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76、何等风骚!
    第276、何等风骚!

    不仅仅是风荷对这个问题好奇,在场其它人也都对这个问题觉得奇怪。

    切诊,自然是要切脉而诊。不切脉,怎么诊?

    难道他仍然用的是望诊法?可是,如果是望诊法的话,只知大概,不知细节。他又怎么能够把患者的脉博浮动情况和体内的温火属性也给诊断的这么清楚?

    这个问题,自然只有秦洛才能够给出答案了。

    秦洛笑了笑,说道:“因为我是第四个,在我前面已经有三个人切过患者的脉。”

    “此话怎讲?”风荷走到秦洛面前,苍老枯黄的眼睛盯着他,疑惑的问道。

    “其实这个原因很简单,无非只是‘细心’两字。在我前面有三位高手给同一位患者切过脉,在他们切脉的过程中,我也跟着切了三次。所以说,对病人的身体情况,我已经知道的很详细了。”

    “每一个人切脉,都会有自己独特习惯。这个问题不知道大家注意到了没有。譬如第一位正气门的那位大哥,他在给患者切脉的时候,患者的脉博跳动一次,他左手就会在桌子上敲击一下。时轻时重,或缓或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就是患者的脉博指数。当然,那个时候我并不确定。”

    “鬼医派的这位代表使用的是触手法,根据患者的体表温度、皮肉松紧、软硬等全方位的因素来判断患者的疾病。或者还有什么独特的方法,但这是我所不知道的。不过,在他和患者的身体接触时,他所检查出来的状况,我也自然能够看的清楚。”

    “那我呢?我切脉时有什么习惯?”秦洛身边的小姑娘一脸好奇的问道。

    “你有一个好习惯,就是给病人切诊的时候,脸上一直带着微笑。患者很需要这个来鼓励他们。”秦洛对着她笑了笑,小女孩儿立即就有种晕眩的感觉。

    ——-妈,快出来看帅哥!

    “不过,因为我们俩坐的太近,所以,我也从你切脉的过程中得到了最多的东西。”秦洛话锋一转,笑着说道。

    “得到了什么?”

    “你的手指扣在患者的脉博上时,脉博会带动手指的微颤。我能够感觉到这种微颤。”秦洛说道。

    “什么?我自己都看不出来,只能凭借感觉才能知道。你怎么就可以看的出来?感觉?你没有接触患者,也没接触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小姑娘一脸诧异的问道,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话中的暧昧成份。

    不仅仅是她,就连风荷谷千帆欧阳命这些高手也都是一脸惊诧。

    要知道,脉博不比心跳,它的博动是极其微弱的。只有自己亲自用手去寻找,去感受,才能感觉到它的存在。

    可是,这个年轻人竟然能够在别人切脉的时候,感觉到脉博的微颤,就就让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了。

    “确实是一种感觉。像是能够感觉到它在动——-或者说是看到了那种微颤——”秦洛有些词穷,觉得自己也没办法形容这种奇妙的感觉。

    他当时把全部的心神都集中在小姑娘握在患者手腕的手指上,刚开始还不觉异样,接着,他才发现,他能够感觉到那种颤动。或者说,他仿佛能够看到患者的脉博在跳动。

    就像自己的眼睛撕开了患者的皮肤表层,清清楚楚的看到那根血管在博动一般。

    别人是要靠切才能感觉的到脉动,而他却能够用眼睛看———这根本就有些违背常识,或者说是不符合科学原理的。

    “你是不是修习过某种气功?”风荷看着秦洛,若有所思的问道。

    “是的。”秦洛点头。他确实一直在修习着《道家十二段锦》,甚至这种高深的气功还救了他的命。或者说,直到现在,他的这条小命还在靠这门气功来维持着。

    道家讲究阴阳平衡,而《道家十二段锦》也在他的体内充当灭火员的身份。如果没有它的存在,当哪一天阳火旺盛到某一种程度时,他的五脏六腑血水皮毛都会被烧成焦炭。

    难道自己能够感觉到,是因为《道家二十段锦》的原因?

    风荷点了点头,说道:“这就难怪了。你不是感觉,也不是看到了脉博的微颤——-而是你看到了气。人体之气。你修炼气功的时间不短了吧?”

    “十几年了。”秦洛答道。

    “这在中医上讲,属于入神。极于医,方能达到入神之境。却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竟有如此造化。恭喜你了。”风荷看着秦洛的脸,无限欣慰的感叹道。

    “入神?什么叫做入神之境?”秦洛一愣。他出身中医世家,也算是博览医书,还从来没有读到过或者说是听人谈到过这种称呼。

    “古人将医分三级九等。三级为,喜于医、痴于医以及入神境。喜为喜欢,痴为痴迷,而入神之境,便是超脱,非对中医虔诚者不可得。你原本对中医便颇具天赋,又修习了气功法门。机缘巧合之下,便将两者合二为一。成就了入神之境。”

    “你能感觉到你自己体内有气,气机牵引下,你也就能够感觉到对方体内的气——-所以说,这是入神之境。”风荷认真的解释着说道,漆黑干瘦的脸上也带着浓浓的笑意。

    中医后继有人,他们这些老人家还是无限欢喜的。

    秦洛觉得自己仿佛明白了什么,却又不太真切。

    因为自己喜欢中医,所以每天练习的《道家十二段锦》的功用便表现在了中医上?还是说两者合二为一了?

    不过,看到风荷这老头子脸上的笑容,他知道,这一定不是件坏事儿。

    于是,秦洛笑着问道:“以前有人进入过这入神之境吗?”

    “千百年来,我只知道一人而已。”风荷说道。

    “谁?”秦洛好奇的问道。

    “华佗。”

    秦洛心里一惊,问道:“扁鹊也没有?李时珍呢?”

    他特意提出来的两人都是赫赫有名,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人物。他们为为华夏中医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是中医史上无法避开的两尊大神。

    难道他们两人也没有进入入神之境?

    风荷摇了摇头,说道:“根据一些资料上的记载——-没有。但是,华佗因为进入入神之境,编撰养生不二法门《五禽戏》却是事实。”

    秦洛在心中大笑。自己果然是个天才啊。

    千年百来,前面只有一个古人,后面还不知道得会不会有来者。天下之大,只有一个人和自己并驾齐驱。

    这是何等的风骚?你能体会吗?

    秦洛很想念诗: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孤独求败啊!

    秦洛觉得自己很孤独,很想求败。

    秦洛很开心。很激动,很骄傲。

    之前,大家还不觉得这入神之境有多么厉害的。

    但是,听到风荷说千百年来只有华佗一人进入这个境界。这就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了。

    于是,大家看着秦洛的眼神便有些异样。

    站在秦洛身边的小姑娘一脸喜悦,笑着说道:“秦大哥,恭喜你进入入神之境。”

    “谢谢。”秦洛谦虚的说道。“我还不知道这入神之境有什么作用呢。”

    “肯定会有用处的。你好好摸索摸索。刚才不就能够看到患者的气流嘛。”小姑娘笑着说道。

    小姑娘起了个头,其它人也纷纷上来恭喜秦洛。欧阳命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为了面子,也不得不上来说了几句违心的话。

    谷千帆也走了上来,用力的拍了拍秦洛的肩膀,说道:“我相信,你的理想一定能够实现。”

    “谢谢。”秦洛点头。他一定能够成为一代名医的。一定会。

    第二轮的比赛,仍然由秦洛获得胜利。也就是说,斗医大赛开赛后的两轮比赛,都被秦洛给轻松拿下。

    这在斗医大赛的历史上,绝无仅有。

    当然,非两门一派的人参加斗医大赛,秦洛也是第一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秦洛也注定会成为一个留名史册的人物。只是,这个时候的他只能在史册上留下一个微不足道的名字。有人能够注意到,但是大多数人不会知道。

    总有一天,他的名字会和扁鹊、华佗、李时珍、孙思邈等这些先贤的名字一样,无论放在哪个角落里,都能够闪闪发光一般。

    那个时候,他才能找到自己存活于世的真正意义。

    这是他的理想。未必一帆风顺,却在艰难爬行。

    主持人欧阳命宣布,本轮比赛完毕,今天的大赛就告一段落。

    像是注意到了大家的低落情绪一般,欧阳命笑着说道:“真是没想到。一个外来者,竟然连续取得两场胜利。我们两门一派的年轻人要加油了。前面的两场热身赛,输了就输了。但是,真正的比赛这才要开始。大家一定要拿出自己真正的水平,取得一场又一场的胜利。”

    真正的大赛这才开始吗?

    秦洛笑了笑,心想,终于可以学到点儿东西了。

    (PS:让咱们的红票也像秦洛同学一般风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