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85、史上最悲剧男配角!

第285、史上最悲剧男配角!

    第285、史上最悲剧男配角!

    秦洛说的倒是实话,他原本就是极阳之体,内火旺盛,体内如一炉正在燃烧的炭火似的。恰好《道家二十段锦》充当着灭火器的作用,将人体内的极阴和极阳调解平衡,才让秦洛有幸活了这么长的时间。

    虽然有《道家十二段锦》的气流窜行体内,可是仍然改变不了秦洛身体的旺火属性。

    所以,无论多么寒冷的天气,他的衣衫都很单薄。而且,在大冬天的,为了爱爱还能忍受洗冷水澡这种事情。

    而苏子的身体却是极阴,这一点儿,从他见到对方的第一眼就见到了。

    身体孱弱,肤色如雪,宗气不足,倦怠乏力。这是身体寒症的一些基本条件。但是,仅仅依靠这个,就小跑着上前摸人家的手,很有可能会被人骂流氓,然后反手一个耳光煽在脸上——

    最最重要的是,她身上的寒意。是的,这种寒不是林浣溪的冷傲孤寒,也不是闻人牧月身上的那种一切尽在掌握的高处不胜寒——-而是一种由内在散发出来的气质。这才是秦洛能够确定她身份的原因。

    她像是一个绝缘体,把所有人都隔离在外面,和其它人都不能产生任何电流。

    直到遇到同类人,也就是秦洛,他们才能发现彼此身体的秘密。

    人体一分为二,一阴一阳。阴阳平衡,则健康长寿。阴阳稍微失衡,则有小疾,若阴阳失衡严重,则有大病。

    这是一种病,但任凭他们医术惊人,也对它们束手无策。

    但是,他们的手握在一起的时候,那种感觉确实是相当舒服的。

    这不是什么玄妙的功法,更不是那种有若实质的能量传输——-正如我们身边的很多人一样,有些人的体质稍温,即便是冬天双手也很温和。有些人的体质稍寒,就是在炎热的夏天,握起来也是沁凉沁凉的——-只不过秦洛和苏子比他们的更加严重一些而已。

    苏子长长的睫毛眨动着,眼睛认真的看着秦洛,问道:“如果我拒绝你呢?”

    “你怎么知道提出要求的人一定是我?”秦洛笑眯眯的问道。

    “提出这种要求的,大多数都是男人。”苏子说道。

    秦洛摇了摇头,反驳道:“你还是了解的太少。你不知道现在外面成了什么世道,有很多女人可比男人流氓开放的多了。”

    “至少我不是。”

    “我也不是。”秦洛说道。

    “哦。那就看看谁更有耐心吧。”苏子把自己的手从秦洛的手心里抽出来,用手轻轻的摩擦着盖在腿上的天鹅绒毯子。

    毯子是纯白的,她的手也是纯白,两种白交插在一起,优美却有着迥异的层次感。

    这样的话题终究不好说的太多,两人只是点到即止。然后便说起中医、说起医术,以及秦洛说起外面的种种见闻。

    秦洛不是个话唠,但是,在苏子面前,他说的话却要较之往常多上许多。

    苏子专心的听着,像是秦洛那些虔诚的学生在他老师讲课。

    两人对话极少,却有一种天然的默契。

    我想的,你明了。

    直到天色昏暗,一下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两人都没有吃午饭,却也不觉得饿。

    更让秦洛觉得奇怪的是,身处菩萨门的地盘,到饭点的时候,竟然没有人过来请门主吃饭。更没有人送来茶水点心侍候门主——-一整个下午,都没有人过来打扰。看来这女人确实是个很奇特的人。

    当然,从她门下的那些女弟子的穿着打扮和说话的方式使用的最新咨信工具就能够看到出来。中医三大流派,已经有一家提前入世了。他们学中医、用中医、却是现代的思维现代的生活方式。

    秦洛推着苏子走回来时,那个秦洛见过一面的小老太走了过来。从秦洛手里接过轮椅的把手,对着秦洛嘿嘿直笑。

    虽然秦洛能够感觉到她的善意,可是那笑声听在耳里仍觉阴沉,那张笑起来的脸——-就有些阴森了。

    秦洛就体会到了王养心的心情,有种落慌而逃的冲动。

    “我朋友呢?”秦洛问道。

    “吃午饭的那阵子就走了。我没让他们去打扰你们。”小老太声音沙哑的说道。

    “谢谢。”秦洛对着她点点头。

    又低下身体,对苏子说道:“多出去走走。就算坐在轮椅上,你也比很多女人更有魅力。”

    “这只是在你眼里吧?”苏子轻笑。却接着说道:“明天,我会去看斗医大赛。”

    秦洛眼神一喜,说道:“我来接你。”

    苏子微微点头,小老太便推着她进了屋子。

    ———-

    ———-

    秦洛回到他和王养心的房间时,王养心正无所事事的坐在床上看电视。电视上正在播放女人的丰胸广告,一个波霸型女人穿着件性感的内衣,挺着高耸的胸部,在欢快的音乐声中蹦蹦跳跳的向前走着,然后转过头来嫣然一笑,说道:魔力挺,一穿就挺。

    说话的时候,还特意的挺了挺足够饱满的胸部。

    面对这样的节目王养心还没有换台,证明他的心思本就不在这电视内容上。

    “吃过饭吗?”秦洛问道。

    “吃过了。”王养心声音低沉的说道。接着,又转过头看了秦洛一眼,笑着说道:“我帮你带回来一些。放在柜子上。不过,现在已经凉了。”

    秦洛也顾不得饭凉了,走过去打开饭盒,把那份饭菜给吃了个干净。

    说话和做某些事一样,也是很耗费体力的。他今天下午说了一下午的话,都快要累的脱力了。

    秦洛抽出纸巾擦拭了下嘴巴,然后坐在王养心的对面,问道:“你现在是不是在怨我?”

    “有一些。”王养心苦笑着说道。他如果说不怨,那是欺骗秦洛,也是欺骗自己。“不过,这种事情,原本就没有什么好埋怨的。”

    “你怨我是应该的。我能理解。”秦洛说道。“我说过,我不抢。而且,我也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来抢。你也知道,我有了浣溪。”

    “我知道。”王养心点头。他知道知道秦洛已经有了林浣溪,还知道他有其它的女人呢。“只是我不太明白你们的关系。你们早就认识?还是别人所说的一见钟情?”

    “我们之前并不认识。我和你一样,也是第一次和她见面。”秦洛说道。想了想,又说道:“更谈不上一见钟情。”

    “我更糊涂了。”王养心一脸迷惘的说道。两者都不是,手握着手聊了一个下午?

    “应该说是——”秦洛皱着眉头,想找出一个恰好能够形容他和苏子之间这种微妙状态的词语或者句子。“我们就是彼此要等的那个人。这个世界上,或许只有一个我,也只有一个她。而且,我们必须要把对方等到。”

    王养心苦笑着说道:“这怎么跟言情剧似的?”

    “言情剧也是来源于生活。”秦洛说道。“我想,世界上有种各种各样稀奇奇怪的事情。也许,它不一定在我们身上或者说在我们身边发生。但是,它一定确确实实的存在着。只不过这件事情恰好发生在我身上,所以,一直到前一阵子,我才能够接受这样的事情。”

    秦洛也不准备和王养心打哑迷,他很看重王养心这个帮手,也把他当做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他不想失去这份友谊,所以,他想把事情给他解释清楚。

    “你应该知道,我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秦洛说道。

    “不错。爷爷和我说过。而且,提起你的病时,总是唉声叹气。好像很棘手的样子。”王养心点了点头。

    “原本,我七岁那年就应该死了。”秦洛说道。“但是,我遇到了一个道士,他给了我两本书,让我的生命延续到现在。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我可以永远这样的生活。如果,那一天我的病情突然间失控,仍然是无药可治无医可医。”

    王养心惊讶的看着秦洛,没想到他竟然病的这么严重。

    而且,这样一个随时都有可能离开的病人,他竟然跑到燕京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建立了声势这么浩大的中医公会。

    他为了什么?

    “你的医术那么高明,也医不好?”

    “医不好。”秦洛苦笑。“苏子和我的状态一样。只是我们的两种体质是极端相反的。所以,我说我们是在彼此等待。”

    “我们之前并不认识,也并没有你所说的一见钟情——-只是,等待了那么多年,原本以为这是虚无缥缈的事情,却真的被你等到了。有种惊喜和——对彼此的感激。”

    王养心用手摸了摸鼻子,苦笑着说道:“就在刚才,我还在后悔着,如果是我先上去握着她的手,情况会怎么样?现在看来,我还是不如你早。上天早就为你们设计好了,我再上去不是自讨没趣?”

    秦洛也是尴尬的笑着,发生这样的事情,让他也有些不好意思。

    “我再次确定,我是永远不要想着和你抢同一个女人的。那是自找打击。”王养心看着秦洛,笑着说道:“如果咱们的故事要是被拍成影视,我能不能获得一个史上最悲剧男配角奖?”

    (PS:其实,如果那一天没有码字,或者说写的太少,我比你们更加着急。恨不得连续煽自己两个耳光,骂道:你这混蛋帅哥,又写这么点儿字,还怎么着养家糊口?这本书是买断的,不上架,也没有订阅。也就是说,我如果一天不写,这一天就没钱赚。我能不急吗?

    老柳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了,做事也不如以前方便随意。有亲人从广州过来,我总是要陪在身边招待的。这几天,真是累坏了。

    而且,这个月过了十六天,我已经写了十一万两千字。平均下来,每天也至少有两更。我不是医生,写这些斗医情节让我耗费了无数的脑细胞。还要查大量相关的资料。这样的速度,不算太慢了。这一点儿,还请各位看官明察秋豪。

    不过,还是要感谢各位兄弟,还有美女们的支持。另外,只要能写的出来,老柳也会多多更新的。鞠躬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