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36章、活着真好!
    第236章、活着真好!

    离不是普通的女人,很多时候,她在秦洛眼里根本就不是个女人。所以,并不会因为秦洛这个时间段进入她的房间聊天而矜持、脸红、手足无措。

    在她眼里,就秦洛那小身板,如果没有她的配合,她可不觉得秦洛能够对她造成什么心理或者身体上的伤害。相反,如果是她有什么需要的话,得手的机会或许还会更大一些。

    趁他不注意的时候,用枪往他脖子上一顶。然后把他的身子按在墙上,抽出皮带绑出他的双手,嘶拉一声撕碎他的长袍,脱掉他的裤子——-好像只能从正面进入吧?

    你看,女人和男人相比有着先天性的缺陷。就是玩情趣都只能从一面进攻。

    离住的是秦家客房,房间的装饰不错,但是家具却相应较少。毕竟,不是每天都会有客人上门的。

    秦洛扫了眼房间,自个儿走过去泡了杯茶,对离说道:“你怎么突然出现在深圳?”

    自从离在年前说要去执行任务后,秦洛就一直有些担心。

    所以,在后面的日子里。几乎每天都会打一个或者好几个电话。有时候躺在床上有些无聊了,就一次次的拨过去,等到听到里面传来机械的‘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后,他就挂掉再次拨打过去——-反正打不通也不收钱。

    即便是在贝贝被绑架的那一天,他仍然习惯性的拨通电话过去。可是,那边仍然是关机状态。

    失望了太多次,他也就很少再抱有希望。

    可是,那一天晚上,他的手机突然响了。来电号码是离的。

    那一刻,秦洛差点为儿高兴的哭了。

    离还活着!

    也正是离的出现,才促使秦洛决定不找人妖和贺阳这些人帮忙。也正是因为有了离这支伏兵,他才敢单枪匹马的闯进纪念祠。

    “执行任务返回。”离说道。她没有坐在椅子上或者床上,而是身体斜斜的靠在窗台上,一把明亮的匕首在手指间无声的旋转跳跃。

    长发披肩,面颊清秀,眼神冷洌,黑色皮衣、皮裤、皮靴,因为她的姿势问题,那身体便显得无限修长苗条,而那胸部也更加的凸现出来,倒像是故意要引诱秦洛似的——-当然,秦洛知道她并不是故意的。她是无意的。

    自从学会电脑,在里面找到男人的另一番天地后。秦洛也曾经对各种各样的女人产生了强烈的幻想。穿警服的、穿护士服的、穿OL装的,扮兔女郎的——穿衣服的,以及不穿衣服的。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像离这种——穿黑色皮衣的。跟《霹雳娇娃》里面的女天使似的。

    现在看来,这样的女人也是很有魅力的嘛。

    至少,能够让秦洛产生去洗冷水澡的冲动。

    “我也算半个龙息成员。”秦洛往自己的脸上贴着金。“可以告诉我执行什么任务吗?”

    离撇撇嘴,毫不客气的揭穿道:“谁批准你成为龙息成员了?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半个龙息成员?龙息成员没有半个。”

    “龙王是我师父。你是我师妹——-还有火药,我还有他送的枪。”秦洛郁闷的说道。这女人,难道不知道打人不打脸的道理吗?

    “师父是你强认的。师妹——-我可没答应做你师妹。至于火药送你小黑,那是因为他感激你救了龙王。”离一个个的把秦洛拉的关系给剪掉,绝了他的某种念头,说道:“我说过。等你治好了义父,我才会帮你申请一块龙息的铭牌。现在,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没想到自己的目的被人看穿了,秦洛表情羞涩的笑笑,跟一个未开*苞的黄花小处男似的,说道:“我就是觉得有块牌子保险的多。要是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怎么办?再说,当时你突然出现在地下室,大喊一声‘犯龙息者,杀之’,然后嗖地一声就砍掉了人家一只胳膊,我觉得挺酷了。我要是有了那牌子,不也可以对着别人喊喊?”

    离就有种砍人的冲动了,说道:“你把龙息的铭牌当做什么了?那是荣誉的象征。虽然附加着一定的权利,但是,我们杀的都是该杀之人,你准备拿它去争强斗狠?”

    秦洛就把自己秀气的脸蛋伸到离面前,说道:“你看看,你仔细看看,我像是那种喜欢和人争强斗狠的人吗?我喜欢低调,喜欢内敛,喜欢过平静的生活——-只有别人惹到我的时候,我才会代表龙息——代表正义消灭他们。”

    离冷笑着说道:“我就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低调过了。”

    秦洛也觉得自己最近实在是太出风头了,但是,这也不是自己的本意啊?

    一件普通长袍,怎能掩饰一个男人的绝代风骚?

    “算了。咱们不说这个了。反正我会努力治好师父,你答应我的事情也要努力做到。你是龙息成员,总不能说话不算数吧?再说——你当初是怎么说的?只要我帮你袪除你背上的伤疤,你就帮我拿到铭牌——-你现在背上还有伤疤吗?”

    “有。”离说道。

    “不可能。”秦洛瞪着眼睛说道。他对自己的药粉是很有信心的。

    “不信算了。”离无所谓的耸耸肩膀。这个动作倒是和秦洛有几分相似。

    “你脱下来我看?”

    “我为什么要脱给你看?”

    “你——-你不觉得你这是无赖行为吗?”

    “三更半夜的,让一个女人脱衣服给你看——谁更无赖?”

    “———”秦洛诧异的看着离,发现这女人的词锋怎么突然间犀利了这么多?以前她只会甩刀子来吓唬人,口头上完全不是自己的对手啊。

    “你这次出门——-参加《演讲与口才》培训了?”秦洛问道。

    “白痴。”

    “———-”

    看在她刚刚帮过自己的份上,秦洛决定不和这个女人一般见识。

    当然,他也实在不知道如何和她一般见识。

    打,打不过。

    骂,骂不赢。

    难道把自己的衣服扣子扯开,酥胸半露,大声喊非礼?再说,别人会不会相信还不一定呢。

    “你准备什么时候回燕京?”离说道。“义父可还在燕京等你。你离开这么长时间,他的病情不会恶化吧?”

    “应该不会。”秦洛说道。

    “你最好能够确定。现在所有的龙子龙孙都知道有人在给龙王治病。如果你耽搁了的话——-他们可不会像我这么好说话。”

    秦洛一脸苦笑,说道:“我也准备这两天就返回燕京。”

    “那好。我们一起走。”离点了点头。

    秦洛一口把杯子的茶喝尽,说道:“睡觉去了。”

    离靠在窗边,没有起身相送的意思。

    秦洛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停住了脚步。

    他转过身走到离面前,说道:“我们抱抱吧。”

    唰!

    离满脸怒火,手里的刀子抵在了秦洛的脖子上。

    秦洛才不管脖子上有没有刀子呢,他大大咧咧的伸出手,一把把离抱在怀里。

    “你活着真好。”秦洛说道。

    离一愣。然后手里的刀子缓缓落下。身体僵硬的,任凭秦洛抱在怀里。

    直到秦洛离开,耳朵边响起了关门的声音,离仍然保持着那样的一个怪异的姿势。

    “活着真好。”离突然间笑了起来。

    暗夜中的微笑,如悄然绽放的曼陀罗花。安逸。静好。

    ———-

    ———-

    因为贝贝刚刚被人绑架,以及秦铭的背叛和死亡,家里突然间少了一个人,秦家的气氛有些沉默,几乎都不见什么笑声。

    离仍然不擅长讲话,别人问一句,她才回答一句。林清源已经暗中向秦家人解释过她的身份,所以秦家人也并不责怪。

    只是让秦洛吐血的是,她和林浣溪一左一右的坐在自己身边。一个冷如冰,一个淡如霜,跟两块冰人似的,秦洛坐在中间都觉得寒冷。

    心想,还是得找厉倾城这样的女人来升升温才好。

    早餐桌上,秦洛对林清源说道:“林爷爷,我和浣溪准备这两天返回燕京。你就在羊城多住一段时间吧?”

    林清源摆了摆手,说道:“那怎么行?医院也有一大摊子事儿呢。再说,贝贝要跟着咱们回燕京。我总得帮你们照看着点儿。不然的话,你们俩哪有时间带孩子?”

    离看了贝贝一眼,没有说话。小丫头也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两人的第一次接触并不愉快。

    “那就一起回去吧。”秦洛说道。想道又要离开家人,心里还是有些舍不得。以前有秦铭在,他还放心些。以为秦铭能够帮他照顾一些秦家。

    却没想到秦铭人面兽心,竟然藏有这样的心思。心想,也幸好这次自己回来把事情给解决了。不然的话,秦铭要是趁自己不在时在家里作乱,情况不是更加糟糕?

    “爷爷,你们也跟我去燕京住一段时间吧?我在那边买一套房子。”秦洛说道。

    秦铮摆手,说道:“年纪大了,就不想再出远门。再说,都去了燕京,这老宅怎么办?那边的天气冷,你奶奶身体也受不了。”

    “是啊。秦洛啊。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就成了。不要管我们这些老人家。不是有你爸你妈吗?”秦洛奶奶也劝着说道。

    “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的。”甘芸也出声说道。“你在外面别让我们担心就好。出了这档子事儿,你可千万要小心一些。照顾好贝贝,咱们秦家,可就是你们这两颗苗了。”

    “妈。我知道。”秦洛点头答应。心里却有些酸酸的。

    众人还没有离开饭桌,秦洛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秦洛吗?我是烟媚。你今天有时间吗?”话筒里,传来仇烟媚有些着急的声音。

    “怎么了?”秦洛问道。

    “爷爷刚才又犯病了。还一直吵着要找一位少侠,说是什么故人之子——我猜他说的那个少侠就是你了。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再来帮爷爷看看?”

    秦洛就有些头疼了。感情这老头儿进入了仙侠世界出不来了。又是妖怪又是少侠的。

    可是,为了能够让仇家欠自己一个天大的人情,这个病还是要医下去的。就算在燕京,秦洛也需要仇家这个助力的帮忙。

    “我马上过去。让你们的司机来接我吧。”秦洛说道。这几天因为贝贝的事情耽搁了,就一直让仇家的司机在羊城等着。

    而且,按照秦洛的计划,他们很快就要返回燕京,他是要过去给仇老爷子做一些安排了。

    (PS:读小学时,每当老柳完成不了作业,都会找一个生病的借口来向老师解释。结果,有一天很不幸运的,我们班同时有四个肚子疼的,而且这四个人来自同一个村子——于是,我们被老师狠狠的揍了一顿,我的手都被抽肿了。其实昨天被剧情卡住了,只是这么说可能有人不能理解——怎么可能卡住呢?可是,确实是卡住了。下面,要转入燕京卷了。感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