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60章、谁比谁狂?
    第260章、谁比谁狂?

    在凌笑的心目中,宁碎碎是个温顺乖巧的女孩子。很少就一件事情发表自己的意见,就算有意见,也是非常中性的。说话温柔细气,从来没有和谁红过脸。

    可是,今天她却为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和自己争吵。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当然,宁碎碎的表情只是冷漠了些,语气也沉重了些。可是,这和宁碎碎平时的形象实在相差太多了。仍然让他们这些人感觉到惊讶。

    “碎碎,笑笑没有恶意。她的性子就是这样大大咧咧的,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你应该明白。”管绪笑着安慰道,他终究不愿意凌笑和宁碎碎闹僵,更不愿意舍弃宁碎碎这个以后可以利用的棋子。

    他身边的每一个人,对他以后都会有很大的用处。

    “是啊碎碎,你还不了解笑笑啊?她之前和秦洛发生了一些矛盾,所以才不喜欢他。如果你真的关心他,大家也不会有意见的。我们是朋友,但是我们也不可能干涉你结交其它的朋友啊。”李令西也出声劝解。心里却是异样的愤怒和压抑。

    宁碎碎是他喜欢的女人,从她高中时代便开始追求,到现在都好几年了,仍然没有任何进展。可是,那个男人才出现在她面前几次,就能够获得她如此的看重?

    要是其它人,李令西也不会这么的愤怒。可是,为什么偏偏是他?

    李令西恨不得骂娘。但是想到管少的女人好像也被那小子给抢走了,心里又无端的觉得好受了一些。虽然他知道这是很不道德很不讲义气的想法。

    “对不起。我太冲动了。”宁碎碎冷静下来,对着凌笑说道。“我有些事先走了。你们去吃午饭吧。抱歉。”

    说完,她便拦了辆出租车钻了进去。

    看到她远去的背景,其它三个人站在原地各有所思。

    凌笑是没想到自己无心的几句话引得朋友这么大的反应,心里有些愧疚。又觉得她为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和自己发火,实在是太不应该。

    李令西心里是一遍遍的骂娘,骂秦洛的老娘。而管绪却是微仰着脸,眼神注视着出租车远去的影子恍神。

    随着自己的计划一步步的进行,以后,身边的朋友会不会像宁碎碎一样,一个个的转身离开?

    “在想些什么?”凌笑站在管绪身边,柔声问道。

    管绪低头对着她笑笑,说道:“在想,以后你会不会也这样转身离开。”

    “不会的。一定不会。”凌笑保证似的说道。

    ***********************************

    如果说之前秦洛遭遇枪击的事情只是在报纸上占据了一个小豆腐块的话,等到媒体记者得知他的身份后,便开始了大篇幅的追踪报道。

    于是,秦洛所住的医院被无孔不入的狗仔队给扒了出来,开始有记者在他的病房门口转悠,还有的记者真着小护士开门的时候,扛着机子就往里面冲——要不是看到他脖子上戴个牌子,你还当他们是强盗呢。

    于是,秦洛原本就不平静的生活就更加混乱了。

    好在有市局的两名警员一直守在医院,才没有让这些记者闯进病房。

    也正是秦洛拒绝了那些媒体记者的采访,所以他们在报道秦洛的病情时,就猜测性的用上一些极能够吸引眼球的字眼:生死未卜。

    反正他们也不知道是活着还是快要死了,用上这样的词语也很应景。

    只是被一些围观群众看到,却觉得有些触目惊心,好像秦洛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就剩下一口气了呢。

    秦洛在医院里住了两天,在确定身上的伤没有了大碍后,便拒绝了李学文院长的再三挽留,提前办了出院手续。

    在他住院的这两天,学校也正式开学了。因为他受伤的缘故,熊志潮主任便把他的课调到下一周。尽可能的为他大开方便之门。

    仇烟媚也打来电话,她已经回了燕京。而跟着她一起过来的还有她的爷爷和家里的堂弟仇仲谋。秦洛没有告诉她自己受伤的事情,怕仇仲谋那小子掩嘴偷笑,只是说自己最近有事要忙,等到事情忙完就去接着治疗仇老爷子。

    厉倾城的腿伤已经好了,早就回去打理倾城国际的事情。新年伊始,中医公会的业务也要开始走向正轨,林浣溪的工作也越来越繁忙。倒是王九九时不时的带着她的小跟班跑过来看望自己,秦洛暗示了好几次,可她不知道是不是不明白还是假装不明白,仍然坚持着要过来。

    想起那天晚上自己把人家的身体给看光光摸光开光的事情,秦洛也没办法说出太绝情的话。只能继续这么痛并快乐着的被众香围绕着。

    秦洛坐在廊檐下,帮贝贝削着一个大苹果。贝贝耳朵上戴着王九九送给她的MP4正在唱歌,摇头晃脑的,很是投入的样子。

    林清源去医院上班了,林浣溪也去了中医公会。贝贝的学校还没有安排好,恰好秦洛可以好好的陪陪她。

    “贝贝,吃苹果。”秦洛把削好的苹果递过去。

    贝贝取下耳机,接过苹果咬了一口,问道:“秦洛哥哥,九九姐姐为什么还没有来啊?”

    “九九姐姐今天要上课。”秦洛苦笑着说道。

    王九九看到贝贝就双眼冒光,又是抱又是亲的,狠狠的把它揉捻了一番。可是,平时很难被人收买的贝贝却非常喜欢她。

    “哦。”贝贝认真的点了点头。问道:“秦洛哥哥,你觉得九九姐姐和浣溪姐姐谁更漂亮啊?”

    “都漂亮。”秦洛看了贝贝一眼,回答道。

    “那你喜欢谁啊?”

    “当然是浣溪姐姐啊。”秦洛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道。一个小屁孩儿懂得什么叫做喜欢吗?

    “可是,九九姐姐怎么办?”贝贝那清秀可爱的眉头皱了起来,一脸为难的样子。

    “什么怎么办?”秦洛疑惑的问道。

    “你喜欢浣溪姐姐,那就不喜欢九九姐姐了吗?可是九九姐姐说她喜欢你啊。”

    “谁告诉你的?”秦洛瞪大了眼睛。这些女人,怎么把什么事儿都和小孩子讲啊?

    “我问她喜不喜欢秦洛哥哥,她说喜欢。”贝贝说道。“秦洛哥哥,我喜欢浣溪姐姐和九九姐姐。你能不能又喜欢浣溪姐姐,也喜欢九九姐姐啊?”

    秦洛愣了愣,说道:“大人的事儿,小孩子不懂。吃你的苹果。”

    被贝贝的一席话扰乱了心神,秦洛正准备找份报纸看看时,院子外面响起了门铃声。

    李嫂快步跑了出来,说道:“我去开门。”

    过了一会儿,李嫂跑出来了,脸色尴尬的对秦洛说道:“秦洛,外面有个叫欧阳霖的找你。我请他进屋来坐,他也不进来。”

    “欧阳霖?”秦洛想了想,明天才是他们那个中医大赛的开始日期。他今天跑来找自己做什么?

    可是,既然是邀请人,有这么个邀请法吗?

    看李嫂的表情,秦洛知道那个骄傲的家伙说话肯定不太好听。

    秦洛就对李嫂说道:“李嫂,麻烦你过去告诉他,就说我不在。”

    “这——可是我刚才已经告诉过他,说你在家里呢。”李嫂有些为难。

    “没关系。就这么说吧。”秦洛笑着说道。

    李嫂点了点头,再次跑了出去。

    这一次,欧阳霖气势汹汹的跟在李嫂的后面进屋了。看到秦洛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满脸愤怒的说道:“秦洛,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明明在家,为什么让佣人说不在家?”

    “不想见你,就说不在家。”秦洛笑着说道。“我在不在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欧阳霖的脸色涨的紫红。硬压着心中的怒气,说道:“难道你没收到家父亲手给你写的邀请信吗?你不是决定参加斗医大赛?”

    “我是决定参加啊。不是明天才去吗?”秦洛笑着问道。

    “如果我不来接你,你能知道要在哪儿参加?”欧阳霖讥笑着说道。瞥了秦洛一眼,说道:“跟我走吧。”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是你们的观礼嘉宾吧?”秦洛的眼睛微微眯起,看着这个根本就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年轻人问道。

    “不错。”欧阳霖答道。

    “这就是你邀请嘉宾的态度?”秦洛反问。

    “你——-到底去不去?如果不去的话,我也不愿意勉强。”欧阳霖站在秦洛的面前,居高临下的说道。鬼医派可以说是天下中医正统,像是商界的豪门,哪会把秦洛这个小中医放在眼里?

    再说,同样是年轻人,他对秦洛也实在是有些不太服气。他就不明白了,父亲为何那么看重这个家伙。还要亲手给他写信。

    秦洛笑了起来,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回去吧。这个嘉宾——你让给其它人吧。我很忙,就不去了。”

    (PS:第二更。求张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