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34章、大女人和小女人!

第234章、大女人和小女人!

    第234章、大女人和小女人!

    离身体懒散的靠在汽车车身上,旋转着手里的刀子。

    贝贝在后车座上睡得正香,小脸红扑扑的,嘴唇微撅,脸上还有漆黑的污质和干枯的泪痕。

    被绑架的这几天,真不知道这个小女孩儿是怎么过来的。

    离扫了一眼纪念祠的方向,脸上的不耐也就更多了一份。

    一刀就解决了的事情,为什么需要那么长的时间?

    好在这个小不点睡着了,不然在自己面前哭哭啼啼的,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离流年不利,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刚刚还在庆幸贝贝睡着了,不会吵到自己。没想到转眼间就听到车厢里传来了动静。

    离转过身去,就见到贝贝胖乎乎的手背揉着眼睛,正努力的从座椅上爬起来。

    贝贝放下小手,看到自己在一辆汽车里面,四周黑漆漆的,只有一个黑乎乎的人影站在外面时,小脸一皱,小嘴一撅,哇的一声就大哭起来。

    离有些头疼的看着抹眼泪哭泣的贝贝,再看看仍然没有出来的秦洛,心烦气躁,一把拉开车门,喝道:“闭嘴。”

    “哇——”

    这一吆喝不要紧,贝贝反而哭得更加大声了。

    离掏出手机,原本想拨打秦洛的电话,催促他赶紧出来。

    但是想到他现在正在处理的事情,又放弃了这个打算。

    “不许哭了。不然我割掉你的耳朵。”离比划着手里的刀子说道。

    “你是坏人——你是大坏蛋——-妈妈,我要妈妈——-我要秦洛哥哥——-”贝贝明显不吃她这一套,嚷嚷着说道。

    离无奈,劝道:“你的秦洛哥哥很快就出来了。再等等。”

    “你骗人。你骗人。”

    “我没骗你。”

    “你骗人。”

    “信不信我把你的舌头割了?”

    “不信。”

    “我——-”离气得牙痒痒,肺都快要炸了,可是总不能真把这小不点的舌头给割了吧?

    她从小就是个孤儿,被龙王收养后,更是在极其严厉残酷的训练中度过童年的。没有玩具、没有动漫,没有好吃的零食和好看的公主裙——-她们有的只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天比一天艰难的训练方式。

    因为她特殊的职业,她接触的人要么是她的同类,要么是她要杀死的敌人。所以,无论任何时候,她的身上都会有一把刀子——-就像火药的身上总会有一把枪一样。

    无论面对多么强大的敌人,她都没有这么头痛的时候。因为她知道,结果只有两种。要么死。要么把对方杀死。

    可是面对这个哭喊着找妈妈的孩子,她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来到这个世界二十多年,她也从来没有和孩子打交道的经验啊。

    “不要哭了。”离小声哀求道。看她那小脸上满是泪水的样子,离也觉得挺可怜的。

    “我就要哭。”贝贝可不懂什么见好就收。一幅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

    “我——”离举起刀子比划了一番,又无力的放下。说道:“如果你再哭的话,你的秦洛哥哥就再也不会来了。”

    贝贝抹了抹眼泪,问道:“那我不哭了,你让秦洛哥哥出来好吗?”

    “好。”离点头答应,接受了贝贝的交易。“不过要等一会儿才行。”

    “为什么要等一会儿啊?”

    “因为他现在正在忙着工作。”

    “不是过年吗?他要忙什么工作啊?”

    “———-”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

    “———”

    “你是不是骗人?”

    “———-”

    “老师说骗人会长红鼻子。”

    离终于忍受不了了,一脸凶狠的瞪着贝贝,说道:“你再敢说那么多废话,我就把你丢出去喂狼。”

    “骗人。妈妈说城市里根本就没有狼。山上才有狼。”

    “———”离有种吐血的冲动。

    钻出车厢,也顾不得秦洛现在在忙些什么了,拨通了他的手机号码,说道:“我有事先走了。如果你再不出来的话,我就把她丢在路上。”

    “就出来了就出来了。”秦洛担心贝贝出事儿。解释着说道:“在处理一些后续工作。很快就做完了。”

    这女人,真是太没有耐心了。看她以后有了孩子怎么办。

    秦洛提着黑色皮包跑出来时,离正暴躁的在车子周围走来去去,手里的刀片被她旋的呼呼作响,一幅看谁不顺眼就甩出去伤人的架势。

    看到秦洛过来,怒道:“怎么需要那么长时间?”

    “在和他谈些事情。”秦洛一脸讨好的说道。这次多亏离帮了大忙,而且又劳烦这暴力女帮他带小孩儿,心里还真是有些过意不去。

    “和一个死人有什么好谈的?早知道我刚才就一刀杀了。”离说道。

    “嘘。小声点儿。”秦洛担心贝贝听到这打打杀杀的字眼儿,提醒着说道。

    贝贝听到秦洛的声音,赶紧从座位上爬起来,推开车门就跑了出来,一下子扑进秦洛的怀里,哭得泣不成声。

    被绑架的这两天担心受怕,终于找到一个熟悉的人倾诉委屈了。

    “贝贝不哭。没事儿了。我们回去见外公外婆好不好?”秦洛亲了亲贝贝的小脸,笑着安慰道。

    “好。”贝贝乖巧的点头。

    离终于把这个小包袱交给了秦洛,说道:“事情解决了。我先走了。”

    “去?去哪儿?”秦洛问道。

    “找地方睡觉。”离理所当然的说道。

    “去我家吧。我家有很多床。”秦洛说道。看到离的眼神不善,赶紧解释着说道:“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家有很多空房间。空房间里有很多床。”

    看到离仍然一幅不为所动的样子,秦洛劝道:“正好我还有很多事情想和你商量。在这儿谈也不太合适,还是去我家吧?”

    ———-

    ———-

    车子开到门口时,秦家别墅还灯火通明,秦洛和秦铭出去赎人,所有人都一脸担忧着急的等待着。都快凌晨三点了,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人去睡觉。就连一向身体不怎么好的秦洛奶奶都坐在沙发上坚持着,谁劝也不听,非要等到孙子和外孙女回来才行。

    听到外面的汽车响声,所以人都跑了出来。

    秦洛抱着贝贝从副驾驶室里钻出来,手里的孩子立即就被甘芸给抢去了。然后秦洛奶奶又把小家伙抱在怀里亲着,满脸高兴的泪水。

    “没事吧?”林浣溪走到秦洛面前,上下打量着自己的小男朋友。

    “没事儿。”秦洛笑着握了握她的手。

    离把车子熄了,推开车门站在一边看着秦家人欢喜团聚的场面。不知道怎么的,心里有种酸涩的情绪在弥漫。

    这种家的感觉,她不曾体会过。

    “这位姑娘是?”秦铮看着下车的离,看着秦洛问道。

    这孩子,怎么才出门两小时就带回来一个大姑娘?

    “她是我的朋友离。”秦洛笑着介绍道。

    “啊。姑娘,是你啊?我是林清源,你还认得吧?”林清源在旁边惊讶的说道。他曾经也被邀请去为龙王治病,但是因为秦洛的到来,他们那个才成立几天的专家组就被人解散了。

    但是,在哪儿他曾经见过离的出现,对这个酷酷的,手里总是拿着把刀子的小姑姑记忆深刻。而且知道她在里面说话还是相当有份量的。

    离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只要是她见过的人,多半是记得的。

    “哈哈,你怎么来到了羊城啊?”林清源笑着问道。

    “是我请她来帮忙的。”秦洛笑着说道。她知道离不太擅长和外人沟通,就替她回答道。

    “哦。这样好。这样好。”林清源连连点头。他去过那个神秘的地方,知道哪儿的人都是非常之人。如果能够请他们来帮秦洛解决绑架事件,一定不会出现问题的。

    “秦铭呢?”秦铮扫了眼四周,看到陪同秦洛出门的秦铭却一直没有出现。有些奇怪的问道。

    秦洛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僵住了,说道:“我们回去说话吧。总不能让客人一直在院子里站着。”

    “对对。快进屋喝茶。”秦洛的奶奶放下贝贝,热情的招呼着。

    一群人进了屋,秦洛打发了佣人先去休息后,这才出声说道:“秦铭是内奸。”

    “什么?”

    所有人都被秦洛这个消息给震懵了,目瞪口呆的看着秦洛,有些反应不过来。好好的孩子,怎么就成了内奸?

    “什么意思?”秦铮阴沉着脸,出声问道。

    “贝贝是被秦铭绑走的。也是他让人打电话来勒索要赎金的。”秦洛知道这件事儿是不能向家人隐瞒的,就把后面的事情完整的讲述了一遍。

    众人越是越是心惊,最后听到他要用那什么蜂蝶卵杀死秦洛,一个个的都惊呼出声。

    “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我们家这几十年就养了一只白眼狼。”秦洛奶奶捂着胸口骂道。她有心脏病,一生气就容易触发病情。

    “秦铭怎么是这样的人?简直是个神经病。不可理喻。“甘芸也是满脸怒气。以前她经常让秦铭到医院帮忙,甚至在她出差的时候,把医院的业务完全交由他打理,从来都不把他当外人。没想到他却会是这样的暗藏祸心。

    “这小子——-我一直觉得他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林清源也在后面骂道。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孙女婿差点儿被他害死,他能不生气吗?

    ———-

    在大家集体讨伐秦铭,骂他没有良心的时候,秦铮一直铁青着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等到所有的人都发表完意见,秦铮说道:“秦洛,到我书房来。”

    “这老头儿——什么话不能在客厅讲?”秦洛奶奶吆喝着说道。

    “这些话,只能讲给秦洛听。”秦铮声音冷硬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