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54章、凶手是谁?
    第254章、凶手是谁?

    冷洌的寒风、腥红的血液、污浊的空气、奔跑的人群、划破长街的尖叫——还有那躺在地上没来得及和这个世界道别的尸体。

    混乱是这个黄昏的主旋律,这是一个恶意的谋杀现场。

    针乃凶器,用之可活命,也可以杀人。

    秦洛把手里的两根银针扎进了这名歹徒的眼睛后,任凭他在哪儿嘶叫悲吼,他冲上前去,一个‘大劈手’折断他的胳膊,然后在他手里的那把黑色柯尔特M1911落地前接了过去,在他的两条腿上分别开了一枪,然后快步朝着厉倾城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疯婆娘。这个疯婆娘。”秦洛在心里狠狠地骂着。

    他们明明就是来杀自己的,只要她听话,安静的趴在车里,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她跳出来干什么?跳出来干什么?

    秦洛一脸挣拧,任何时候都表现的微羞和善的面孔严重扭曲,身上的长袍沾染着血迹,手持枪械,仿若杀神降世。

    因为这边的枪击案已经惊动了堵车长龙里的司机,无数的人弃下自己的爱车逃命。于是,马路中间,到处可见捂着脑袋奔跑的人流。

    秦洛见到了厉倾城,也见到了那个一直跟在后面的黑衣枪手。

    同样是个金发蓝眼的外国人,这让秦洛更加坚定了要让中医风靡美国的决心。

    秦洛身手敏捷的跟了上去,这种潜行式的步伐也是跟着离学会的。脚尖着地,以小碎步的形式快速的行走,速度奇快,可是踩在地上却没有什么声音。

    厉倾城撅着屁股狂奔,脚上的高跟鞋也不知道落到哪儿去了,白嫩嫩的小脚踩在地板上。

    一边跑,还一边大叫着非礼——这女人,逃命都跑的这么风骚迷人。

    不过更让秦洛叹服的是,即便在被人持枪追杀的时候,她还能够保持着相应的智慧。

    华夏人都有着爱热闹的习惯。但是,更多的时候,他们对和自己不相干的人都表现的非常冷漠不近人情。

    他们信奉‘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行事准则,把‘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当做金玉良言,只要是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人或者事,他们就完全可以当做一场闹剧来欣赏。

    厉倾城喊的是‘非礼’,所以路边那些不明真相的过路客可能会围过来看看热闹。只要有人来看热闹,就能增加她逃命的机率。

    如果她喊‘救命,有人杀人’的话,怕是那些过路客跑的比她还快——-

    她跑的太急,不小心踩在一个梨核上。梨核带着她的身体向前滑去,厉倾城一个踉跄,身体重重的往地上摔了过去。

    黑衣杀手终于找到了开枪的机会,脸色平静的举起了手里的手枪。

    秦洛大惊之下,也顾不得自己离厉倾城还有很远的距离,甚至连瞄准的时间都没有。只是对准枪手的位置,毅然扣动了手枪的扳机。

    他只是需要给那名枪手一个警告,一个后面有个人手里拿把枪的警告。

    砰!

    枪声响了。黑衣杀手毫发无伤。

    打偏了!

    不过,那名黑衣枪手倒是如秦洛所预计的那般回过了头,然后对着秦洛奔跑的身体开始射击。

    一枪。

    两枪。

    三枪——-

    当他枪里面的子弹打完之后,便不再恋战,鬼魅一般的闪进了逃跑的人群里,然后转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洛自然不会跑上去追逐,他跑到厉倾城的身边,把她从地上扶起来,担心的问道:“你怎么样?有没有事儿?”

    “我没事儿。”厉倾城从地上爬了起来,她光洁性感的膝盖被坚硬的水泥地给磕破了一大块皮。有细密的血珠渗出来,没有大碍,却疼痛锥心。

    “没事儿就好。”秦洛终于放下心来。他刚才远远的看到厉倾城摔倒,以为她中枪了呢。吓的心脏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你中枪了。”厉倾城看着秦洛肩膀上血流汩汩的小洞,着急的说道。

    “没事儿。被子弹擦了一下。”秦洛苦笑着说道。他终究不如离那般的强悍,虽然已经极力的学着离的那种方法躲避,仍然被一发子弹打在了肩膀。

    “别傻笑了。赶紧叫救护车。”厉倾城伸手想掏手机,却发现自己的包包还落在出租车里面。想起那个惨死的出租车司机,心里一阵黯然。

    “别叫救护车了。”秦洛指着那大半天都没办法动弹的车流长龙,说道:“等到救护车开来,我已经流血身亡了。报警吧。”

    厉倾城点了点头,爬起来往出租车那边跑过去。准备把自己的手提袋找回来,好用手机报警。

    其实不用秦洛报警,周边的警察已经往这边赶了过来。

    公路枪击案,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即便他们再想偷懒也不敢无动于衷。

    很快的,中枪的秦洛和受伤的厉倾城便被送到了附近的医院。

    ———

    ———

    管绪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今天的晚报时,茶几上的手机突兀的响起。

    他抓过手机,看了看来电号码,便按下了接听键。

    “管少。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话筒里,传来李令西丝毫不加掩饰的喜悦之情。

    “什么事儿这么高兴?”管绪的嘴角牵扯出一个迷人的弧度,笑着问道。

    “真是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很快就到。”李令西笑哈哈的说道。“知道吗?那个姓秦的,从咱们公司出去之后,在回去的路上被人给堵在了公路之间——听说还中枪了。”

    “是吗?伤的严重吗?”管绪声音平静的问道。

    “肩膀上中了一枪。可惜啊。可惜啊。打中的要是脑袋多好。”李令西遗憾的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管绪说道。

    “哈哈,我就说嘛。姓秦的坏事做绝,没有几个人会喜欢他。管少,现在咱们应该怎么办?他是从咱们办公室走出去的,而且和我发生了一些不愉快——警方会不会怀疑我们?毕竟,那个小白脸身后的几个女人还是很有些背景。我怕事情会比较棘手。”

    管绪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身正不怕影子斜,应该做什么,继续做什么。记住,如果警察真来调查的话,实话实说就好了。”

    “把我和他的矛盾冲突也说了?”

    “说了。”管绪不容拒绝的说道。

    “好吧。我知道怎么做了。”李令西说完,便挂了电话。

    李令西叹了口气,然后拿起放在一边的报纸。他正在查看的页面,正有一条豆腐块大点儿的新闻报道:今天下午玄武路发生一起恶意枪击案,两死七伤,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这么大的事情,也只能上这么小的一块儿版面。

    ———

    ———

    小桥。流水。人家。

    在一间古色古香的屋子里,一个明媚典雅的旗袍女人坐在窗边素手抚铮,两个男人分坐石桌的两面持子厮杀正浓。

    女子弹奏的是十大古铮名曲之一的《林冲夜奔》,这是他们的那位少爷非常喜欢的曲目。这是一首表现豹子头林冲在遭受官府迫害之后于风雪之夜投奔梁山的故事,气势壮烈,情绪激昂,颇有肃杀之意。

    手持白子的秦纵横也正如这曲意一般,落子如神,出手狠辣,招招击其软肋。让人防不胜防。

    手持黑子的田螺虽然多出奇招,却也抵法住对方的浓郁杀意,气势大坠之下,终于被白子给重重围死,动弹不得。

    田螺捏着那颗无法下手的棋子,苦笑着说道:“今天大少杀气太重了,我不是你的对手。”

    “输敌不能输阵。你的阵势已输了,还怎么和我在大局上拼子?”秦纵横一脸笑意的说道。停棋后的他又恢复了彬彬有礼的浊世佳公子形象。

    “大少心里有杀气。我是棋盘上有杀气。已经落入下乘了,哪还有信心和你斗下去?”田螺笑着说道。“因为他遇袭的事情?”

    秦纵横挥手示意那弹铮女人出去,净过手后,端起茶几上的温茶,一饮而尽,这才出声问道:“你说,谁最有出手的嫌疑?”

    田螺笑哈哈的看着秦纵横,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叼上,也不管烟味是否会污染了这空气里焚香的清爽幽香味道,点着烟之后,狠狠地抽了一口,说道:“最有出手嫌疑的——自然是大少你了。”

    “不错。”秦纵横温和的笑着:“最有嫌疑的人是我。秦洛会这么想,牧月会这么想——甚至连你也会这么想。”

    “可是,我凭什么要背上这个黑锅?”秦纵横脸色阴沉的问道。眼里杀气弥漫。

    “因为你和他抢女人。”田螺笑眯眯的说道,也不管自己的主子此时正在生气。“自古红颜多祸水。得了她们的身体就行了,至于那什么心啊魂儿啊的东西——谁爱要谁拿去。”

    “女人,我要抢。但是,这件事儿,我也要查。”秦纵横说道。“我想知道,到底是谁在往我身上泼脏水。”

    “我知道怎么做了。”田螺说道。“可是,大少,他真值得你出手?”

    “既然别人已经意识到他的危险性,我们也不能刻意忽略。”秦纵横说道。“尽快给我结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