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73、中医四诊之切诊!

第273、中医四诊之切诊!

    第273、中医四诊之切诊!

    看到秦洛脸色不善,欧阳命的心中就有些不快。

    他觉得这个年轻人倒是有些不依不饶的架势了。他们为了护住鬼医派的千年声誉,已经用严厉到近乎苛刻的方式来处置这件事情了。

    取消继承人身份,逐出鬼医派,等于是用欧阳霖的牺牲来换取鬼医派的颜面。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再说,你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秦先生——-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欧阳命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欧阳霖也抬起头看着秦洛,眼睛里满是猩红色的血丝和恶毒的怨恨。

    他想从地上爬起来,不想再跪在秦洛的脚下,却被站在他身后的欧阳闵给按住了。

    “我知道你找我来是什么意思。”秦洛看着欧阳命说道。“你想把这件事当做一件私事而解决,而不是你们鬼医派的公事儿。如果我在下面和你们达成和解,你们也不用郑重其事的把事情摆到台面上解决。对鬼医派的影响也会降到最低程度。”

    “按道理说,你如何处理儿子我没有意见,我对他也谈不上有什么好感。是杀是剐,甚至罚酒三杯,那是你们的事情。但是,你摆出这么一幅负荆请罪的架势,却想要让我来承担这个恶人——-就好像是我逼着你们把他如何如何,如果你们不狠狠的处理他一顿,我就不肯罢休似的。”

    秦洛眯着眼睛冷笑,看着欧阳命说道:“欧阳派主自然是聪明人,但是,也不要把全天下的人都当做傻子。说句难听些的话,他是死是活,与我何干?他是你儿子,又不是我——的什么人。”

    秦洛低头看着跪在他脚下的欧阳霖,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很恨我。因为你要陷害我,我却没有配合中计——这是不是很幽默的事情?而且,你父亲摆出来的这个架势,更是把你的仇恨全部都转移到我身上。就像是我逼着他教训你一样。”

    “当然,恨我的人不少,我并不介意多加一个。但是,我还是想说句话,有一个为了维护自己面子就把自己儿子推出去当做替罪羊的父亲,你真是很不幸运。虽然这件事儿确实是你引起的——-”

    欧阳霖猛然间抬起脑袋,眼神灼灼的盯着秦洛。

    “好了。我要说的话都说完了。至于后面的事情如何,你们随意吧。”秦洛和王养心打了个招呼,然后两人便转身离开。

    留在屋子里的三个人面面相觑,没想到碰到这样一个难惹的刺头。

    “大哥,怎么办?他好像不太愿意配合。”欧阳闵看着秦洛远去的背景,出声问道。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欧阳命脸色铁青的说道。做为一派之主,位高权重,平时谁敢这般和自己说话?却被一个无知小辈冷嘲热讽一番,却一句话也反驳不了。让他心里觉得无比的憋屈。

    接着,又抬脚踢向跪在地上的欧阳霖,骂道:“你这个孽障,要不是你太白痴被人抓住把柄,我们又怎么会落到这种境地?你这个——”

    欧阳霖一把拍开父亲的脚,怒声喝道:“够了。”

    说着,他就从地上爬起来,解开腰上的绳子,把那荆棘刺条狠狠地摔在地上,看着父亲的眼睛说道:“你可以以任何方式处置我。但是,别再让我下跪。”

    说完,便甩门而去。

    欧阳命没想到一向温顺听话的儿子竟然敢怃逆自己,气的身体直哆嗦,说道:“这个孽障——-他竟然真的听信了那个小子的谗言?”

    欧阳闵叹了口气,说道:“他确实是个容易影响别人的家伙。”

    “总要想个法子才是。”欧阳闵一脸忧虑的说道。“明天,斗医大赛还要继续举办。如果我们不拿出一个解决办法,那两门怎么肯轻易罢休?”

    “解决法子不是出来了吗?”欧阳命反问道。

    “大哥的意思是?”

    “就用之前我们商量出来的那个解决方案。取消欧阳霖继承人的身份,逐出鬼医派——”

    欧阳闵看着大哥那坚毅的表情,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没有出声,只是化作心头的一声叹息。

    ———-

    ———-

    小院露台,一个背景无限妖娆的女子坐在一辆特制的轮椅上。

    长发挽成古式的宫髻,一根象牙簪子扎在发间,身上盖着一床厚厚的毛毯,所以没办法看到她身上的服装。

    除了脑袋,她的整个身子都倦缩在那个特制的大轮椅上,像是过冬的兔子似的。

    她的脸朝着外面的小园,以背景示人。木香所站立的位置,只能看到她的背景和那微微露出来的一小截如极品白玉般的粉颈。

    “你是说,鬼医派有人作弊?”那个女人出声说道。声音柔柔的,弱弱的,仿佛没有力气一般,如果不靠近一些的话,根本就听不真切。

    “是的。不过被一个叫秦洛的年轻人给揭穿了。”木香恭敬的站在身后,说道。

    “秦洛?是不是一个穿着长袍,长的有些女人像的家伙?”角落里,一个沙哑刺耳的声音传来。

    木香听她形容的有趣,不由掩嘴娇笑,说道:“是的。麽麽。他确实有些俊俏。”

    “那个小子,有点儿骨气。我喜欢。”那老鸹急鸣一般的声音再次响起。

    木香笑着问道:“难道他就是上次招惹了麽麽的年轻人?”

    “招惹的不是他。是他的一个同伴。不过,他明知道我实力不错,竟然有胆子站出来要给他的同伴讨个说法——嘿嘿,所以老身就放了他一马。”

    “秦洛?”那个轮椅上的女子轻声的念着这个名字。“中医公会的创造者?”

    “是的。门主应该看过有关他的资料。”木香脸上的笑意敛去,正色回答道。

    面对那个阴狠恐怖的小老太婆,她都能和她开着玩笑。可是,面对这个无限美好的背景,她却一直保持着相应的尊重。

    “看过。”女人淡淡说道。接着,话锋一转,说道:“等着鬼医派的处理结果吧。欧阳派主是个爱面子的长者,总不会让我们失望。好了。我累了。你下去吧。明天,仍然由你带队。我就不去凑热闹了。”

    “是。”木香恭敬答道。

    —————

    —————

    换了身鬼医派套装的欧阳命站在苦济堂的中央,一脸严肃郑重的对大家说道:“鉴于第一场斗医大赛出现的恶劣事件,经过我鬼医派集体研究决定,将做出以下处罚决定。具体的处罚条例,由鬼医派执法供奉欧阳天向大家公布。”

    于是,从鬼医派的人群后面,走出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他同样的板着一张脸,像是跟全世界有仇似的,翻开手里的那张纸,就开始照本宣读:“经集体研究决定,将对鬼医派弟子欧阳霖做出以下惩罚。一、取消欧阳霖鬼医派继承人身份。”

    这第一条刚刚念出,便引起现场一片哗声。

    欧阳霖是欧阳命唯一的儿子,虎毒尚且不食子,他竟然能够如此狠辣的大义灭亲?

    再说,如果欧阳霖不能成为继承人的话,他准备找谁来继承鬼医派?找一个外人,他放心吗?

    就连正气门门主谷千帆和菩萨门的领队木香也是一脸诧异。

    只有秦洛和王养心一脸木然,他们早已经知道这件事情的处理结果了。只是欧阳命还算仁慈,没有把欧阳霖给开除鬼医派,改成了禁闭三年。

    “二、撤销欧阳霖鬼医派一切相应职务。三、禁闭三年。”

    欧阳天念完这几条,便又退到人群后面一个谁也注意不到的位置。

    欧阳命表情有瞬间的迷茫,然后转过头看向欧阳闵。两兄弟的眼神在空中对视,便又很快各自转移开去。

    欧阳命再次走到人群人间,朗声说道:“鬼医派执法严格,绝不容许任何弟子做出违背帮规道义的事情。希望其它弟子引以为诫。”

    接着,他又转向谷千帆,问道:“不知道各位对此处理结果有没有什么意见?如果有意见的话,尽管提出。鬼医派定当斟情处理。”

    谷千帆苦笑着说道:“欧阳派主执法严格,我们这些外人自然没有什么意见。”

    “是啊。这是鬼医派的家事——我们也不便干涉。”木香也笑着说道。

    “既然大家都无异议,此事就此了结。”欧阳命说道。“很抱歉因为鬼医派家事打扰了大赛进程。今天大赛继续举行,开始下一轮的斗医比赛。”

    欧阳命看了眼欧阳闵,和上次一样,后者再次送上来一个密封的小锦馕。

    欧阳命拆开锦馕,大声宣布:“第二题。中医四诊之切诊。考核规则,随机抽取患者,由各方代表对患者进行切诊。考核地点:广安堂。”

    欧阳命笑着说道:“鉴于广安堂原负责人李强的徇私舞弊,我已经把他革职了。将由欧阳闵亲自负责大赛一应事件的准备工作,还请大家监督举报。”

    欧阳命的视线特意转移到秦洛身上,像是两人关系良好的样子,说道:“感谢秦洛小友上次的义举。如果在比赛过程中发现什么问题,还请再次仗义直言。”

    秦洛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道:“放心吧。我会的。只是希望欧阳派主不要心怀介蒂才好。”

    “怎么会?我感激不尽。”欧阳命呵呵大笑,长袖里的双手却狠狠的握成了拳头。

    (PS:今天是个比较特别的日子。老柳仍然要出去陪亲友吃饭。所以,今天只能更新一章。实在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