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46章、再次逼婚!
    第246章、再次逼婚!

    闻人霆老爷子激动之下,还没有察觉自己话中的歧义,继续骂道:“现在想起牧月是你的女儿了,以前你跑到哪儿去了?以前怎么没看到你对他们姐弟俩负什么责任?”

    “爸,我也是为牧月好。”闻人捷小声解释道。他没想到自己对秦洛说的话全都被老爷子听到了。见到水伯站在父亲身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知道,如果没有这老狗通风报信,父亲不可能特意绕到这儿来逮自己。

    “为牧月好?你还有脸说这话?把她喜欢的人赶跑,就是为了牧月好了?还有,你告诉我,牧月什么时候要认你这个父亲了?”闻人霆被这个儿子给气糊涂了,冷笑着说道。

    “可是——他确实配不上牧月。”闻人捷说道。“也许对咱们家有什么其它的企图也说不定。”

    “不用他有企图,只要秦洛想要,我就乐意把闻人家族这点儿财产全部都送给他。也免得你们这些不成气的整天看不过眼。”闻人霆怒声喝道。

    “爸——”闻人捷有些无语,老爷子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

    只是闷闷的盯着秦洛,心里想着,老爷子怎么这么看重这个混球?难道还是因为二十多年前的那档子事儿?可是,都过去那么多年了,闻人家和秦家也二十多年没有往来——-谁还记得?

    “老爷子,你可没气坏了身体。不然的话,我的罪过可就大了。”秦洛走过去扶着闻人霆,笑着安慰道。

    “我非要被这混帐儿子给气死。”闻人霆喘着气说道。“从小到大,他就没干过一件让我省心的事儿。——当然,除了给我生了个好孙女之外。”

    秦洛苦笑无语。心想,老爷子一向和蔼明智,很少会这么雷霆一怒的骂人。看来,闻人牧月这个老爹实在不怎么样——-

    只是那么大的一个人了,被老爷子骂的跟什么似的,看起来也够可怜的。

    “老爷,开饭了。大家伙儿都在等着呢。”水伯在旁边提醒道。也算是间接的为闻人捷解了围。

    “走。秦洛,咱们去吃饭。”闻人霆握着秦洛的手,没有松开的意思。

    闻人家的餐厅实在是大的吓人,把那张不太实用的大理石长桌给撤了,然后按照三角型的方阵,一共摆了三张大圆桌。

    闻人空闻人臻几兄弟以及一些姑舅之类的一些人物坐一桌,闻人烮、闻人有志、闻人暄、闻人雅歌、闻人牧月、闻人照等年轻人围坐一桌,还有一些小孩子及女眷围坐一桌。闻人家族的一个家宴,竟然摆了三大桌数十人。

    当闻人霆拉着秦洛的手走出来的时候,餐厅所有的人都自觉站了起来。

    闻人烮闻人有志等年轻一辈看到爷爷拉着秦洛的手,即是意外,又是酸楚。虽然爷爷平时对他们也算是不错的,可是,什么时候这么亲密的牵过手?

    “老爷子,我到哪边儿去坐。”秦洛把闻人霆老爷子送到主位上坐好,然后就要离开。

    “你坐我身边。”闻人霆说道。

    “这——-”秦洛看了一眼这张桌子上的人,笑着说道:“老爷子,我还是坐那桌边。那边都是年轻人,有话讲。”

    “坐我旁边儿。我还有话要讲呢。”闻人霆不容拒绝的说道。

    于是,闻人空只得站了起来,跑到老爷子对面坐了下来。以前,都是他坐在闻人霆身边的。没想到今天却要为一个外人让位。虽然脸上不露声色,但是秦洛知道,怕是他在心里恨极自己了。

    事情已经成了定局,秦洛也就只能坐了下来。被老爷子训斥的狗血淋头的闻人捷也走了出来,悄无声息的坐在了下首位置。

    认识秦洛的,仍然把眼神投在他身上,想看看他到底有什么讨人喜欢的地方,竟然能够让老爷子如此另眼相待。不认识秦洛的,和身边的人小声议论着——-秦洛再一次成为人群中的焦点。

    闻人霆老爷子端起酒杯,再一次语不惊人誓不休的说道:“第一杯酒,敬秦洛。”

    静。

    死一般的沉静。

    闻人家族的人再一次睁在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秦洛。难道老爷子被他喂了迷药吗?

    秦洛赶紧站了起来,说道:“老爷子,这个可使不得。我是晚辈,哪能让你们敬酒。”

    秦洛也顾不得自己不能喝酒的身体了,端起自己面前的白酒杯,说道:“这第一杯酒,我敬各位。”

    说完,便自个儿先干为尽了。

    闻人霆欣赏的看着他,笑了笑,也把自己杯子中的酒一饮而尽。

    其它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举杯喝酒。

    “秦洛,你多大了?”秦老爷子突然间出声问道。

    秦洛愣了愣,说道:“二十三。”

    难道这老爷子还不死心,仍然要把他孙女介绍给自己?

    “哦。二十三年了。”闻人霆一脸幽然神往的说道。“难怪都被他们忘记了。”

    秦洛心思一动,然后沉默不语。

    啪!

    闻人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声喝道:“二十三年又怎么了?你们忘了。我忘不了。二十三年前,我这老头子躺在床上身患绝症命在旦夕,闻人家族惨遭吞噬也危在旦夕——是秦洛他爷爷在最危险的时候救了我,也救了我们闻人家族。”

    闻人烮撇了撇嘴,对身边的闻人雅歌说道:“又来了。”

    “几十年前的破事儿了——-而且,是秦洛他爷爷救了咱们爷爷,和他有什么关系?”

    不仅仅是他们两人有这种想法,其它的闻人家族也都是这种想法。

    二十多年前的破事儿了,至于整天这么提吗?如果心里真过意不去的话,给他们点儿钱不就打发了?

    闻人霆虽然没有听到他们谈论的话,但是,却从他们脸上的表情上看到他们此时的心理想法。

    “你们是不是以为,因为秦家救的是我这个老头子,所以就和你们一点儿关系也没有?”老爷子扫视全场,寒声问道。

    闻人空心中虽然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他怎么着也不会在老爷子面前承认。笑着劝道:“爸,你也别生气。那个时候,雅歌他们都还没出生呢——-那能记得这桩子事儿?咱们这些人记住不就行了?”

    “不行。”闻人霆老爷子怒声说道。“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把秦洛请来参加咱们家的家宴吗?我就是要再一次告诉你们,秦家的这份恩情,这笔债,你们每个人都得给我放在心上,背在身上。别以为这事儿和你们没关系。”

    老爷子都发火了,其它人有再大的意见,这个时候也不敢出声反驳。只是他们看向秦洛的眼神却极为不善。

    倒是闻人照笑嘻嘻的看着秦洛,看来他真是被秦洛那一通训骂给折服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餐饭吃的也就不太愉快。大家都沉默着,很快的,就有几个小辈儿放下了筷子。

    闻人霆也不在乎,自个儿和秦洛碰了两杯酒后,便扣了杯子,吃饮布菜。对秦洛很是热情。老爷子胃口好,闻人空他们也只能陪着。没有人敢提前离席。

    放下筷子,接过佣人送上来的温毛巾擦拭了嘴巴,站起身说道:“秦洛,你和牧月到我书房来一趟。”

    秦洛和闻人牧月对视一眼,便跟在闻人霆的身后向他的书房走去。

    闻人霆的书房也同样的大,但是里面摆放的家具却极少。一个小书柜,里面摆着不多的几本书——-并不像其它的有钱人那般,整个书房都做满了书柜,里面密密麻麻的摆满了藏书。

    “坐。”老爷子指着沙发说道。

    秦洛和闻人牧月并排坐在一起,闻人霆坐在他们对面。

    “老爷子,没必要因为这件事和他们生气。再说,爷爷也不在乎这个。”秦洛笑着说道。

    “他可以不在乎。我得放在心上。”闻人霆说道。“我这一生做生意,无非谨守一个‘诚’字。我这辈子不欠谁什么东西,就是欠你们老秦家这笔债——-还是一笔没办法偿还的债。”

    秦洛苦笑。这老头子太执着了些。和自己家那位一样的是个倔脾气。认死理。决定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闻人霆看着秦洛,说道:“秦洛啊,第一次,你上门来退婚,我没有反对。因为我清楚,那个时候,你和牧月没有见面,更不会有什么感情。”

    “现在,你和牧月已经成了很好的朋友。我对我这个孙女很了解,心比天高,一般人都不会放在眼里。既然她对你不排斥,那就证明你非常有戏——-所以,今天我得再问你一次,你真的要退了这门亲事?”

    秦洛一愣,没想到事隔大半年,老爷子会再次提出这个问题。

    他转过头看向闻人牧月,见到她正低头想着什么,根本就没有给他解围的样子。

    “老爷子,咱们今天喝的是什么酒?”秦洛眼睛迷离的出声问道。“怎么酒劲儿这么大啊?”

    “别假装醉酒。好好回答我的问题。”闻人霆一眼就看穿秦洛的诡计,出声喝道。

    (PS:近卫军,前进!红票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