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32章、仇恨的力量(一)!

第232章、仇恨的力量(一)!

    第232章、仇恨的力量(一)!

    “因为你父亲的死?”秦洛问道。这些年,他们秦家不曾亏待过秦铭。自从把他从继父家里接回来后,父亲母亲视他为已出。爷爷和奶奶也对他爱护有加,自从第一个徒弟去世后决定不再收徒的爷爷也对他是倾囊相授。

    秦铭现在已经是羊城小有名气的医生,也同样获得了让人尊重的身份和地位。如果他愿意的话,他根本不可能会缺钱。这一切,都是秦家给他带来的。

    而自己更是视他为兄长,两兄弟几乎都没有红过脸吵过架。

    当然,秦洛也不得不承认,秦铭颇有些心计,无论任何事情,他都处理的很好。像是一个真正的兄长那样,对比他年幼却又自体孱弱的秦洛十分的照顾。

    除了这个原因,秦洛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恨自己了。

    因为他的父亲是在载着爷爷给自己寻访名医的路上出车祸的,他有理由因此把仇恨倾泻在自己身上。

    “不错。你一直都很聪明。”秦铭把脑袋靠在椅背上,仰着脸,眼睛盯着秦洛说道。

    “如果不是你,我父亲就不会死。如果我父亲不死,我母亲也不会改嫁,我就不会去那么变态的家庭,每天被那个变态的儿子辱骂攻击,吃着被他吐了吐水的饮菜,被他用鞭炮炸用汽枪子弹打的浑身肿痛还无处可说——-如果我父亲不死,我怎么可能会被那个和我什么关系都没有的变态用皮带抽得皮开肉绽好几天爬不起床?”

    秦铭的脸上浮起一抹诡异的微笑,眼里神光焕发,像是想起什么令人激动兴奋的事情。说道:“你知道吗?无论是那个变态用皮带抽我,还是他的儿子往我衣服里丢点着的鞭炮,用汽枪子弹射我——-我都不恨他们。”

    “我恨的是你。”秦铭的眼睛眯了起来,像是一条时刻准备攻击的毒蛇。当然,现在的他只是一条被拔掉了牙齿的毒蛇。“他们每抽我一鞭子,每打我一枪,我就把这笔帐记在你身上。因为我知道,如果不是你,我不会承受这一切。”

    秦洛有种触目惊心的感觉,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这么小的孩子,竟然会有这么刁钻古怪的想法。竟然会对自己有着这么深沉难以化解的仇恨。

    可是,带着这样疯狂的念头,他竟然能够在秦家潜伏近二十年。而且,还能够每天带着微笑笑脸迎人——-这样的人不是天才,就是个疯子。

    无疑,秦铭属于后者。

    秦洛苦笑不已。枉费自己自恃医术了得,还熟读多种心理学书籍。可是,自己身边就隐藏着这么一个彻底彻尾的疯子还不自知。

    这算是哪门子的神医啊?

    “你知道那个变态一家最后怎么样了吗?”秦铭问道。

    “不知道。”秦洛心里一惊。因为身体原因,他极少和外界接触。他只知道秦铭在继父的家里生活的不愉快,当自己的父亲把秦铭接回秦家来住之后,又有谁还会关心他们继父一家人的生活?

    原本他也没有想到过要关注,但是,既然秦铭问出这个问题,就证明他们一家人肯定遇到了什么危险。

    “我先用你爷爷教我的穴位按摩法把那个变态给按昏迷,然后在他的身体上面注射了爱滋病毒——病毒是我以一千块钱的代价,亲自从一个爱滋女身上抽取的。很快的,那个变态传给了他的第三任妻子——哦,也就是我的母亲。”

    “你真应该被天打雷劈。”秦洛咬牙切齿的说道。这种的禽兽,怎么上天还容许他活在这个世界上?

    “至于那个变态的儿子,他考上了名校,并且进入一家外企上班。混得还相当不错。他有一个外籍女友,原本还准备移民到美国的——结果,他们俩双双感染上了爱滋病。知道什么原因吗?因为他的女朋友喜欢泡夜店。我只是找了一个帅气一些的男人去勾引她。我原本以为——-以为要耗费一番手脚的,没想到会如此容易。”

    “你不说不恨他们吗?为什么还要报复他们?为什么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不放过?”秦洛站在秦铭的面前,恨不得再一枪把他的另外一只手臂也给打断。把他的四肢一枪枪的全部打断。

    “是不恨。可是,他们毕竟欺负了我。”秦铭笑着说道。“至于为什么喜欢用爱滋病毒——是因为那个变态太好面子了。整日里喜欢在邻居面前装好人,可是背地里却狠心对一个孩子下狠手——-我要他用最不光彩的方法去死。我要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妻离子散,亲人和朋友一个个的离他远去——-我要他死后连报纸的两个方块都占不上。毕竟,没有那家报纸会报道一个患了爱滋的死人。你说对不对?”

    “不错。”秦洛点头说道。他已经无力愤怒了。对这个人渣,不是,禽兽,魔鬼,愤怒已经不能解决问题了。

    “他们一家人就死了。然后就轮到你了。轮到你们秦家。”秦铭声音阴沉沉的说道。

    “你恨我,我可以理解了。可是,秦家又怎么让你恨了?难道爷爷奶奶对你不好?难道我爸我妈对你不好?他们把你当做一家人看待,你又凭什么恨他们?”秦洛问道。

    这家伙难道是被迫害惯了,觉得每个人都是自己的杀父仇人?

    “他们对我好,是因为他们愧疚。他们欠我的。他们心里真的把我当做一家人吗?这是你的想当然吧?”秦铭可能是觉得这个姿势躺得久了,身体有些不舒服。想要换一个姿势,可是身体去没办法动弹。他的力气已经随着流出去的血液而消失殆尽。

    秦洛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并没有过去搀扶一把的意思。

    听了秦铭讲解的这些事后,他连碰他一下的兴趣都没有了。

    这个人渣!

    “他们怎么不把你当做一家人了?他们那一点儿对你不好?”秦洛有些气愤的说道。这家伙在玷污秦家人对他十几年的感情付出。

    “把我当做秦家人?既然把我当做秦家人的话,为什么你爷爷把《金匣药方》给你而不给我?为什么你可以随意进入他的书房,我还要经过他的批准?你奶奶每次和你说话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态度,和我说话的时候又是什么样的态度——-还有你爸你妈,你姑姑——-他们那个把我当做秦家人?我只是你们秦家的一条跑腿的狗而已。因为我父亲为你们秦家人付出了生命,所以,你们为了感激,就给了这条狗一个好听的名字——-可是,归根到底,狗还是狗。性质根本没有任何改变。”

    “难道你不觉得你太偏激了吗?”秦洛冷笑。世界上没有一视同仁的事情。自己是爷爷奶奶的亲孙子,父亲母亲的亲儿子,他们自然会对自己更好一些。

    可是,这在秦铭的眼里也成了把他划分为外人的标志。

    “偏激?我为什么不能偏激?凭什么我父亲为你们秦家做牛做马,把命都搭上了,我仍然要成为你们秦家的奴才——-还有你秦洛。你凭什么总是那样高高在上的和我讲话?你凭什么?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就是你那幅自以为是的样子。你假装伪善的和我相处,可是你心里还不是把我当做一条可以随意使唤的佣人?”

    “你凭什么处处都以为比我强?他们凭什么认为你比我强?你原本就是一个要死的人了,你为什么要一直活到现在?”秦铭越说越激动,身体也奇迹般的有了一丝力气,使他顺利的把脖子抬了起来,脸色挣拧扭曲的盯着秦洛说道。

    “你觉得秦家对你不好,你完全可以离开。你已经是羊城小有名气的医生,你走到哪儿都不会饿死——-你为什么还要留在秦家?”

    “我说过。我要报复。”秦铭说道。“我要报复你。我要报复秦家。”

    秦洛的视线转移到秦洛放在桌子上的大号注射器,说道:“知道这蜂蝶卵是我在哪儿找到的吗?我亲自到云滇密林里找来的。我从《国家地理》上看到它们的资料后,就亲自跑到云滇密林去寻找它们。原本,我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没想到真的让我找到蜂蝶的杂交后裔——-秦洛,你是我最恨的人。只有你才能够享受到这样的待遇。他们都不配。”

    “你想想,当那些虫卵注入你的脑袋,蝶蝶卵吸食脑髓发育成幼虫,需要七天时间。在这七天时间里,每一分每一秒都让人生不如死。想起这个,我就兴奋的全身发抖。”

    “等到他们发育成幼虫,像蛆一样顶破你的头皮,然后再经过数天,他们化成美丽的蝴蝶,在你的头顶盘旋飞舞——-秦洛,你能够想象这样唯美的画面吗?这一切,我都是为你准备的。”

    秦洛看着这个激动的脸色潮红的家伙,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PS:自古名*器如佳人。用银狸的名字命名离的银色手枪,只是对这个名字有些偏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