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68、没病装病!
    第268、没病装病!

    等到最后一个人把处方单交了上去后,‘白老鼠’刘易被人请了出去。

    欧阳命拿着四张处方单,笑着说道:“四位已经望诊完毕,现在,我们可以请评鉴团来审核这四张单子。谁优谁劣,很快就会有结果。”

    欧阳命看了一眼谷千帆,说道:“请评鉴团供奉评鉴。”

    谷千帆点了点头,说道:“请供奉堂风荷、竹衣、雨亭三位先生担任此次评委。”

    于是,便从他的身后走出来三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子。

    秦洛略微有些意外,他原本以为,这担任大赛评委的人一定是三方公立的人物。却没想到,这三个评委全部都是正气门的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大赛能够保证公平公正吗?

    可是,秦洛仔细留意身边鬼医派的那个驴脸男人和菩萨门的木香,发现他们俩人脸上没有丝毫动疑的表情。显然,他们早就已经接受了这样的评比方式。

    旁观者也都沉默无声,没人提出任何异议,好像所有人都对这三个看起来干瘦干瘦的老头子都非常有信心似的。

    秦洛想想便也释然。

    这种比赛方式看起来非常的不合理,譬如这病人名单都是由鬼医派提供的,他们想要动手脚实在是太容易不过了。而这评委也都是由正气门担任,他们想要偏向自己的门人,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但是,大家不要忘记了。在场的每一位都是中医圣手,丢出去随随便便都能混成个一方名医。如果鬼医派想要从患者身上动手脚的话,很难逃过这些人的火眼金睛。如果正气门出来的评委评论有失偏执的话,其它的几家又怎肯答应?

    而且,千百年前的人们,思想实在是单纯可爱的多。他们能够为着自己的信仰和爱好牺牲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他们有着一名中医者特有的傲气和清骨,至于作弊这种事情——-他们是不屑于干的。

    正气之门,如果没有这一身正气,怕是也不会有这样的名字了。

    那三个老头子接过欧阳命书里的四张单子,然后聚集在一起仔细的研究着。间或还有一些细微的讨论。

    不知道讨论到谁的方子上去的时候,好像发生了什么分岐。

    欧阳命疑惑的看过去,虽然有心想要去一探究竟。但是按照规矩,他在把处方单收过来后,便不能再和评鉴人员接触。也只能站在原地等待结果。

    良久,三人终于衡量出了最终决定。

    脸色漆黑如坦的风荷站到了大厅中间,大声说道:“四方望诊,以菩萨门木香为第一,中正平和,不失大气。正气门为第二,全面仔细,由表及里。鬼医派为第三,多出奇技,但是这望诊一道,要以正博正,以正压邪。不可过于独断独行。”

    前三名的名次出来了,秦洛自然就是落榜的第四名了。

    结果宣布完毕,那黑瘦老者并没有立即下台,而是皱着眉头说道:“不过,秦洛小友望诊的结果和其它三位有很大的出入。看起来,倒像是误诊。”

    误诊?

    众人先是一愣,然后大家便‘轰’地一下子笑开了。

    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什么场合?

    两门一派的斗医大会,乃是中医最神秘也最神圣的盛会。每一家派出来参加斗医的选手都是本门派的一时俊杰,医术极为出众。

    大家比拼医术,大多是拼在细节处和奇正处。互相印证,也能够互相提高。

    可是,这斗医大会三年一界,比拼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一位选手出现‘误诊’的现象。

    什么叫做误诊?就是错误的诊治。

    如果出现误诊,证明连参加大会的资格都没有。这也是这些旁观者为何发笑的原因。

    “乱弹琴。”欧阳命一脸笑意的摇了摇头。心想,这小子一出手就闹了这么大的乌龙,后面总不会再有脸比拼下去。再和他谈中医公会合并的事情,他总不好再拒绝了吧?

    如果拒绝的话,这件事情也是可以做做文章的。

    “幸好我没有出手。”欧阳霖笑的非常开心。虽然他很想亲自下场把秦洛打败。可是——他就这样自己败了,以这么丢脸的方式,好像也挺有意思的。他仍然能够从中找到原份属于自己的那份快感。

    谷子礼看着自己的父亲,笑嘻嘻的说道:“爸爸,那个大哥哥好笨哦。连我都看出来的问题,他怎么就看不出来啊?”

    谷千帆也是满脸疑惑,虽然觉得发生这样的事情有些不可能,可是,他仍然对正气门的那三位供奉有信心。以他们的品格风骨,是不可能做出偏颇武断的评论的。

    谷千帆看着安坐在哪儿面无表情的秦洛,心思一动,说道:“风老,你给大家解释一下,为何会做出这样的评价。”

    风老点了点头,说道:“众所周知,所谓望诊,就是观察病人的神、色、形、态的变化。神是精神、神气状态,色是五脏气血的外在荣枯色泽的表现,形是形体丰实虚弱的征象,态是动态的灵活呆滞的表现。这就是对病人面目、口、鼻、齿、舌和苔、四肢、皮肤进观察,以了解病人的“神”。我们中医公会的首席扁鹊先生便很重视也很善于望诊,把它列为四诊之首。”

    “人的神态分为得神、无神、假神。得神又称有神,是精充气足神旺的表现;在病中,则虽病而正气未伤,是病轻的表现,预后良好。无神又称失神,是精损气亏神衰的表现。而假神则为垂危患者出现的精神暂时好转的假象,是临科的预兆,并非佳兆。也是我们常言道的回光返照。”

    “菩萨门、鬼医派以及正气门,这三方代表均望诊患者为无神,即精损气亏,体内有疾。而秦洛小友的结果是——”风荷看了秦洛一眼,却没有把后面的话给念出来。

    “是什么?”谷千由出声问道。

    “没病装病。”风荷看了一眼欧阳命,沉声说道。“单方在此,大家可自由翻阅。”

    风荷说着,又把那四张望诊单方递给了欧阳命。欧阳命看了几眼,便脸色凝重的将其转给了身边的欧阳闵。一个传着一个,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去查看秦洛开出来的处方单。

    谷千帆看完后,看着秦洛说道:“秦洛,你能给大家解释一番,为何开出这样的评断吗?”

    “因为事实就是如此。”秦洛笑着说道。王养心急的在旁边直跺脚,这位大师兄——-在人家的地盘,你老就收敛收敛吧。别再耍帅了。

    谷千帆皱了皱那浓密好看的眉头,说道:“刚才那六号患者我也见过了。他的脸色为赤,眼有血丝。唇角干裂,下巴处有火痘——赤主热,按照正常推理,病人应该是阳火旺盛,肝脉不通,体内有疾才对。”

    “不错。按照正常推理,确实是这样。”秦洛笑着点头。“可是,我在单方上写过,他是没病装病。”

    “他为什么这样做?谁会没病跑来看病?”木香转过脸看着年轻人的侧脸,笑着问道。

    “这个答案,就要问患者了。”秦洛看着这女人漂亮的脸颊,回答着说道。

    大家都看出来了,秦洛的矛头直指鬼医派。

    任谁都清楚,这患者是鬼医派的人提供的。如果有什么问题,肯定是鬼医派的问题。

    欧阳命眯着眼睛看着秦洛,说道:“年轻人,你知道你说的这些话对我鬼医派意味着什么吗?鬼医派能够屹立千百年,也是靠无数弟子的努力和诚信口碑来进行支撑。你现在是在对侮辱我们数百弟子和千百年积累起来的名声。”

    “我没有侮辱你们的意思。只是说出了一个实情。”秦洛苦笑着说道。“当然,我也知道,说实话的人总是不讨人喜欢。可是,我不希望有人把别人的信任当做利用的筹码。”

    欧阳闵脸色铁青,喝道:“李强,把患者请进来。”

    广安堂的老板表情一僵,赶紧小跑着出去了。一会儿的功夫,又把那个刘易给带了回来。

    刘易看起来很不满意的样子,生气的喊道:“你们这是什么药房?把人喝来唤去的。我是来看病的,不是来看你们演戏的。你们要是能看就看,不能看我就找别家。也不稀奇你们这些狗屁的专家了——-专家就一个德性。没个鸟用。”

    说完,刘易就要转身离开。

    “站住。”欧阳闵喝道。

    欧阳闵这中气十足的一声厉吼,吓的刘易一个激灵,气势上就弱了几份,说道:“你想干什么?”

    “谁指使你的?”欧阳闵冷喝道。

    “什么?什么指使?我病了,来看病。还用得着指使?我说,你们这些人是不是有病啊?可别传染我。”说完,转身就想跑路。

    “拦住他。”欧阳闵出声喝道。

    可是,站在旁边的那个广安堂负责人像是在跑神似的,竟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刘易从他面前冲了出去,他才后知后觉的叫道:“快拦住他。快拦住他。”

    (PS:红票过二十万了。谢谢兄弟姐妹们。你们是天,你们是地,你们是风骚的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