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80、鬼门十三针!
    第280、鬼门十三针!

    秦洛躺了两天,缺席了两场比赛。

    当离把他送到苦济堂的时候,苦济堂的伙计告诉他,所有人都去了广安堂。他这才想到,自己可能要错过第三场比赛。

    秦洛跑到悍马车旁,把自己的墨色铭牌伸到离的眼前晃了晃,说道:“送我到广安堂。”

    离扫了他一眼,就要发动车子闪人,说道:“没时间。”

    秦洛急了,赶紧收起铭牌,脸上堆满谦虚的微笑,说道:“离,你再帮我一次吧。你看我都虚弱成这样了,你就忍心看到我走那么远的路去路口打车?”

    离看着秦洛略显苍白的脸色期待的眼神,终于还是软下心来,一甩头,对着秦洛说道:“上车。”

    “谢谢。”秦洛赶紧拉开车门爬了上去。

    “坐稳。”离说了一声,车子便飞一般的窜了出去。

    “你不是说我是你的上级吗?你怎么从来都不服从命令?”秦洛坐在副驾驶室,把玩着手里的铭牌,说道。

    “这牌子是我的的上级,和你有什么关系?”

    “可这牌子现在是我的了。”秦洛气愤的说道。

    “别人送的。”

    “那也是我的。”

    “是你的。那又怎么样?”离说道。

    “那你刚才不听我的命令?”

    “牌子是龙息的,你不是。”

    秦洛知道和她纠缠在这个问题上不会有什么结果,这女人决定的事情就很难改变。如果你想强制改变,她很有可能对你动粗。

    他想了一阵子,疑惑的问道:“那个守门的是龙息的创造人之一?他怎么把铭牌送给我了?”

    提起那个人,离的脸上就带着崇敬的表情。“不错。他是龙息的创始人之一。这一点儿你不用怀疑。至于他为什么把铭牌送给你——-可能是因为你给了义父希望吧。他这样的人物,要那块儿牌子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他可不会像你一样,想讨个牌子去揍人。”

    “我这不是被人欺负的多了吗?”秦洛尴尬的笑着。

    车子在广安堂门口停下,离连声再见都没说,开着车子一溜烟儿的就跑得没影了。

    “又不用你负责。跑那么快干什么?”秦洛看着车屁股说道。

    想起自己也曾经看过王九九的身体,秦洛又开始头痛起来。

    那个丫头,可没有自己这么宽广大度的胸怀啊。

    秦洛走进广安堂,这里的伙计还认得他。一名工作人员把他带到里间,哪儿正在进行着今天的斗医大赛。

    看到他走进来,认识他的人都分别和他微笑点头致意,不认识他的,也只是和他眼神稍一对视便转移开来。

    秦洛径直走到王养心身边,说道:“这轮比赛比的是什么?针灸?”

    秦洛看到,分别有两男一女三名代表站在场地中间,正在给自己面前准备好的银针擦拭消毒。不用怀疑,这自然就是正气门、菩萨门和鬼医派的代表了。

    秦洛没有来参加点数,自然被他们视作弃权。

    王养心点头称是,说道:“怎么走了这么长时间?你可是错过两场比赛了。”

    “出现一些意外事故。”秦洛苦笑。当他耗尽全部元气去冲击龙王的经脉时,他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

    他想到有可能脱力,但是却没想到需要躺在床上两三天没办法走动。

    “原本还想看着你一路高歌猛进的胜下去,让这两门一派的人干着急。没想到你中途退场,连续两场都不参加比赛。爷爷这两天一直在问你的情况,担心你出了什么事情。我给你打过电话,一个女人接的———我想,以你的女人缘来讲,只要你是和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就证明你是安全的。”王养心眼神诡异的看着秦洛,笑着打趣道。他的声音很小,担心被两门一派的人听到上来群殴。

    当然,所谓的群殴自然是一群人上来殴打一个人。或许秦洛这孩子也跟着倒霉。毕竟,鬼医派的人对他实在是不爽良久了。

    也难怪他会有这种不健康的想法,因为事情确实有可疑的地方。离那样的性格,自然不会解释太多的原因。

    他打电话的时候是晚上,一个女人接的电话,却说男人在睡觉不方便接电话——-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想到一些其它的事情上面去。

    毕竟,男人在做过某种事情后,也会脱力的。

    “前两场比的是什么?”秦洛问道。

    “方济和推拿。”王养心回答道。

    秦洛心里有些遗憾,这两者都是他非常感兴趣的。可惜因为身体原因,没能亲自参加这两场比赛。

    想必,他们一定会有惊人之术吧。

    “这两场分别是谁胜了?”秦洛问道。

    “方济胜出的是正气门,推拿胜出的是菩萨门。”王养心笑着说道。

    秦洛点了点头,这样的结果和他预料的差不多。

    有谚语为:鬼王刀、菩萨手,正气门前抖一抖。鬼医派的手术是一绝,菩萨门的手上功夫非常了的。而这两方在正气门前都要抖一抖,说明正气门是全能型的。

    “那样的话,这场比赛鬼医派的压力就很大了。”秦洛笑着说道。他的眼睛看向欧阳命,对方正一脸笑意的注视着场中的三个选手,好像一点儿也不担心的样子。

    感觉到有人在偷窥他,他的视线也很敏锐的迎了上来。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稍微交错,他很有风度的对着秦洛点了点头,这才转移开去。

    等到三名选手都将针盒里的银针分别消毒,并做出准备完毕的手势,欧阳命再次走到场地中间,朗声说道:“现在,请三位患者上场。”

    欧阳闵点了点头,便有人出去安排。

    很快的,便有广安堂的伙计推着三个轮椅进来。

    每个轮椅上都有一个脸色紧张的瘫痪患者,他们大概都是四五十岁的年龄,脸颊消瘦、脸色或苍白或腊黄,每一个都是入病极深,瘫痪很久的样子。

    他们身上都穿着宽松的袍子,腰间系着条带子,非常容易脱解,方便一会儿用针。

    看到场中众人的注意力都在这三位患者身上,欧阳命解释着说道:“这是我们从广安堂的数十万患者库中特别选出来的三位年龄相仿,病情相似的患者。现在,有请评鉴团三位评鉴前来鉴定。”

    风荷、雨亭和竹衣三位老者再次走上前,分别验证三位患者的身体情况。

    接着,由风荷代表发言,说道:“经过评鉴团鉴定,三位患者病情相似,患病时间也相近。”

    欧阳命微笑道谢,看了一眼秦洛,说道:“为了表示鬼医派清白,可由正气门和菩萨门先行挑选医治患者。最后一位,自然是由鬼医门选手负责医治。”

    正气门的选手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看起来很是慈祥可亲。听到欧阳命的话后,他便对着菩萨门的木香做了个邀请的手势,示意由他先行选择。

    木香也不客气,指了一名下巴处有痣的患者。

    正气门的老者也随意的选定了一名患者,然后,有人将最后一名患者推到了鬼医门那个四五十岁,留着胡须,阴沉着脸的选手面前。

    “开始。”欧阳命发布号令。

    于是,三位选手分别从针盒里选定了自己所用的长针。

    正气门的老者用的是长一寸六分的员针,菩萨门的木香用的是长三寸六分毫针,而鬼医派的代表手里却提着一根长四寸,广二寸半的铍针。

    在广安堂的伙计帮助下,三名患者分别被脱掉了上衣。

    正气门的老者选择针的是腰间位置的白环瑜,这也是人体大穴,主遗*精、白*带、二便不利、腰胯痛、下肢瘫痪。

    他出针极慢,不知道用的是什么特别手法,刚刚刺入患者穴位,患者的额头便是热汗淋淋。

    菩萨门木香选择的是手掌虎口处的合谷穴,这个穴位是主中风、感冒、头痛、牙痛、月经闭。因为患者是中风型瘫痪,所以,她准备从根源治起。

    她出针又快又疾,右手三根手指捏针,其它两根手指微微翘起。另外,她的左手也没有闲着,手里已经提着另外一根银针,随时准备刺下的样子。

    她的右手不断的快速旋转着,可是轮椅上的患者却是脸色平静,像是根本就没有感觉到手腕上的针刺似的。

    秦洛眼前一亮,知道这个木香在针灸这一块儿确实有着极深的造诣。

    而那位正气门的老者所选择的银针和扎针的方式都很是中正平和,所以,秦洛一时之间,还没有看出什么诀窍出来。

    当他的视线转移到了鬼医派的门人身上时,一下子就睁大了眼睛。

    “鬼门十三针?”秦洛不由得惊呼出声。

    听到他的呼声,不少人的视线都转移到了他的身上。秦洛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专注的盯着那鬼医派代表手里的银针上面。却没想到,能够有幸在这次的斗医大赛上见到这绝世已久的针法。

    “什么是鬼门十三针?”王养心站在秦洛身后,一脸好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