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87、中式外科手术!

第287、中式外科手术!

    第287、中式外科手术!

    听到秦洛的话,站在车边的那个小老太立即就阴沉了脸,声音原本就如老鸹鸣叫般刺耳,又刻意发出冷笑的声音———就让人觉得真有只老鸹在耳朵边尖叫着折腾着。

    “欧阳命,你是一派之主,说话可要注意分寸。”老麽麽虽然没有冲动的立即上前和欧阳命动手,可是说话的态度可就不怎么客气了。完全没有把欧阳命这个鬼医派派主放在眼里。

    欧阳命好像也有些顾忌这个老巫婆,笑呵呵的说道:“容麽麽何必生气?我没有恶意,只是和年轻人开个玩笑而已。”

    “哼。我不管你和谁开玩笑。玷污了咱们门主的名声可就不行。我们菩萨门虽然都是一群女人,但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主。”小老太对苏子门主的维护宠爱之意相当明显。

    “呵呵。”欧阳命尴尬的笑着。原本只是想刺激一下秦洛,却没想到秦洛没有吱声,却招惹了这么一条老狗。

    他被这老巫婆连续出声刺激,已经有些忍无可忍了。可是他是鬼医派一派之主,更是本次大赛的东道主,和一个老太婆一般见识,传出去不是让人笑话?

    再说,要真是招惹了这么群女人,她们收拾东西就要闪人。这斗医大赛还办不办了?如果连一场比赛都办不下去的话,这件事不又成了鬼医派的奇耻大辱?

    男人和女人发生矛盾,女人总是有着天生的优势。谁让她们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

    “别笑的那么勉强。我知道我这老太婆不招人待见。我也没准备着招谁待见。”小老太仍然是一幅不肯罢休的架势。“但是,今天我得把话说明白了。谁要是辱了我们门主,我就是拼了这身贱骨头,也要讨回一个说法。”

    “没有的事儿。实在是没有的事儿。麽麽错怪我们派主了。他和秦洛的关系一向不错,只是和秦洛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欧阳闵看到大哥的脸色难堪,赶紧上前解围。

    大哥要真是忍不住发飚,不是让门内内外的人看笑话嘛?

    “但愿如此。”老麽麽冷哼一声,说道。

    秦洛把苏子抱到座椅上,细心的用毯子把她的全身包裹严实,又吩咐司机把车里面的暧气开的充足一些,这才伸出脑袋对脸色如墨的欧阳命说道:“借欧阳派主吉言。如果我当真有幸成了菩萨门的上门女婿,一定亲自来请欧阳派主去喝杯喜酒。”

    “客气。”欧阳命拱拱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秦洛也懒得再理会他,双方关系原本就不和睦,又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面上再刻意讨好也没有什么用处。

    他对着王养心招手,说道:“上来坐吧。”

    王养心连连摆手,说道:“不用了。我还是和木香坐一辆车吧。”

    谷子礼挣脱父亲的手,说道:“我要去和苏子姐姐坐一辆车。”

    谷千帆一把没有抓住,只得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去扰乱人家一对年轻情侣的私密空间。

    秦洛他们乘坐的是辆面包车,秦洛和苏子并肩坐在后排。谷子礼坐在前面单独的一张椅子上。小姑娘脸蛋儿朝后,一双明亮漆黑的皯子在秦洛和苏子的脸上来回打转,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她终于‘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可爱的小脸如一颗炸开的石榴。

    “你笑什么?”秦洛原本就被她盯的心里发毛,又见到她莫名其妙的大笑,忍不住出声问道。

    “我觉得你们俩挺配的。”谷子礼笑嘻嘻的说道。“长的都很白。”

    “———-”

    秦洛不得不说,这女孩子的逻辑思维能力很有问题。

    难道因为两个人同样长的白,就是相配了?

    再说,他们这白——-是苍白。你能说‘伤’和‘沧桑’是一回事儿吗?

    小孩子家家的,不懂得这么高深的道理。

    “而且,我看到你们俩坐在一块儿,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谷子礼说道。

    “什么意思?”这次,秦洛更加不明白了。

    “你笨死了。”谷子礼埋怨的对秦洛说道。“你想啊,苏子姐姐是神仙一样的人物,别的男人怎么能配的上她?无论是谁——是我大哥风疾,还是你的那个朋友王养心,或者其它的任何男人,他们和苏子姐姐坐在一起的时候,我都会觉得怪异死了。别扭死了。难看死了。可是,你们俩坐在一块儿,就像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秦洛大喜。

    他没想到,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儿,在拍马屁这门技术活上竟然有如此高深的造诣。

    你看看,先是一句‘笨死了’属于欲扬前的先抑,然后,把苏子给抬的高高的。‘怪异死了’、‘别扭死了’、‘难看死了’这三个死了有着不把全天下的男人放在眼里的豪情。

    接着,话锋一转,就把自己和苏子摆在同一个档次了。

    话中无一处赞美之词,却无一处不赞美。无一处有马屁之嫌,却是最高明的马屁。

    而且,直到最后一刻,你才知道,她前面说那么多话其实都是铺垫。是最后给你最有力的夸奖才做出来的长长铺垫。

    这孩子,不去考公务员可惜了。

    秦洛仿佛看到,华夏国一颗政治新星正冉冉升起———

    谷子礼只看到秦洛傻乐,哪里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点了点头,做出了总结性的陈词,说道:“你们俩个身上有同样的气质。”

    气质?这么隐蔽的东西都被她看出来了?

    秦洛真想抱着她狠狠的亲上两口。谁让你长这么可爱来着?

    苏子却是赞赏的看着谷子礼,因为出身在中医世家,这个孩子的心理年龄要略熟于其它的同年人。她本身也是学医的,自然能够看出来,自己和秦洛身上同样洋溢着,或者说同样缺少着的某种东西。

    正如她所说的那般,好像自己和秦洛真的很相配。而且,这种相配还是天造地设的。

    只是,任何男女之间的战争,都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即便不被炮弹炸的四分五裂支离破碎,也会被流弹所击中擦伤,在身体的各个部位留下一道道永生难忘的痕迹——

    自己,真的准备好了吗?

    ————

    ————-

    这一轮的比赛不在广安堂,而是在广安医院。

    广安医院也是鬼医派下属的一家私家医院,位于平昌区的金融中心。医院占地极广,有好几幢高楼连在一起,从外观上看过去,很是气派豪华。

    而且,这家医院和秦家父亲的康爱医院一样,也都是中西医兼营。中医可以由门下的弟子来担任,但是,西医则需要在外面聘请了。

    很少有纯粹经营中医的私家医院,即便是那些官方成立的中医院也不例外。倒是有不少纯粹的中医疗养院和康复医院。外科手术对手术室的环境以及各种硬件条件是要求极高的,西医的无菌设备是中西医共同需要的。

    今天既然考核的重点是外科手术,自然将比赛地点选择在这儿了。广安堂可不具备这样的手术条件。

    车子直接驶进医院大门,然后拐到后面的康复楼门口。在哪儿,早有几名医院领导候在哪儿了。

    看到欧阳命和欧阳闵下车,他们大步迎了过来。其中一个穿着黑色西装,长的白白胖胖梳着大背头的中年男人对着欧阳命汇报工作,说道:“大伯。”

    “叫派主。”欧阳闵呵斥一声。

    “是。”中年男人赶紧答应。说道:“派主。一切已经准备妥当。只是,你要求的准备相当的手术病例,这个有些难。你想啊,同一天里,能有几个身体长恶性瘤的呢?再说,就算有,也不可能长在同样的部位啊?不长在同一个部位,它们的手术难度就不一样。有的很容易,有的很困难——”

    欧阳命摆摆手,说道:“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是怎么准备的。”

    “我在咱们医院里找了几个同样需要动手术的患者,他们的病情不一样,但是,手术难度倒是差不多。大家可以自行挑选治疗的人。”大背头说道。

    “就。就这么办。”欧阳命点头说道。

    听到派主答应了自己擅自更改的东西,大背头心头微松,偷偷的嘘了口气,后背却出了一层冷汗。弯腰做出了个邀请的手势,说道:“派主,里面请。”

    “先去邀请客人吧。”欧阳命吩咐道。

    苏子又一次被秦洛抱到了那辆重新组装好的轮椅上,她没有回头,声音柔柔的说道:“根据我所得到的情报,你好像并不擅长外科手术。这一轮比赛,你要弃权吗?”

    “弃权?没想过。”秦洛摇了摇头。“我准备试试中式的外科手术。”

    “中式的外科手术?”苏子一愣。然后脸上带着温和赞赏的笑意,说道:“谷子礼说,你总是能够给人带来惊喜。今天,也不例外吧?”

    (PS:从外地回来了。亲戚也送走了。这是补昨天的两章,今天的更新继续写。丢失的人品慢慢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