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65、听声识美人!(第四更!)

第265、听声识美人!(第四更!)

    第265、听声识美人!(第四更!)

    池子不大,池水却极其清澈。里面有养的肥肥胖胖的红色锦鲤,探头探脑的从水里浮起来,看着从它们头顶走过的两个男人。

    当王养心故意跺了一下脚,那些鱼就哧溜一声钻地没影儿了。

    湖心有座凉亭,再往前又是一段长桥,然后连接着一个幽深僻静的拱形小门。

    “你猜,那里面是什么地方?”王养心指着那道没有门却有些阴森的拱门问道。

    “看看就知道了。可能住着鬼医派的什么重要人物吧。”秦洛一边轻轻抬脚往前走,一边小声说道。像是怕惊扰此处主人的安静似的。

    鬼医派是传说中最古老的中医流派之一,听这名字就给人无限遐想。又看到有这么一处隐世桃园似的地方,自然就让人往此处想象。

    “你们是谁?站住。”一声厉喝突兀响起。硬生生的把秦洛和王养心给钉在了湖心。

    这声音如狼嚎如夜莺啼鸣,沙哑阴晦,大白天的都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两人正在琢磨着是什么人能够把说话的声音修炼的这么难听,还没来得及说话,那声音又一次响起,骂道:“难道你们都瞎了狗眼聋了狗耳吗?为什么不回答老身的话?”

    “你是谁啊?凭什么骂人?”王养心对着那小院喊了一声。他听的清楚,声音正是从哪小院儿传来的。脸色有些不善,无端的被人骂了几句,他心里也不痛快。

    “无知小子,还没回答老身的问题,竟敢反问我是谁?难道你们鬼医派就没告诫过你们吗?这后院禁地,不许擅入。”老妇人那刺耳的声音再次传来。

    你们鬼医派?

    秦洛和王养心对视一眼,感情这老妇人不是鬼医派的人?

    “不好意思,打扰了。”王养心笑呵呵的说道,然后两人转身就想跑路。

    既然这边不方便进入,那就不去好了。各门各派都有自己的规矩,他们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好奇之心就坏了他人规矩。

    不知道是不是两人不再作声的原因,还是那老妇人听到了他们的脚步声,怒喝道:“扰了我们门主的清静就想闪人?没那么容易。”

    说第一句的时候,那声音还在小院。可是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竟然已经跑上了长桥,鬼魅一般的往两人屁股后面追来。

    你能够想象这样的画面吗?

    一个身穿黑袍的小老太脚不沾地,像是在空中飘着似的向两人飞过来。那速度奇快无比,却又不发出任何声息,就跟那鬼片里面的恐怖镜头似的。

    秦洛和王养心同时瞪大着眼睛,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小老太‘飘’到了两人面前,指着两人的鼻子一顿臭骂:“你们是什么人?难道不懂得一点儿规矩?这就是你们鬼医派入门弟子的素质?明明交代过不许进入这后院,你们是怎么听令的?今天不给老身一个交代,看我不打断你们的狗腿。”

    小老太的个头很矮,大概只有一米五左右。身体干瘦干瘦的,就跟庄稼地里用来吓唬鸟儿的稻草人。

    她的脸上没有肉,只有一层橘子皮一般的老皮。下巴突出,说话的时候那两块皮就跟着嘴巴一起蠕动——说实话,秦洛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老太太。

    可是,秦洛对她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因为他看出来了,这小老太的步伐轻快,脚不着地。倒像是某种神奇的步伐。

    就像离教给自己的步伐一样。那是一种经过千百次锤炼和无数次的分析统计,总结出来的最合理最精准的步伐。

    而她这种步伐,或许也蕴涵了某些阴阳八卦之类的玄妙玩意儿。具体是什么东西,秦洛就无从知晓了。

    但是,他清楚,如果小老太想要找他们麻烦。他们好像还真跑不过她。

    ——-想到了这种可能性,秦洛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悲剧了。于是他决定了,对老人家的态度一定要尊敬有礼。

    “老奶奶,我们是无心路过的。只是看到这边有一个池子,就想着过来看看。我们不是鬼医派的人,也没人向我们交代过后院禁地不可擅入的话。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多多原谅。”秦洛以晚辈身份自居,一脸愧疚的说道。

    果然,听到秦洛这么说话,那小老太脸上的怒气就消了大半。那看上去有些空洞但是眼神却非常犀利的眼睛看着秦洛,称赞道:“这个年轻人倒是不错。懂得知错能改的道理。比身边的那位可是强多了。”

    王养心气的差点儿吐血。自己也没说什么话啊?有你这么厚此薄彼的吗?

    “如果不是你出口伤人,我会反驳你吗?”王养心不服气的反击了一句。

    唰!

    小老太刚刚缓和下来的表情又一下子阴沉了下来,盯着王养心的眼神里充满了杀气。

    秦洛看出来了,这老太太的脾气相当的暴躁。而且,脾气好像还很古怪。一言不和,就是一幅和人拼命的架势。

    “你是找死。”小老太冷声喝道。

    “我倒是想试试。”被人这么呵斥,王养心脸上挂不住。也硬着头皮顶了一句。

    男人就是容易做点儿热血的事儿,那股子劲儿一上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于是,小老太动了。

    刚才还站在秦洛前面,转眼间就从秦洛的身边穿了过去,扑向站在秦洛身后的王养心。

    秦洛担心王养心受到伤害,站在原地九十度立定转,伸手就抓住小老太的手臂。

    一边抓,还一边喊道:“老奶奶,不要冲动。”

    可是,秦洛这一抓落空了。而他的眼前一花,就见到王养心被小老太给掀出了石桥。

    扑通!

    王养心落水了。

    一声脆响,水花四溅。

    那池里的锦鲤被这枚重型炸弹给惊醒,哗啦啦的向外跳着。一时间,水里鱼头涌动,好不热闹。

    王养心从池子里露出脑袋,嘴里冒着冷气,脸色苍白的如纸一般,拼命的向岸边游去。

    这正是燕京一年当中最冷的一个阶段,穿着棉衣站在风中都觉得身上凉嗖嗖的。有几个人有这般跳下去冬泳的勇气?

    “养心,你怎么样?”秦洛着急的喊道。

    “没——事。”王养心的声音像是被冻结住了一般,说话的声音都是结结巴巴的。上下压关不断的撞击着,咯嘣咯嘣作响。

    “这是给他的一点点儿教训。下次再敢对老身出言不逊,看我怎么收拾他。”小老太恶狠狠的说道。

    “老人家,养心并没有什么过错。这大冬天的你把人掀到水里,实在是你的不对。”秦洛转过脸,冷冰冰的对这小老太说道。

    虽然他清楚,他自己也很有可能像王养心一样,有被这个小老太掀进冷水里的危险。

    可是,他还是说了。

    很多时候,有些话不是能不能说,而是应不应该说。有些事不是能不能做,而是应不应该做。

    王养心是他带过来的,王养心被人欺负,他自然要替他讨一个公道。

    当然,公道这玩意儿大多是靠强权和强拳争回来的。

    “你觉得我做错了吗?”小老太的眼神犀利狠辣的盯着秦洛,声音沙哑的问道。

    “你确实错了。”秦洛说道。

    “你也找死?”小老太喝道。

    “我不想得罪老人家。但是,我也不能看着朋友被人欺负一声不吭。”秦洛倔强的和老太太对视着,寸步不让的说道。

    说实话,如果不是担心自己气势大坠,他是真不想和这么一个七老八十黄土都淹了半截脖子的老太太这么深情对望着。

    她的眼袋那么重,眼眶那么深,眼珠那么黄,皮肤那么差,皱纹那么多——-就算这么彼此凝望个一年半载,没情趣还是没情趣啊。

    “麽麽,不要难为人家。回来吧。”一个娇娇弱弱的声音传来。

    这声音极其的轻、极其的脆,听起来说话的人年龄不大。可是,也正是这轻和脆,却给人一股我听犹怜的柔媚感。

    让人意外的是,小老太听到这声音后,狠狠的瞪了秦洛一眼,便又‘飘’一般的跑远了。

    眨眼间,就钻进了那个神秘的小院子里。

    秦洛站在廊桥边愣了愣,想起王养心还没从水里爬起来,快步跑到岸边接应他。

    ———

    ———

    王养心洗过澡,穿着条厚厚的浴袍出来。仍然觉得全身寒冷,又钻进了被窝盖上了床被子才觉得舒服一些。

    “那个老巫婆是干什么的?怎么那么厉害?我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儿呢。她就跑到我面前,把我一推,我就掉下去了。”王养心一脸郁闷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她的身份。她好像会些功夫。”秦洛笑着说道。

    “功夫?”王养心的眼睛一亮。“看来,这些能够存活千百年的大门大派,确实有些非同寻常的地方。”

    “是啊。明天的斗医大会一定非常精彩。”秦洛点了点头,也很是期待。

    “那个后来出声说话的女人是谁?”王养心的脑袋靠在床上想了想,再次发问道。

    “我连面都没见到。”秦洛摇了摇头。

    “声音真好听。”王养心说道。“我当时正忙着往岸边游,听到那声音后,我竟然有好一会儿忘记自已应该干什么了。”

    秦洛笑笑,没有出声。

    “我真是羡慕你的好运气。每次你遇到麻烦时,总是有美女解围。”王养心有些怨念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她是美女?”

    “听声音就知道了。有这种声音的女人,长相能差到哪儿去?”王养心一脸向往的说道。“后面几天,也不知道能不能见到。”

    (PS:四更完毕,算是弥补一点儿昨天的罪过。有点儿累了,得早早休息。有红票的,给老柳砸来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