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78、冲击!
    第278、冲击!

    悍马庞大的车身在山野公路上穿棱,像是一只高速奔跑的威猛巨兽。

    冷漠少女驾驽着兽车,无惧的冲向蜿蜒无际的前方。

    秦洛随意欣赏着道路两边快速后退的小树和萧条的山色,说道:“特护这两天有没有按照我交代的方法去给师父按摩?”

    “有。”离淡淡的说道。

    “师父的一根手指恢复知觉,虽然只是暂时的——-但是,也是很大的一个进步。坚持下去的话,师父一定能够重新站起来的。师父并不显苍老,到时候,他仍然是个百战百胜的勇士。”秦洛没话找话似的说道。

    他有些沮丧的想,怎么自己身边的女人都是这样?一个个沉默寡言,如果不是自己主动寻找话题,她们大概一整天都不会讲话吧。

    离如此。林浣溪如此。闻人牧月也如此。

    当然,也有热情似火的。譬如厉倾城,还有充满青春气息的王九九。

    离的眼睛里也充满了异样的神采,好像想起曾经和义父亲共同战斗时的情景,喃喃说道:“他从来都没有输过。没有输给敌人,却输给这该死的渐冻症。他一定很难过。虽然他从来都没有说过什么,但是——-我们都能理解。”

    “放心吧。有我在。”秦洛看着离迷离的眼睛,坚定的说道。

    心想,按照电影桥段,在女主角心神脆弱恍惚的时候,自己应该及时的把她的脑袋按在自己的怀里,然后说着些安慰的话,干着些安慰的事儿——-可是,面对离的时候,怎么就进不了戏呢?

    许久以后,秦洛才想明白问题的关键:他怕离揍他。

    “你学到了什么?”离转过头瞟了秦洛一眼,问道。

    “入神之境。”秦洛苦笑着说道。他虽然妄想着以入神之境去治疗龙王,可是,他本身对这个东西了解的并不多。只知道是医术和气功的完美契合。找到那种特定的状态,找到那种特别的感觉,心无杂念,心境平和——-或许还需要其它的什么条件,这样才能够进入那种‘望气’的状态。

    “入神之境?那是什么?”

    “一种状态。一种辅助治疗的手段。”秦洛有些痛苦的思考着答案。最后,他终于放弃了,有些烦恼的说道:“反正说了你也不懂。到时候你看着就行了。”

    离也确实不懂中医,以为自己的天赋太差,没办法明白秦洛的那种高明医术,她又没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习惯,便说道:“只要能够治好义父,无论你用什么办法都行。”

    秦洛点了点头,心里松了口气。

    到了疗养院,穿过重重防护的保安,秦洛和离再次来到龙王居住的小院。

    龙王这次没有躺在前厅,而是躺在后院的廊檐下面。廊檐完全由木板铺成,还有一条小路直接延伸到湖心。

    廊檐前面就是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湖,游鱼虾戏,意趣优美。远方是叠叠嶂嶂的青山,一眼望不到尽头,如画纸上嘎然而止的水墨青山。

    龙王就躺在哪儿,脑袋被枕头垫的高起,正入神的看着这山水湖心。

    “你们来了。”龙王出声说道。虽然他还没有看到人的面孔,仅仅是听到脚步声音,他便能知道来的人是谁。

    “师父。我来看看你。”秦洛笑着说道。

    “不是在和人斗医吗?怎么中途跑了出来?”龙王笑了起来,问道。

    躺在这竹椅上的龙王,只是一个偶尔有些霸道的长者。如果你不掀开他的衣服看到他纵横交错数也数不清的伤口,是很难知道他曾经的过往和辉煌。

    “在那边学到了一些东西,觉得对师父的病情可能有用。所以就来试试。”秦洛说道。

    “试试?你当义父是白老鼠?”离听到秦洛的话,怒瞪着眼睛说道。手里的刀子停了下来,做出随时抛掷的姿势。

    “没有。我只是——”秦洛想解释,却发现,自己还真是把师父当做白老鼠了。

    “离,不要责怪秦洛。”龙王劝解着说道。

    又对秦洛说道:“我很早就对你说过,我这条命就交给你了。随你折腾吧,我只想看看,我创造了一辈子的奇迹,看看奇迹会不会在我身上出现一次。”

    “一定会的。”秦洛心里微酸的想道。他知道,其实在自己出现以前,龙王已经放弃治疗了。

    只是因为自己的一番训斥,可能他觉得自己这年轻人比较有趣吧,所以才答应把他那幅身体交给自己,任由自己处置。

    疾病这种东西,已经消磨了龙王的太多英雄气楖。

    离狠狠的瞪了秦洛一眼,然后沿着木桥走到湖心,坐在木板上,双脚悬空的甩着,看着远方的阴沉天空发呆。

    秦洛看着她有些孤独的背景,心里有些怜惜。却笑着对龙王说道:“师父,我们进去吧。我帮你治疗。”

    “好。进去。”龙王说道。

    于是,在几名护卫和护士的帮忙下,龙王和他身下躺着的竹椅再次被抬到了前厅光线明亮的地方。

    秦洛让护士取了盒银针过来,消了毒,然后开始用太乙神针的方法来给龙王针灸。

    他知道,龙王的身体属于火属性,用透心凉这种极阴针法才会有用。

    当秦洛扎了手臂两处主穴后,便用手指敲击着他的手臂穴位。可是,奇迹没有再次出现。龙王的手指没有再次弹跳起来。

    秦洛也并不气俀,他心无杂念,眼神入神的看着手里的银针以及银针所扎到的穴位,然后借由银针这种媒介,缓缓的将自己体内的‘气’传入龙王体内。

    以前,秦洛都是每隔两三分钟更换一次穴位。这样是为了能够将全身的主要穴位都能刺激到。而他的体力也不允许他在同一个穴位消耗太多的时间。不然,是不可能针灸完全身的。

    这一次,秦洛没有轻易更换,一直在龙王的手三里上下功夫。

    手三里,手肘关节处。主管齿痛,半身不遂。

    秦洛体内的气如开闸的溪水,轻缓却又源源不断的通过银针流敞进龙王的身体。

    “凉吗?”秦洛问道。

    “凉。”龙王回答道。

    两人经过很多次这样的治疗,所以,龙王知道秦洛在问什么,秦洛也明白龙王知晓问题的答案。

    秦洛点了点头,开始悉心的去寻找那种‘望气’的状态。

    通过皮肉看到人体内的气流游动,那是神仙。而望气,是一种感觉。

    是一种能够看到,实际上却并没有看到的玄妙状态。

    这东西像是个顽皮的孩子,秦洛越是急着寻找,越是找不到它。

    等到他放弃了这种做法,只是一心的催动着体内的‘气’在龙王身体里游走时,那种感觉却突然间到来了。

    秦洛仿佛一下子开了天眼似的,看到了那气的活动状态。即便他此时正闭着眼睛,可是,他仍然觉得自己看到了。

    仍然和以前一样,那气进入穴位后,便像是被什么东西堵塞了似的,只是在那一小块能够活动的区域打转。

    肌肉渐冻症,体内经脉自然也就逐渐枯萎。像是失去了水份的土地,开始变的干裂、凝结、最后寸草不生。

    当体内所有的经脉都失去了供血供气的作用时,便是一个人的身体衰竭死亡的时间。

    秦洛体内的元气源源不断的流失,很快的,他便感觉到了虚弱。这是没有停顿的付出和亏损,远比之前的针灸方法更加消耗体力。

    额头上出现了密集的汗珠,然后顺着脸颊滑落。因为他微低着脑袋,所以,那汗珠便滴落到龙王的手臂上去。

    “歇歇吧。”龙王说道。

    秦洛没有回答,这个关键时刻,他无暇他顾。只是在银针的指挥下,用自己输入进来的气体,一次次撞击龙王那枯竭堵塞了的经脉。

    像是年久失修的大堤,里面杂草丛生,乱石堆积。只要能够把这些杂草还有那乱石通通都冲走,它的经脉便能再次恢复使用。

    啪嗒!

    又一滴汗珠滑落,接着便像是大珠小珠落玉盘似的,秦洛额头上的汗珠接二连三的滴落。

    “秦洛,休息休息吧。你累了。”龙王再次劝道。他感觉的到秦洛的疲惫,他也听到秦洛有些急促的呼吸。

    可是,秦洛仍然没有停手,眼睛死死的盯着银针的位置,使劲儿的把自己体内的气输入龙王的身体里面。那股细小的气体越聚越大,如小河汇聚成湖泊,如湖泊汇聚成汪洋大海——-

    轰!

    轰!

    轰!

    ————

    一次,又一次,狠狠的撞击着那拦截着它们的阻碍。

    体内的气质越来越少,秦洛的双腿在地上打颤,握着银针的手也仿佛被抽空了力气似的,有种飘浮的感觉。

    连续数十次的冲击,仍然无功而返。这反而激发了秦洛骨子里的傲气。

    他不甘心就此放弃,他要再试一次,两次,很多次———

    砰!

    突然间,仿佛有什么东西粉碎,那堆积在一起的气体长贯而入。

    秦洛眼睛一黑,便一头栽倒下去。

    一双纤细嫩白的手出现,一把把他搂在了怀里。带有微香味道的手啪,温柔的、仔细的,擦拭着他额头上如被水泼过的汗珠。

    “原来玩刀的女人,也有柔软的怀抱。”

    这是秦洛晕倒前,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想法。

    (PS:求张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