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53章、杀机!
    第253章、杀机!

    两人一番深谈,在咖啡馆消磨了不少时间。等到他们乘坐的车子被夹在马路中间,像是乌龟一样慢腾腾的向前攀爬的时候,这才意识到:现在正是下班时间。

    不正常坐班的人,对下班的人流高峰期是没有什么概念的。更不会理解那种人山人海如蝼蚁般把自己搬运回家的人群所需要承受的痛苦。

    “这要走到什么时候?”秦洛看着前面密密麻麻的车辆,苦笑着说道。

    “你比他们幸福多了。”厉倾城笑着说道。“他们行色匆匆的急着回家,你还有时间坐在开着暖气的车厢里欣赏美女。”

    这句话简直是说到了出租车司机的心坎儿里,他恨不得这车子堵上三五个钟头才好。那样的话,他也能够通过这后视镜多欣赏一下后面这个绝色美女。

    开了十几年出租,也不是没有遇到美女乘客。但是能够让人见之便——动情的女人,实在是少之又少。这个女人,一言一行、一个眼神、一抹微笑,都让人酥麻到骨子里。

    “现在单双号限行,还算快一点儿。搁在以前,在车子上堵上两个钟头是很平常的事情。”司机自来熟的说道。终于找到了和厉倾城搭话的机会,他总是不愿意放过。

    男人嘛,谁都有一点点儿色心的。“要不,给你们来点儿音乐?”

    说话的时候,司机已经打开了收音机的按钮。

    “——-名医堂三名中医专家在友谊广场免费坐诊,吸引近千名群众围观就诊。这已经是华夏名医堂在本市开展的第六次义务就诊了,名医堂的马长寿医生向记者报料,以后名医堂会继续开展此类义务坐诊活动,而且不仅仅局限于燕京,还会在国内其它城市举办,让更多的患者——”

    司机以为乘客肯定不愿意听这一类的新闻报道,就想把频道调到音乐电台。

    秦洛说道:“就听这个。”

    “嘿嘿。行。你们喜欢就好。这个华夏名医堂我也知道,我老婆的小表妹的二舅妈的胃病就是被他们治好的,嘿,喝了三剂中药就好了,简直是神了。我说啊,还是咱们中医好——”司机和其它的燕京司机一样,上知天理下知地理,高官秘史,市井传闻,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论任何话题他们都能够涉猎一些。

    厉倾城看了秦洛一眼,笑着说道:“看来,这个慈善组织已经深入民心了。”

    “这是好事儿。”秦洛说道。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有些小小的不舒服。如果这个名医堂和管绪有什么关系的话,他总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收拢民心,所图非小。”厉倾城摇头说道。“如果是你做出这样的事情,我相信。别人做出这样的事情,我不信。诺大的华夏,只有一个秦洛。”

    “那你觉得,他们是为了什么?钱?名声?”

    “我对这个组织也有过关注,他们的惠民活动深入人心,今年过完年,更是加大了广告投入和各种各样的宣传活动——-”厉倾城说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会是中医公会最大的竞争对手。”

    “为什么不能是中医公会最好的合作伙伴?”秦洛笑着问道。他说的这句话,自己都没办法相信。

    如果能够有人愿意和他站在同一条线上,做着相同的事情,他会热烈欢迎。可是,这种想法实在是有些过于幼稚。

    而且,在他知道了管绪和华夏名医堂有联系之后,他更没办法渴望能够和名医堂达成某种程度的合作。

    很多时候,秦洛觉得自己就像是好莱坞电影里面的孤胆英雄,一个人拯救国家拯救地球的牛叉人物。

    “你说的这些——啊——-”厉倾城的一句话还没说完,她的脑袋突然间被秦洛给按了下去。而且她的脸所趴下去的方向正好是他的跨部——一种很令人想入非非的姿势。

    这个纯情小处男怎么突然间这么狂野了?

    在她脑海里刚刚浮现起这种想法的时候,只听到‘砰’的一声响,车窗的玻璃被什么东西给击碎了,玻璃碎片霹雳啪啦的坠落下来,砸在秦洛和厉倾城的脑袋上。

    厉倾城一下子就明白出现了什么情况,虽然惊慌,但是表现的还算沉稳,身体没有动,沉声问道:“秦洛,怎么了?”

    “有人开枪。”秦洛说道。他的小黑没有随身携带,想反击都没有趁手的武器。

    子弹是从斜对面的面包车上飞过来的,秦洛刚才无意间从后视镜里面看到那辆面包车的窗户上伸出一支黑漆漆的枪口。

    甚至在那个时候,他都不知道这支枪的目标是不是自己,但是,脑海里的危机意识还是让他第一时间就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按下了厉倾城的脑袋,然后用自己的身体压在她身上。

    前面的司机一脸茫然的回头看了一眼,见到破碎的车窗玻璃和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从面包车里跳下来,正往这边冲过来时,他终于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就跑了出去。

    秦洛不知道是应该阻止司机的动作,还是放任他自己逃命。

    因为他知道,这些人的目标肯定是自己,谁会闲着无聊持枪跑去枪杀一个出租车司机?

    可是,很快的,秦洛就开始后悔自己所做的决定了。

    出租车司机推开车门跑了两步,枪声再次响起。

    他的身体带着子弹强大的冲击力,重重的扑倒在一辆银色的宝马车上。

    像是农村小孩儿过年时喜欢玩的一种游戏:把炮竹插进牛粪里,然后再点燃引线。

    司机的脑袋中枪了,血水和脑髓飞溅。

    宝马车的女车主从后视镜里看到后窗的恐怖状况,尖叫一声,推开车门便冲了出去。

    其它被拦在马路中间的车主也纷纷注意到这边的枪击事件,然后各自捂着脑袋,惊呼着从自己或者别人的车子里跳

    “不要动。”秦洛对身下的厉倾城说道。然后随手摸了块碎玻璃捏在手里。

    他知道他们有枪,也知道他们正快步向这边赶来。

    如果让他们靠近的话,他们俩就死定了。

    秦洛一脚踹开车门,然后身体在地上翻滚两下,闪电般的把手里的玻璃向那两个黑衣男人丢了过去。

    这不是胡乱的抛掷,而是极具杀伤力的一招。丢玻璃的手法蕴涵着体内的真气,那透明的玻璃呼啸着,旋转着,像是锋利的刀子般,朝着目标的脸上割去。

    秦洛来不及查看自己这一抛有没有伤敌,他的身体快速的闪进了两辆车子的空隙。然后,又从袖子里摸出两根银针出来。

    当然,就算银针也算是武器。可是,用银针这种冷冰器对付子弹——-仍然让人觉得有种很荒谬的感觉。

    可是,现在的秦洛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下定决心,以后出门,无论如何也要把小黑随身带着,寸步不离。

    锃!

    一发子弹射在秦洛躲避的车体上面,钢铁被子弹撕裂,发出清脆却一点儿都不悦耳的催魂音。

    秦洛知道自己的目标被他们发现了,却也不敢走太远。因为厉倾城还在车上,他不能放下这个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女人。

    当然,他知道有可能这些人的目标是自己。只要自己逃跑,就能够吸引这些人的注意。

    可是,他赌不起。

    要是这些人在追击自己的时候,顺手给厉倾城补上一枪,自己能否承受这样的打击?

    能否承受?她在自己的心里竟然有如此重要的位置?

    秦洛有瞬间的失神,然后很快的就把心神拉回了现实。

    砰!

    外面突然间响起了玻璃的破裂声音,秦洛向外一看,吓的心脏差点儿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厉倾城,那个疯婆娘,竟然抓着一把玻璃朝着那两个朝着秦洛跑过去的枪手丢过去。

    然后对着秦洛的方向喊道:“秦洛,快跑啊。”

    她一脸担心着急,一直以来保持的优雅从容不复存在。

    跑?我怎么能跑?

    那两个枪手明显被厉倾城的挑衅动作给激怒了,一个人继续跑来追杀秦洛,另外一个人把枪口对准了推开车门向远处跑人群中跑去的厉倾城。

    秦洛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身体突然间从掩护车体后面跳上来,然后悍不畏死的朝着那名枪手冲了过去。

    秦洛终于看清楚了这名枪手的脸,金黄色的头发,苍白的面孔,还有那双微小却极其有神的眼睛——竟然是个白人。

    秦洛的愚蠢行为明显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然后,他的脸上浮现起了讥讽的笑意,对着这个跑的飞快的男人举起了手枪——

    砰!

    他再一次扣动了扳机。这一次,他的目标仍然是秦洛的脑袋。

    他喜欢血花四溅的感觉。正如他小时候经常和伙伴玩的游戏。

    可是,一枪过后,那个脸色挣拧的男人竟然没有倒下,而且,他仍然保持着向向奔跑的姿势。

    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明明刚才是对准他的脑袋开的枪,他是怎么躲开的?

    离说过:会挨揍,才能学会揍人。

    秦洛从一开始的三十秒倒地不起到后面的坚持十几分钟,半个钟头,不仅仅是和离硬拼,更多的时候,两人一直处于缠斗的状态——

    离的速度又快又狠,他都能应付的来。这名枪手的速度和离相比较,实在是太慢了些。归根到底,还是境界上的差距。

    他从离的身上学会的几种步伐救了他一命,只是微微的错开了一步,便躲开了这颗夺命的子弹。

    枪手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再一次对准秦洛的胸口扣动了扳机。

    枪声响了。却传来枪手自己的哀嚎。

    秦洛手里的两根银针,被他插进了枪手的眼睛。暴力、直接、长针直穿而入,只留下一小截针尾在外面。

    像极了扎针起手式的‘深*喉法’,专治重疾病患者所用。

    (PS:老柳自己打脸,更新的实在是太晚了。拱手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