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55章、女朋友和女护士!

第255章、女朋友和女护士!

    第255章、女朋友和女护士!

    宜人府酒店以前是一座寺庙,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又经过那个错踪复杂的时代变迁,几经转手和翻修,现在成了一座颇具华夏风情的特色酒店。

    宜人府酒店像是以前的王爷府邸,没有电梯,没有高楼,没有可以旋转的玻璃大门——有的只是彩瓦红墙和一水儿穿着红色马褂黑色裤子圆口布鞋的服务人员。

    物以希为贵,华夏人见多了这种东西,自然不会来图这个新鲜。可是,外国人却喜欢这种华夏调调。所以,这宜人府酒店主要的消费群体也就是来华夏旅游或者商务的外国人。

    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快步走进院子,在门口那只八哥讨好的用英文对他说‘HELLO’时也不加理会,穿过两条廊檐,从口袋里掏出房卡,便打开了房间门。

    刚刚进屋,脱下身上的西装,准备去里间的浴缸里泡个温水澡时,房间门口便响起了两声短短的敲门声音。

    金发男人心里一惊,然后快速的拉开柜子里的密码箱子,按了密码,从里面掏出一盒子弹,把他放在枕头底下的枪支给填满子弹后,这才提着枪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口。

    房间门再次响了起来,仍然是两声短轻的敲门声。像是害怕要吓倒里面的房客似的。

    “谁?”男人用英语问道。

    “吉姆在吗?”外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也是用英语说的,很纯正的伦敦腔。

    他不是吉姆,但是他仍然打开了房间门。因为‘吉姆在吗’是他们组织的暗号。

    进来的同样是一个外国人,身穿黑色西装,外面罩着一条长及膝盖的宽松大衣。长发披散在肩膀上,一口大胡子像是外出流浪的摇滚歌手。

    “你怎么来了?”金发男人皱了皱眉头,一脸提防的看着大胡子。挡在门口,没有邀请别人进屋的意思。

    “难道,你要这样和我谈吗?”大胡子指了指外面明亮的灯光和从他们身后穿棱而过的其它房客,问道。

    金发男人犹豫了一番,还是让开一条缝隙。大胡子挤身而入,房间门再次关上。

    “你来做什么?这个时候过来,小心被人发现踪迹。难道你不知道吗?就算死,我们这次的行动也不能暴露。”金发男人不悦的说道。

    “我也正是为了这个来的。”大胡子咧开嘴巴笑了起来。像是《金刚》里面的男主角——那只巨型大猩猩。

    “什么意思?”金发男人问道,食指已经勾到了扳机上。

    只要对方稍有异常动作,他就能开枪把他击毙。

    “你的计划失败了。我们的联络人很生气。”大胡子像是没有看到金发男人的小动作似的,一脸冷笑的指责道。

    “情报有误。你们低估了他的实力。”金发男子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这不是理由。实际上,你们的行动失败了。”大胡子说道。

    “我会向联络人解释的。”

    “不用了。我已经替你解释过了。”大胡子笑着说道。

    “我想,他一定会谅解。”金发男人说道。

    “不。”大胡子耸耸肩膀。“他让我杀掉你。”

    金发男人眼神一凛,然后举枪便往大胡子身上射击。

    砰!

    子弹打在墙上,而大胡子反手一挥,一道明亮的刀光闪过,金发男人的喉咙便喷射出一股鲜红的血液。

    金发男人的眼睛圆睁,满脸不可置信的盯着大胡子。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上。

    大胡子把手里的刀子放在金发男人的白衬衣上抹了抹,这才插进风衣的内侧口袋。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嘟囔道:“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真是该死,组织怎么会派来这样的废物来执行任务?难道,他们当真以为事情是那么好完成的吗?”

    ****************

    秦洛是个喜欢亲近大自然的男人,所以,当他感觉屋子里的空气有些压抑,温度有些偏高,呼吸也不太畅快时,便睁开了眼睛。

    “啊。秦老师醒了。”

    “秦老师,你没事吧?”

    “秦洛,你感觉怎么样?”

    ————

    唧唧碴碴的声音在耳朵边响起,几张如花似玉的小脸满脸关切的看着自己,秦洛幸福的想要再次把眼睛闭上。

    她们怎么都来了?

    当然,既然眼睛已经睁开了,再闭上就有些不合情理了。

    秦洛笑着说道:“我没事儿。就是擦破点儿皮。能有什么关系?”

    “哪里是擦破了点儿皮?还取了颗子弹出来呢。流了好多血。”王九九一脸担忧的说道。“秦老师,到底是什么要那么狠毒啊?竟然敢在大街上对你下狠手。太可恨了。你别担心,我已经找人帮你查了。很快就能给你报仇了。”

    王九九像是个小女朋友似的,趴在秦洛的病床边安慰着说道。

    子弹?秦洛心想,当时感觉一切良好啊,怎么会有子弹呢?感情自已的抗弹能力这么强大?

    “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秦洛苦笑着问道。

    “是我告诉她的。”坐在病床一角的厉倾城笑眯眯的说道。“你的这位学生打你的手机,恰好你在里面做手术。我就告诉她你的情况了。不能让人担心不是?”

    秦洛看着她一脸狐媚的笑脸,即是喜悦,又是郁闷。喜悦的是,经历了那样危险的事情,两人还能再次交谈,劫后余生的感觉还是非常美好的。而郁闷的是——她明显是给自己添乱来着。

    “浣溪,你怎么也来了?”秦洛苦笑着说道。自己和厉倾城在一起的时候被人枪击,这感觉就像是——-丈夫和情人在一起时被歹徒所伤,妻子赶到医院来探望。

    身穿银色职业套装,长发盘在头顶的林浣溪脸上依然平静清冷,只是眼神里却有掩饰不住的担忧,说道:“是厉老师打电话通知我的。”

    “我想,你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总是要给家属打声招呼。”厉倾城一脸诚肯的解释道。假装不明白秦洛此时的尴尬境地。

    “我没事儿。不要担心。”秦洛安慰着。“贝贝呢?她不知道吗?”

    “爷爷在带着呢。我没有让他们过来。”林浣溪说道。

    于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秦洛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了。

    他不说话,其它人也不知道。跟着王九九一起过来探望秦洛的小花同学瞪着她圆溜溜的大眼睛,在病房众人的脸上扫来扫去,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都不说话了呢?

    良久,秦洛终于憋不住了,出声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说道:“我有点儿渴。”

    王九九和林浣溪同时想去给秦洛倒水,但是注意到彼此的动作后,又同时停下了脚步。

    两人对望一眼,王九九不好意思的说道:“林老师,还是你来吧。”

    “你也可以的。”林浣溪说道。

    “不。还是你来吧。”王九九再次推辞。

    林浣溪这才点了点头,走过去帮秦洛倒了杯温开水。把他的脑袋抬起来,又在他身后塞了个枕头后,然后仔细的喂他喝着。

    厉倾城看着两人之间的默契和尴尬,差点儿笑的喘不过气来。

    秦洛喝了几口水,出声问道:“几点了。”

    “十点钟了。”王九九说道。

    “这么晚了?九九,你和小花赶紧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课呢。”秦洛劝道。对待强大的敌人,要分而化之。虽然秦洛没读过什么战争论集,但是这基本的道理——相信每个男人都懂得。

    “不用着急。我自己开车过来的。我再陪你一会儿,然后我开车送小花回去。”王九九说道。她今天才去提了自己的宝马车,原本想找秦洛出去兜兜风。她想让秦洛成为自己的第一个载客。

    却没想到发生这样的事情,那第一的名额也只能让给恰好打来电话的小花同学了。

    “是啊秦老师。我们不急着回去。”小花也在旁边帮腔。王九九对秦洛的企图,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做为她的死党,自然要帮她说话了。

    秦洛无奈,又转过脸看着厉倾城,问道:“你的腿没事吧?”

    “没事儿。消过毒,又擦了我们的金蛹养肌粉。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厉倾城说道。

    “你不去休息休息?”秦洛问道。他觉得先把厉倾城这个麻烦制造者送走也不错。

    “我刚刚醒来。睡了好几个钟头呢。没关系,我坐在这儿陪你们说说话。”厉倾城笑嘻嘻的说道。

    “———”

    秦洛心想,自己怎么那么快就要醒来呢?为什么要醒来呢?

    走廊外面,两个小护士守在门口小声交谈。

    “小佳,里面的病人好像已经醒过来了。你不进去照料照料?”一个鹅蛋脸女生出声说道。

    “我知道。可是我进去也没用啊。”叫小佳的女护士说道。“里面已经挤满了人。什么工作都被人抢着做完了。比我这个专业护士做的还专业。我站在哪儿跟个傻子似的。手都没地方放。”

    “你说,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多漂亮的女人呢?那么多漂亮的女人怎么今天都聚集到咱们医院了呢?她们不会都是那个男人的女朋友吧?”

    小佳想了想,说道:“很有可能。我看她们的表情都挺着急的。看着那个男人的眼神——跟蜜蜂见了花粉似的。”

    “嘘。小点儿声。又来一个。”鹅蛋脸赶紧出声阻止。

    (ps: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应该可以三更了。大家伙儿不丢张红票鼓励一下?另外号召一下近卫军勇士们,其实你们还可以更风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