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40章、奉命疗伤!(第二更!)

第240章、奉命疗伤!(第二更!)

    第240章、奉命疗伤!(第二更!)

    看到秦洛从床上跳下来,都来不及收拾一下就想跑路,离冷声喝道:“站住。”

    秦洛苦着脸回头,说道:“你不觉得,这个伤——-等师姐回来再治比较合适吗?”

    “她没治过。”

    “可以学的。”

    “浪费了药粉怎么办?”

    “没关系。反正也只有这么多了。以后我想办法再配一些。”

    “她不懂得穴位按摩,不能让药粉快速的被伤口吸收。”

    “这个——其实很简单。我只要告诉她一些基本手法,一学就会。”秦洛笑呵呵的说道。

    他像是完全忘记了,刚才在离要求自己治时,他正是用这些理由来拒绝她的。

    离的眼睛眯了起来,说道:“一件事情,我不喜欢做第二次。就是现在。你来治吧。我不想再脱一次衣服。”

    “可是——-你不会让我负责吧?”秦洛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现在已经有了林浣溪,又和王九九发生了一些暧昧不明的事情。和这个比,王九九那件事情更加麻烦。

    每当想起她坐在教室第一排,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略带羞涩却又饱含热情的看着自己时,秦洛就有种想要逃脱的冲动。

    还有厉倾城那个妖精,上次差点儿就把她给吃了———不是,是差点儿就被她给吃了。

    唉,桃花运多了就成了桃花劫。走一步算一步吧。

    “白痴。”离不客气的打断了秦洛的这种非正常梦想。

    听到离的这个回答,秦洛心里稍宽。心想,看来自己也不是这个女人喜欢的那盘菜。

    而且,他也看到了,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她的那个伤确实有些麻烦。难怪她执行完任务也没有找人帮忙处理一些,看来她也是抹不下脸面。

    “好吧。你说过不会找我负责的。”秦洛答应了下来。

    “少说废话。赶紧动手。”离催促道。

    想起她伤的位置,秦洛就有些忍不住想笑,说道:“怎么会伤到这儿了?”

    “很好笑吗?”离冷冷的瞥了秦洛一眼,问道。

    “不好笑。”秦洛赶紧一本正经的回答。

    “战场上,难道你要提前告诉对方,哪儿可以伤,哪儿不能伤吗?”离声音带有杀意的说道。“我以为菲林宾的那群疯狗已经死了。没想到他们竟然躺在地上装死。好在他们都付出了代价。”

    伤在那样的位置,她心里也是尴尬的要死。只是她是一名军人,在战场上,那才是真正的没有性别之分。对男女这种事情,反而看的比较淡一些。也没有普通女人的那种矜持和羞涩。只有一个念头,赶紧把伤治好。

    做为龙息成员,他们时刻都处于待命状态和危险状态。身上的伤口可能就是下一次作战时的致命缺陷。一个聪明的龙息队员,他应该学会时刻让自己的身体和体能处于最佳状态。

    秦洛这下子可以理解了,为什么离会伤到哪儿。而且伤口会那么奇怪。

    如果再往下一些的话,可能以后——-以后都看不到离挺着大肚子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的可爱模样了。

    想到这儿,秦洛心里又是满满的心疼和怜惜。

    他走到床边,看着她趴着时后背凹凸有致的曲线,说道:“以后要注意些。”

    “你不觉得你讲的是废话?”

    “———-”

    秦洛也不再娇情,知道离根本就不吃这套。他再次用酒精把刀子消毒,然后坐到床上,一点点的掀开了那条浴巾——

    伤口从臀部起致,一直到大腿根部。可以想象,这一刀是多么的凶狠和危险。

    想起那锋利的匕首划破皮肉,鲜血从这个清秀的女孩子身上喷洒而出时,秦洛的心里竟然有抽痛的感觉。

    自己一个大男人,在遇到这样的伤害时都会觉得疼痛难忍。她又是如何坚持过来的?

    她哭过吗?

    “腿再分开一些。”秦洛说道。

    离动了动,很艰难的,再次把两腿分开一些。

    秦洛手里的刀子再次下划,把那才刚刚结了层嫩茄的表皮给划开,任由鲜血流敞出来。

    血色是鲜红的,证明她自己也曾经做过包扎和消炎。

    秦洛让视线停留在那条伤口和手里的手术刀上,努力的保持着精神上的专注。可是,他的额头上却出现了细密的汗珠。

    没有麻药,但是离却像没有知觉一般似的,由始至终都只是用枕头蒙着脑袋。甚至,秦洛都没有听到过她痛哼一声。

    这个女人!

    等到秦洛用匕首沿着那条伤口划了一条线,然后把早就准备好的金蛹养肌粉一点点的倒在她的伤口上。这一次,他的这瓶宝贝也终于全部用完了。

    很神奇的,那些药粉立即就把那血液给止住了。只是那原本是褐色的药粉也染成了暗红色。

    秦洛放下刀子,找了棉花球把她大腿上的血渍给擦拭干净。这才用纱布把她的伤口给牢牢绑好。

    完成了这一切,秦洛把刀子清洗了一番,把那些染了血的红色棉球以及废弃的纱布丢进了垃圾桶,才躲在洗手里里大口大口的喘息。

    我的妈啊!太刺激了!

    秦洛从镜子里看到后面墙上的衣架上有白色的小物件露出来一个小角,他伸手取了过来,放在眼睛下面研究了一番,终于确定是一条小内裤。

    ——什么品味,竟然穿白色的。

    秦洛走出来后,离就赶紧冲进了沐浴间。显然,她想起来了,她换下的裤子和内裤都放在了里面,没有及时的藏起来。

    秦洛假装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只是忙着收拾床单上的鲜血。

    “仇家的佣人不会以为是处子之血吧?”秦洛看着洁白的床单上那一大滩血想道。

    接着,又自个儿摇了摇头,说道:“应该不会这么傻。哪有人第一次流好几升血的?只是破了一块膜,又不是掉了一块肉。”

    等到离再次出来的时候,下身仍然披着那条洁白的浴巾。

    秦洛稍微疑惑,便明白了问题的关键。因为她屁股的伤口才刚刚划开,想来现在穿上她那条紧身的皮裤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这件事情,不许对任何人说起。”离冷冰冰的说道。说话的时候,没有看秦洛的眼睛。

    虽然她告诉自己,只是疗伤而已——-可是,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

    上次让他看到了后背,或许还有胸部。但是那时候的她更坦然。

    这一次,她心里总是有种很别扭的感觉。那个部位,对女人来着有着另外的一层特殊意义。

    “什么事儿?”秦洛一脸茫然的问道。

    “就是刚才的事儿。”离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

    “刚才是什么事儿?”

    离盯着秦洛看了一阵子,然后点了点头,说道:“忘记了最好。”

    秦洛想,你就是逼我,我也不能承认啊。

    到时候你要是拿着这事儿威胁我娶你,我可怎么办?

    门口传来高跟鞋扣地的声音,接着,离的房间门就被人敲响了。

    “离,你在房间吗?”门口传来仇烟媚的声音。

    秦洛正要回话,离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秦洛这才想起,两个人锁门关窗的在同一个屋,离现在还光着屁屁,要是让她进来了——-她会相信她们之间是纯洁的友谊关系吗?

    仇烟媚在门口等了一会儿,没有听到里面有人应声,便知趣的离开了。

    “快回你自己房间。”离听到脚步声音走远,说道。

    “哪有你这样的?用得着的时候,让人留下。用不着的时候,就把人赶走。”秦洛嘴上虽然这么着,却是知道确实不适合再呆下去了。

    别人误会了离无所谓,所正她的职业性质让她只能躲在暗地里。要是别人误会了自己,那可就糟糕了。

    即便秦洛同学平时很是洁身之爱,但是,等到他后来成为世界上最大牌的医生后,仍然有无数的绯闻围绕着他。

    晚饭过后,仇烟媚告诉秦洛,仇家已经同意仇老爷子前往燕京接受秦洛的继续治疗。而戴维斯医生也一同前往。

    “你二叔同意?”秦洛笑着问道。

    “为什么不同意?”仇烟媚一脸媚惑的问。看着秦洛的眼神里有些让人思索的东西。。

    “也是。反正是你带过去的,他又不用担什么责任。”秦洛说道。

    “我怎么能让他们置身事外?”仇烟媚笑着说道。“我已经说动仇仲谋,等到他病好后,带着爷爷去燕京。我要负责打理名媛会所,平时的工作比较繁忙。有他在,时间上也好安排一些。”

    秦洛笑而不语。这些大家族兄弟之间的勾心斗角和平民老百姓没有什么区别。谁都怕自己得到的少了,又都怕自己承担的太多了。

    “我已经让人订了明天晚上回燕京的机票。”秦洛说道。

    “我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好,过两天也要回去了。”仇烟媚顿了顿,看着秦洛说道:“代我向倾城问好。”

    秦洛点了点头,心里知道,自己终究还是参与进了仇家的这摊子家务事儿。

    厉倾城,她一定希望这仇家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下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