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56章、女人心思!
    第256章、女人心思!

    黑色皮衣。黑色皮裤。黑色皮靴。黑着张脸的离昂首挺胸从两个小护士面前走过,又停了下来,问道:“秦洛是不是住在这个病房?”

    “秦洛?”小护士想了想,记起这个病房的患者名字好像就是叫秦洛。赶紧点头说道:“对。他是住在这个病房。不过病人的情况还不稳定,医生说尽量避免被人打扰。”

    离看了小护士一眼,像是没有听到她后面的半句话似的,径直往病房门口走去。

    准备推门进去的时候,又顿了顿步伐,对跟在她身后的两个警察说道:“你们先在门口等着。”

    “是。是。您进去。我们在外面等着。”那个胖警察连连点头赔着笑脸。

    公路枪击案是一桩大案子,在燕京城出现这样的事情,更是大案中的要案。这件案子从一开始就交到了燕京市局进行负责,其它的区局根本就没有这个资格接手。

    要是搁在以前,他们这些市局的小领导走到哪儿都是很吃香的。或干或稀,多少能够捞到些油水。可是跟在这位姑奶奶屁股后面,他们实在挺不直那根脊梁。

    虽然他们不知道这姑奶奶是什么身份,可是,她进了局长办公室一趟后,出来的时候,局长的态度就和他们差不了多少。

    局长都这样了,他们敢招惹?

    离说完这句话,立即就转过一脑袋。根本就不担心他们会违抗自己的命令。

    推开病房门,见到屋子里或站或坐的围绕着一群莺莺燕燕,脸上的表情明显一怔。

    很快的,她又恢复了平静。只是站在门口看着躺在病床上吃苹果的秦洛,一声不吭。

    秦洛看到离进来了,赶紧放下嘴里的苹果,惊讶的说道:“离。你怎么也得到消息了?”

    说完这句话他自己也笑了起来。他出事到现在已经好几个钟头了,据说连今天的《燕京都市晚报》都上了,离怎么可能还不知道?

    不过,从疗养院赶到这儿,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也难怪她直到现在才过来。

    “原本早就应该过来的。”离说道。“来医院之前,去市局打了个转。”

    说完这些话,看着面前的一群女人,又闭嘴了。显然,后面的话就不太适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讲。

    秦洛明白她的意思,对王九九说道:“九九,很晚了。你和小花赶紧回去吧。不然家人会担心的。”

    王九九冰雪聪明,一直注意着离的她怎么看不出来离和秦洛有话要讲的样子。于是笑着说道:“那好吧。我先送小花回去。秦老师,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望你。”

    “明天要是没时间的话,就不用过来了。我没什么事儿。”秦洛苦笑着说道。

    “没关系。我很有时间。”王九九笑了笑,执拗的说道。

    心里却有点儿委屈。

    他一次又一次的把自己推开,自己这样的主动,还能够维持多久?体内的勇气,还能够坚持多久?

    王九九又和林浣溪厉倾城打了招呼,然后带着小花离开。

    厉倾城拄着拐杖站起来,说道:“我先回房间休息了。你们聊。”

    厉倾城也留宿在医院,住在秦洛隔壁的病房。

    她是枪击案的当事人之一,在警察没有问话之前,也不能离开医院。更何况她腿上的伤口也需要处理一下。

    林浣溪见到刚才还略显拥挤的病房只有自己一个人了,说道:“我出去给家里打个电话。”

    秦洛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对离说道:“没关系。有什么话直接说吧。”

    离对林浣溪并不陌生,知道他们已经确定了关系。也就不再避讳,说道:“开枪的两个凶手都死了。一个被你扎瞎了双眼后,被人在脑袋上补了一枪。另外一个死在宜人府酒店的客房里。那家酒店是仿古式酒店,很多关键地方都没安装摄像头。警方调过酒店里的视频监控,没有找到凶手的身影。”

    那个被秦洛用银针刺瞎双眼的凶手死亡,秦洛是知道的。当时他和厉倾城去取包包,结果看到那个被他打断双腿避免他逃跑的家伙脑袋中枪躺在地上。

    显然,有人趁他去救厉倾城的空隙,跑过来把他补了一枪。

    他把希望放在另外一名枪手身上,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杀人灭口。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怎么出手会这么残忍?连自己人都不放过。

    “连你们都不知道吗?”秦洛问道。

    “我们不是神。”离面无表情的说道。“而且,这是你的私事儿。我没办法调动所有的资源来进行搜索。我只能利用龙息的身份去亲自查找。争取有关部位的配合。”

    “那两个死去的凶手身份查清楚了吗?”

    “没有。”离说道。“他们使用的都是假护照。就算有身份,也不是他们真正的身份。这只是出来工作的一种掩饰。而且,他们都是外籍,查找起来非常麻烦。”

    秦洛一脸苦笑,说道:“不知道是谁对我有这么大的怨气。出手如此狠辣。”

    “看来你得罪的人太多了。”离的嘴角带了一丝笑意,说道。

    “师父知道这事儿吗?”秦洛问道。

    “知道。他让我来的。”离点了点头。

    “看来,我明天没办法去给师父治疗了。你让特护继续按照我年前教她们的手法给师父按摩。”秦洛叮嘱着说道。

    看到秦洛都伤成这样,还在担心义父的治疗情况,离的心里也变的柔软起来,说道:“安心养病吧。我知道怎么做。另外,我会帮你跟进这件案子。市局的同志在外面,他们可能需要找你询问一下情况。你最好接待一下。”

    秦洛看着林浣溪,对她说道:“请他们进来吧。”

    等到林浣溪出门,秦洛对着离招了招手,等到离一脸狐疑的走到他的病床前后,小声说道:“抓到了凶手。给我留着。”

    “你想做什么?”离看着秦洛问道。

    “我想杀人。”秦洛咬牙切齿的说道。他掩藏极好的戾气终于忍不住在离的面前发泄出来一些。

    无缘无故的被人枪击,他和厉倾城差点儿双双被杀。是个人都会有些脾气。而且,因为这件事儿,他们乘坐的那辆出租车司机被人打爆脑袋——

    他是无辜的。他有自己的家人,有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现在他因为载了一名客人便被人惨遭杀害,又有谁替他讨回公道?他的妻儿父母怎么办?

    跑龙套的也是人。每个路人甲都有自己的生活。

    秦洛伤了,有这么多美女安慰陪伴着。有离和一大帮子警察在外面奔波着。可是,那无权无钱的小司机怎么办?

    无论如何,秦洛都要替他讨回公道。为那些无辜受害者报仇血恨。

    “杀人犯法。”离说道。

    秦洛有些无奈,说道:“那你帮我杀了吧。”

    “报酬?”

    秦洛想了想,咬牙说道:“你就算要我的身体都行。”

    离扫了秦洛一眼,转身离开了。

    这让秦洛非常的纠结。你到底是答应了,还是拒绝啊?

    或者说,无视?

    林浣溪带着一胖一瘦两警察进来,两人点头哈腰的,这让秦洛对他们的破案能力有了很大的怀疑。

    希望他们在做好溜须拍马这种主职的时候,能够把兼职的破案业务水平也给提升上来。

    ————

    ————

    闻人牧月的生活一直非常规律。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每天晚上十一点钟都会准时躺在床上睡觉。这是很小的时候就养成的习惯,这么多年了,几乎没有任何改变。

    和以往一样,穿着光滑如蚕翼的丝绸睡衣躺在床上,靠在柔软的抱枕上看书。她每天晚上喜欢看些散文或者外国诗集一类可以怡情的小册子。很少去在睡前看那种枯噪无味的财经类杂志。

    对成功者来说,任何狗屁都能成为经验。对于失败者来说,任何经验都是狗屁。

    所以,如果她愿意动笔,一定会是这些财经作者的老师。

    脱下精致华美的工作服,穿着家居式的衣服。长发披散在肩膀,不施粉黛,面如朝霞映雪。

    这个时候的闻人牧月,多了一丝生活气息,少了一些不近人情的冷傲姿态。

    突然,她听到外面响起佣人的说话声音。

    她是独居,但是所住的庄园里却有大批的佣人和保镖。她的助手马悦更是随时在周围待命。

    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过来打扰自己休息。

    难道出了什么事儿?

    果然,她刚刚坐直身体,外面就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音。

    “小姐。我是马悦。有事汇报。”马悦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来。

    “什么事儿?”闻人牧月出声问道。想了想,又说道:“进来吧。”

    马悦推门进来,身上依然穿着白天的工作套装,说道:“今天下午六点二十五分,秦洛遭遇枪击。”

    “他伤的怎么样?”闻人牧月刚才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一点点儿睡意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轻伤。已无大碍。”马悦回道。

    “为什么这个时候才送来消息?”听到秦洛安全的消息,闻人牧月暗地里松了口气。

    “能源公司的股东大会一直延迟到十点四十五分结束,然后陪着你出席集团高层酒会。没有时间查看智脑送过来的消息。”马悦解释着说道。

    “备车。”闻人牧月说道。丢下手里的散文集,就准备更换衣服。

    “小姐。太晚了。”马悦小声劝道。“可能秦洛先生已经睡下。”

    闻人牧月一愣,想了想,摆手说道:“算了吧。以后,有关他的消息,让智脑口头向你汇报。”

    “是。小姐。”马悦答应着。

    “没事了。你去休息吧。”

    “是。”马悦答应着,便准备关门离开。

    “明天十点的应酬取消。去医院。”闻人牧月突然间说道。

    “是。”马悦再次答应。

    看着小姐若有所思的表情,马悦心里轻轻叹息。女人一定决定沦陷,便开始变的犹豫不决。

    要是按照以前的风格,小姐下达了‘备车’的命令后,就不会更改了。现在,变的如此小心翼翼。

    其实,她的心里是想去的。

    (PS:第三更送到。期待明天三千张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