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31章、因为我恨你!

第231章、因为我恨你!

    第231章、因为我恨你!

    看到离出现在门口的那一刹那,秦洛感动的泪流满面。

    观世音菩萨如来佛祖离大姑奶奶,你再耽搁一会儿的话,我们就只能七十年之后相约在地府下岛咖啡馆见面了。

    秦铭已经疯了,他丝毫都不怀疑,这个疯子会把那些恶心却又让人头皮发麻的虫卵注射进自己的大脑软组织里面去。

    秦洛大声对着离喊道:“你这女人——-说好了要时时刻刻跟在我身后的,你跑到哪儿去了?”

    “去帮你解决几个废物。”离说着,把手里提着的黑色皮包丢到秦洛脚下。

    那是秦洛用来装钱的黑色皮包,原本被那个纹身男给提走了。没想到十分钟的时间都不到,提包又一次转了回来。

    只是,和之前相比,上面沾染了一瘫殷红色的血迹。顺着皮包那光滑的皮质面料,正在向地面缓慢而绵长的流敞着,像是一根根红色的丝线。

    看来,那几个家伙凶多吉少了。

    秦洛知道,对待自己不喜欢的人,离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

    秦洛本人就是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他已经用自己的亲身实践证明了这一事实。

    “还不快来帮我解开绳子。”秦洛催促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忙着站在门口摆酷——秦洛一直觉得摆酷这种事儿就应该在人多的地方干。譬如大街上。譬如教室里。

    在这人迹罕至的地下室,除了一个绑在椅子上没办法动弹的正常男人和一个断了只手臂正忙着流血的不正常男人,就只剩下一个躺在床上竟然还没有被屋子里的动静惊醒的小女孩儿——-摆给谁看?

    离这才踩着她的黑色小皮靴,喀嚓喀嚓的走过来,一刀划开了秦洛腰间的绳索。

    秦洛七手八脚的把绳子给从身上扯开,说道:“你傻啊,刚才为什么不先偷偷摸摸的给他一刀,还非要等着他先开枪?要是你被他打中了,咱们俩不是都完蛋了吗?我的安全可都是押在你身上。”

    在秦洛同学的认知里,这种行为实在是太愚蠢了。

    先冲上来刺他几刀,把他折腾的没办法动弹时,再和他说几句废话也不迟——哪有等到别人先开枪的道理?

    骑士精神?

    我呸,离根本就是一娘们。要哪玩意儿干什么?

    “龙息成员也不能随便杀人。”离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秦铭,淡漠的说道。那掉落在地上的手臂、那如喷泉一般喷洒的血水,以那他那血肉模糊的断臂——-都丝毫不能影响她的心情。

    而且,秦洛还惊奇的发现,这女人嘴里竟然还在嚼着大大泡泡糖。

    “哪外面的那些人呢?自杀的?”秦洛鄙视的问道。

    他一刻功夫都没有闲着,跑过去从秦铭手里抢走那让他极为忌惮的里面装有蜂蝶卵的注射器,又拔下注射器的针头当做银针,去扎他胳膊处的几处穴位,这样可以帮助秦铭减缓血流速度——-

    这个时候,谁还顾得上注射器的针孔会带进不干净的空气,对他的穴位有伤害?

    “是他们先开枪的。”离把玩着手里的刀子,漫不经心的说道。

    “阴险。”秦洛说道。感情离站在门口跟个鬼魂似的,是为了引诱秦铭先开枪呢。

    犯龙息者,杀之。要是没犯呢?她就不方便动手了。

    心想,看来这次回到燕京后,得赶紧找龙王师父办个牌子。

    以后要是觉得看谁作恶多端天理不容了,先冲上去吐他一脸口水。等到他敢反击的时候,再一下子把他给干倒。

    “随你怎么说。”刀子在离的手里像是有了生命似的,随心所欲的做着各种旋转跳跃动作。“记得,你欠我一条命。”

    “你还好意思说?为了治疗你的伤口,我把我的药粉都用光了——-这东西可是无价之宝。最多咱们算是平了。”秦洛反驳着说道。他才不愿意随随便便就欠了人家一条命。

    要是哪一天这姑奶奶心情不好,跑过来找自己‘要命’怎么办?

    离撇撇嘴,嚼着嘴里的口香糖,说道:“他怎么办?这是个极端危险的人物。”

    “我知道。”秦洛说道。“你有没有枪?”

    “火药不是把小黑送给你了?”离的额头青筋直跳。“你把小黑丢了?”

    “没有。我哪敢啊?”秦洛说道。“我怕来了之后这些绑匪会搜身,就没把小黑带在身上。要是搜走了怎么办?再说,我不是相信你嘛。”

    离从腰间的黑色皮套里拔出一把银色的手枪丢给秦洛,说道:“它是银狸。用完记得还我。”

    “我知道。这是女人用的枪。送给我我也不要。”秦洛说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见到久别重逢的离,他总是忍不住想要和她斗嘴,就像她去执行任务之前一样。

    虽然知道这个时候有些不合时宜,他还有很重要很严肃的事情要处理——-可他就是忍不住。

    男人要是犯起贱来,就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秦洛打开银色手枪的保险栓,对离说道:“你帮我照顾贝贝。我和我这个好大哥还有些话要讲。他一直要和我谈谈。我应该让他如愿。”

    “孩子?”离的眼睛盯着床板上贝贝小小的身体,皱起了眉头。

    “孩子怎么了?你还想抱个大人出去?”秦洛反驳道。

    “我不喜欢孩子。”离站着不动。对秦洛说道。

    “为什么不喜欢孩子?”秦洛就有些奇怪了。你看林浣溪,那么冷淡高傲的性子,见到大人连话都懒得说,一和贝贝说起话来的时候,那股子母爱像是要把人给融化了似的。

    “因为他们总是哭哭啼啼的。看着烦人。”离说道。

    “你小时候没哭?”秦洛反问道。

    “没有。”

    “你——你是个另类。”秦洛有些无语。离从小就开始接受龙王的训练,会哭才怪。“麻烦你帮帮忙,要是等到她醒了看到这少儿不宜的画面,可能会对她的心理造成很大的阴影。”

    “一刀就能解决的事情,你们为什么总是喜欢搞得这么麻烦?要是他早些对你开枪的话,我早就出手了。就是受不了他的那么多废话,我才先跑出去吐吐气顺便解决那几个家伙的。”离很是不解的说道。

    “我需要一个理由。”秦洛苦笑着说道。他们这些人处理事情的方式,和离这种精英军人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我需要一个可以给家人解释的理由。以前,我们都一直把他当做家人。”

    “随你。”离耸耸肩膀,走过去把贝贝给抱了起来。

    别的女人抱孩子的时候,都是无限怜爱的把她搂在怀里。她倒好,两只手伸的远远的,像端着一锅正在往外溅着油沫子的铁板田鸡似的。根本就不让贝贝和她的身体接触——像是贝贝身上有某种脏东西似的。

    秦洛郁闷的吐血。心想,看你以后要是有了小孩儿怎么办。

    想到离以后可能也会被哪个混蛋男人或者不是太混蛋的男人骗上床,她碘着个大肚子大腹便便的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或者手里玩着一把刀子的样子,秦洛就差点儿忍不住笑出声来。

    真是期待啊!

    等到离离开后,秦洛持枪走到秦铭面前,笑着问道:“怎么样?还清醒吧?”

    “她是谁?”秦铭面孔扭曲,一脸不甘心的问道。所有的一切他都计划好了,没有任何的破绽,天衣无缝的布局,为何自己竟然会落到这样的一个下场?

    幸运女神为什么总是选择站在他那边?为什么?

    “我的一个朋友。”秦洛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一直在身边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所以,我照你说的那样,没有找人妖和贺阳他们帮忙。因为我找他们的话,就肯定会被你发现。你也一定会取消见面。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我不会找其它人来帮忙。”

    “你早就发现是我?”秦铭冷笑着问道。以前文质彬彬笑起来温和善良的少年突然间换成这样的一幅面孔,给人一种极大的心理落差。

    “不错。”秦洛点了点头。“以前只是怀疑。如果你今天没有出现在这个院子,我可能仍然把你当做我的家人,我的大哥。可是,你为什么偏偏走进来了?”

    “看来,我们兄弟当真要好好谈一谈了。”秦铭笑着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能不能坐下来讲话?”

    “当然,在我走出这间屋子之前,你仍然是我的大哥。”秦洛笑着说道。把屋子里唯一的那张木椅送到了秦铭面前。

    秦铭有些疲惫的坐了下来,虽然秦洛封住了他的一些穴位,可以减缓血流速度。可是他的断臂伤口太大了,秦洛不可能完全把血脉给封死。虽然缓慢了一些,但是他身体的血液仍然在源源不断的流敞出来。

    他的身体又遭遇如此重创,还能够站着和秦洛讲话,已经让人钦佩他的神经之坚韧了。

    连秦洛都在疑惑,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支撑着他,支撑着他要坚持和自己对话。

    “因为我恨你。”秦铭说道。

    声音不大,也没有故意做出很阴沉恐怖的表情,就像是说一句家常话一般。可是,听在秦洛耳朵里却觉得一阵心悸。

    这才是真正的恨啊,像是血液一样,已经蔓延身体的每一个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