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30章、暴露!(今天第三更!)

第230章、暴露!(今天第三更!)

    第230章、暴露!(今天第三更!)

    “瞎嚷嚷什么?瞎嚷嚷什么?她就是睡着了。把孩子给她。”纹身男在秦洛的背后不耐烦的说道。

    他们从前后两个方向出来,把秦洛给围在中间,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包围圈。

    肌肉男走过来,咧开大嘴对着秦洛笑了笑,就把怀里的贝贝递到秦洛手上。

    他们老大正用枪指着这小子的脑袋,他们并不担心秦洛会耍出什么花招。

    秦洛接过贝贝,就探她的脉博和感受她的心跳。还好的是,一切正常。还有匀称健康的呼吸。

    秦洛这才放下心来,看来这几天把这小家伙给吓坏了。

    “把钱给我。”纹身男在后面喊道。

    秦洛右手一甩,就把黑色皮包丢给了纹身男。“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吧?”

    “等等。等我们验完货再说。”纹身男喊道。“耗子,你出来点点。”

    于是,又从秦洛的背后走出来一个身材干瘦的男人。男人的身体非常矮,大概只有一米五几。站在秦洛面前跟个小孩儿似的。

    “谢谢兄弟送的银子。”那耗子走到秦洛面前的时候,还特意的拱了拱手。

    “不客气。”秦洛冷笑着说道。

    “嘿嘿。上道。兄弟很上道。”耗子点了点头,大摇大摆的走到纹身男面前,接过那个黑色皮包,打开拉链,抓起一叠百元大钞用手指弹了弹,然后抓着黑包摇了摇,又随便在里面摸出几捆,见到里面并没有假钞后,对纹身男说道:“老大,成色很足。份量也够。”

    “很好。”纹身男的眼里露出异样的神采。“《金匣药方》呢?”

    “在皮包的外层。”秦洛说道。

    耗子打开外层的拉链,取出了一个暗金色的盒子,对秦洛说道:“是不是这个?”

    “是的。”秦洛点头说道。

    耗子研究了一番,问道:“怎么打开?”

    秦洛取下脖子上的钥匙丢过去,说道:“用观音的底座插进盒子上的插槽就成了。”

    耗子正要照试,纹身男喝道:“你他妈的小心点儿。这不会是什么炸弹吧?”

    “还是让我来试吧。你们别污了这宝贝。”一个男人的声音从纹身男后面传了进来。

    秦洛眼神一凜,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然后又恢复了平静。

    “是你?”秦洛冷笑着说道。

    “是我。”秦铭点了点头。他走过来,从耗子的手里接过《金匣药方》和钥匙,然后按照秦洛所说的方法,把观音底座插进金盒锁孔。

    咔啪!

    金盒弹开,秦铭满脸激动,双眼放光的取出里面的那块儿羊皮卷。

    “这就是《金匣药方》?”秦铭一边用电筒看着上面的小字,一边问道。

    “既然带来了,你觉得我有必要做假吗?”秦洛反问道。

    秦铭也是名中医,而且是一名小有名气的中医。看到羊皮卷上面的三记药方,脸上的笑容像是跨掉的大堤,堵都堵不住。

    他看着秦洛,说道:“难怪被称为《金匣药方》,果然名符其实。可惜,现在是我的了。”

    “是的。现在是你的了。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秦洛满脸痛苦之色,被自己的亲人出卖,心自然很不甘心

    秦铭没有立即回答秦洛的问题,而是把羊皮卷再次放进金盒里锁起来。并且把它们小心翼翼的藏在自己的衣服口袋里,这才对纹身男说道:“把枪给我,你们先离开吧。记得把自己藏好。不然,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嘿嘿,大哥。我们省得。我们省得。”纹身男笑呵呵的说道。“那这钱?”

    “你们拿走分了。”秦铭无所谓的摆摆手说道。有了这《金匣药方》,他还用在乎这区区五百万吗?

    “是是。谢谢老大。谢谢老大。”纹身男连连道谢。那个大块头的肌肉男和耗子也是脸色狂喜。这五百万给他们几兄弟平分,每人也有好几十万啊。

    “滚吧。”秦铭挥手说道。

    “谢谢大哥。谢谢大哥。”

    纹身男再次道谢,然后和他的两个兄弟提着那黑皮袋子朝着外面溜去。

    “他们都走了。现在,轮到咱们兄弟好好叙叙旧了。”秦铭手里举着纹身男的手枪,一脸笑容的对秦洛说道。仍然是平时那种纯粹温和的笑意,可是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破落院子里,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我没有你这种兄弟。”秦洛呵斥道。

    “哈哈,不要冲动。在我的印象里,一直以来,你都是一个很沉稳的人啊。怎么?现在受不了了?”秦铭像是个战胜的将军似的,一脸戏谑的对待着他的战俘。

    “你为什么背叛秦家?”秦洛再次问道。

    “为什么?你竟然问我为什么?”秦铭突然狂笑起来。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问?秦家一直待你不薄。爷爷一直把你当做亲孙子看待,把他所有的医术都传授给你。我也一直把你当做大哥,其它人也没有把你当做外人,——-”

    “那是他们欠我的。那都是你们秦家欠我的。”秦铭大声喝道,打断了秦洛的话。

    “我们欠你什么了?”秦洛看着他疯狂的样子,心里想到的却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

    这是个疯子!

    秦铭扫了眼四周,说道:“这儿说话不太方便。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儿?”秦洛问道。

    秦铭举了举手里的枪,说道:“你觉得,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吗?要么,你死。要么,你和贝贝一起死。”

    “你要杀我?”秦洛满脸诧异的问道。

    “当然。不然的话,我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出现?”秦铭笑着点头。“原本,我应该让他们把你们放回去。然后我再偷偷的从他们手里取走《金匣药方》。他们都是我这些年培养的心腹,是不会背叛我的。”

    “那个时候,我即能得到《金匣药方》,也仍然能获得你们的信任——至少,我可以先确定《金匣药方》的真伪再制定下一步计划。还可以监督你们有没有报警和寻找帮手——可是,就在今天晚上,我的计划突然间改变了。我等了那么多年,我实在不想再等下去了。一分一秒都不想再等。”

    “促使你改变计划的原因就是——-你想在今天晚上把我杀了?”

    “不错。到时候,把责任推给他们——-那些绑匪。以你们秦家人的智商,一定会相信的吧?”秦铭一脸得意的说道。

    “确实。”秦洛点头。

    秦铭走近两步,用枪指着秦洛的脑袋命令道:“跟着我手里电筒的光线往前走。要是敢有什么不轨之心的话,我不介意提前把你杀了。当然,我更乐意你能去体验一下我收藏多年的宝贝。你一定会惊叹的。”

    “我很乐意。”秦洛说道。然后在秦铭手里那支电筒光线的指引下,来到了一间废弃的地下室。

    以前小的时候,他也来过这个抗战纪念祠玩过。但是他从来都不知道,这纪念祠的下方,竟然还有这么一处隐蔽的所在。

    地下室阴暗潮湿,有很浓重的霉味。当然,秦洛这个时候并没有挑剔环境恶劣的权利。

    秦铭按了墙角的电灯开关后,屋子里才充满了昏黄的灯光。

    一只肥胖的老鼠从墙洞里钻出来,小眼珠咕噜咕噜的转着,和秦洛的眼睛乍一对视,便唧唧叫着跑得无影无踪。

    房间里的家具布置很简陋,只有一张简易的木头小床,一张颜色剥落的高脚桌子和一张带有椅背的椅子。除此之外,房间里再也没有什么大件的家具了。

    “把贝贝放在床上。”秦铭说道。

    “脏。”秦洛有些不乐意。那木板床上光秃秃的,没有被子和褥子,上面还落满了灰尘。他实在不愿意把贝贝放在上面。

    “如果她死了,是不是就不嫌脏了?”秦铭把枪口对准熟睡的贝贝。

    “算了。小孩子应该不会在乎这个的。”秦洛无奈,只得小心翼翼的把贝贝放在木板床上。

    贝贝换了一个新的地方睡觉,而且还有些坚硬,让她有些不舒服的滚了滚。但是很快的,又呼呼的扯起鼾来。

    她没有醒,让秦洛稍微安心。呆会儿场面太过血腥的话,会吓倒她的。

    “好了。现在轮到你了。”秦铭说道。从桌子上扯了条绳子丢给秦洛,说道:“把自己给绑了。”

    “你不是要和我谈谈吗?”

    “别再试着反驳我的话。我不介意先打断你一条腿。”秦铭怒喝着说道。“现在开始绑。一分钟后我会检查。如果你没捆好的话,代价是一只手。然后我会亲自帮你绑好。”

    秦洛便不再言语,默默的用绳子捆绑自己起来。

    秦铭走过去试了试强结,发现这家伙还挺实在的,把自己捆的是结结实实。想动都动不了。

    “坐在那张椅子上。”秦铭指着摆在房间中央带有靠背的椅子,说道。

    秦洛听话的坐上去,没有任何挣扎。

    他如此配合,反而让秦铭有片刻的心悸。好像,什么事情都在他掌握中似的。

    可是,明明现在是自己占了上风,自己手里有枪,他已经被捆成了一个稻草人——-

    秦铭走过去,一只手持枪抵在秦洛的腰眼上面,另外一只手用绳子尾端把秦洛的身体紧紧的绑在了椅子上。

    当一切大功告成,秦洛再也没办法动弹之后,秦铭才松了口气。

    “很好。现在可以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宝贝了。特别为你准备的。”秦铭像是献宝似的,一脸骄傲的对秦洛说道。

    “是什么?”秦洛问道。

    秦铭走到那张破桌子边沿,拉开抽屉,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铝制的医疗盒。

    打开盒盖,从里面取出一个玻璃小瓶,指着瓶子里的卵状物体对秦洛说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秦洛眯着眼睛看了看,坦诚的说道:“不知道。应该是某种动物产的卵吧。”

    “不错。这是峰蝶卵。你梦寐以求的东西。”秦铭一脸拧笑。

    “你这个疯子。你彻底的疯了。”秦洛怒骂。

    做为一名高明的医生,会救人,也会杀人。如果你没有一百种办法把人杀死,而且让警察找不出任何破绽的话,那么证明你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秦洛自然知道这峰蝶卵是什么东西。这是世界上最残忍最恐怖的杀人利器之一。据说无价无市,常人很难得到。

    峰蝶,亚马逊蝴蝶和蜜蜂的杂交。一种珍稀的蝴蝶品种。

    蝶蝶卵注射进脑袋,卵吸食大脑,发育成幼虫之后,像蛆一样顶破头皮。

    蝶蝶卵吸食脑髓发育成幼虫,需要七天时间。在这七天时间里,每一分每一秒都让人生不如死。

    秦洛真是想不明白,到底有着怎样的仇恨,他竟然想到用这种东西来杀死自己?

    “你是不是感到很荣幸?华夏十三亿人口,有几个人能够像你这样死得如此昂贵?”秦铭笑着问道,他正用一只大号的注射器在吸吮透明玻璃瓶里的卵状液体。

    “应该感到荣幸的是你吧?”一个清冷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冷洌、干脆、语速很快,像是一个急性子的人。

    秦铭回过头去,见到一个身穿黑色紧身夹克,黑色皮裤,脚着黑色皮靴,垂直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上,模样看起来非常冷酷的女人站在门口。

    古宅。老院。昏暗破落的地下室。明艳的少女。

    这几种元素组成了一幅既诡异,却又让人觉得非常和谐唯美的画面。而这少女的步伐犹如鬼魅,悄无声息的就出现了。简直是挑战人的心理承受能力。

    “你是谁?”秦铭大声喊着的时候,已经伸手去摸他放在桌子上的枪。

    少女没动,任他把手枪握在手里,然后对着自己瞄准。

    啪!

    秦铭的手指扣动了扳机,枪声响了。

    可是,子弹却飞向了屋顶。而他那只握枪的手臂却掉在了地上,鲜血如泉水一般,从断臂处喷涌而出。

    “犯龙息者,杀之!”少女冷冷说道。

    (PS:知道很多朋友要开学了。好好努力吧,老柳祝你们人生像秦洛风骚无敌,前程是浣溪繁花似锦。什么时候想到老柳,再回来看看就行了。正如我在公告上写的那样,结识新朋友,不忘老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