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27章、贝贝丢了!
    第227章、贝贝丢了!

    以蜘蛛侠、蝙蝠侠、超人等为代表的这些变异或者变态的英雄们早就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们一个事实:一个人的能力越大,破事儿也就越多。

    就拿蜘蛛侠来说吧,整天吊着根钢丝在城市里飞来飞去的,手都甩的抽筋了,也没时间休息休息。和自己的女朋友在铁塔上亲亲热热,摸的人家欲火焚身的时候,耳朵边却听到了有人喊‘HELPME’‘HELPME’的救命声音。

    你说,那个时候,他是先忙着救火,还是先赶去救命?

    救火吧,他所保护的民众要受到伤害。救命吧,他要被自己喜欢的女人伤害。

    再说,这样的事情多了,不是他阳*痿,就是他女朋友再也不愿意和他干这种勾当。宁愿买根新鲜刺多的黄瓜自力更生丰衣足食了。

    同理,这个事实也在秦洛身上得以体现。

    《金匣药方》的来历不详,时间不详。也不知道传了多少代,传了多少年,才传到了他爷爷手里。秦家不是没有出过英才,也不是没有出过很有名气的医生。

    相反,因为秦家的每一位继承者都医术惊人,对方剂更有独道之处。所以,秦家被称为‘药王世家’。除了秦家,再也没有其它的中医家族能够得此殊容。

    难道说,那些先人拿到《金匣药方》的时候就没有认真的研究过?就没有想过要把这三方药剂中的有毒成份给去掉?

    那么多优秀的人都不能成功的事情,为什么这老爷子一张嘴就交给了自己?他当真就这么相信自己的孙子?

    是的,秦洛也承认。他是一个医学天才,智商也比很多人要高上一些。总体上来说,是一个有责任感,有正义感,有远大的理想和抱负,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男人——

    可是,你也不能把什么事儿都往自己身上来扛吧?

    你丢本破册子就说‘孩子,我觉得你天庭饱满、骨骼清奇,是一个练武的奇才,以后维护世界和平的重任就交给你了’。后面的事儿怎么办?你就不管了?

    秦洛捧着这《金匣药方》如烫手的山芋,一脸苦笑的说道:“爷爷,这责任实在是太重大了。如果我也研究不出来呢?”

    “你怎么就这么不相信自己?”秦铮皱了皱眉头,说道。

    “我不是不相信自己。我只是——说如果。如果我研究不出来呢?”

    秦铮沉默了好一阵子,说道:“那就传给你儿子。”

    “———”

    秦洛想,他太爷爷在把《金匣药方》传给爷爷的时候,大概也说过这么一席话。

    原来,薪火相传就是这么来的。

    “好吧。我会努力的。”秦洛无奈的说道。事已至此,再推也推不掉了。

    “你从来都没有让我失望过。相信这次也不会。”秦铮看着自己的孙子,一脸郑重的说道。

    秦洛的心头一暧,就想再说几句保证的话。

    “好吧。你出去吧。”秦铮挥手说道。

    秦洛捧着金匣出来,恰好在门口碰到了秦铭。

    “咦,你也在这边?爷爷在里面吧?我正到处找他呢。”秦铭扫了眼秦洛手里的东西,笑呵呵的问道。任何时候见到他,他的脸上都是挂着这样纯粹温和的笑容。像是要讨好所有的人似的。

    “在呢。怎么了?”秦洛问道。

    “爷爷让我先送林老爷子去了茶馆。然后让我再回来接他。可是我找了一圈,都没看到他人。我还在想他是不是出去了呢。”秦铭朝书房里面瞄了一眼,说道。

    “爷爷在里面呢。你进去找他吧。”秦洛笑着说道,然后捧着金匣上楼。

    林浣溪坐在房间的阳台上看书,明媚的光线照射在她妖娆丰满的身体上面,整个人像是镶了层金边似的,有种圣洁的光辉。

    细润如脂,粉光若腻。丰盈窈窕,暗香袭人。秦洛还没有靠近,就能够嗅闻到那一股成熟*女人所特有的体香味道。

    想起她在床上时婉转娇*啼的诱人模样,秦洛就有些食指大动。某个部位也很敏锐的感觉到了主人的心思,蠢蠢欲动起来。

    秦洛把《金匣药方》藏好在隐蔽的地方,然后走到林浣溪身后,看着她手里捧着的线装书,说道:“你是学西医的,对中医也感兴趣吗?”

    “现在还管着中医公会那一档子事儿。多了解一些东西,总是好的。”林浣溪的耳朵非常敏感,也不太习惯别人在她的耳朵边这么说话。就想把身体躲闪开。

    秦洛一把搂住她的脖子,把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说道:“镜海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司机还在羊城等着呢。可能我晚上就要过去了。”

    “嗯。”林浣溪轻轻的点了点头。

    “你就这么舍得我走?”

    林浣溪像是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似的,又把视线放在了手里握的《中医考论》上面去了。

    “你先看会儿书。我去洗个澡。”秦洛说道。

    林浣溪一愣,这大白天的洗什么澡?

    秦洛看到她疑惑的眼神,笑着说道:“我去洗个冷水澡。”

    林浣溪闻言,俏脸‘唰’地一下子就红了。红晕从脸上向脖子蔓延,像是整个身体都染上了这一层如桃花花粉般的嫣红。

    因为秦洛每次想干坏事之前,都要先冲一个冷水澡。所以,这个词语在他们俩人之间就有了另外一层特殊的含意。

    每当秦洛说要洗‘冷水澡’的时候,林浣溪就知道晚上肯定要少不了一番激战征伐。

    “这是白天呢。”林浣溪放下书本,就想跑下楼去。

    秦洛一把抓住她的手臂,说道:“白天怎么了?又不犯法?”

    “可是——”林浣溪看了一眼外面明亮的光线,想到自己要脱得光溜溜的,所有的身体部位都被他看见,甚至没有任何可以遮掩的东西,缠绵亲吻,光天下日,就有种要崩溃的感觉。

    *****************

    秦洛搂着林浣溪软棉棉的身子睡得正香时,被外面砰砰砰敲门声给惊醒了。

    “秦洛—-秦洛——快起床——出大事了。出大事了。”外面传来秦铭的声音。

    出大事了?

    秦洛一把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下来,准备跑去开门的时候,才想起自己还光着身子,就又折回来手忙脚乱的套上了衣服。

    “出什么事了?”秦洛打开门问道。

    “贝贝不见了。怎么找都找不到。奶奶都急晕过去了。”秦铭满头汗水的说道。想来他刚才跑了不少地方了。

    “什么?”秦洛的脑袋一懵,然后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奶奶现在怎么样了?”

    “刚刚救醒。现在哭得正伤心呢。你也快点儿下楼吧。”秦铭说道。然后转身就往楼下跑去。

    林浣溪已经听到了两人的谈话,等到秦铭一走,她就从床上爬了起来,也顾不得现在的腰酸背疼,一边快速的穿衣服,一边着急的问道:“怎么会丢了呢?我前一会儿才把她送到房间里睡觉的啊。”

    “你送的是哪个房间?”秦洛问道。

    “之前她和姑姑住的那间房。”林浣溪说道。

    “没关系。可能是出去玩了。你别着急。我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儿。”秦洛安慰了林浣溪两句,就快步向楼下跑去。

    林浣溪也顾不得梳妆和掩饰一番两人刚才昏天暗地的证据,穿着托鞋跟在秦洛的身后下楼。

    客厅里坐满了人,出去喝茶的秦铮和林清源都已经回来了。端坐在哪儿,身体挺得直直的。脸色铁青,都快能拧出水来。甘芸听到这事儿后,也从医院赶了回来。秦洛的奶奶坐在沙发角落哭的昏天暗地,甘芸正在旁边劝慰。

    还有秦家的几个佣人保姆之类的人站在客厅,也是一脸惶恐着急的模样。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贝贝呢?”秦洛有些急躁的问道。

    今天送走姑姑的时候才答应了别人,要好好的帮她照顾好贝贝,这一天时间都不到,贝贝却消失不见了。他想不着急上火都难。

    “不知道。到处找都没找着。院子、旁边的公园、江边,所有能去的地方都找了。”甘芸抬起头看了眼儿子,说道。

    “谁今天中午见过贝贝?”秦洛看着那些佣人,问道。

    没有人回答,所有人都低着头,大家噤若寒颤。

    谁愿意和这种事情沾上边?要是找不到的话,就是把他们卖了换钱,也赔不了啊。

    秦洛奶奶抬起头,哭哭啼啼的说道:“贝贝中午起床了跑去找过我,问我你去哪儿了。我说你在房间里睡觉。她要上楼找你。我说哥哥正在睡觉,不要去打扰他。让她先在院子里玩一会儿,等会儿哥哥就起床了——-可是怎么一眨眼的功夫,人就没了?可不是让人贩子给劫走了吧?”

    “报警了吗?”秦洛问道。

    “刚刚走丢一会儿,还没到二十四小时。会不会太急了?我们要不要再找找?”甘芸问道。

    “不能再等了。”秦洛说道。

    伸手往口袋里摸手机,却发现手机不在。准备跑上楼去取手机的时候,客厅里的家用电话突然间响了起来。

    电话突然间响起,让所有人的神经都跟着紧张起来。秦洛也停止了上楼的动作,又转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