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83、这算是一见钟情吗?

第283、这算是一见钟情吗?

    看到木香的脸色,谷千帆笑着问道:“是不是不太方便?”

    “谷门主是熟人,我们自然欢迎。”木香犹豫着说道。“可是,你也清楚门主的脾气,她一向不喜见客。如果贸然带人进去,恐怕惹她不喜。”

    谷千帆点了点头,说道:“正是明白这点儿,才恳求木香帮忙进去传报一声。我答应别人的事情,即便不能成功,也要给他们一个交代才是啊。”

    “好的。这个自然没有问题。”木香笑着答应。

    两人走到秦洛和王养心身边,谷千帆笑着说道:“咱们在这儿稍等,请木香帮我们进去通传一声。毕竟,里面都住着女眷,我们就这么闯进去,也多有不便。”

    他这么说,也算是给秦洛王养心一些面子。毕竟,他总不好说人家不轻易见客,你们俩还是请回吧这一类的话。

    “谢谢木香大姐。”王养心讨好似的说道。

    “不用客气。请稍等。”木香对着两人点了点头,然后踩着性感漂亮的细高跟鞋咯咯咯的走远。

    “菩萨门里的女菩萨们都挺现代的。”王养心看着她的背景,笑着说道。

    “这也是苏子门主的功劳。据说苏子门主上任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让她们脱掉那冗长繁琐的长袍,去学着梳妆打扮,去学着穿时尚漂亮的衣服。让她们入世去学东西,去接触最先进的资讯和商务手段。所以,她们的思维都非常的大胆活跃,比我们这些老顽固要强上太多。”谷千帆温和的笑着。笑容里,有着对那个瘫痪在轮椅上的女孩子的欣赏味道。

    “她做的事情和你恰好相反。”王养心看着秦洛说道。

    听到王养心的话,秦洛的眼睛一亮。却没有多解释什么。

    确实,秦洛主张的是学中医、穿长袍、讲究诚信。像是要把那枷锁百年一旦放开便如脱了缰的野马收控不住的国人思想给重新拉回来,想要恢复那种以人为本,宽厚博爱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及正确的生活和价值观。

    而菩萨门那未见面的门主则是把这些一直种种僵硬古老的制度约束和包裹着的门下弟子给解放了,让她们走出去,去学着适应这个纸醉金迷的繁华世界。

    被这个社会淘汰的才人,便称不得人才。

    一个复古,一个扬新,熟胜熟劣?

    这个问题,显然是没有答案的。

    “过于僵化,则难以推动社会进步。过于开放,却容易造成信仰流失,心无约束,容易走向深渊。”谷千帆沉思着说道。“不过,要是把你和苏子门主的思想给中和一些,倒是不错。”

    秦洛点了点头,很是认同谷千帆的观点。

    “也不知道那个门主愿不愿意见我们。”王养心没有细听两人的讨论,视线投在远处那道拱门上面,一脸期待的说道。

    ———

    ———

    飘雪的黑夜

    是寂默的人的天堂

    独自在街上

    躲避着节日里欢乐的地方

    远方的城市里

    是否有个人和我一样

    站在窗前

    幻想对方的世界

    ———-

    屋子里的碟片机,传来一个男人沙沧桑的声音。在园子的碎石小径上,一个精灵般可爱的女孩子推着一辆看起来有些宽大的轮椅,轮椅的上面,倦缩着一个同样如精灵般美丽的女人。

    燕京的冬天其实并没有离开,风仍然萧索寒冷,入眼处满是枯枝老滕和掉落在草丛里的黄色落叶。就连那些特别移植过来的四季常青植物也不敌这冬意,无精打采的站立着,如打瞌睡的士兵。

    这一大一小两个漂亮的女孩子行走在这园子里,给这落莫宁静的小园增添了一丝生机,也涂抹上一丝亮丽的颜色。

    “苏子姐姐,你怎么会喜欢听这样的歌呢?我觉得,像你这样的人,应该听那种《春江花月夜》、《二泉映月》这一类的名曲才对啊。”谷子礼听着那个她所不熟悉的歌手的声音,疑惑的问道。

    “那种?”苏子的眉毛翘了起来,嘴角带着些顽皮的弧度,说道:“听腻了。听来听去都是哪叮叮当当的单调合声,有什么意思?”

    “这种音乐,和你这种仙女气质根本就不搭配嘛。”谷子礼不满的说道,像是对轮椅上女人的品味很是不满意。

    在她的心目中,穿长衫、挽宫髻,长成这种模样的女人,一定要听那种充满古意的名曲或者不知名的曲子。要不,就自己趴在有风吹过的窗台弹素琴阅金经——哪有她这样的?

    听着时下最流行的歌曲,甚至还有那嘈杂震耳的摇滚乐。看的书也是千奇百怪,看看张爱玲、林徽因这些人的文字倒也罢了,连那什么《知音》《故事会》都不放过——-竟然跟外面整天被人娱乐炒作的凤姐一样的品味。

    这实在是让她很伤心!

    “没有什么配不配?只有喜不喜欢。”女人一脸幽然的说道。“多看几本书,多结识几个人,多走几座城市,多听听别人的歌声——才知道,世界其实是多彩的。它远远比一只轮椅带给我的世界更加丰富一些。”

    “那你为什么不愿意见人呢?”谷子礼问道。

    “因为我有病。”女人苦笑着说道。“女人都是爱美的。这是天性。和年龄职业或者心性的修养没有关系。再清心寡欲的女人,她仍然会在意自己的容貌气质。有的女人喜欢欺骗别人,有的女人连自己都欺骗。有人说她不在乎,其实所有的女人都在乎。我不想欺骗别人,更做不到欺骗自己,所以,我不愿意让别人看到我坐在轮椅上的样子。”

    “唉。”谷子礼轻轻叹息。“姐姐的病一定能够治好的。我现在也在学医,说不定以后我能帮姐姐治好病呢。”

    苏子轻笑,如荷池亭亭绽放的莲花。

    花虽娇艳,但是里面的心却是苦的。

    木香轻声走来,小声站在轮椅后面说道:“门主,谷小姐的父亲在外面,说是要来拜访你。”

    “都是熟人,直接请进来就是了。不用这么客气。”女人责怪的说道。

    “可是,他还带了两个客人。”木香为难的说道。

    “客人?”苏子的眉头轻拧,那不施粉黛却如朝霞映云的俏丽面孔有些疑惑。

    “秦洛和王养心。”木香简洁的回答道。

    “秦洛回来了?嘻嘻,我最喜欢看他比赛了。”谷子礼听到秦洛的名字,笑呵呵的说道。“他总是能够给人带来惊喜。”

    苏子稍微迟疑,柔声说道:“既然是谷门主带来的客人,那就一起请进来吧。”

    “是。门主。”木香答应了一声,这才转身而去。

    “姐姐不是说不喜欢见客吗?”谷子礼奇怪的问道。

    “他和我是一类人。”苏子说道。

    “一类人?”谷子礼不解。

    “他正在做着和我同样的事情。”苏子说道。“只是,我做给门下弟子看,他想做给全世界的人看。”

    “你可没有这么评价过一个男人哦。”谷子礼打趣。

    “因为他确实是这么一个人。”苏子轻声的笑了起来。“有时候我也好奇,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人呢?仿佛灵魂是共通的,我念念不忘的,他在帮我记起。我想做不能做的,他在帮我圆满。”

    “苏子姐姐,你不会喜欢他吧?”谷子礼瞪大了眼睛。他们可还没有见过面啊。

    秦洛和王养心跟在谷千帆和木香的身后,刚刚进门,就看到那个身穿黑袍的老巫婆。

    王养心身体一哆嗦,就想转身逃跑。

    但是想到那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声音,仍然硬着胆子跟在秦洛的身后,仿佛没有看到那个小老太仿佛能够吃人的眼睛。

    “麽麽,是门主要见他们。”木香向这小老太汇报道。

    “我自然省得。”小老太又扫了众人一眼,又躺回她的竹椅上去打盹。

    “在后园。”木香继续引着他们向前走。

    当秦洛和王养心站在一棵掉光了树叶的老槐树下等待,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子在谷子礼的帮助下转过身体,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突然定格。

    原本阴沉的天空变的明艳,只因这个女人展颜微笑的脸。

    王养心的心里咯噔一声,仿佛有个声音对他说:就是她。一定是她。

    是的,虽然这个女人还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是,他已经认定了,这正是自己所要寻找的人。

    他瞬间被喜悦和一种幸福的感觉所包围,他想,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或者说做些什么,但是,却像是脱力了似的——他的嘴巴蠕动却发不出声音,他的脚步没办法移动,他的身体不能动弹。

    他只能傻傻的看着,傻傻的站着,傻傻的——傻傻的看到秦洛走了过去。

    是的,秦洛走了过去。

    他伸出手,握住了另外一只手。一只苍白凉薄的手。

    “这算是一见钟情吗?”秦洛问道。

    (PS:同志们,今天三更了哦。求红票。另外,书评区有两个活动大家可以参加一下。一个是咱们的YY活动,另外一个是纵横搞的发书评有奖励活动。都在书评区有置顶贴,大家可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