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79、奇迹!
    第279、奇迹!

    秦洛睁开眼睛的时候,屋子里黑蒙蒙的。

    所有的物体都只能看到一个轮廓,却没能看清它的真实风貌。

    那桌子、柜子、电视机以及那墙上密密麻麻的匕首——-他只能看到一个影子。他知道它们是什么东西,但是,却没办法去欣赏它们的美。

    “开灯吧。”秦洛说道。

    一个黑影从秦洛的身边站了起来,然后‘哗啦’一声,走到窗边扯开了窗帘。

    明媚的光线铺泄进来,把整个屋子都给点亮了。秦洛终于能够看到那米黄色的桌子、柜子、银色的等离子电视机以及那或长或短黑色银色和古典色的刀具——不用猜,他就知道这是离的房间。

    可是,这女人的品味也太差了点儿吧?

    难道她不知道,在米黄色这种暧色调为主的房间里,不应该摆放那么多冷冰冰的刀子吗?

    当然,秦洛还没有傻到当面去质疑离的品味问题。

    “出太阳了?今天的天气还不错。”秦洛笑着说道。伸手撑在床上,想要从床上爬起来时,双手一软,又趴了下去。

    他感觉的到,身体里的体力像是被抽空干净似的,连自己的身体也支撑不了。

    “怎么会这样?”秦洛苦笑着问道。

    “你脱力了。”离说道。声音柔和了许多,只是暂时秦洛还没有发现。

    “我当然知道我脱力了。可是——我想去洗手间怎么办?”秦洛苦恼的说道。

    离稍微迟疑,便拉开了被子,一把把秦洛从温暖的被窝抱了起来。

    就像是母亲抱着小孩子尿尿似的,或者说,就像是男人抱着女人走上婚姻的红毯时的那种横抱——-离一手托着秦洛的脖子,一手托着他的双腿,就这么抱着秦洛,走出了房门。

    离一脚踢开洗手间门,然后抱着秦洛站在马桶边,问道:“你自己可以脱裤子吧?”

    “应该可以。”秦洛说道。“可是,你不会打算就这么站着让我尿吧?”

    离愣了愣,说道:“男人不都是站着尿吗?”

    秦洛就有种用脑袋撞墙的冲动了,说道:“可是,现在是你站着,不是我站着——你站在这儿看着,我怎么能尿的出来?”

    离闭上了眼睛,冷冷的说道:“放心。我不会偷看你。”

    “还是有些怪啊。”秦洛苦笑不得的说道。让一个女人抱着尿尿,这算是个什么事儿啊?好多年前,秦洛就不干这种丢人的事儿了。

    离就怒了,说道:“你到底要不要尿?不尿的话,我就把你丢回去。你尿在床上好了。”

    秦洛知道离真的能够做出这种没心没肺的事情,赶紧说道:“这样吧。你把我放在马桶上。然后你先关上门出去。等到我尿完了,我再喊你进来。”

    “麻烦。”离嘴上这么说着,但还是用脚尖挑下马桶圈,然后把秦洛给放了上去。

    在秦洛还在费劲儿的想着怎么把裤子给脱下来时,她低下身子,‘哧溜’一声扯下了秦洛的裤子,然后是四角内裤——-

    很快的,秦洛就光着屁股坐在哪儿了。

    砰!

    那个女人甩门而去,仿佛她只是干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似的。

    可是,秦洛却瞪大着眼睛,一脸错愕的坐在哪儿。

    这女人——怎么这样?

    难道她不知道吗?男人的裤子是不能随便脱的。

    女人啊,要是不能为一个男人负责,就请停止解开他皮带的手——-网络上很火的一句话,几乎每个非主流的QQ空间里都转载着这样一篇文章。

    难道这女人都没看到吗?

    最后,秦洛得到了一个结论:这女人是个土鳖,估计她都不知道什么叫做QQ。

    想到这个,秦洛的心理才算平衡了一些。

    于是,秦洛很顺畅的解决了自己的生理问题。

    可是,又有一个问题出现了。

    他的双腿酥麻,根本就没办法站起来。他的双腿酸软,根本就没办法用力。

    那样的话,他的屁股就抬不起来,他的裤子就穿不上。

    当然,秦洛也想过,让离过来帮他穿裤子。

    可是——他丢不起这人。

    他只能把后背靠在后桶上,依靠马桶来支撑着身体的重量,努力的想把屁股抬起来——-

    他咬着牙,正挺着屁股满头大汗的用力时,只听‘砰’的一声,我们的美少女战士离再次出现在了门口。

    “怎么那么久?”

    当她看到秦洛的动作时,脸色也不由一僵。

    视线赶紧从他那高高挺起来的宝贝上移开,一脸冷默的走过去,把秦洛从马桶上提起来,然后帮他拉上了四角内裤,长裤——

    接着,再次打横一抱,就让他的身体脱离了地面。

    连续遭遇到两次羞辱的秦洛一脸哀伤,趴在离的怀里默默抹眼泪。

    “她怎么这样?她怎么能这样?”

    离再次把秦洛放进被窝,帮他拉上被子,问道:“你想吃什么?”

    秦洛摇了摇头。

    都被人看光光了,哪还能吃得下?

    电视电影中,那些被男人看光了的女人,那一个不是躲在被窝里哭上三天的?

    “粥和营养液,你必须要选择一种。不然的话,你的身体一个星期都复原不了。难道你准备在这儿躺上一个星期吗?”离说道。

    秦洛这才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情,着急的问道:“师父怎么样了?”

    “好了。”离说道。很难得的,脸上还带着有些孩子气的微笑。

    “好了?”秦洛脸色一喜,不确定的问道。

    离伸出一根手指头,说道:“这根手指头,能动了。”

    “只是一根?”

    “一根。”

    秦洛叹了口气,希望太大,失望也越大。不过,能够治好这一根手指头,证明其它的也有希望。看来,这种治疗方法还是很有效的。

    “没关系。你多试几次,义父就能够站起来了。”

    多试几次?

    秦洛躺在床上想了想,师父他老人家的身体好像并没有缺少什么零件,也就是说,他有十根手指头,有十根脚耻,还有一根——-那什么,再加上其它的一些组成部位——-

    秦洛哭了!

    这样算下去的话,还得晕倒多少次才行啊?

    “下次治疗,估计得好几天后了吧。你先送我去苦济堂吧,我明天还要参加斗医大赛。”秦洛说道。做事不能半途而废,既然已经参加了,就要有始有终。

    “王养心打电话过来,我帮你解释过。”离说道。“今天的大赛,你已经弃权。”

    “今天的大赛?弃权?今天?”秦洛又一次瞪大了眼睛。

    “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呢。”离的嘴角有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你已经睡了一晚上。这是第二天了。”

    “———-”

    秦洛是晕倒后的第三天早上看到龙王的,虽然他这两天拼命的喝着龙息提供的高级营养液来补充着体力,可是身体的真元消耗的过于厉害,还是让他走起路来直打飘。

    两天不见,龙王仿佛变了个人似的,原本颓废和沮丧的情绪完全消失,他红光满面,说话的声音更加洪亮,脸上带着喜悦的笑容。

    看到秦洛进来,他大笑着说道:“小子,你做到了,让我在自己身上也看到了奇迹的力量。”

    “我说过,你一定能站起来的。”秦洛笑着点头。

    “谢谢。”龙王一脸认真的看着秦洛,说道。

    “师父,你可别这么郑重道谢。这是我应该做的。”秦洛苦笑着说道。

    “我不是替自己道谢。我是替这个国家道谢。”龙王一脸狂妄的说道。“如果我当真能够再站起来,我必然会杀尽那些胆敢侵略我边疆领土的宵小之辈。这一次,我一定要死在战场上。”

    秦洛点了点头,体内也有某种东西在燃烧。

    “师父,我看看你的手指。”秦洛说道。他急着想检验自己的劳动成功。

    龙王笑着答应,然后那许久不能动弹的左手——食指轻轻的弹了起来,还随意的动了几下。

    “不用刺激也能活动吗?”秦洛惊喜的问道。

    “是的。可以自由活动。如果其它的手指也能够像这样的话,就可以上阵杀敌了。”龙王笑着说道。看到了顽疾有治愈的希望,龙王的笑声格外的多了起来。就连身边的那些一直都板着张,不苟言笑的特护和护卫脸上都洋溢着笑意。

    “师父,放心吧。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的。”秦洛一脸自信的说道。

    为了这个国家,自己再晕倒几次也是值得的。

    告辞了龙王,秦洛和离走出院门的时候,那个穿着军大衣,头发如杂草般纠结的老头子像是被两人吵醒了似的。

    他张开嘴巴打了个呵欠,对着秦洛喊道:“小伙子,送你件小礼物。”

    然后,他的手便伸进军大衣里摸啊摸的。

    当秦洛担心这老对会不会摸出一颗黑泥团的时候,一件黑色的物体突然间像他飞了过来。

    他的身体脱力,根本就没办法接住这又疾又快的礼物。好在离及时出手,一把把那黑色东西给接了过去。

    离看了一眼手里的物体,脸色明显一惊,然后一脸诧异的看着那个老头子。

    可是老头子说了一句话,送了件礼物后,又趴在那张长条板登上睡着了。

    “收好。”离把礼物塞到秦洛手里,小声说道。

    秦洛拿过来看了看,见到是一块乌黑色的牌子。乌黑的发亮,上面也雕刻着一个张牙舞爪的巨龙。秦洛翻开牌子的背面,结果有些失望,后面连个字都没有。

    直到坐上离的悍马车,秦洛还捧着这块牌子耿耿于怀。

    “你说,是不是就拿这块牌子把我给打发了?”秦洛说道。

    “什么意思?”离问道。

    “你们的牌子都是金黄色的,我的是乌黑色的。你们的后面都有字,我的连个字都没有。我到底属于那个部门的?这牌子有什么用?也得给人看大门?”秦洛郁闷的说道。

    “———”

    看到离不说话,秦洛以为自己猜中了。说道:“反正你答应过给我龙息的牌子。这块牌子是别人送的,不算数。”

    离终于忍不可忍了,怒道:“这块牌子是龙息创造者的铭牌,整个华夏只有三块,职权和龙王一样。如果你不想要的话,我可以和你换一个。”

    秦洛一愣,说道:“这么厉害?那老头——不是守门的?”

    “守的是国门。”离一脸尊敬的说道。

    “我这牌子——比你的权利还大?”

    “和龙王的权利一样大。”

    “我可以——-随便揍人?”

    “可以。但不允许。”离说道。

    秦洛想了想,小心翼翼的问道:“我要是——打你一耳光呢?”

    “——-我就杀了你。”

    “———-”

    女人啊,你的名字就是骗子!

    (PS:哭了,明明设定了自动更新,可是又失败了。第二更送到,大家打脸吧。罪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