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25章、贝贝不哭!
    第225章、贝贝不哭!

    “抓紧了,抓紧了。小心,一定要小心护住大少。不能让大少掉在地上。”

    “轻提轻放,不能太用力的放在地上。这样会震动到伤口,可能会有伤口撕裂的情况发生。”

    “好了。你们把他推到房间吧。没事儿不要出来,避免伤口见风发炎——-”

    秦洛很是热情的在旁边指挥着,完全抢走了那个中年护士的风头。

    罗明秀瞪着高跟鞋走过来,笑起来时眼角的鱼尾纹轻轻的舒展开来,没有给人苍老的感觉,反而增添了些成熟的魅力。年轻的时候,想必也是个风情万种的女人。

    罗明秀对着秦洛说道:“真是太谢谢你了。”

    “没关系。这是我应该做的。”秦洛说道。

    “你是仲谋的朋友?怎么以前没有见过你?”罗明秀上下打量着秦洛,疑惑的问道。仇仲谋出事儿后,她还没有见到打伤儿子的凶手是谁。

    “不是。”

    “那你是?”

    “我是秦洛。”秦洛担心她不知道秦洛是谁,又在后面解释了一句:“就是开枪打他的那个。”

    “———-”

    罗明秀先是一愣,然后脸上的笑容就逐渐敛去,冷冰冰的瞥着秦洛,说道:“你还敢到我们仇家来?”

    “不敢。”秦洛说道。其实打伤了人之后,他也确实是想着要逃跑的。“可是为了给仇老爷子看病,我还是留下来了。”

    “打完了人,还在人面前耀武扬威,你当真以为仇家没人了吗?欺负人都欺负到这个份上来了?”罗明秀声音阴狠的说道。女人的毒辣,并不比男人差上多少。

    “你误会了。”秦洛说道。“我看到仇大少的车子回来,就想过来帮帮忙。

    秦洛看着仇仲谋,笑着说道:“我是医生。让我去看看仇大少的脚伤。”

    秦洛还没来得及走到仇仲谋面前,就被跟在他身后的那两个黑衣保镖给挡架了。

    他们可是见识过秦洛的身手,他们的两个被他卸了胳膊的同伴现在还在医院里休养着呢。要是他再对仇仲谋动什么手脚怎么办?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仇仲谋在见到秦洛的第一眼,有种立即冲上去把他撕得粉碎的冲动。

    在仇家大宅开枪把仇家人打伤,却又让仇家的人把他给邀请回来。这对仇仲谋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让他过来。”仇仲谋说道。当着这么多人的在,他不相信秦洛还敢做出什么暴力的事情?

    保镖退让到两边,秦洛走到仇仲谋而前。

    “怎么会打到脚呢?”秦洛要伸手去摸他那只受伤的脚,惊得罗明秀和护士双双出声呵止。

    “住手。你想干什么?”

    “先生,那只脚受伤了,不能动。”

    秦洛对她们笑了笑,说道:“我只是想看看伤得怎么样。我真不是有意的,不小心打伤了仇大哥的脚后,我也一直在反思自己的错误。”

    如果当时枪口抬高一些,会不会就打的就是另外一个地方?

    “你不用愧疚,也不用自责。”坐在轮椅上的仇仲谋仰起脸看着秦洛,脸上是那种很纯粹的笑容,好像他真的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一样。“你欠我的,我会讨回来。”

    “你开枪打了我,我也开枪打了你。我打中了你,也只是表明我比你的枪法好一些——我都道歉了。这件事儿就到此了结了吧?”秦洛很是诚肯的说道。好端端的,干吗要坚立起来一个敌人啊?

    “是吗?下次,可能就是我的枪法好一些了。”仇仲谋大笑着说道。

    “你非要逼迫我说出那句伤感情的话吗?”秦洛有些委屈,好像他是个爱好和好的正义天使似的。“好吧。欢迎报复。”

    仇仲谋点了点头,用左手比划了一个手枪的姿势,对着秦洛的脑袋点了点。

    秦洛微笑着看着他,看着他坐在轮椅上被保镖推着向远处走去。

    “你太嚣张了。”罗明秀对秦洛说道。“这样的人一般都不长寿。”

    “不可能吧?”秦洛说道。“那样的话,你的儿子为什么能活到现在?”

    “你——-”

    “我过来只是想告诉你们一件事儿。我留下来是给仇老爷子治病的。如果你们母子想搞什么阴谋诡计的话——后果自负。”

    秦洛说完,很帅气的甩袖离开。

    罗明秀站在原地,气的全身颤抖。看着秦洛背景的瞳孔里充满了怨恨的情绪。

    秦洛走回客厅,对仇烟媚说道:“能不能派车送我回羊城一趟?”

    “现在?”

    “现在。”

    “那爷爷的病?”

    “忙完明天的事情,我会再过来的。”秦洛说道。

    “好的。我这就去给你安排。我让司机在羊城等你,明天再接你过来。”仇烟媚说道。好不容易把秦洛给请来,而且秦洛今天的表现也让他们充满了信心。自然不肯就这么让他离开。

    要知道,如果秦洛治好了爷爷的病,说不定就能够治好整个家族患有这种精神病的男性成员。这对仇家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喜事儿。

    那个时候,秦洛也将是仇家的救世主!

    秦洛如果想要获得仇家的友谊,其实并不困难。

    当然,假如他能够治好秦老爷子疾病的话。

    *****************************

    羊城国际机场。候机大厅。

    长发披肩,戴着茶色蛤蟆镜,黑色职业套装,黑色丝袜的秦岚看起来风姿卓越,很是吸引人的眼球。而站在她对面的一个身体凹凸有致、乳*峰饱满、臀部浑圆,浑身散发出成熟*女人特有的知性优雅味道的林浣溪更是略胜一畴。

    在这熙熙攘攘,行人络绎不绝的大厅里,秦岚和林浣溪的美女组合就是一道动人的风景线,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

    “你们都回去吧。帮我照顾好贝贝。”秦岚笑着对抱着贝贝的秦洛说道。

    因为秦家的后续处理手段及时到位,亲心食品中毒案没有发生一例死亡事件,更没有影响扩大到更多的人数范围。在媒体的轰炸下,秦家赢得了广大民心的支持和政府的好感。

    而那些受害者在得知亲心企业的法人代表是秦洛的姑姑,她也是被那个他们恨之入骨的李国宾冤枉陷害的之后,纷纷出言为其说话。

    在这件案子中,没有一人愿意站出来起诉秦岚,李明强甚至还写了一份陈情书,所有的爱害者都自发性的在上面签名,希望法院能够根据这种特殊情况从轻发落。

    最终,在秦家的担保下,上面也有人打了招呼,秦岚被提前释放。但是,在他们抓捕到李国宾后,她要随时过来协助调查这个案子。

    至于何时能够抓到李国宾,怕是只有寥寥几人知道。

    秦洛点了点头,看着秦岚说道:“你真的不给爷爷打声招呼吗?”

    “说了的话,他肯定不同意让我离开。”秦岚说道。“回去后,你们帮我给他赔一声罪吧。”秦岚的眼圈儿发红。这件事情出来之后,她一直生活在深深的愧疚和自责中。

    既愧对于那些受害者,又愧疚于自己的亲人。自己的父亲。

    “实话实说,他还是能够理解的。最多训斥你几句。”秦洛叹了口气,他太知道爷爷的脾气了。外冷内热,嘴上很严格,其实对他们的关心不比任何一个爷爷要少。

    “不过,既然都要走了,也就算了吧。我回去帮你解释解释。”秦洛说道。“如果你是为了开拓业务的事儿去美国,我持欢迎态度。如果你是为了逃避现实的话,我也不同意你离开。”

    秦洛伸手把玩着贝贝脑袋上的小辫子,说道:“我帮你照顾贝贝半年,半年之后,你自己回来接手。”

    “我知道。”秦岚点头。努力的不去看自己的女儿,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哭出声来。

    “好好照顾秦洛,有时候,他还是个孩子。”秦岚看着林浣溪,叮嘱着说道。

    林浣溪点了点头,说道:“我会的。你也要保重。”

    秦岚对趴在秦洛怀里,一双黑眼珠正滴溜滴溜乱转的贝贝说道:“贝贝,让妈妈亲亲好不好?”

    “好。”贝贝从秦洛怀里爬起来,主动的把自己肉嘟嘟的小脸凑到妈妈嘴边。

    秦岚在女儿粉嫩粉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两口、好几口后,仍然不舍得把她松开。

    “贝贝,妈妈要离开一段时间,你要听哥哥和姐姐的话,不许淘气,每天早上要喝一杯牛奶,不许再偷偷倒掉,不许——-”秦岚再也说不下去了,捂着脸转身就往登机通道跑去。

    贝贝看着妈妈跑远的背景,小脸儿满是不舍和她这个年龄段不应该有的哀伤。

    “贝贝,想不想妈妈?”秦洛捏了捏她的小脸,问道。

    “想。”贝贝认真的点了点头。

    “贝贝刚才没有哭。真乖。”秦洛看到贝贝的眼圈儿红红的,赶紧赞美着说道。

    他知道,小孩子们为了表现自己的坚强和勇敢,往往会做出与她情绪相反的事情。

    “昨天晚上妈妈就抱着贝贝哭了好久。贝贝哭,妈妈也哭。”贝贝声音哀怨的说道。

    “今天我决定不哭了。贝贝不哭,妈妈就不会哭。”贝贝用手背抹掉顺着小脸滑下来的泪珠,说道:“可妈妈还是哭了。”

    (PS:这几天咳的死去活来,因为前段时间请假太多,又没脸继续请假。只能努力坚持。今天,就两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