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44章、闻人照的委屈!

第244章、闻人照的委屈!

    第244章、闻人照的委屈!

    上次参加秦老爷子寿宴的时候,秦洛曾经和闻人照开玩笑,让他过来叫自己‘姐夫’。因为他知道,当时的闻人照对自己成见颇深,是肯定不会叫的。他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欺负欺负他。

    你不觉得,欺负一个富可敌国的富家子弟是一件很爽快的事情吗?更何况闻人照长了一张小受脸,谁看到都想上去虐两把。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今天闻人照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当着家人的面叫自己姐夫。

    难道说,上次把他狠狠地教训了一番后,他就被自已的王八之气所倾倒?

    看到大厅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自己身上,秦洛有种不太自在的感觉。他们的眼神就像是自己偷走了他们什么宝贵的东西,而且被人发现了一般。

    闻人老爷子打电话说请自己自己过来吃顿便饭。可是,今天家里怎么这么多人?

    看来,这顿便饭一点儿也不‘方便’啊。

    其实不知道的是,今天是闻人家族每年一度的家宴,不仅仅是闻人烮、闻人有志、闻人暄、闻人雅歌等小辈回来了,连闻人牧月的大伯闻人空二伯闻人闻人臻闻人牧月的父亲闻人捷以及外放各地的闻人家族嫡系人员全都放下各自手头上的工作,携妻带子的赶回来参加聚会。

    可以说,除了负责海外生意的几个闻人家族重要人物没有出现之外,闻人家族的全部人员都到齐了,

    在这样的场合,闻人照却喊了秦洛一声‘姐夫’。

    如果闻人牧月是普通的一名闻人家族成员,喊了也就喊了,反正大家也不会在意。最多打听打听男方的人品家世,如果配得上闻人家的女孩儿,就和他们寒暄一下。如果配不上——那也是要劝着分开的。

    可是,闻人牧月是闻人家族的掌控事。是这艘经济航母的舰长和指挥者。她选择的夫婿,自然要经过所有人最苛刻的审核。

    太穷了,他怎么能配得上闻人牧月?

    太富了,以后会不会对闻人家族有企图之心?

    太善良,这样的人能够辅助闻人牧月打理公司吗?

    太有心计,怎么能够放心的把闻人牧月托付给这种人物?

    ———-

    如果你若要反对一件事情,就一定能够找到相应的借口。

    闻人烮、闻人有志、闻人暄、闻人雅歌这些人都见过秦洛,并且和他发生了一些口角争执。此时见到他被闻人照的一句话推向风口浪尖,脸上都带着各种各样的笑意。他们冷眼旁观,准备看着秦洛到底要怎么样应付这些人的审视。

    “姐,姐夫。坐啊。”闻人照站起身说道。

    秦洛恨不得冲上去,一拳打碎他那笔挺的鼻子。

    “牧月,你不介绍一下吗?”闻人牧月的大伯闻人空出声说话了。闻人空在家族产业的地位还不如闻人牧月,但是,他是闻人牧月的长辈,说话还是极有份量的。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闻人牧月也不好拒绝。

    “秦洛。”闻人牧月淡淡的说道。没有紧张,也没有觉得意外,面色平静,一幅千军万马中闲庭信步的姿态。

    “这个介绍未免太简单了些吧?”闻人臻说道。转过头看着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弟弟,闻人家族有名的花花公子闻人捷,问道:“这件事儿你已经知道了?”

    闻人捷是闻人牧月和闻人照的父亲,标准的美男子。身材高大,鼻梁挺拔,脸上棱角分明,眼睛深邃有神。风流成性,却没什么实际才能。没有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仅仅依靠家族成员每年应有的一些分红过活。

    但是,仅仅是这些钱,也足够他生活的比一般人滋润许多。前些年时常更换身边的小明星,直到闻人牧月异军突起,从众多的继承者手中接过家族大权后,他才变得收敛了起来。

    “我不知道。”闻人捷说道。他看着闻人牧月,说道:“牧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闻人牧月竟是看也不看自己的父亲一眼,对秦洛说道:“我们去后园吧。这里太吵。”

    秦洛自然乐意,他又没准备真的来闻人家族当女婿,也没有奉承这些大爷的意思。

    于是,两人也不和在座的这一大屋子人打声招呼,竟然就径直闪人。

    “什么态度?”闻人空怒道。“这是什么态度?”

    “就是。怎么着咱们也算是长辈吧?老三,没事儿你也管管你那女儿——-你看看,这是什么态度?接了老爷子的班,就谁都不放在眼里了?”

    闻人捷苦笑不已。他知道自己那个女儿恨自己的无能和花心。她平时都不正眼看自己这个老子,话都不愿意和自己多说一句,又怎么可能愿意听自己的劝?

    寒风冷洌,枝叶萧条。燕京的冬天总是给人萧瑟凄凉的感觉。

    这后园虽然也植了不少四季常青植物,可是这天是阴沉的,水是冰冷的,连那石雕都一板一眼,看起来没有丝毫生机——-终归会有些影响人的心情。

    闻人牧月吐了口浊气,说道:“这就是我不愿意回来的理由。”

    “你应对的很好。”秦洛笑着夸奖道。

    “我只是不愿意理会。”闻人牧月看了秦洛一眼,眼里有犀利的寒芒闪烁。

    “不理会,就是最好的应对方法。”秦洛笑着说道。“现在你是闻人家族的掌控者,所有的产业都掌握在你的手里,有关家族存亡的大事,你的发言也很重要——你又不求他们什么,又不依靠他们什么。有什么理会他们的理由?”

    “当一个人和另外一个人有了利益关系,才会在乎别人的看法。譬如同一个县城的县长和副县长,同一家公司的经理和职员——-如果没有这层关系,谁又会理由他们?一个县长能够在一城之地威风八面,作威作福,是因为那个县城的人要受其管制。如果他到了这燕京——-谁又会把他当做县长?”

    这个问题,秦洛实在是看得再明白不过了。所以,他才行事无忌,时常做些打破常规的事情。他当初在中医院里和马有才相争,不就是因为他很清楚,只要自己不进入这家医院工作,姓马的就管不到自己吗?

    “我不想让爷爷伤心。”闻人牧月说道。

    秦洛摇了摇头,说道:“老爷子是聪明人。他自己的儿子,还能不清楚他们在想些什么?他们要的你不能给,就只能把他们当做透明人了。”

    “家和万事兴。这是所有老人都希望看到的局面。”闻人牧月说道。

    秦洛叹了口气。倒是没想到这天之骄女是如此孝顺。

    “姐姐,姐夫,你们怎么跑到这儿来了?”闻人照站在园子门口,一脸笑意的说道。

    “你过来。”闻人牧月寒着脸说道。

    “怎么了?”看到姐姐脸色不对,闻人照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小心翼翼的问道。

    “过来。”闻人牧月再次说道。声音不大,却很有力。不给人反抗的余地。

    秦洛心想,这个女人就是以这种强硬的态度在商场里纵横捭阖,拼搏厮杀?

    不过,看着挺酷的。

    闻人照不敢反抗姐姐的话,皱着小脸,磨磨蹭蹭的向他们这边走过来。

    “姐,有什么事儿吗?”闻人照一脸讨好的看着闻人牧月,问道。

    “是谁授意的?”闻人牧月盯着闻人照的眼睛,声音冰冷的问道。

    “什么授意?我听不懂。”闻人照笑着说道。

    秦洛也站在旁边微羞的笑着,准备冷眼旁观两姐弟的战争。

    “闻人照,如果你今天不说实话,以后就永远不要再和我说话。”闻人牧月直截了当的说道。

    闻人照一下子焉了,说道:“姐,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闻人牧月那双如亘古不化的冰山一般清冷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闻人牧月那张娇艳小脸,等待着他给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良久——-

    “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闻人牧月出声说道。眼里有着掩饰不住的失望。

    “姐,你不要生气。真的没有人授意——-就是大哥说让我和秦洛搞好关系。”闻人照满脸着急的解释道。

    “所以你就照他说的来陷害秦洛?当众喊他姐夫?”闻人牧月的眼神微睑,瞪着自己这愚蠢的弟弟说道。

    “不是。我没有陷害他。”闻人照看了一眼秦洛,否认着说道。俊俏的小脸憋得紫红,一幅很受委屈的可怜模样。

    “你还不承认?”闻人牧月的声音提高了不少。面对自己最疼爱的弟弟,她实在难以保持平静的心情。“闻人照,我对你很失望。”

    “我没有。”闻人照的眼泪珠子终于出来了。声音哽咽的说道:“我本来就想有一个这样的姐夫嘛。”

    闻人牧月一愣,然后满脸呆滞的看着自己泣不成声的弟弟。

    秦洛也是傻乎乎的站着,心想,自己就这么赤裸裸的获得了一颗失足少年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