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69、害怕!(第二更!)

第269、害怕!(第二更!)

    第269、害怕!

    那人话未说完,便这么急急忙忙的想要离开,早就引起了众人的怀疑。

    谷千帆一向温和的眼神也充满了怒意,眼皮微微敛起,皱着眉头说道:“把他抓回来,还鬼医派一个清白。”

    是的,如果任那个冒充患者的家伙跑掉了,就真的坐实了鬼医派在这第一轮比赛中作弊的事实。虽然没有证据证明这一切,但是大家心里都会这么怀疑。

    话音刚落,便从他的身后窜出去两个年轻小伙子,飞一般的往着刘易刚才逃跑的方向追了上去。

    “我去追他回来。”欧阳霖说了一声,也跟着跑了出去。

    看到在场所有人的眼神都若有所思的停留在自己身上,欧阳命大步向前,正色说道:“今天的事,鬼医派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给大家伙儿一个交代。斗医大赛举办数百年,从我接任鬼医派派主之职数起,也亲自带人参加了十几回,还从来没有发现这种恶劣的事件。”

    他的视线转移到秦洛身上,笑着说道:“打人不打脸,杀人不辱人。鬼医派立派百年,名誉比我等生命还要重要。我自问,鬼医派上下不会做出这种事情。这种无耻手段,我们也不屑为之。希望不是有心人故意挑拨离间。如果让我们查出幕后主使者,必当不死不休。”

    显然,他以为这是秦洛故意针对鬼医派的报复。

    秦洛笑笑,浑不在意。倒是旁边的王养心一脸着急,却也无可奈何。

    “我们自然相信鬼医派不会做出这等无聊的事情。”谷千帆笑着说道。

    “是啊。欧阳派主不要动怒。相信事情很快就能够水落石出。”木香也笑着说道。

    又对身边的秦洛说道:“小帅哥,你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我总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哗众取巧吧?那样的话,第一轮不就被你们扫地出局了?”秦洛笑着说道。“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看错了。那也是我学艺不精的问题。”

    木香点了点头,看着秦洛的眼神却闪过一丝疑惑。

    第一轮比赛是最简单的,也是最不简单的。为了讨一个开门红,两门一派都派出了自己门里杰出的代表。木香对自己的医术也有着充分的信心。这菩萨门里,除了门主和那个脾气暴躁的麽麽,其它人还真是不如自己。

    可是,难道自己三人都被那患者蒙骗,只有他一个人辨别出了真相?

    这怎么可能?

    没有让人等多久,很快的,正气门的两名高手就拎着还在拼命挣扎的刘易走回来。

    “放开我?你们想干什么?我要报警了。——你们凭什么抓我?放开我——-”刘易满脸愤怒,拼命的踢着打着,可是却仍然逃不过那两个男人的手掌心。

    欧阳闵大步走上前去,问道:“说,是谁主使你的?”

    “我听不懂你到底在说些什么。我来看病,还需要人主使?”刘易气呼呼的说道。

    “你有什么病?”欧阳闵盯着他满是血丝的眼睛,出声问道。

    “你这人真是好笑。我要是知道自己是什么病,还用得着跑来找医生吗?”刘易嘲讽的说道。“赶紧放开我让我回家。不然的话,我要打电话报警了。”

    “你有没有病,我们自然会查个水落石出的。”欧阳闵说话的时候,已经走过去扣住了刘易的手腕。

    刘易眼神惊慌,再一次使劲儿的挣扎着,不让欧阳闵安心切脉。

    啪!

    欧阳闵一巴掌煽在刘易的脸上,怒喝道:“你只是身体疲惫而已。根本就没有什么病情。说,到底是谁主使你的?”

    “我真的没有——”刘易还要抵赖,脸上又狠狠地挨了一记。

    欧阳命心里一沉,知道此事难了。皱着眉头走过来,说道:“在场的每一个都是医生。你有没有病,难道还能瞒得过我们?说吧,是谁指使你跑来假扮病人的。放心,说了后你就可以走了,我不会为难你。”

    “我——我——”刘易的心里有些犹豫,眼神瞟向广安堂的李强,却不敢吱声。

    扑通!

    李强一下子跪倒在欧阳闵面前,狠狠的煽着自己的耳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道:“老板,是我做的。都是我的错。你惩罚我吧。我知错了——大老板,你惩罚我吧。”

    欧阳闵气的脸色发青,怒声质问:“李强,我平时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如此害我?”

    “老板。我错了。你惩罚我吧。我知道错了。”李强哭诉着说道。

    “你自然是错了。告诉我,是谁让你这么做的?”欧阳命冷冷的盯着李强,出声问道。

    “我不能说。我不能说啊。”李强趴在地上说道。

    “为什么不能说?”欧阳命脸上的肥肉好一阵抽搐,压抑着怒气问道。

    “派主,是我让他这么做的。”一直躲在人群后面的欧阳霖站出来说道。

    啪!

    啪!

    啪!

    欧阳命连续三次出手,跟大耳光子不要钱似的,在儿子的脸上狠狠的煽了三巴掌。

    他这是真打啊,手还没落下,欧阳霖的脸已经紫红一片,嘴角都渗出血了。

    “为什么?”欧阳命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儿子,问道。

    “因为我要证明我比他强。”欧阳霖盯着秦洛,狠声狠气的说道。

    秦洛苦笑不已。自己怎么就这么招男人讨厌呢?

    不就是训斥了他几句嘛,用得着这么要死要活的?

    不错,这件事确实是欧阳霖做的。

    他是鬼医派下一任的接班人,不仅仅要跟父亲学医,还要跟叔叔学着打理家族生意。所以,这广安堂的老板也是他所熟悉并且能够指使的动的人物。

    他的目的也确实是为了报复秦洛,准备给他来一个下马威。

    这次的斗医大赛,鬼医派是东道主。欧阳霖早就从父亲书房里偷看到第一场比赛的题目。

    昨天和秦洛发生冲突后,回去左思右想,终于决定在这第一场给秦洛制造些小困难。也只有这一场,才有作弊的可能性。

    要知道,望诊,是不能接近病患的。而做为一名中医高手,想要给一名健康人乔妆打扮成病人,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再说,欧阳霖也根本就不用帮病人乔妆,因为他知道,对于那些高明似鬼的高手来说,一眼就能够看穿病人的伪装。

    所以,他用的是天然‘易容’。

    他跑来找到广安堂的负责人李强,让他帮忙寻找一个可靠的健康人。

    当天晚上和第二天都不要给他吃任何东西、不能喝水,甚至连觉都不让他睡。把他锁在一个不断播放着《还珠格格》主题曲《你是风儿我是沙》的嘈杂房间里,音响开到最大,让他遭遇着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折磨。这也是后面刘易精神萎靡不振,脸色发赤,嘴唇干裂,满眼红血丝的原因。

    虽然李强奇怪这位小老板为何会提出这样怪异的要求,但是,他还是照着他的话去做了。而且,他找的这个刘易是他的表弟,自己帮过他不少忙,对自己也算是忠心耿耿。

    欧阳霖为了确定刘易能够使用的上,他还和广安堂的负责人商量,无论他们抽出来的是任何一个号码,都要把刘易给带出来。

    他还准备向父亲申请,自己在第一轮亲自上阵。

    如果别人不能够看出刘易的‘伪装’,那么,他就自己写出来,在这中医大赛上来个一鸣惊人,为鬼医派争个头柱香。如果有人看出来了,就说这是考题中设的一个小小陷阱,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而且,他还清楚。斗医大赛举行了千百年。好像从来都没有人试图作弊。惯性思维使然,这些参赛者必然不会怀疑这第一轮就有人做假吧?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第一轮父亲根本就不让他上场。他更没想到的是,揭穿这个骗局的人是自己一心想要打败的秦洛。

    因为他太过大意,在正气门的三位评鉴将成绩公布出来后,他没有及时的站出来宣布这一陷阱的存在。又因为瞬间的犹豫,在评鉴公布秦洛的结果后,他没有主动站出来承认秦洛的高明,终于让事情发展到这种失控的地步。

    “你想证明,为什么不堂堂正正的去证明?为什么要做出这种无耻的勾当?为什么?你给我说为什么?”欧阳命的肺都要气炸了。

    他没想到这件事情真的有人在幕后主使,而且主使者还是自己的儿子。

    鬼医派的千年清誉丢失了不算,自己这个做父亲的也实在是太失败了。

    更重要的是,出现了这件事情,以后,他还能把大位传给欧阳霖吗?

    如果传给他的话,其它弟子有没有意见?就算自己鬼医派里面的弟子都没有异议,其它的两门会同意吗?

    他们还会同意和一个有前科的派主继续来举办这个已经变质的斗医大赛?

    想起这个,欧阳命的脑袋就发热发胀,真想直直的躺在地上装死。

    这个畜牲,怎么就愚蠢到这种地步?

    在欧阳命心乱如麻的时候,欧阳霖也被父亲的这个问题给问懵了。

    是啊,自己想要取胜的话,可以堂堂正正的向他挑战啊。

    自己不正是这样想的吗?为什么又突然间改变主意?

    为什么?

    为什么?

    ————

    一个欧阳霖很不愿意承认的答案从他的心底冒了出来。难道,潜意识里,自己也认为没办法战胜他?

    难道,自己在害怕?

    (PS:大家伙儿的红票不要浪费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