他们都需要自己背包。除非年老体衰,实在不能负重的老人除外。他们把劳动当做一种锻炼,而不是把它当做是一件耻辱的事情。”

    “美国很好?”

    “不好。”

    “为什么?”

    “因为它是别人的国家。”

    “华夏呢?”

    “不好。”

    “为什么?”

    “因为这是我自己的国家。”

    ———

    秦洛眯着眼睛看着这个背着大包走在自己身边,没有丝毫落后迹象的女人,咧开嘴巴笑了起来,说道:“你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你也是。”王瑜说道。“之前,我以为你和他们一样。但是——-我是来道歉的。为我之前的鄙夷。”

    “我接受。”秦洛说道。“其实吧。我这人就是这样。表面上看上去不太遭人喜欢,但是,如果和我接触的时间久了,就会自然而然的受我影响,被我的高尚情操和伟大理想所征服。你看我身后走的那三个男人,他们之前和我都有过节,但是后面吧,就跟着我来到这儿来了——”

    反正拍马屁又不要钱,秦洛同学使劲儿的往自己脸上贴金。

    “我相信。”王瑜竟然很认真的回答。

    这下子,轮到秦洛一脸错愕了。

    这女人犯傻了吧?

    自己都不相信呢。她凭什么就相信了?

    “我相信你说的。”王瑜再次重申吧。“很多人以为坦诚是一种炫耀。我不这么认为。”

    “我也这么觉得。”秦洛大喜,有种话逢知己千句少的感觉。“我想,我们一定能够成为朋友。”

    “但愿吧。”王瑜说道。“我收集了人面蚊的样本以及相关资料,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

    秦洛正在担心着这些西医的排斥,导致他们没办法拿到科学的数据分析报告。现在有个动物学家主动送上门来,他自然不会放过,连忙代表自己代表中医代表国家和人民对王瑜表示了感激。

    “为什么会回来?”秦洛问道。“就我所知,你所从事的这个行业,在国外才更有发展前景一些。”

    “昆虫学不是一门新兴学科,已经发展了很多年。但是,在华夏却一直没有发展起来。美英法还有日本这些国家,都在研究昆虫的过程中受益菲浅。他们的基因科学和太空科学都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王瑜又习惯性的扶了扶鼻粱上的眼镜,回答道。

    “既然这么有用?为什么我们国家不大力发展这个呢?”

    “因为我们国家的专家们都在研究房地产。他们太忙了。没时间。”

    秦洛没想到这女人还会冷幽默。愣了愣后,大笑了起来。

    王瑜的脸上也带着淡淡的笑意,不张扬、不明艳,却永远不会让人觉得厌烦。正如这一路上所见到的那些红的黄的各种不知名野花。

    “祝你成功。”秦洛笑着说道。

    “也祝你成功。”王瑜对秦洛说着同样的话。他们彼此了解对方想要做些什么。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这一行人来到了九枝花村的时候,还是被他们所面临的恶劣情况所吓倒。

    在两座大山中间的一块平地上,稀稀落落的建造着一座座小土包。这些房子大多是用自己家做的土烧砖做成,也有纯粹的泥土屋和石屋。它们颜色灰暗,没有任何点缀。远远看上去,就如森林中间的一朵朵野生野长的小蘑菇。

    这地方没有商场,只有一家只卖油盐和味精的小商店。没有学校,孩子上学要翻过一座山走过一条河——-

    秦洛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他们的生活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们不能让他们的生存权利也让那些蚊子给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