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90、质问!
    第290、质问!

    “苏子门主真是大手笔啊。”谷千帆赞道。“不过,也因为你的义举,我们有幸能够见识到这种神针绝技。后人也有幸知道这种神针绝技。”

    “我门没有前三针针法以及用气御针的基础知识详解,所以,这第四针要也无用。索性送了别人,也好给后人留点儿遗产。善用者,为魁宝。不善于者,也只是几张黄纸而已。”苏子谦虚地说道。

    “是啊。不过,秦洛还真是福缘不浅。如果不是来参加这斗医大赛,就不会认识你。如果不认识你的话,也就不能学到这太乙神针的第四针。况且,他年纪轻轻便进入了入神之境———或许这也是他能够那么快学会观音手的原因。”

    谷千帆脸带深思表情,说道:“只是让我疑惑的是,这太乙神针的第四招观音手怎么会在你们菩萨门?那第五针又在哪里?”

    苏子抬起脑袋想了想,说道:“之前我也有过这样的疑惑。我想,这太乙神针或许不是一个人所创造出来的。或许,前三针是别人创造的,只有这第四招是菩萨门的前辈补上去的。时间太过久远,又没有这方面的典籍记载。想要还原真相,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至于第五针——-秦洛说,或许根本就没有第五针。”

    “没有第五针?”谷千帆大吃一惊。连一直站在旁边偷听两人谈话的欧阳命也是面带疑惑。

    “是的。他所得的那册《太乙神针》针谱上有前三针的详细注解,第四针和第五针只有名字。不过,稍微不同的是,第四针的页面下面有注,说是曾经有人使用过这第四针。而第五针,却是一片空白。”好像说了这么多的话,让苏子很是疲倦似的,还掩嘴打了个呵欠。

    谷千帆有些怜惜,说道:“苏子门主,你这身体——-如果太累的话,就先去休息休息吧。”

    “没关系。我能熬得住。”苏子看了秦洛一眼,眼角绽放开来,柔媚温婉的笑。

    ——————

    ——————

    太乙神针讲究的是以气御针,以力拔针。

    拔针不仅仅是指把针从穴位里面取出来,而是轻提轻入,左右旋转——-这是相当有难度的技术活。

    而且,秦洛同时以气御两针,这种耗力程度可不是只持一针的两倍,而是几十倍的叠加。

    一个人可以一针接着一针的扎入,持续十几次甚至几十次。可是,同时气御两针,一气化二,一心二用,这就非常的困难了。

    这也是谷千帆还不能确定秦洛是否使用的是太乙神针,仅仅看到秦洛的捏针手法便异常惊讶的原因。

    秦洛的眼睛盯着患者胁下的硬块,等到手里的两根银针不再颤动,而是变成一种固态,长针坚硬无比之后,他的左手突然间向下扎去,直刺患者的硬块部位。

    直直的,就那么从硬块上扎了进去。

    中医讲究寻根问底。譬如你的肚子痛,可能是喝了一些带有毒素的东西。所以,医治的时候,医生或许开的就是解毒的药。毒解了,肚子自然也就不疼了。

    像今天这种打蛇打七寸,直刺病体的针法,在中医中实在是极其罕见。也非常的凶险。

    果然,患者熟睡的身体猛的颤了一下,像是做了个噩梦从梦中惊醒一般。不过,也只是这么一弹,很快的,他又躺在床上睡熟了。

    这个时候,秦洛的右手也动了。

    他扎的是病人的肝经部位。肝主排毒,这属于辅助穴位,但是在秦洛的左右施针的催动下,对患者身体也有很大的益处。

    双针入体,秦洛立即就感觉到了吃力。一分钟不到,他的额头就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林栋给身边的一个护士打了个眼神,示意她上去给秦洛擦汗。

    小护士嫣然一笑,满心欢喜的正要上前时,却见到一个更加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拿着张白帕走上去,轻轻的擦拭走了秦洛额头上的汗珠。

    沉默的做完,那个女孩子又笑嘻嘻的站到了苏子的身后。

    甚至,她还故意瞟了那个小护士一眼。威胁意味很明显。

    “敢和我们门主抢男人,小心我们收拾你。”

    五分钟过后,秦洛的左右手同时上提,闪电般的把手里的两根银针同时拔了出来。

    “针盒。”秦洛来不及休息一下,再次说道。

    林栋赶紧递上了针盒。秦洛把手里的两根用过的银针放在盒盖上,然后,左右手又分别从针盒里取了两根长一寸六分的员利针。

    “掀开被子。针脚底。”秦洛说道。

    两个小护士会意,赶紧扯开了盖住患者双脚的被子。并且还把病人的长裤向上卷了卷,方便秦洛用针。

    秦洛再次以气用针,等到银针不再颤抖后,他的双手同时扎刺。

    这一次,针的是病人双脚脚板第二根脚耻头的位置。这儿是淋巴腺的穴位,淋巴排毒最常用的穴位。

    人体的脚底有着非常密集的穴位,这些穴位的按摩刺激,能够反应在人的各个身体器官上。而人的身体器官病变,也会在脚底有显示。所以,现在外面到处可见‘足底按摩’场所,也都是为了刺激脚底的穴位以获取身体健康。

    不然,怎么只有足疗,没有手疗、肚子疗、屁股疗呢?

    这是秦洛最耗费时间的一次治疗,他换了四次针,不停歇的扎了病人的八个穴位。

    等到他最后一次换完针后,全身汗如雨下。仿佛刚刚被人泼了盆水似的,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

    他有些瘫软的坐在椅子上,说道:“给我纸笔。”

    林栋没有丝毫犹豫,拿起放在柜子上护士查房时用的记录册和圆柱笔递了过去。

    秦洛甩了甩酸麻的手臂,然后笔走龙蛇,很快的在纸张没字的背面写下了一个个药名和用药份量。

    做完这一切,秦洛才对着欧阳命说道:“我的外科手术做完了。”

    欧阳命接过那张处方看了看,然后笑着问道:“这就是你所说的外科手术?”

    “不错。”秦洛说道。

    欧阳命看着床上还昏睡不醒的患者,说道:“我怎么确定,你已经治好了病人的淋巴瘤?难道仅仅是因为你在他的身体上扎了几针?”

    “半月之内,硬块必消。如果不信的话,可以用你们的医疗器械再检查一遍。”秦洛说道。

    “半个月?我们难道要等半个月再确定比赛结果吗?”

    “你又怎么确定那些用手术刀切割掉了肿块的患者就一定好了?你凭什么认为他们不会复发?”秦洛反问道。

    “好吧。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欧阳命说道。“但是,你好像搞错了一个问题。我们这一轮比赛考核的是外科手术。你做的是外科手术吗?”

    “西医的外科手术,我确实不懂。”秦洛坦白的承认了。他确实没有学过西医,只是看过一些基础医学的读物。“但是,我用的是中式的外科手术。难道只有用刀来做手术,才叫做外科手术?没有人这么确定吧?”

    “我还是认为你的成绩不能记入比赛结果。”欧阳命说道。

    “我觉得,这个结果应该由评鉴组的三位评鉴来决定吧。”谷千帆笑呵呵的说道。这是只老狐狸,无论他说出再尖酸刻薄的话,都是这么一幅笑呵呵的表情。

    “我也同意由评鉴组负责评鉴。”苏子看了眼欧阳命,说道。“而且,针灸能够解决的问题,为什么一定要用手术刀来进行切除?”

    “不错。说到这一点儿,我倒是有一个问题要请教欧阳派主了。”秦洛终于找到了反击的机会,眯着眼睛看着欧阳命问道:“患者明明患的只是良性肿瘤,为什么你们要做这个切除手术?”

    要知道,肿瘤分为良性和恶性两种。

    良性肿瘤质地一般较软,多数有包膜和周围组织相隔,触诊肿瘤时,肿瘤有一定的活动度,表面较光滑,一般无全身症状,比较容易治愈。

    恶性肿瘤表面不光滑,质地坚硬,和周围组织的界线不清楚,常较固定,不易活动,手术时难以彻底切除,容易复发,病人常有消瘦、发热、食欲减退等全身症状。

    秦洛不给欧阳命解释的机会,继续咄咄逼人的说道:“良性肿瘤并不一定需要切割。针灸治疗、药物治疗或者穴位推拿,有不下十种可以解决这种肿瘤的方法。为什么一定要用刀切割?有句话欧阳派主一定听说过吧?伤筋动骨一百天。切割对患者的身体损害情况你难道不清楚?”

    “别的医院都是切割。”欧阳清见到欧阳命无言以对,在旁边替派主解围道。

    秦洛等的就是这句话。

    他一巴掌拍在面前的茶几上,指着欧阳清骂道:“不错。别的医院都是这么做。因为手术刀一动,患者就要付出十倍甚至百倍的金钱。可正是别人都这么做,我们才不能这么做。如果医术仅仅是你们敛财的工具,你们还怎么承担的起传承中医的责任?”

    女人说:充满正义感的男人最可爱。

    秦洛想,大概说的就是自己这种人吧。

    (PS:竟然还有猜八更的。你,还可以更无耻些么?太鄙视你们了。这日子没法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