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26章、《金匣药方》!

第226章、《金匣药方》!

    第226章、《金匣药方》!

    秦洛抱着睡熟的贝贝回到秦家别墅,一进门,就看到爷爷秦铮正板着张脸坐在客厅沙发上。

    “送走了?”秦铮板着脸出声问道。

    “送走了。”秦洛点了点头。

    突然,他瞪大眼睛看着爷爷,他怎么这么快都知道了?

    秦岚走得很隐蔽,甚至都没让秦铭开车送他们去机场。除了他和林浣溪、贝贝,其它人应该不知道这事儿。

    “不用瞒我了。你奶奶刚才去给她收拾屋子,发现她的东西都带走了。”秦铮说道。

    “爷爷,姑姑走的时候,让我代她向你说声对不起。她不辞而别,可能也是觉得愧对你吧。”

    秦铮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我并没有怪她。如果怪她的话,我就不会让你站出来帮她了。”

    看了秦洛一眼,说道:“你到我书房来。”

    秦洛把贝贝交到林浣溪手上,然后跟在爷爷的身后向他的书房走去。

    秦铮的书房在一楼,非常大,占据了整整两个连通在一起的房间,像是一个小型的图书馆。里面有无数的医书古籍,甚至还有不少是医界孤本。这些都是秦家世代为医的先人们百年积累下来的。还有一些名医亲手书写的笔记文献,如果能够拿出去拍卖的话,价值连城。

    但是,那些特别珍贵的书籍珍本,就被秦铮放进一个镶在墙上的保险柜里,除了他有密码,其它人都没办法打开。

    平时,爷爷会经常在这里面看书,有时候还会做一些药材研究。但是,没有他的允许,其它任何人都是不可以进入书房的。

    当然,秦洛除外。

    在他小的时候,他的整个童年都是在爷爷的图书馆度过的。只是,那个时候还住在秦家老宅,自从搬了这新家后,秦洛还真是很少来过。

    秦铮取了钥匙打开书房厚重的不绣钢大门,等到秦洛尾随进入后,他又亲自把铁门给关上。然后径直向房间的保险柜走过去。

    按了一连串繁琐的数字后,只听‘咔’的一声脆响,保险柜发出了悦耳的开锁声。秦铮拿出保险柜,在第一个隔层里取出一个颜色有些暗黄的箱子。

    秦洛的心思一动,难道这就是爷爷秘而不传的《金匣秘方》?李国宾拿着那些照片想要交换得到的《金匣药方》?

    秦铮捧着盒子走到他的书桌旁,小心翼翼的把盒子放在桌子上,然后这才坐在自己的木制大椅上,对秦洛说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应该就是《金匣药方》吧?”秦洛眼放异彩的说道。他曾经听人说过,家里有祖传的《金匣药方》,但是,金匣里面到底是些什么东西,他却一点儿都不清楚。

    以前他也满心好奇,央求着爷爷拿出来让他看看,只是都被爷爷严厉的拒绝了。

    所以,这图书馆里面的每一本书、每一种珍稀药材、每一种入药动物的内脏、或者说是一些药玉之类的奇怪东西,秦洛都见识过。可是,他就是没有机会见到这《金匣药方》。

    据说这《金匣药方》里的是一本册子,里面记载着好多个神奇的药方。任何一种药方拿出去做成产品,都能够畅销全球,成为世界级的大首富。

    这年头,还有什么比做药更赚钱的?

    如果有一种药能够解决人类的肝病问题,人类的癌症问题,人类的高血压问题,恐怕在一夜之间,就能够刷新世界福布斯排行榜。

    “不错。这就是《金匣药方》。”秦铮肯定的说道。说到《金匣药方》这几个字的时候,声音都变得有力起来。好像这个宝贝能够给人无限的精力和动力似的。

    “前些年我一直关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很少出门,你还记得这事儿吧?”秦铮问道。

    “记得。那时候爷爷经常十天半月泡在实验室不出来。”秦洛说道。这件事情并不遥远,也就是两三年前吧。

    “那个时候,我就是为了研究这《金匣药方》。”秦铮说道。

    “有结果吗?”秦洛激动的问道。

    “你把它打开。”秦铮指着那暗黄色的盒子对秦洛说道。

    “是。爷爷。”秦洛脸色一喜,就跑过去抱起金盒,要把它打开。

    “轻点儿。小心破坏里面的东西。”秦铮叮嘱着说道。然后又小心翼翼的从脖子上取下一块玉质观音,对秦洛说道:“这是钥匙。”

    钥匙?

    秦洛接着那块暧玉观音,有些傻眼了。这怎么打得开啊?

    “把观音的底座插进锁眼。”秦老爷子指挥着说道。

    秦洛拿在手里把玩一番,这才发现玉观音的底座有一排不规则深浅也不一样的小凹洞,就像是钥匙上的凹槽。如果不仔细观察,根本就不能发现这一微小的现象。

    他把观音底座插进金盒盒身的一个长方型圆槽里,轻轻的按了下去。锁孔里面那几根尖细的圆针被按进去了,停留在它们各自应该停留的深度。

    咔啪!

    不用特别用手去开,金盒的盒盖竟然自动弹开。

    秦洛心里暗算佩服前人的智慧,这盒子的设计真是巧夺天工。更没有人想到,能够打开这个盒子的钥匙竟然是爷爷脖子上戴的一块玉观音。

    男戴观音女戴佛,观音谐音‘官运’,秦洛一直以来这老爷子是为了‘步步高升’呢。感情还有这等玄机。

    秦洛把盒盖完全掀开,发现里面是一张似布非布的东西整整齐齐的折叠在盒底。

    “不是书吗?”秦洛问道。

    “谁告诉你是书了?”

    “这——我只是听说。”秦洛不好意思的笑笑,伸手把那块东西给捧在手里。

    物体一触手,秦洛就知道,这东西不是布,也不是纸。软软的,摸起来很有质感,表层还有些粗糙,更像是某种动物的表皮。

    “这是什么材料做成的?”秦洛问道。

    秦铮摇了摇头,说道:“可能是某种动物的皮毛制成。具体是什么东西,我也不清楚。细闻之下可以闻到少许羊骚*味,我猜测可能是羊皮。这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你留心看看上面的字。”

    秦洛这才不再关心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而是专注的欣赏这皮质材料上写的一堆蝇头小字。

    那字体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写就的,年头那么久远,但是字迹却清晰无比,还有淡淡的润金色,像是上面抹了金粉似的。

    “金匣药方,杏林魁宝。得之大幸,失之更甚。慎之慎之,慎之慎之。”秦洛小声的念着羊皮卷最前端的文字,然后更加的一头雾水。

    这是什么意思?得之大幸,失之更甚?得到了是幸运,失去了更幸运?

    至于那后面的连续四个‘慎之’更是让人莫名其妙,心惊胆颤。这是药方又不是毒药,搞得这玩意儿一出来就要祸害万民似的。

    虽然满心疑惑,秦洛仍然接着看下去。

    接着,他的眼睛就瞬间明亮起来,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爷爷,问道:“这是真的吗?前人已经找出了解决这三种疾病的药方?”

    要知道,就算以现代的医学水平来看,这几种顽固性疾病仍然名列世界上死亡率最高的十大疾病之中,并且高居前三位。难道在那个时候,已经有医学圣手解决了这一问题?

    如果他们已经解决了的话,为什么不及时的推广开来?爷爷既然已经得到了这药方,为什么不让父亲的公司经营这几种药剂?

    这是造福国家人民的大好事,如果这方子真的有用的话,每天能够把多少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如果家族企业产生这种药剂,恐怕秦家的公司会打败比尔那个美国人的计算机帝国,成为世界上最富裕的家族之一。

    为什么没有这么做?

    “是真的。”秦铮点头说道。

    “那为什么——”

    秦铮摆摆手,打断了秦洛的问话。说道:“我拿到这《金匣药方》后,也有过和你一样的疑问。你没有用这上面的几种方子做过实验,所以并不了解内情。”

    秦洛一脸疑惑的看着爷爷,等待着他继续讲解下去。

    “这药方确实有用,也确实能够治疗那几种顽固性疾病。但是,他们也同样有剧毒。”

    “有毒?”

    “是的。有毒。他们能够治疗那三种单一的疾病,但是却会对人体其它的部位有很严重的伤害。也可以说是拆了东墙补西墙——彻底的破坏掉人体的阴阳平衡。而且,没办法修复。”

    “我发现这一情况后,就开始做实验,想把里面的有毒成份去掉或者找其它的无毒药物代替。可是,整整实验了三年,还是没能成功。去掉了那几种有毒成份,药效就失去了。而这药方上的配方又是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

    秦洛一脸苦笑,说道:“难怪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把这研究成果给公布出来。这药方——要也没用啊。”

    秦铮瞪了秦洛一眼,说道:“怎么会没用?如果能够把药方的副作用给去掉,那就是功在千秋的大事儿。”

    “爷爷,你想啊,那个能够研究出这三个药方的人为什么把这药方藏在这盒子里,又搞了一个这么奇怪的钥匙——-因为他也担心这药方流落了出去。他为什么怕流落出去?是因为他自己也知道这药方是有毒的。他自己都解不了这毒,别人又怎么能够解得了?”

    “别人不行。你行。”秦铮盯着秦洛的眼睛,目光灼灼的说道。“现在,我就把这《金匣药方》传给你。你一定要竭尽全力,找出解毒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