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72、负荆请罪!
    第272、负荆请罪!

    “你知道一方名医和一代名医的区别吗?”秦洛抬起头正视着谷千帆的眼睛,出声问道。

    “一方名医有很多人。但是一代名医,只有一个。”谷千帆眼睛一亮,笑着说道。

    “不错。我图的是名。拯救中医的美名。我不甘心在一些资料史册上,在我的名字下面,仅仅被人称为一方名医。我要做的是一代名医。在这个最好也最差的时代,做最耀眼的医生。”

    “难道你不觉得,这个理想——-太虚无缥缈了吗?”

    “是啊。”秦洛点头。“很傻对不对?”

    谷千帆摇了摇头。说道:“贪钱者,心易偏。贪权者,志不坚。如果所有的中医都像你这般贪名,中医有救了。遗憾的是,现在的大多数中医都贪恋着前面两样东西。当然,这也包括我们两门一派。”

    “感谢你能理解。”秦洛由衷的感激道。这是他第一次向外面坦露自己的心声。包括他的爷爷,他最亲密的爱人林浣溪,红颜知已厉倾城,还有机器人——他都不曾向她们诉说这些。

    但是,他却向一个外人说了。赤裸裸的,没有任何隐瞒和掩饰。

    “为什么不能理解?”谷千帆反问道。“这是我从年轻人嘴里听到的最有志向的理想。我也曾经想过成为一代名医,但是,我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而你却在最好的年纪遇到了最好的机会。”

    谷千帆看着秦洛那张因为过于俊俏,所以显得有些趋向女性化的面孔,说道:“如果说以前我对你的感觉,仅仅是因为你表现出来的卓越才华让我爱惜的话。现在,我已经开始尊重你。我尊敬你这样的人。更尊敬这样的医生。”

    “谢谢。”秦洛再次道谢。发自内心的。

    在这个世界上,想要找到一个能够理解自己的人是多么的不容易。

    很幸运的,秦洛遇到了。虽然对方是一个男人。

    “我知道你已经拒绝了欧阳命的提议。但是我想,他是不会就些罢手的。不过,我会试图劝说他和我一样,早早放弃这样的念头。”谷千帆说道。

    “我知道你要走的是一条什么样的路。但是你要清楚,这条路远远不是你所想象的那么平坦。相反,他可能比你所要想象的要困难许多。希望你能够坚持。能够挺住。有很多和你一样优秀的年轻人,因为失败——最后彻底毁了。你一定可以走出一条不一样的路出来。我坚信。”

    “我会努力的。”秦洛说道。

    “如果需要什么帮忙的,尽可以开口。至少,我们的目标没有任何分岐。”

    “谢谢。”秦洛再次道谢。

    ——

    ——

    从谷千帆哪儿离开,返回住处的路上,王养心突然间在石桥上面停了下来。

    秦洛回头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你不怕那老巫婆出来?”

    王养心没有回答秦洛的这句玩笑话,而是苦笑着说道:“以前爷爷说我不如你,我以为只是医术不如你。后来,我知道除了医术之外,我的内心也不如你。今天听到你的那个理想后,我又明白了,其实我什么地方都不如你。”

    秦洛愣了愣,笑着问道:“怎么突然间说起这个?”

    “我只是突然间明白了你在想什么,你想做什么。”王养心感叹地说道。

    秦洛倒是有些好奇了,说道:“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你想做偶像。这个时代的偶像。”王养心说道。

    “———-”

    “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你和人不同。你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总是和别人有很大的区别。旗帜鲜明,就像是——就像是要故意标新立异一样。”

    “但是我清楚,你不是那种喜欢哗众取巧的人。你一定有自己的深意,到底是什么样的深意,我却一直没有想明白。直到今天以前都不明白。”

    “或许,那是我本性使然呢?”秦洛抚摸着手里那很轻却又很重的木盒,笑着说道。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是,你确实是这么做的。”王养心一脸严肃的说道。“现在这个时代,太乱了。什么东西都乱成一锅粥。缺乏诚信,道德沦丧、信仰流失。浮躁、多疑、愤怒、没有包容和宽恕——所有的人都敌视着另外的一群人。不仅仅是中医,整个时代都是如此。”

    “你穿长袍、扬中医、崇尚自然美好的事物、并且以自己的亲身实践来感化你身边的人——我不知道你心中是不是这么想的,但你确实是这么做的。而且,做的很不错。”

    “这个时代缺少偶像。所以,你就站出来了。你想以一个偶像的身份和影响力带领人们去认知、去了解,去建立另外一种价值观。一种更健康、更有秩序的价值观。”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伟大。我说过,我贪图名声。”秦洛看着湖心的那些自由自在追逐嬉闹的绵鲤,轻声说道。

    “但是,这个社会确实需要你这样的一个偶像。偶像的带动作用是很大的,或许,在这条路上,你真的能够成功。至少,你有了第一个粉丝。”王养心笑着说道,那如刀削斧劈的俊朗面孔在温和阳光的照耀下,如会发光的玉脂。

    秦洛有些苦笑,看着他一脸认真的样子,说道:“你没没有觉得——我们两个这样的男人——谈论偶像和粉丝的问题,是不是有些诡异和肉麻?”

    王养心笑着点头,说道:“但是,这并不妨碍我期待这样的一个人物出现。我想,很多人像我一样,都在期待着。”

    “走吧。看看迎接我们的还有些什么。。”秦洛笑着说道,意气风发的走在前面。长衫飞扬、剑眉入鬓,很有些风流潇洒的派头。

    王养心笑了笑,大步跟了上去。

    两人刚刚回到所住的房间,房间的门铃就被人按响了。

    一个鬼医派装扮的年轻弟子站在门口,板着张脸说道:“秦先生,派主请你书房面谈,说是有事相商。”

    秦洛知道鬼医派的门人都是这幅冷冰冰的面孔,跟谁欠了他们几百块钱似的,他也自动忽略了他们的表情。

    只是刚刚才和正气门门主见面,现在又要去和鬼医派派主见面——-自己真的很忙啊。

    除了那个神秘的菩萨门门主,中医三大最古老的门派,已经有两家表达了对中医公会合并一事的意见。正气门的支持态度对秦洛来说也是一件大好消息。

    只是,欧阳命现在不是应该忙着处理欧阳霖的作弊事件吗?找自己过去干什么?

    秦洛看着王养心,说道:“你和我一起去吧。”

    “行。提防他们杀人灭口。”王养心打趣着说道。

    “如果他们真要这么做的话,你去了也没用。”秦洛笑着说道。又对那鬼医派的弟子说道:“是在书房吗?你带路吧?”

    所谓的书房,就是秦洛昨天过来时,欧阳霖带着他们去见欧阳命的地方。只是,昨天还坐在一辆车上交谈的两个人,现在却成了生死仇敌。命运这个婊子还真是喜欢调戏男人。

    欧阳命的办公室门敞开,鬼医派的那个弟子做了个邀请的手势后,便轻声退走。

    秦洛刚刚走开办公室,便见到让他震惊的一幕。

    欧阳霖双膝着地的跪在地上,赤裸着上身,后背上绑着几根带刺的树枝。皮肉上出现不少红色的小点,那是尖刺扎破皮肤渗出血丝的痕迹。

    欧阳霖双手向上举着,手里也同样托着一根荆棘树条。而他所跪的方向,正是秦洛所站立的方向。

    秦洛没想到欧阳家父子竟然给自己来了这么一手苦肉计,和王养心对视一眼,便要挪开位置。

    欧阳命像是预料到秦洛的动作,一把拉着他的手臂,说道:“秦先生,他这一跪,你是当得的。他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给你负荆请罪也是应该。如果你觉得不可恨,拿这树枝再狠狠的抽他一顿。”

    “万万不可。这件事情和我没有太大的关系。”秦洛笑着说道。却也没有继续坚持要闪开,他倒是想看看,这对父子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怎么会没有关系?他做出这等愚昧之事,还不是因为年轻气盛,有着想和秦先生一决高下的不服输心思?年轻人嘛,有些血性和争强好胜的心思是好的。但是用这种下作手段,就是犯了大错。秦先生尽管处罚,我在此恳求秦先生代我教子授徒。”

    “这我哪里能当的起?还是欧阳派主亲自管教吧。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不打扰欧阳派主的家事。”秦洛说完,就想开溜。

    “秦先生,我们已经对欧阳霖的事情开会做过研究。第一、取消他参加中医大赛的资格。第二、取消他继承鬼医派派主一职的资格。第三、将其逐出鬼医派,永世不得收录。你看看,这个处罚怎么样?你还满意吧?”

    做出这样的处罚决定,欧阳命自己心头也在滴血。特别是第二条和第三条,等于是完全把他的亲生儿子从继承人的位置上赶了下来。

    可是,不这样做的话,他怎么晚会鬼医派的千年名誉?不这么做的话,他又如何向其它两门交代?

    他做出这样严重的处罚决定,不是为了让秦洛生气,因为秦洛在他心中并没有太重要的位置。他是为了让其它两门的人无话可说。

    既然和秦洛没有关系,但是,为什么又找秦洛来商量此事,并且询问秦洛的意见呢?

    这就是欧阳命的高明之处了。他找秦洛来商量,证明这件事是两个年轻人之间的矛盾,和鬼医派没有关系。如果他郑重其事的把大家伙儿都请过来,然后宣布这个结果。就等于是鬼医派承认这件事和他们有关系,他们也即永远的被钉在了耻辱架上。

    秦洛原本不想参与此事。他们想怎么处理欧阳霖,那是他们鬼医派的事情,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听到欧阳命所罗列的三条处罚规定后,秦洛不由皱起了眉头。

    (PS:抱歉,今天去岳母家吃饭了。骗走了人家女儿,总要乖乖听话一些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