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29章、拯救!(今天第二更!)

第229章、拯救!(今天第二更!)

    第229章、拯救!(今天第二更!)

    等待自己男女朋友的电话,都是让人觉得煎熬的事情。等待绑匪的电话,更是让人生不如死。

    这两天,秦家的每一个人都神经紧崩,眼睛时不时的瞅一眼电话,甚至还无数次的拿起话筒,看看电话是不是没有电了或者发生了什么故障。不然的话,怎么就一直不响呢?

    再这么耗下去,怕是大家都要变得神经质了。

    这突然而至的电话让所有人的心情都悬了起来,秦洛快步走了过去,抓起话筒说道:“钱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在什么地方——什么?我是谁?我是秦洛。哦——你是李爷爷啊。抱歉抱歉,我没听清楚是你的声音。是这样的,我爷爷这两天身体不太舒服,所以就没去茶馆喝茶。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你的话转达给他的。嗯。好的。李爷爷再见。”

    挂了电话,秦洛苦笑着对站在他身后的秦铮说道:“李爷爷的电话。他说这两天没看到你和林爷爷去喝茶,打电话来问问是怎么回事儿。”

    秦铮点了点头,又退回到沙发上坐下。

    秦洛也是相当的郁闷,自己家这老爷子也不愿意配个手机,害得人家想联系他都不方便。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大家都心中忐忑紧张,生怕又有了什么变故。但是听到不是绑匪来的电话后,大家的心情放松下来,却又有了更强烈的失落感。

    事情,总是越快解决越好。

    铛——-

    突然,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秦洛这次沉住了气,等到他响了两声后才入抓起话筒,说道:“你好,请问你找哪位?”

    “找的就是你。”电话中传来那个绑匪熟悉的声音。“钱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五百万,一分都不会收。我们在什么地方见面?”秦洛问道。

    “很好。”绑匪满意的说道。“不过,现在情况有一点儿小小的变化。”

    “怎么?你们要失信?”秦洛的心脏猛的一缩。“做一行,就要有一行的行规。你们出尔反尔,太不讲职业道德了吧?”

    和绑匪谈职业道德,秦洛真是觉得自己的脑袋被驴踢了。

    可是,不谈这个,还能谈什么?

    他们原本就是一群无情无信无义的亡命之徒,难道要和他们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这年头,成佛是需要本科文凭的。

    “职业道德?那是什么东西?”绑匪觉得自己的这个对手实在是太幼稚了。在电话那边哈哈大笑起来。“我听李国宾说你们秦家有一个宝贝,叫什么《金匣药方》,你带钱来的时候,顺便把那玩意儿也带来吧。”

    秦洛回头看了秦铮一眼,说道:“你怎么知道《金匣药方》?”

    “嘿嘿,这就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事情了。今天晚上十二点,西城郊区的抗战纪念祠见面。你一个人过来,如果多了一个人,我们是不会出来和你见面的。到时候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人。记得,我要的东西,一样都不能少。”

    说完,又一次很没有礼貌的挂断了电话。

    “又怎么了?”甘芸问道。“他们又提出什么条件?”

    “他们要《金匣药方》。”秦洛说道。

    屋子里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沉默无声起来。

    《金匣药方》,秦家传家之宝一类的存在。即便这个屋子里都是秦家最亲密的人,但是,他们只知道秦家有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物品,里面是什么东西,却没有什么人真正见过。

    当然,除了秦洛。秦洛也是三天前才接手这个烫手的玩艺儿。

    “他们怎么知道秦家有这种东西的?”林浣溪疑惑的问道。

    “李国宾透露出去的。”

    “难道幕后主使者是李国宾?”林浣溪说道。

    秦洛摇了摇头,说道:“应该不可能吧。李国宾他已经——犯了这么大的事儿。现在警方正在全力通辑,他还敢出来做这么大的案子?”

    李国宾要是知道别人又一次把责任推给自己,怕是忙着在地狱里扎小草人吧。

    “狗急跳墙。说不定那个李国宾还真会铤而走险博这么一回。”林清源在旁边分析着说道。“如果不然的话,那些绑匪怎么会知道你们家的座机号码?又怎么知道你们家有这《金匣药方》?”

    “可是他们好像都认为李国宾死了。”秦洛说道。

    “这就奇怪了。”林清源摇了摇头,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秦洛看向秦铮,问道:“爷爷,你怎么说?”

    “《金匣药方》我已经传给了你。这件事情我也交给你处理。要怎么做,你自己决定。”秦铮板着张脸说道。

    “那就给他们吧。”秦洛苦笑着说道。“财不露白。露了,总归要被人觊觎的。”

    “由你决定。”秦铮仍然是那句话。

    “西城那个纪念祠我知道在哪儿,我和你一起过去吧。”秦铭说道。

    “可是他们要求我一个人过去。”秦洛说道。“你开车送我到门口吧。”

    “好的。我们要不要报警?要是他们到时候再反悔怎么办?他们拿到了钱,又不愿意放人——你一个人也对付不了他们那么多人啊。”

    “不行。报警的话,贝贝就危险了。”秦洛摇了摇头。“他们应该只是贪钱。没必要再为难我们。再说,我也会几手功夫。自保应该问题不大。”

    “是啊。先把贝贝救回来。再慢慢的找那些人算帐。”甘芸说道。“秦洛,你也要小心些。要不你给贺阳打声招呼,让他找几个特警埋伏在周围?”

    “不用了。我自己能够应付。我们还是不要做些节外生枝的事情了。”秦洛坚持着说道。

    听到秦洛这么说,大家也不再劝。七嘴八舌的说着各种注意事项,也做着各种各样的准备工作。

    十一点钟,秦铭从车库里开出车子。秦洛提着那个装着五百万的大皮包上车。然后两人带着秦家人的期望和担心上路。

    西城抗战纪念祠是由一个羊城华侨出资建的,前些年还经常有人去看看,祭拜一下。这几年西城那一块成了政府新成立的开发区,周围都起了高楼,建了工厂,那纪念祠的位置就显得尴尬起来了。

    那个华侨据说做生意失败,已经好几年没有回来。政府对他的尊重也变成了讥笑,承诺也变成了失信。因为它的位置处在一座座工厂之间,本身又不具备什么旅游开发价值,政府自然也不会拨款去做这个事情。纪念祠年久失修,又无人管理,也就渐渐衰败破落起来。

    甚至,前些日子还有谣言说要把它平掉,把那块地拿去建化工厂。

    “纪念祠周边的环境很复杂。你一定要小心谨慎。”秦铭说道。

    “我知道。”秦洛说道。

    “要不还是我和你一起进去吧?”秦铭再次说道。

    “不用了。我们就不要在这种小事上激怒他们了。”秦洛拒绝着说道。

    车子在距离纪念祠不远的地方停下,秦洛下了车,然后提着皮包向纪念祠走过去。

    纪念祠确实破旧的厉害,甚至一边的大门都已经被人给推倒了。另外一边的大门虚掩着,借着天空上的月色和不远处工厂大楼上的微弱灯光,秦洛看到那门环上还落着一层厚厚的灰尘。

    秦洛踩在那侧倒在地上的大门门板上走进来,看了一眼正屋中间的那些牌位和排在两边的一座座石雕像,就大步向后院走去。

    “有人吗?”秦洛在院子中间喊道。那些绑匪只说过在纪念祠见面,却没说具体的地点。秦洛只得出声把他们给喊出来。

    没人应答,只吓得那杂草丛中的各种动物忙活了好一阵子。一只吃得肥嘟嘟的大老鼠瞎了它的鼠眼,竟然直直的朝秦洛的脚底钻了过去。被秦洛抬起一脚把它踢飞。

    “有人吗?”秦洛再次喊道。

    “有人。自然是有人的。”一个男人的声音从秦洛的后背响起。秦洛听的出来,他就是在电话中和自己通话的那个男人。

    他转过身去,就看到一把黑漆漆的枪口正对准自己的脑袋。

    这是这一个月内,秦洛第二次被人用枪指着脑袋了。这让他的心情有些烦躁

    “把枪放下。把人给我。我给你们钱和《金匣药方》。”秦洛说道。“这是我们谈好了的。”

    “嘿嘿。那是当然。不过,我要我的兄弟先验验货才成。”男人咧嘴笑着。在月色的映照下,秦洛看到他明亮的光头和脖子上的纹身。

    只是距离还有点儿远,院子里的灯光好像全坏完了似的,秦洛看不真切他纹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你们这么多人,手里还有枪,难道还怕我跑了不成?”秦洛抓着手里的黑色皮包,说道。“应该担心的人是我才对吧?贝贝呢?带他出来见我。”

    “少废话。把包给我。”持枪的男人喊道。

    “要不,你开枪试试?”秦洛冷冷的瞥着他,说道。

    “哎哟喂,还见到个不怕死的。”那纹身男没想到秦洛会这么硬气,对着里面喊道:“把那孩子带出来。”

    一束光亮从秦洛的背后出现,秦洛知道那是手电筒的光线。既能探路,又不能让光线分散,引起外边的人注意。

    有脚步声传来,接着,秦洛就看到一个身高马大的肌肉男抱着不声不响没有知觉的贝贝走出来了。

    “贝贝怎么了?”秦洛一惊,出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