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62、你们都不如我!(第一更!)

第262、你们都不如我!(第一更!)

    第262、你们都不如我!(第一更!)

    在欧阳霖的带领下,几人穿过苦济堂的前堂,通过一道暗门向后走去,眼前便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进入眼前的是一个景致清幽的小院,虽然正是冬天,大多的树叶早已脱落,可是那特别移栽过来的盆景仍然古朴雅致。中间点缀的几株四季青植物如锦上添花,给这稍显凝重素淡的院子增添了几抹清绿之色。

    再往前走,便是一幢七成新的小楼。秦洛想,大概这就是鬼医派在燕京的一个据点了吧。这次的斗医大会,难道就在这边召开?

    “太不隆重了。”秦洛暗自腹诽着。

    小楼看起来有些年头,从外面看,毫不起眼。可是,当他们走进去时,立即就被里面的那些装饰陈设给震慑住了。

    秦洛用手摸着放在楼梯玄关处的一尊一人多高的青铜大鼎,问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鼎自然是真的。”欧阳霖鄙夷的看了秦洛一眼,说道:“只不过是仿的战国无极鼎罢了。”

    秦洛撇撇嘴,对王养心说道:“原来是地摊货。我以为是真的呢。”

    “我也以为是真的呢。”王养心也很是不喜欢狂妄自负的欧阳霖,说道:“这年头假货太多,也太难认。假的都跟真的差不多。前些日子听说有人付了十万块钱买了幅张果老倒骑毛驴的古画,结果回来仔细一瞅,张果老穿的是双老人头皮鞋——-”

    秦洛和王养心相视一笑,欧阳霖气的牙痒。

    可是,接下来欧阳霖的一句话就让秦洛和王养心的心里很是不舒服。

    “真的在老宅子里摆着呢。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摆在外面?”欧阳霖一脸骄傲的说道。“再说,这就是一个暂时落脚的地方。这种鬼地方,条件这么差,谁会长年累月住在这儿?”

    “你怎么就知道你家那方鼎是真的?”秦洛笑着问道。

    “我当然知道。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还有假?”

    “你们家老祖宗要是骗了你呢?”

    “你——”欧阳霖冷笑。说道:“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我太了解你们这种人的心思了。小肚鸡肠,难成大器。”

    秦洛也不在意他的刻意贬低,说道:“我只是记得我朋友家里也有一尊这样的鼎,他也告诉我说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价值连城。我怕你们都被人给骗了。张果老都能穿皮鞋,你们家的鼎说不定也有什么破绽可以找出来。你回去最好敲下来一块,拿《鉴宝》去鉴定一下。”

    之所以秦洛会知道《鉴宝》,是因为他陪着林清源看电视的时候,无意间看到过一回。老爷子对这档节目很是有爱。

    而让秦洛记忆犹新的原因是,那个主持人总是端庄典雅一脸笑意的说道:这位先生,现在请把你的宝贝亮出来给大家看一看。

    大庭广众之下,就让男人亮宝贝——-纯洁善良的秦洛同学一下子就被这句台词给雷的外焦里脆。太强大了,太直接了,太下流了。

    欧阳霖冷哼一声,都不屑于和秦洛说话。只是一味的在前面带路,秦洛再问他那些青瓷、山水画之类的物品是真的假的的时候,他也一慨假装没有听见。

    你说真的,他非说是假的,你能如何?

    难道真敲下来一块儿送去鉴定?有病。

    上了三楼,欧阳霖在一间房间门口停了下来。轻轻的扣了扣门,里面便传来请进的声音。

    进入正室,秦洛再一次感觉到这幢不显眼小楼里面的奢华贵气,全套的红木家具,一人多高的青花瓷器,磨的发光的独角兽首,看起来有些年头的原石墨砚,青铜镇尺,墙上挂着扬州八怪郑老怪的墨竹图——

    只要你多加留意,每一处小细节都装饰的非常完美。而那些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小物件,丢出去可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当然,假如他们欧阳家的人都喜欢打肿脸装胖子,这满屋子的东西都是山寨货,那就另当别论了。

    坐在红木椅子上的有两个中年人,一个是身穿黑色长袍的欧阳闵。上次在王养心的神针王曾经见过面。他对着秦洛微微点头。

    坐在上首位置的是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中年胖子,梳着大背头,肥嘟嘟的脸上红光满面。戴着幅金框眼镜,左手的手指上戴着颗硕大的红宝石戒指——-他不像是个中医,更像是个成功的爆发户。

    原本以为这传说中的中医大门大派一定是清高偏执,和自己家的老爷子一样。里面的人物都应该身穿长袍,面颊清瘦,神华内敛,气质脱俗,跟寻道有成的道士似的。

    幻想和现实的差距,让秦洛对这次的观礼之行也不再抱有什么期待,心里对这鬼医派更是轻视了三分。难怪中医坠落至此,大概从这男人的一身行头上就能够看出个大概了吧。

    “派主,秦洛来了。还有他的一位朋友。”欧阳霖站在那个中年胖子面前,一脸恭敬的说道。

    他曾经说过,秦洛能够来做观礼嘉宾是父亲亲笔手写的邀请函。而他回来就立即过来向这中年胖子报道,证明这胖子就是鬼医派的派主了。

    至于欧阳霖为何叫他老爹派主,那就不知道什么原因了。

    想清楚这个道理,秦洛的失望已经难以掩饰的表现在脸上了。

    这就好比你是一个身披铁甲,跃马横枪的绝世猛将。当你听说敌方阵营也有一名高手,体内兽血沸腾,必然渴望与其一战。

    于是,你竭尽全力的向前冲去。当你跑到他面前时,却发现他是一个站都站不稳,风一吹就有可能的摔倒的老头儿——-你的心里是不是很失望?

    秦洛面对这中年胖子,就是这种感觉。

    欧阳命的视线一直在秦洛的脸上和身上打转着,他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优秀的年轻人竟然能够搞出中医公会这么大的声势。他更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年轻人,竟然有胆子要出言收购他们维持了千年百的地下中医公会。

    当他很敏锐的发现秦洛眼里的微嘲和鄙夷时,镜片后面的眼睛立即剧烈的收缩了起来,像是突然被针刺过一般。

    是的,秦洛的眼神给他一种被针所刺的感觉。

    “你很不屑?”欧阳命眯着眼睛打量着秦洛。他原本眼睛就小,又戴着眼镜,所以,当他眯起眼睛时,就跟没有了眼睛一般。只能看到一条微不可察的缝隙。

    “只是有点儿失望。”秦洛坦诚的说道。他不想隐瞒,也不觉得有任何隐瞒的不要。

    “你别得寸进尺。说话要客气一点儿。”欧阳霖见到秦洛竟然敢这般的和父亲说话,脸色愤恨的说道。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秦洛笑着说道。

    欧阳命摆摆手,说道:“你觉得我很土,像是个爆发户?”

    秦洛一愣,没想到他倒是很清楚自己的装扮风格。而且,他更没想到对方会直接这么问出来。

    “不错。你确实像是个爆发户。靠中医发财的爆发户。”

    “这就是你失望的原因?”欧阳命看着秦洛脸上一闪而逝的痛心和——愤怒,出声问道。

    “不是”秦洛说道。“我失望的原因是,你忘记了自己的职责。”

    “那你来告诉我,我们的职责是什么?”欧阳命笑哈哈的问道。他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比传闻中的要有趣一些。

    “发扬中医。”秦洛傲然说道。

    “你又怎么知道我们没有发扬中医?”欧阳命问道。“那外面无数的中医大药房,几乎都是我们几家开的。难道这不算发扬中医?”

    “如果这就算发扬中医的话,你们对自己的要求也太宽松了一些。还有,那些大药房赚的钱呢?不都是进了你们自己的腰包?”

    “我们有区别吗?”欧阳命站起来说道。“你的中医公会,不也是采取股份制的形式?据我所知,民营企业持股最大的一方是你的倾城国际吧?”

    秦洛知道,因为担心中医公会发展壮大之后,有些人看红了眼,一脚把自己从那个会长的位置上踢开,那个时候,中医公会和自己一毛钱的关系没有,自己辛苦打下来的江山也有可能被那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只知道往自己口袋里捞钱的蛀虫给毁了。

    所以,他和厉倾城商量,决定采用股份制的形式来规避一些问题。也正是这个制度,让秦洛很是被人垢病。医药系统里有人攻击秦洛,用的是这个借口。鬼医派抹黑秦洛,也用的是这个借口。

    当然,秦洛也确实想过从中医公会里面赚钱。他不仅要自己赚钱,而且要所有从事中医工作,对中医公会有贡献的人赚钱。

    利益才是维持一个团体持续发展的主因。不是友谊,不是口号,更不是皮鞭。

    “我和你不同。”秦洛笑着说道。“你们只是忙着自己赚钱,我会让所有有能力的中医赚钱。你们赚的钱全都进了自己的腰包,我赚的钱大部份会反哺中医公会。”

    “我和你们最大的不同是,你们让中医死气沉沉,毫无生气。我会让中医重新焕发出活力,我要把中医带到世界。”

    秦洛眼神灼亮的盯着欧阳命,一脸不屈的傲气,说道:“这一点儿,你们做的都不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