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84、摸起来很舒服!

第284、摸起来很舒服!

    第284、摸起来很舒服!

    我们见面的那瞬间,仿佛时光倒退了很多年。

    很多年前,我的掌心就握着你对我许下的诺言——-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有些人第一次见面,就一点儿也不觉得陌生。好像是一个失踪好久的朋友,你一直把他藏在心底,在一个不经意的转角,你们擦肩回头,然后说:嘿,好久不见——-

    “这算是一见钟情吗?”秦洛问道。

    “算。”苏子点头。“也不算。”

    “我们随便走走?”秦洛问道。

    “好。”苏子柔声答应。那柔柔媚媚的声音,乖巧可爱的模样,使的秦洛好一阵心旷神怡。他身边有不少女人,但是,除了贝贝,可从来没有一个这么温柔这么听话的啊。

    于是,秦洛便对着谷子礼笑笑,然后从她手中接过轮椅的把手,向院子的深处推过去。

    寂寥阴沉的天色,青袍飞扬的少年,那轮椅上的美丽姑娘,仿佛一幅正缓缓流敞的油纸画,给出无限感动的美感——-

    谷千帆正准备上前给这两个年轻人做介绍,就见到秦洛已经上前握住了苏子门主的手。瞪大着眼睛看着这一幕,有些不知所措。

    他不知道是继续上前介绍,还是再把他迈出去的脚给退回来。因为他发现,无论自己选择那一种,好像都有些不太恰当。

    其它人也是一脸呆滞的站在哪儿,一头雾水的看着远去的背影。

    “他们认识?”谷千帆看着秦洛和苏子远去的背景,一脸疑惑的问道。

    “他说过,这次不会和我抢的。”王养心摇头,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惊喜后的失落、感伤、难过、震惊、疑惑、愤怒、不知所措等等等等。在那一瞬间,他的脑海仿佛转了一万多个圈,人间百种滋味,全部涌上心头。

    “什么?”谷千帆看着他,奇怪的问道。“抢什么?”

    “没有。”王养心苦笑。那些玩笑话,总不能当着谷门主这样的人物讲出来。不然,菩萨门的那群女人非要和他们俩拼命不可。“我是说,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认识。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不然秦洛为什么要说这是不是一见钟情啊?”

    可是,这句话连他自己都不信。第一次见面,怎么会熟络到这种程度?

    第一次见面,他能去摸人家女孩子的手,自己却只能站在哪儿发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手快有,手慢无?明明知道好媳妇是抢来的,可是——-自己怎么就没有他速度快呢?

    不过,更加让他奇怪的是,为什么她会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如此信任?

    说来有点儿荒谬,这一刻的王养心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去照照镜子。因为他想知道,是否自己的脑门上刻着‘坏人’,而秦洛的却刻着‘忠厚老实’四个字?

    谷千帆转过头看着女儿,说道:“你一直和苏子门主在一起,她说过什么了吗?”

    “说了啊。说了很多。”谷子礼说道。“她说他们是一类人,她说他正在做她想做的事情。还说什么——哦,说他们的心灵是相通的。我念念不忘的,他在帮我记起。我想做不能做的,他在帮我圆满。——-爸,这算不算是小说里面说的一见钟情啊?妈妈不是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一见钟情的事情吗?还说那是骗人的。”

    谷千帆摆摆手,说道:“小小年纪,别想那些东西。可能是你苏子姐姐和秦洛早就认识了吧。”

    倒是木香站在哪儿有些担忧,问道:“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她们的门主被人推走了,如果他起了什么歹念的话,一个瘫痪在轮椅上的女孩子是很难做出什么有效反抗的。

    “不会。秦洛不是那种人。”谷千帆摇了摇头。

    “主人走了,我们站在这儿也没意思。”王养心缋撑着笑脸说道。“我还是先行离开吧。”

    “走。去我哪儿喝茶。”谷千帆好像看到王养心有什么心事。对秦洛身边的人,他还是极有好感的。说道:“秦洛有佳人相伴,咱们比不过他。不过,我哪儿还有些龙舍兰。咱们俩也去享受一番。”

    “龙舌兰的话,我们菩萨门也有。还是谷门主送给我们门主的。今天,我就借花献佛来招待两位。”木香笑着说道。

    ————-

    ————-

    “我不是个随便的人。”没想到是苏子率先打破了两人之间长久以来的沉默。“你一上来就拉人的手,你说他们现在会怎样猜测我们的关系?”

    “你会在意吗?”秦洛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他看到前面有个竹亭,便推着轮椅走了过去。

    “你知道答案。又何必再问?”苏子轻声笑了,声音清脆悦耳。眼睛眯起来,像并排挂着的两轮可爱月芽.“如果在意的话,就不会在菩萨门做出那么多让人觉得惊世骇俗的事情了。直到现在,门里的一些老巫婆还在骂我说妖女,担心我会把整个菩萨门的家当给败光。这算不算是一种自暴自弃?”

    “你应该生活的很充实很满意才对。”秦洛说道。“在当年爷爷带着我遍访名医而没人能够医治我的时候,我也想过成为一名得过且过的纨侉子弟——-有一天算一天,每一天都让自己过的无忧无虑起来。后来,我发现还有另外一种充实自己的方式,所以我开始学医。”

    “但是你忘记了一个问题。”苏子指了指秦洛的双腿,说道:“你可以自由行走,可以看到很多的风景和人群。我不行。我只能被人推着,目光所及,也只是一个轮椅的世界而已——-你也是个骄傲的人,你应该明白这样的折磨对一个同样骄傲的人来说是多么的让人难过和沮丧。”

    秦洛点了点头,没有表现出自己心中的怜惜,说道:“确实,在这一点儿上,我比你稍微幸运一些。”

    接着,他又笑着说道:“我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真有一个你这样的人。”

    “我早就知道你的存在。菩萨门收集了有关你的大量资料。初入燕京便一鸣惊王,和针王比拼大胜,却因为传授五龙针法而反拜其为师,进入学校做一名中医老师,建立中医公会——-还有身边形形色色的女人。”苏子的脸上带着莫名的笑意,声音仍然是那般轻轻柔柔的,仿佛随时都会睡着一般。“我在想,如果我的腿好了的话,我有勇气走出去——-我会和你做同样的事情。可是,我不能做,你却做了。所以,我就开始对你这个人有一点点儿好奇。”

    “这就是你今天愿意见我们这两个外人的原因?”秦洛走过去,帮她把滑落在膝盖上的毛毯往上拉一拉,直到她的脖颈。他做的很自然,像是已经练习过千百次一般。

    手指没有触碰到女人的衣服和肌肤,没有丝毫占便宜的心思。跟这样的女人在一起,心思也变的纯净起来。

    “不是。是因为我听了一首歌。”苏子的唇角微微翘起,像是想起了什么可爱的事情。“远方的城市里,是否有个人和我一样,站在窗前,幻想对方的世界。我说过,我曾经因为那些资料而对你好奇。而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可怜女人,除了读读书听听音乐之外,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幻想。所以,我也曾经幻想过你的世界。”

    “和想象中的一样吗?”秦洛问道。

    “不一样。”苏子摇头。“无论幻想多么真实,终究没有任何温度。”

    秦洛笑了笑,走到她的面前,一只腿蹲在地上,另外一只腿微屈,伸手握住了她那没有任何血色,苍白如北极亘古不化的冰雪似的小手,说道:“这样,就能感觉到温度了。”

    “这是两个可怜人的互相温暖?”苏子轻笑,却没有挣脱的意思。她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她也知道秦洛需要什么。她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也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在两个同样骄傲自负却又同样聪明的人面前,一些不必要的矜持就是虚伪了。

    “不是。”秦洛抬起头看着她的眼睛。这才发现,她的左边眼睛的眉心处,有一颗紫色的朱砂。

    惊鸿一瞥,便觉心中无限欢喜。

    偶尔发现的这颗小痣,竟然给人风流酝藉的感觉。

    “至少,摸起来很舒服。”秦洛脸色微羞,不好意思的说道。

    (PS:抱歉抱歉。先更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