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59章、内部分裂!
    第259章、内部分裂!

    秦洛脸色微忧,说道:“他们竟然能够影响到部里的决定?”

    “部里之前是对他们抱有希望的。就是我,也对他们抱着很大的希望。我一直等待着,等待他们那几家有谁能够站出来力挽狂澜。可是,他们除了内斗不休外,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意思。我等了几十年,我不能再等几十年。我没那么多时间,也再没有了那份耐心。中医,也实在经不起这么折腾了。”

    “直到上次在燕园的中医大会上见到你,我才知道,我要等的人终于出现了。所以,我现在把这幅担子都压在你身上。而你的所作所为也让我相信,你就是那个能够带领中医走向辉煌的人。”

    蔡公民眼神灼灼的盯着秦洛,一脸坦诚的说道。

    听到蔡公民这么说,秦洛心里也有了几分把握。知道蔡公民还是非常看好自己的。只要有他在背后支持自己。自己就无后顾之忧了。

    但是,他还是得给蔡公民已经暗地里在燃烧的心情再添上一把柴。

    “中医公会现在已经初步走入正轨,发展的势头非常良好。它不仅仅是我个人的希望,是蔡部长的希望,也是无数中医从业者的希望。如果这个时候废除中医公会的话,对中医的影响实在太大了。原本就坠入谷底的中医更是雪上加霜。”秦洛一脸义愤的说道,好像呆会儿就有人来要强迫他把中医公会给解散了一般。

    “不可能。”蔡公民脸色阴沉的说道。“这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后一件大事,也是最想做成功的一件事儿。只要有我在,谁也别想解散中医公会。你放手去做吧,我在后面给你撑着。”

    “谢谢蔡部长。”秦洛感激的说道。

    “对了。你说他们找过你?”蔡公民问道。

    “是的。他们每隔三年都要举行一次斗医大赛。这次,他们邀请我过去观礼。”秦洛眯着眼睛笑着说道。

    “观礼?”蔡公民有些疑惑。

    “可能他们认为,只要让我在旁边看几眼,我就会被他们的医术给折服了,然后自暴自弃,自己回来解散中医公会。”秦洛打趣着说道。

    蔡公民和明浩都被他这种有趣的说法给逗乐了,蔡公民脸上带着笑意,问道:“你准备怎么做?”

    “我和他们的想法一样。”秦洛说道。心想,或许,自己也应该过去大展一下身手震摄一下他们。不然的话,他们就不把村长当干部。

    蔡公民赞赏的点了点头,说道:“祝你成功。”

    “一定会的。”

    “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告诉明浩就行了。让他帮忙协调解决。还有,好好养伤。其它的事情不要多想。我已经给有关方面打过招呼,他们会抓紧时间破案的。”

    说完这席话,蔡公民便要起身告辞。

    秦洛再次感谢,因为他身上带伤起身不便,然后由林浣溪把蔡公民和明浩给送了出去。

    林浣溪回来,看着坐在病床上的秦洛,问道:“中午想要吃些什么?”

    “这就要吃午饭了?”秦洛诧异的问道。感觉刚刚才吃完闻人牧月送来的米粥啊。

    “已经十二点钟了。”林浣溪说道。

    “我不饿。”秦洛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林浣溪坐过去,说道:“好不容易清静清静。来,我们说会儿话。”

    咚咚——

    秦洛的话音刚落,门口再次响起了敲门声。林浣溪恰好站在门口,顺手就拉开了房间门。

    门开了,露出王九九那张可爱的俏脸。

    她对着林浣溪羞涩的笑笑,说道:“秦老师,我们来看你了。”

    跟在她身后的,是她的死党张小花。

    “你们怎么来了?今天不上课吗?”秦洛苦笑着问道。躺在医院里也不得安宁,跑来看望的人也实在是太多了些。

    “我们请假了。”王九九提着手里精致可爱的小保温盒在秦洛面前晃了晃,说道。“我带了鸡汤给你喝。医生说,你流了很多血,要补补。”

    “是九九姐亲自熬的哦。”小花在旁边解释着说道。

    秦洛无奈的看了林浣溪一眼,林浣溪说道:“我还是去准备晚饭吧。”

    “———”

    ———

    ———

    悠扬的爱尔兰风笛把人的思维带向遥远空旷的田野,身穿格子红裙的服务人员轻快的在店铺里穿棱,满足顾客提出的各种要求。

    这是一家爱尔兰风情的咖啡馆,开在并不热闹的街道,会来这儿的大多都是熟客。所以,显得生意并不是太好。

    临街的玻璃橱窗,管绪轻轻的搅拌着杯子里的红茶。

    他的姿势很优雅,不急不躁,脸上带着微笑沉迷的表情,好像正陶醉在这悦耳的音乐中。

    “先生,我可以坐在这儿吗?”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大胡子男人站在桌子旁边问道,一脸温和的笑意。

    “请坐。”管绪抬头看了他一眼,用英文说道。他的英语水平不错,是典型的美式发音。

    “谢谢。”大胡子摘下头顶的礼帽放在桌边,唤来服务生点了杯爱尔兰咖啡,然后看着对面的管绪说道:“为什么约我来到这里见面?难道你不知道,你的身份是不可以曝光的吗?”

    管绪手里的钢勺停了下来,脸色阴沉的说道:“既然你知道这一点儿。为什么贸然动手?难道你不知道,你们的行为到底有多少愚蠢吗?”

    “他成长的太快了。”大胡子看出管绪眼里的怒意,笑着说道:“快的让人感觉到压力。如果让他这一步走成功,以后的任务就变的更加困难。”

    “我已经在加快步伐。所有的计划都在我的掌控当中。”管绪申辨着说道。

    “如果他死了,中医公会跨了。不是更好吗?”

    “可是他没死。而且我很有可能暴露。”管绪怒色说道。“不要忘记了你们的职责。你们只是来保护我的,做好辅助工作就行了。不要再试图插手我的计划。不然,后果自负。”

    “我不喜欢被一个华夏人威胁。”大胡子接过侍者送过来的咖啡,像个绅士一般的道谢。“不要忘记了你的身份。”

    管绪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大胡子,大胡子极其享受的品着杯子里的咖啡,像是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

    “好自为之吧。”管绪说道。然后丢下几张钞票,走出了咖啡馆。

    “你也好自为之吧。狡猾的华夏人。”大胡子看着他的背影,冷笑。

    管绪在咖啡馆门口的报刊利买了本《中医圈》,刚刚掀开扉页看了眼目录,便有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嘻笑着走了过来。

    两个女孩子一个直发,一个头发微卷,一个身穿银色及膝风衣,一个穿着修身的西装小外套牛仔裤和长筒靴。脖子上围着同一款的围巾,看起来跟漂亮姐妹花似的。

    在她们身后不远处跟着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男人,手里提着一大堆袋子。显然,这都是那两个女孩子的战利品。

    “管绪,你怎么不在咖啡馆等我们啊?外面多冷啊。”凌笑看着站在街边的管绪,见到他被风吹乱的头发,心疼的说道。

    “凌大小姐,你就知道心疼管少。我跟在你们两个女人身后逛了半天,又是拎包又是送水的,你怎么就不觉得我辛苦啊?”李令西快走两步,叫苦的说道。

    “哼,你又不是为了陪我。我干吗要心疼你?”凌笑白了他一眼说道。“让你们家碎碎心疼你去。”

    “笑笑,你再这么说我可要走了。”宁碎碎脸色不郁的说道。说话的时候,还对着李令西眨了眨眼。

    李令西追求宁碎碎的事情,在他们这个小圈子里并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所以,只要有机会,管绪和凌笑都会为他们制造一些暧昧气氛。

    不过,显然,宁碎碎对李令西并没有什么其它的感觉。

    “好啦好啦。我错了。好妹妹就原谅我吧。我只是开个玩笑。”凌笑搂着宁碎碎的手臂,求饶着说道。

    “下次不许这样了啊。”宁碎碎说道。她终究没办法和自己的死党生气。

    “管少,你见过朋友了?”李令西为了避免自己尴尬,笑着转移话题。

    “见过了。我们去吃饭吧。”管绪点头说道。

    “等等。我看看你手里的杂志。”宁碎碎突然间说道,而她的眼神正盯在管绪手里那份《中医圈》的封面上。

    封面上刊登着秦洛那张并不算英俊的脸,搭配的标题是:太乙神针传人遭遇枪击,现在生死未卜。

    管绪笑了笑,把手里的杂志递了过去。

    “他受伤了?”宁碎碎接过杂志,快速的翻看着。

    凌笑看到秦洛那张笑脸就有些不舒服,说道:“你和他又不熟,用得着这么关心他吗?”

    “也见过几次面啊。”宁碎碎说道。却在认真的看着有关秦洛的那篇报道。“怎么会受伤呢?”

    “哼,他得罪了那么多人,肯定会有人报复他啊。”凌笑扯过宁碎碎的书说道。“这种人啊,不值得同情。碎碎,你就是太天真了。看不清这个男人的伪善本质。”

    宁碎碎心里就有些不舒服,压抑着怒气说道:“笑笑,在我心里,我觉得他是个好人。当然,你也可以不这么认为。可是,我从来没有试图改变你的认知,所以,你也不要试图纠正我的想法。”

    凌笑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死党,没想到她竟然会为了一个才见过几面的男人和自己生气。

    管绪和李令西对视一眼,心中也有一丝不妙的想法。

    一条裂痕,正从他们这个圈子的内部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