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71、人有图谋!
    第271、人有图谋!

    正气门也有一套独立的小院,在荷池的最左侧,和秦洛王养心他们遇到的那个老麽麽所住的院子相隔不远。

    走到荷池中间的那条石桥上时,秦洛和王养心不由对视一眼。想起那个脾气暴躁的小老太,两人心里都有些畏惧。

    这年头,横的怕愣的,愣的就怕不要命的。面对这种即横又愣的老太太,他们还真是有种老鼠拉龟无处着手的感觉。

    打不能打,骂不能骂——当然,秦洛也不觉得他们俩个能够打的过这小老太。而她的嘴巴和她的手上功夫一样犀利,两人加起来都不见得是她的对手。

    再说,打坏了怎么办?

    还好的是,这一次并没有碰到那个‘老巫婆’。自从王养心被她拎进冰水里,他就一直这么称呼她。

    在那位正气门人的引领下,走过拱门,穿过回廊,终于在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门口停了下来。

    丰神玉朗,一脸笑意的谷千帆等在门口,脸上带着温和慈善的笑意,说道:“秦先生,王先生,冒昧让人邀请,实在是打扰了。不过今天见到秦先生妙手仁术,实在是爱才心切。这么急着让人邀来,还请不要见怪。”

    一门之主亲自站在门口当迎宾,这份厚礼不可谓不重。秦洛和王养心都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对于值得尊重的长者,秦洛骨子里的张扬骄纵之气尽收干净,一脸笑意的说道:“谷门主客气了。今天承蒙谷门主多次替晚辈说话,秦洛还没来得及说声谢谢呢。”

    “哎呀,你们有完没完啊?好好的现代人不做,非要学那些古人说话。酸死了。”谷子礼站在身后,皱着小眉头说道。

    “谷子礼,不可胡闹。”谷千帆回头瞪了女儿一眼说道。看来他极其疼爱这个宝贝女儿,虽然呵斥,但是脸上也不见怒容,声音也没有任何威严。

    秦洛却是多看了两眼这个长相可爱看起来古灵精怪的小姑娘,笑着说道:“谷妹妹说的有道理。谷门主直接就我秦洛就好了。对待我们这些晚辈的,就无需那么客气。”

    要是面前站着的是鬼医派的欧阳命,秦洛是怎么也不可能说出这句‘对待我们这些晚辈无需客气’的话。

    “哈哈。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不酸腐了。咱们坦诚说话。来,快请进。”谷千帆也是爽快人,立即就答应下来。

    几人分宾主坐下,自然有人送上茶水。

    秦洛看到杯子中的茶叶有些特别,是一片片三角叶似的金黄叶子,觉得很是奇怪。

    小抿了一口,先是稍涩,舌根像是麻醉了一般,瞬间失去了知觉。这种感觉极其短暂,很快的,口腔就被一股突然而至的异香给填满。

    先是麻木,让味蕾失去知觉。像是把口腔里的所有杂味都给清空。接着,强烈的香味扑面而来。这感官上的一个小小的断层,竟然能给人带来如此美妙的感觉。

    “怎么样?”谷千帆一直在盯着秦洛品茶,见到他满脸惊喜的样子,也语带自豪的问道。

    “好茶。我喝过的最美妙的茶。”秦洛连声称赞。

    王养心听到秦洛如此盛赞此茶,也赶紧品尝了一口。接着,也被这种古怪新奇,却又芳香四溢的茶水给征服。

    “哈哈,最好倒不敢当。但是新奇嘛,这个倒是事实。我平生饮茶无数,也只有这龙舌兰当得‘新奇’两字的评语。”谷千帆笑呵呵的说道。

    “这茶叫龙舌兰?怎么从来没听人说过?”

    “树名为龙舌,这金黄色的三角小叶其实是龙舌树开的花。百年初次开花,其后便为每年开花一次。花开三日便谢,而且数量非常稀少。不仅仅是这花,就是这龙舌树,估计外面也要绝迹了。好在正气门的先辈保留了树种,正气门里才得以存活了几棵。外人根本就不知晓此树此茶,所以倒是没有博得什么名声。”

    “真是遗憾。”秦洛脸色微沉。“很多珍奇稀物,就这么不知不觉的就消失了。后人连个名字都不知道。更不用说享受这些美好的东西了。”

    “是啊。”谷千帆深以为然的点头。不仅仅是这龙舌树,还有武术、中医等等。都会一点点儿的没落,然后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直到最后,华夏后人连‘中医’‘国术’这样的名字也想不起。

    谷千帆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对女儿说道:“谷子礼,去把我带出来的那盒茶叶取出来。”

    谷子礼答应一声,便跑进了里屋。

    谷千帆是正气门门主,住的房间也要格外的大一些。不仅有客厅、书房、卧室,还有一个可以读书品茗静坐看夕阳的漂亮阳台。住宿条件要比秦洛和王养心他们要好上太多。

    两人不由在心里想道,无论是公职还是私企,都得把级别给升上去。不然的话,所享受的待遇就截然不同。

    谷子礼很快就抱了一个木制盒子出来,谷千帆接过木盒,打开盒盖给秦洛欣赏。

    那满盒的龙舌兰金光闪闪,像是一块块单薄耀眼的金叶子似的簇拥在这个小小空间里。

    “龙息兰性格怪僻,需以木盒装置,才能保持其独特味道。”谷千帆盖上盒盖,双手递给秦洛,说道:“我们初次见面,我和秦洛却极其投缘。这份小小礼物就送给你当做见面礼吧。”

    秦洛一惊,赶紧推迟,说道:“谷门主,这样的大礼我可不敢收。”

    他知道,这一盒金黄色的茶叶,怕是比一盒真正的黄金还要值钱很多。在外面根本就是有价无市,拿钱都买不到的好东西啊。

    谷千帆执意递了过来,说道:“或许在外面,这东西能够值上不少钱。但这是自家产的,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一点心意,就不要推迟了。”

    “谢谢谷门主。”秦洛只得收下。脸色微羞的说道:“初次见面,就接受谷门主如此大礼。实在是不好意思。”

    谷千帆摆了摆手,说道:“有心送给你几颗树籽,可惜这次并没有带在身上。只好留到下次见面再送了。”

    秦洛和王养心对视一眼,笑着说道:“谷门主对晚辈如此厚爱,我感激的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秦洛,这是你应得的。”谷千帆看着秦洛说道。

    “应得的?”秦洛有些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虽然我们初次见面,但是,你的名字我却是闻名已久了。早就听人说过,有一个叫秦洛的年轻人在外面博出了很大的名声,为中医做了不少实实在在的事情。我原本就有心结交,恰好欧阳命门主打电话向我提起此事,说要邀请你来做两门一派斗医大赛的观礼嘉宾。我就把这见面的时间往后推迟了几天。”

    “我只是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秦洛笑着说道。

    “是啊。”谷千帆点头说道。“可是,我们却没有承担起自己应该承担的那份责任。实在是愧对中医先贤啊。”

    “欧阳命派主已经向我解释过了,说你们也为此努力。”秦洛安慰着说道。

    “不错。他说的是事实。但也是借口。一个我们没有作为的借口。”谷千帆说道。“我们的职责是发扬中医,传承国术。可是,中医不兴,我们这些人还是要负责任的。”

    “现在迎头赶上也不晚啊。”秦洛笑着说道。

    谷千帆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在斗医大赛之前,我和鬼医派以及菩萨门就有过这方面的协商,准备在这次斗医大赛后,重启中医公会,再次为中医的振兴而拼搏一次。”

    秦洛的眼神微睑,脸上的笑意有一瞬间的停顿,笑着问道:“谷门主也是想要劝我合并中医公会?”

    “不错。”谷千帆点了点头。“之前我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见过你的人后,我便打消了这种念头。”

    “为什么?”秦洛疑惑的问道。

    “你太锋利了。如一把出鞘的宝剑。如果把两个中医公会合并在一起,由你为主,其它人不服,必然会发生矛盾。由你为辅,你必不甘心。你的思想太独立,走的路子也太野。很难和我们这些老顽固融为一体。”谷千帆正色说道。

    “但是,我的最终目标是拯救中医。这一点儿,和你们一样。”秦洛说道。

    “这一点儿我完全相信。”谷千帆说道。他的眼睛温和,却能够轻易看穿秦洛‘小受’外表伪装下的强大内心。“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拒绝合并,坚持自己独自奋战,你在图谋什么?”

    图谋什么?

    秦洛苦笑。这是第一次有人问自己这样的问题。

    是啊。人都是有所求的。无欲无求的那是死人。

    秦洛低垂着脑袋,用手掌轻轻摩擦着手里的木盒,轻声说道:“有人贪钱,有人贪权。这两样,我都不奢望。我图的不过是后人提起中医用起中医时,会想道,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叫秦洛的家伙为中医做了很多事情。”

    (PS:感谢弟兄们和美女们的支持,也感谢各位财主们的打赏。老柳拿到这些钱,可以向小妖姐申请买双运动鞋跑步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