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22章、以和为贵!
    第222章、以和为贵!

    “道歉?”仇仲谋像是没反应过来似的。“我给他道歉?”

    “你爸是这么说的。”罗明秀也是满心的委屈。“要不,你就在医院里躺着别出去,等他离开后你再回去。这样的话,就不用给那个小王八蛋道歉了。”

    “什么意思?他开枪打人一点儿责任都没有?”仇仲谋努力的想把自己那只伤脚给抬起来,说道:“我的脚都被他打穿了,他都不用负责任?”

    “仲谋,你也不要冲动。这件事儿,你爸也是逼不得已。过两天组织就要找他谈话了,要是有什么不利的消息传出来,人选肯定会发生变动——-这是他最关键的一步,你可不能拖他后腿啊。”罗明秀劝说道。出生在官宦人家的女人,自然知道权力对一个家族的重要性。

    仇仲谋那张英俊的面孔变得扭曲挣拧,冷笑着说道:“所以,为了他的升迁,就任由我被人开枪射击也不吭一声?”

    “—-仲谋,这件事情你也有责任啊,镜海是咱们家的地盘,你稍微动些脑子都能把他给玩死。怎么就脑袋一热的拔枪呢?家里那么多保镖你就不知道用?养他们是用来干什么的?”

    仇仲谋有些郁闷,要是那些保镖能够把他干倒的话,也用不着他拔枪了。

    “你知道吗?一旦动了枪,那性质可就变化了。你爸就算有心想帮你做点儿事情,都没机会出手。不然的话,就会被人抓住小辫子。那样的话,对你的情况就更加不利了。”罗明秀苦口婆心的劝道。这样的处理结果别说是性子有些骄傲的儿子,就是自己也接受不了。

    仇仲谋终于冷静下来,身体瘫软的躺在大床上,问道:“他现在在哪儿?”

    “仇烟媚那个贱人去接他回来了。你爸还说要请他给你爷爷治病呢。以后,你千万要防着你大伯那一家子人,没有一人好东西——”

    “我请来的戴维斯医生现在在哪儿?”

    “他也被你爸爸留了下来。你爷爷这次病的严重,要是他倒下去,咱们这一脉就更加的势单力薄了。”

    “我要出院。”仇仲谋一脸冷峻的说道。

    “仲谋,你不要干傻事儿。先忍忍,妈答应你,以后一定帮你把这个仇给报了。”罗明秀握着儿子的手,恳求着说道。

    “妈,你想多了。”仇仲谋突然间笑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很生动,却没有发出声音,有点儿神经质的感觉。“我回去,只是关心爷爷的病情,想看看他们是如何治好爷爷的。放心吧,我不会再主动找他的麻烦。”

    “仲谋,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你大可以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我。”仇仲谋说道。“而且,我也讨厌闻医院里的这股子药水味。”

    “那好吧。我去问问医生。如果他们说你的脚没什么大问题的话,我就请个特护到家里照顾你。咱们就回家休养。”做母亲的,总是没办法拒绝儿子的要求。

    ***************************

    在卓越和易鹏一干碧水分局领导的簇拥下,秦洛大步走出了警察局的大门。

    来的时候没有拉警钟,让秦洛同学的心情有些不快。走的时候倒是挺风骚的,前呼后拥的一大群人,让秦洛稍微找回了一点儿面子。

    “秦先生,有时间多来我们局里坐坐。”卓越依依不舍的拉着秦洛的手说道。担心这样的话会引起别人的歧义,又赶紧补充道:“我的意思是说,多来指导指导我们的工作。也给我一个略尽地主之谊的机会嘛。对不对?只要你不嫌我们这些人粗俗,我是和喜欢和你们这些年青俊杰交朋友的。”

    事情能够和平解决,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卓越了。他终于不用两头为难的纠结着,怎么样在一个不破坏规矩又能够让双方都满意的前提下完美解决此事。

    “会来的。”秦洛笑着点头。

    “秦先生,这次多有冒犯。还请多多原谅。”易鹏也走上来说道。没办法,人是他带回来的。他总要在场面上给秦洛台阶下。

    “你们也是依法行事嘛。”秦洛大度的说道。

    “那个持枪许可证——我相信秦先生一定会有的。就不用再送到我们分局来了。”易鹏叮嘱着说道。

    秦洛笑笑,没有拒绝别人送过来的这点儿好意。

    如果没有必要,他也不希望别人看到他的持枪许可证。

    因为他不是龙息的队员,自然不可能使用龙息的身份。但是离也不知道用的什么办法,竟然给他办了一张国安的许可证。

    这些下级单位要是见到国安局的大名,怕是吓得连觉都睡不好了。华夏国不比美国,每一部电影里面都能够把国安的人拉出来露露脸跑跑龙套。华夏国的这个部门是相当神秘而鲜为人知的。

    一辆黑色的奔驰房车停在门口,仇烟媚风姿卓越的站在打开的车门边。

    “这算不算是持枪伤人案最快释放的记录?二十四小时拘留时间都不到。”仇烟媚笑着说道。

    “这也让我再次见识到仇大小姐的办事效率。”秦洛笑着打趣面前的这个成熟美女。巍峨壮观的胸部、肥美敦厚的臀部,平坦的小腹,自然流露出来的成熟气质,实在是让人食色大动。

    “你一直不愿意叫我烟媚,就是方便在出卖我的时候没有愧疚感吧?不叫名字,就代表着你心里还并没有把我当做朋友。”仇烟媚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很是诱人的问道。

    秦洛利用她透露出来的仇家秘莘来威胁仇逸和就些放手,仇烟媚确实有理由生气。

    因为仇逸和有一万个理由相信,是仇烟媚故意把这个消息透露给秦洛,然后再经过她的嘴流传出来,好用来逼迫自己就范。仇烟媚也确实有做出这种事情的智慧。

    “我早就说过,我欠你一个人情。”秦洛看着她说道。“而且,我现在已经把你当朋友了。”

    不是相识的两个人,便能够成为朋友。之前,秦洛和仇烟媚相识,但是他心里确实没有把她摆在朋友的位置。

    只是觉得这个女人美丽大方,背景深厚,智慧过人,虽然她一直在有意的接近自己,但是潜意识里,秦洛甚至有些排斥这种有意图的接近。

    但是通过这次的事件,仇烟媚在其中无所保留的帮助自己,在仇家为自己说话——她确实是全心全意的想要保全下自己。

    “我想,燕京的很多人还没有见识过你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吧?譬如秦纵横?”仇烟媚钻进车子的后座,坐在靠窗的位置,一脸笑意的对着秦洛说道。

    “他对我这种小人物不感兴趣。”秦洛摇了摇头。

    “你太低估自己的价值了。”仇烟媚的笑容很清澈,微笑起来时的眉眼和厉倾城有几分相似。只不过她的舒服美丽,而厉倾城的属于妖媚。“仅仅凭闻人牧月喜欢的男人这一条,你就有笑傲燕京的资本了。”

    “我有点儿大男人主义,喜欢什么东西,就自己伸手去取。”

    “你可以这么想,但是别人不能这么想。假如闻人牧月真的喜欢你的话,你的敌人就必然要把这一点儿计算在内。”

    “那我也没有办法了。”秦洛无奈的耸耸肩膀。自己只能控制住不去喜欢别人,难道还能控制住不让别人喜欢自己?

    再次来到仇家大宅,让秦洛产生了一点儿错觉。

    仿佛,这一次,自己才是第一次来。前面来的那个,打伤仇家大少爷的那位,根本就不是他自己。

    这次的到来,受到了热烈的欢迎。车子仍然是在大院里的那幢老宅门口停下,已经有一大群人候在门口等待了。

    仇逸和看到秦洛从车子里钻出来,上前一步,老远就伸出手去,然后一把握住秦洛的手,笑着说道:“查了资料才知道,秦洛原来是仇家的故人之后。这次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幸好没闹出什么大乱子,否则的话,就要让外人看笑话了。年轻人容易冲动,仲谋已经受到了惩罚,秦洛贤侄还请不要放在心上。”

    “我不会放在心上的。只是担心仲谋他想不开——我是真不想开枪打他的。只是他突然间拔枪,我也吓得惨了。想起自己身上有枪,就掏出来胡乱打了一气。没想到打了他的脚。”

    秦洛想,原本以为可以打掉他裤铛小弟弟的。

    “好了。事情就此揭过吧。我们就都不要再提了。”仇逸和说道。“知道你是药王之后,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名声,想来医术一定相当不凡。这次家父病得严重,就想请贤侄妙手回春了。”

    “我一定尽力而为。”秦洛爽快的答应着。人家都这么平易近人了,总要给人留点儿面子才好。

    “仲谋请来的世界心理疾病专家戴维斯先生也在府上,此时正在为家父诊治。我想,贤侄一定有解决家父疾病的仁术珠尘。我对中医还是相当有信心的。”

    秦洛假装没有听出他话中的另外一层含意,认同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也对中医很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