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50章、你死我亡!
    第250章、你死我亡!

    小秘书双眼圆睁,嘴巴张开了可爱的O型,一脸诧异的看着李令西。心里即是惊讶,又有些失落,有种偶像破灭的感觉。

    公司里最受欢迎的男人是大老板管绪,只是管绪极少来到名医堂,所以,李令西这个总负责人也同样获得了极多女孩子的喜欢。

    虽然他没有管绪那般的俊朗帅气,也没有他身上自然流露出来的温和迷人气质,可他也算是个帅哥,人虽然有些骄傲,对待下属却也斯文有礼——-即便没有这些。年少多金的公子哥,也同样能够吸引一批拜金女人的追捧。

    从那个男人喊出那样的话之后,她就明白了。难怪以前从来没有见到李经理和哪个女孩子亲近,对公司的女同事都是一视同仁,就算对一些自认为条件不错的女同事言语间的暧昧也是冷淡处理———原来,他喜欢的是男人。女人的千娇百媚,在他眼里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李令西要是知道她是这种想法,非要把她的薪水全部扣完,然后赶出公司不可。他之所以这般的洁身之好,还不是为了能够获得宁碎碎的欢心?要是让她知道自己在公司里和别的女人搞三搞四,自己还有什么机会?

    当然,现在都没有什么成功的苗头。

    所以,在小秘书思考这些东西的时候,竟然忘记了一个秘书应有的职责——-在上司被人泼咖啡的时候,她应该出声阻止。在上司被人泼过咖啡后,应该及时的想到处理办法。

    她只是脸色煞白的,傻乎乎的站在哪儿。

    和厉倾城相比,秦洛的准头自然要高上许多。毕竟,这位中医教师曾经练习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空枪射击和抛掷神针。

    于是,那一杯滚烫的,还冒着热气和浓郁香味的液体便化作一道乌泓,对着李令西的脸上飞过去。

    李令西大惊失色,都来不及呵斥一声,就飞快的想要逃脱这液体的攻击范围。只是他还坐在转椅上,惊慌失措之下,一个起身不稳,扑通一声便连着转椅一起摔倒在地上——

    啊——-

    大理石桌子后面,传来李令西吃痛出声的呐喊声音。

    接着,就见他像是火烧了屁股的猴子一般跳起来,飞快的把身上的西装外套给脱了下来,然后,又疯了一般的撕扯里面的衬衣———

    他那么一摔反而是救了他,咖啡没有泼到他脸上,只是泼在了他的后背上。

    灼热的液体很快就渗透了衣服,然后和他娇嫩的肌肤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他的眉眼紧紧的拧在一起,脸上的肌肉严重扭曲。

    “快拿毛巾。快拿毛巾。”李令西尖叫着喊道。

    小秘书终于从失落的情绪中回过神后,长长的睫毛眨了眨,一脸茫然的问道:“什么?”

    等到她看清李令西正满脸痛苦的忙着脱衣服时,惊呼着说道:“经理,你这是——-我去给你找毛巾。有没有烫伤?要不要拿些药膏?”

    “快去。”李令西怒声喝道。

    小秘书不再言语,狠狠地瞪了秦洛一眼,就快步跑了出去。

    “你们等着。我要报警抓你们——你们故意伤人——”李令西指着秦洛和厉倾城的手指直发抖,心跳剧烈的起伏着,快要被这些人给气得抓狂了。

    “报警?你还有脸报警?”厉倾城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应该报警的人是我吧?你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对我动手动脚,我才要告你骚扰罪才是。”

    “我什么时候对你动手动脚过?你有什么证据?”李令西大声喝道,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

    “证据?你说我故意伤害,又有什么证据?”厉倾城冷笑着问道。

    “我身上的咖啡——-还有这地上的地球仪,文件夹——这些都是证据。还有我秘书的证词。厉倾城,还有你——姓秦的,你们都等着坐牢吧。”李令西声嘶力竭的喊道。在这宽敞豪华的现代化大办公室里,他却光着上半身,身体偏瘦,身上又没有什么肌肉,像是被人剔了肉的鸡骨架似的,给人极其滑稽可笑的感觉。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脱了衣服后,都会暴露出自己的缺点。穿上衣服时风度翩翩的公子哥,脱光衣服后也和街上流浪的乞丐没有什么两样。

    人和人的区别,也无非就是衣服的牌子不同而已。

    “如果你不非礼我,我会用地球仪砸你,用文件夹打你——用咖啡——-哦。对了,咖啡不是我泼的。”厉倾城笑眯眯的看着秦洛,说道:“是你想包养他。他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所以才泼你的。”

    秦洛苦笑,说道:“这句话是替你说的。”

    “那好吧。”厉倾城点了点头,接过秦洛手里的咖啡杯,说道:“咖啡的帐也算在我身上。如果不是你想非礼我,我会对你做这些?”

    “我疯了吧?在自己的办公室非礼别人?你以为你这样的话会有人信?”李令西盯着厉倾城的眼睛几乎能够喷出火来。

    “我说有,就会有。”秦洛笑眯眯的说道。自己怎么着也是龙王的徒弟。和有关方面打声招呼,还是非常简单的。

    心想,幸好自己没有铭牌。不然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李令西一愣,这才想起秦洛的恐怖背景。和王九九的关系,和闻人牧月的关系,和那个名媛会所女老板的关系———自己说自己也是燕京的公子哥。

    可是,公子哥和公子哥也是有差别的。那些人的层次,不是他们能够招惹得起的。

    这种处处被人压制,却无处反抗的感觉是最让人憋屈的。

    “你们是在耍无赖。”李令西想通了这层关系,也不再急着报警了。走到柜子边,取了件提前准备好的白色衬衣穿上。

    虽然后背有种火辣辣的痛感,可是,和心里的痛相比,那些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了。

    “彼此彼此。”秦洛笑着说道。“我虽然是个脾气很好的人,但也由不得任人欺负。所以,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如果你不拨打报警电话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厉倾城笑眯眯的看着李令西,问道。

    “我是不会收手的。”李令西阴沉着脸说道。

    厉倾城点了点头,说道:“希望在三个月后,还能听到你说这句话。”

    说完,秦洛和厉倾城相视一笑,便并肩向外走去。

    小秘书取了毛巾和药膏过来,站在门口小心翼翼的说道:“经理。毛巾和药膏我给你放在桌子上。”

    说完,便转身逃也似的跑了。

    要是以前,她自然会主动提出要替经理擦擦药膏什么的。可是,知道他那古怪的性取向后——-她就不敢触碰他的身体了。

    李令西拿过药膏,准备擦拭伤口。这才想起来,伤口是在后背上,可是那个小秘书却跑了。

    他一怒之下,一把把药膏在砸在了办公室门板上。觉得这样还不解气,然后又把他面前能够看到的东西全部都丢了出去。

    霹雳啪啦——

    办公室不断的传出物体破裂的声音,整个公司的人都惊动了。小声的交头接耳,猜测经理为什么会发那么大的火气。

    只有那个知道内情的秘书脸色怪异,默默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知道了上司那么重要的秘密,肯定要被公司炒掉了。

    管绪推门进来,看着里面像是被强盗扫荡过的凌乱场景微微皱眉。

    但是这不悦的表情只是一闪而逝,又恢复了刚才平时那种不愠不火的表情。

    “他们走了?”管绪问道。

    “走了。”李令西闷声答道。贪婪的吸吮着手里的香烟。接着,又一脸凶狠的补充了一句,说道:“我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管绪点了点头,问道:“伤着了没有?”

    “其它的还好——-后背被烫着了。”李令西咧了咧嘴,说道。

    管绪从脚下捡起那支烫伤膏,走到李令西身后,说道:“衣服脱了吧。我帮你擦擦。”

    李令西把烟蒂按进烟灰缸里,然后脱下衬衣,把自己紫红一片的后背裸露在管绪面前,笑着说道:“麻烦管少了。”

    “和我还用这么客气?”管绪在手上抹了药膏,然后轻轻的帮李令西擦拭后背上的烫伤处。“他们下手也真够狠的。看来你要连续擦几天药才行。不然的话,会起水泡。”

    “管少。无论如何,你也要帮我报这个仇。”李令西咬牙切齿的说道。“从小到大,只有我欺负别人的份儿。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欺负过。嘿嘿,被人栽脏的滋味——-还真是不好受啊。”

    管绪笑笑,说道:“我们也应该更加主动一些了。既然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我们就自己做出来吧。总不能白白让你被人欺负了。”

    “管少,怎么做?你给个思路,我负责操作。”李令西脸色挣拧的说道。“这一次,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我就是要和他们碰上了。”

    管绪摇了摇头,说道:“我们不能死。但是,一定要亡了他们才行。”

    秦洛的中医公会,实在是他最大的跘脚石啊。

    (PS:近卫军,风骚起来!红票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