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74、不用切了!
    第274、不用切了!

    第二轮的比赛地点仍然在广安堂,这一次由鬼医派的欧阳闵来负责打理各项事务,所以,赛前的准备非常充分。

    欧阳霖这次不在鬼医派的队伍里,看来,欧阳命对这个儿子是彻底的失望了,针对他的禁闭处罚已经从今天开始执行。

    鬼医派做为这次斗医大赛的东道主,欧阳命仍然要担任大会主持一职。

    他一脸认真肃穆的表情,站在场地中间喊道:“请各方代表进入切诊台就座。”

    正气门走出来的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留着两撇小胡须的中年人,他的脸上带着和蔼的笑意,漂亮的单凤眼,睫毛修长,眉毛浓密,是个地地道道的华夏美男子形象。

    他第一个走到切诊台就座,然后对着秦洛的方向微微点头致意。显然,他对第一场比赛大出风头的秦洛很感兴趣。

    鬼医派出场的仍然是个年轻人,二十多岁的年纪。脸颊消瘦、唇角单薄,看起来颇有些阴沉奸诈之气。当然,在秦洛看来,鬼医派的人都有些不怀好意的感觉。

    菩萨们派出场的是个小姑娘,一个眼睛大大,睫毛弯弯、烫着卷头发的时尚女孩子。她也是一脸甜美可人的笑意,坐上第三张切诊桌前面时,还一脸微羞的瞥了秦洛一眼。

    这种不怀好意的眼神,秦洛见的多了。所以,他已经有了很强大的免疫能力。

    第四方代表,自然是秦洛了。

    “再胜他们一场。”王养心拍拍秦洛的肩膀,笑着给他鼓劲儿。

    “尽力而为。”秦洛点了点头。然后大步走向第四张切诊台。

    欧阳命笑呵呵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再次喊道:“抽号。”

    欧阳闵招了招手,立即有侍立在一边的鬼医派弟子送上了一个篮子。

    不过,这次篮子里装的不是编排好号码的纸团,而是一张张密封的卡片。

    看到众人疑惑的表情,欧阳命笑着解释道:“为了避免上次事件的再次发生。这次的患者编号都密封在卡片里。卡片里有患者的基本资料以及照片。等到比赛选手挑选出切诊患者后,工作人员会将其它卡片全部打开。以示患者资料的单一性和真实性。也欢迎大家监督调查。”

    谷千帆面带笑意的看着欧阳命,和身边的一位长者说道:“欧阳派主这次真是用心了。”

    “挽回声誉而已。出了那样的事情,做出再多的事情补偿也是应该。”那位清瘦长者出声说道。

    “爸爸,你说那个哥哥今天还能赢吗?”谷子礼看着场中的秦洛,出声问道。

    “怎么?你希望他继续赢下去?如果他赢了的话,你的清秋大哥可是要输了。”谷千帆宠爱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笑着打趣道。

    谷子礼就开始为难起来,说道:“我不希望清秋哥哥输。可是我又喜欢看到那个哥哥赢。真是难办呢。要是他们俩都能赢的话,那该多好。”

    这下子倒是让谷千帆觉得奇怪了,他认真的看着女儿精致可爱的小脸,问道:“你和秦洛不熟,怎么会希望他赢啊?”

    “因为我想要看到他成为一代名医啊。”谷子礼坦诚的说道。

    一代名医?

    谷千帆这才想起来,当时他和秦洛谈话的时候,谷子礼也在一边旁听。秦洛说出来的理想抱负,自然也听在她的耳朵里。却没想到被她记在了心里。

    “为什么希望他成为一代名医呢?”谷千帆再次问道。

    “那样的话,中医就有救了。爸爸也不用再担心了。”谷子礼说道。“再说,我的愿望也是成为一代名医呢。如果他做不到的话,我就会努力做到。”

    谷千帆伸手抚摸着女儿的脑袋,问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要成为一代名医的?”

    “昨天。”

    “——-为什么是昨天?”

    “因为我昨天才知道这个理想这么好玩。”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秦洛刺头儿的患者深入人心,还是鬼医派为了表明自己的公平公正。先是由鬼医派的弟子提出由秦洛来摄取切诊患者,然后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

    秦洛也没有谦虚,随意的在篮子里捡了个卡片出来。

    欧阳命接过卡片,大声朗诵道:“张世忠,男,四十五岁。燕京市玄武城区西祠胡同一百二十五号三单元二楼。”

    念完,他便把手里的卡片展开公示给众人。

    然后,另有两个鬼医派弟子上前,把篮子里的其它卡片分别拆开。果然,里面的每一张卡片都记载着一个患者的详细资料。不仅仅有姓名、性别,连患者的家庭住址,联系电话都有登记。

    这样的话,如果谁对患者身份有所怀疑的话,那就可以亲自查证一番。

    “有没有问题?”欧阳命很欠揍的,特意问了秦洛一句。

    “没问题。欧阳派主不是个笨人,自然不会连续作弊两次。”秦洛笑着摇头。

    欧阳命的脸色一僵,然后很快又和缓了下来,笑着说道:“秦洛先生真会说笑。既然没有问题的话,那就请患者张世忠入场。”

    一名鬼医派的门人领命,然后很快就带着一位黑脸胖子进来。

    “这是做什么呢?不是说有专家给我们就诊嘛,专家在哪儿呢?”张世忠的反应和其它人一样,见到这房间里众多的人群,也都有种惊慌和不知所措的感觉。

    “这些都是专家。”欧阳命快步走了过去。脸上带着和蔼可亲的笑意,以一派派主之尊亲自给张世忠解释。“可别小看这些年轻人。他们可都是很有名气的老中医院的杰出弟子。医术非常了得。张先生不用担心,只要一试便知。而且,我想他们已经告诉过你了,今天专家会诊的诊费,一楖免除。”

    张世忠虽然对这些年轻人能不能治好自己有病有些怀疑,但是想到这次看病不用花钱,也就不再坚持着离开。说道:“那好吧。那位给我治治?”

    “你走到桌子前。前这四位分别为你切脉。”欧阳命笑着说道,带着张世忠走到摆在屋子中间的四张切诊桌前。

    怀着忐忑的心情,张世忠在正气门那个小胡子面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所谓“切诊”,就是脉诊和触诊。脉诊就是切脉,掌握脉象。触诊,就是以手触按病人的体表病颁部分,察看病人的体温、硬软、拒按或喜按等,以助诊断。

    扁鹊在总结前人诊法的基础上,又发明创造了“切诊法”。

    《史记》说:“至今天下言脉者,由扁鹊也。”司马迁为名医立传,扁鹊居首,可见司马迁对扁鹊的尊敬和对切诊法的重视。

    而三大中医流派也都将扁鹊列于第一供奉,《本草纲目》的作者李时珍只能名列前三。

    小胡子帅哥对着张世忠笑笑,说道:“不要紧张。只是切脉而已。如果你看过中医,对这个并不陌生吧?不痛不痒,对人体也没有什么伤害。”

    张世忠一想,也对啊,不就是让人摸摸手腕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以前不也被人摸过。

    于是,他的心情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

    小胡子这才抓起他的手腕,细心的听起脉来。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小胡子就松开了他的手腕。对张世忠说道:“谢谢配合,你可以让我身边的这位来帮你再次复诊了。”

    “谢谢。”张世忠对这个身穿白色长袍却极其容易引人亲近的年轻男人很感激,道了谢后,才小心翼翼的坐到了鬼医派门人的切诊桌前。

    鬼医派的弟子吃饭时板着张脸,睡觉时板着张脸,给人治病时仍然是板着张脸。

    等到张世忠坐到他面前后,他招呼也不打一声,伸出两根手指头开始在张世忠的手腕上轻按着,揉捏着、并且还翻开患者的眼皮看了看。

    他的诊断时间更少,甚至都没用到一分钟的时间。冷声冷气的说道:“可以了。”

    说完,便不再搭理患者,开始在面前的白纸上写着什么东西。

    张世忠坐到菩萨门的小姑娘面前时,小姑娘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说道:“大伯,你不要怕。我很厉害的。”

    张世忠看到这女孩子长的漂亮,说话也漂亮,忍不住就咧开大嘴笑了起来。

    坐在旁边的秦洛不由感叹,这个世界上,什么计都不如美人计厉害。

    这位小姑娘倒是规规矩矩的切脉,用了两三分钟的时间。完事之后,对着张世忠歉意一笑,说道:“我切完了。你可以坐到我身边的这位大哥面前请他帮你看看。”

    张世忠再次道谢,然后又第三次挪动位置,坐到了秦洛的面前。

    秦洛对着张世忠笑笑,说道:“谢谢你的配合。不过,我想我已经不用切了。”

    不用切了?

    不仅仅是坐在他对面的张世忠,所有在场的人都是表情一愣。虽然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这个家伙的语出惊人,但是今天说的话——-也实在太不靠谱了些。

    不切脉,又怎么知道患者得了什么病?难道他还有透视眼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