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20章、棘手问题!
    第220章、棘手问题!

    仇家原本是一门旺族,在仇老爷子那一辈,他们有七个兄弟混迹官场,并且各自取得了不俗的成就。其中有一位进入中央系列,两位是一省封疆大史。提起镜海仇家,没有人敢有丝毫轻视之心。

    只是到了第二代,人丁突然减少。仇老爷子有两子一女,大儿子仇勉云经商,成为一方巨贾,二儿子仇逸和再入官场,在仇家强大背景的庇护下,年纪轻轻便平步青云。据说省委组织部的唐部长即将退休,他升迁此职的呼声极高。

    但是,一些了解内幕的人才知道,仇逸和入主省委组织部长已经是板上订钉的事情。只待年后各部门正式开始上班,上面就会来找他谈话。

    好事将近,最近仇逸和也实在是春风得意。他正在家里应酬络绎不绝前来拜访的客人时,突然间接到电话,说自己的儿子仇仲谋被人开枪打伤,现在被送进了医院。

    岂有此理,竟然敢有人开枪打伤自己的儿子,这还了得?

    更打人耳光的是,自己的儿子竟然是在镜海自己的家里被人打伤的。这还有地方说理去吗?

    仇家扎根镜海数十年,还从来没有人敢在虎口拔须。连和仇家红脸的人都没有,像这种持枪伤人的恶劣事件还是头一回遇到。

    仇逸和大发雷霆,正准备打电话去让有关部门介入调查的时候,仇烟媚又打来电话,给了她另外的一套说词。而那个开枪者的身份,让他也不能肆无忌惮的使用自己的权利。

    同等对手过招,谁先犯规,谁便输了。

    那个小子的背景,确实值得他谨慎对待。

    仇逸和低头品着杯子里的铁观音,像是被这汤色碧绿的茶水给吸引了一般。

    倒是他的妻子罗明秀有些沉不住气,阴沉着脸,怒气冲冲的说道:“烟媚,我听你这语气,怎么像是胳膊肘子往外拐?怎么着说,仇仲谋也是你的堂弟,你们仇家的子孙吧?你这些话,摆明了是在偏袒那个姓秦的嘛?”

    “婶婶,我没有这种意思。”仇烟媚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气愤和悲伤。“堂弟被人打伤,我也很气愤。可是,这次的事情确实是堂弟先引起的。也是他先拔枪射击,秦洛为了自保,才开枪伤人———我只是把当时的实情给讲述了出来。这不也是你主动问起?如果说是偏袒了谁,那着实是冤枉了我。”

    “两者之间,熟轻熟重,我还是能够分得清的。只是,秦洛是我请来给爷爷看病的医生,也是我的朋友。如果非要让我昧着良心去栽赃他,这种事儿我也实在做不出来。”

    罗明秀冷笑连连,说道:“到底是什么回事儿,你自己心里最是清楚不过了。咱们仇家啊,现在妖孽横行。前几天还听说要把那个婊子留在外面的野种给找回来,找回来干什么?她妈是被你妈赶出去的,如果要是说恨,她也最恨你们母女吧?找回来,有你们俩个的好?”

    仇逸茹就有些听不过了,说道:“二嫂,现在谈的是仲谋的事儿,你怎么又扯到这上面去了?这样下去,什么时候能有个结果?仲谋可还躺在医院呢。”

    仇逸茹是仇老爷子的小女儿,仇逸云和仇逸和的亲妹妹。仇老爷子最是宠爱她,她的地位也因此在仇家水涨船高。

    现在,她是一家国企的老板,位高权重,说话也极有份量。

    “逸茹,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仇家最近一直不安静,不就是有些人在中间作怪?”罗明秀出声说道,她倒是不敢太过得罪仇逸茹,避免自己又少了一个同盟军。

    “够了。”仇万和突然放下手里的杯子,声音威严的说道。

    他这么一说话,几个女人立即就沉默不语了。没办法,因为仇逸和是涉政的缘故,他在家族里的地位要远远高于经商的大哥仇逸云。

    这个问题前些年还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随着仇逸和的步步高升,就表现的越来越明显了。而且仇逸云只有两女,其中一个还是不能认祖归宗的私生女。仇逸和却有一个儿子仇仲谋,将来继承仇家镜海这一支脉的,也只有仇逸和家了。

    仇逸和抬起头看着仇烟媚,声音平静的问道:“你说,是仲谋先拔枪伤人?”

    “是的。”仇烟媚肯定的说道。“这个,戴维斯医生也可以作证。”

    “以我对仲谋的了解,他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仇逸和说道。“他为什么要开枪伤害别人?”

    “我请来中医为爷爷治病,他说中医无用。他和秦洛两人发生了一些口角。堂弟知道他的名字后,又问我秦洛是不是那个婊子的朋友——秦洛确实和她是好朋友。听到这句话就很不乐意。”

    “看看?又是那个婊子在生事儿。还没进门就这样了,要是进了门,这仇家还不被他闹翻了天?”罗明秀讥诮着说道。

    “你能不能少说两句?”仇逸和转过脸看着妻子说道。

    “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仲谋不就是因为她受伤的?又不是我胡说。”罗明秀反驳道。罗家也有相当不俗的背景,所以,很多时候,罗明秀也并不是很惧怕自己的丈夫。

    仇逸和也懒得理会,又对仇烟媚说道:“是谁先动的手?”

    “秦洛。”仇烟媚坦诚的说道。

    “然后仲谋拔枪自卫?”仇逸和绕了半天,是想把答案绕到这儿来。

    因为两人都动了枪,所有责任就难以辨别清楚。

    谁先动手,另外的一方就是被动防卫了。

    现在,既然是秦洛先动手,那么,自己的儿子拔枪也是属于被动防卫了?

    “仲谋喊了保镖进来帮忙。没想到秦洛实力不俗,竟然把保镖都打倒了。所以——”仇烟媚假装没有看到仇逸和紧紧皱起的眉头,解释着说道。

    “仇烟媚,你还敢说你不是帮姓秦的?明明就是那个姓秦的先动手伤了仲谋,仲谋气愤不过,才拔枪反击。你却偏偏把话给反着说,把责任给推到仲谋这边。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思?”罗明秀终于忍不住对仇烟媚发飚了。

    “婶婶,这也是实情。如果你非要认为我偏向谁,我也无话可说。”仇烟媚苦笑着说道。

    “既然扯不清,我们就先放一放吧。”仇逸和说道。“让警察局那边先把情况给搞清楚。”

    如果不清楚秦洛那边的身份,可以先在局里给他一些苦头吃。可是,现在已经清楚了他的身份,要是再这么做的话,事情捅出去就会很麻烦。

    现在,只能是敌不动,我不动了。下棋,要的就是耐心。看看那边能够出什么招吧。

    再说,案子是发生在镜海界内。有仇家这座大山压着,警察局的那些家伙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偏向姓秦的那边。局面终究是对自己有利的。

    “哼,儿子是我生的,从小到大,我连一耳光都没舍得碰他。现在他却被人开枪打了——这件事儿,你们仇家一定要给他讨回个公道。你们要是怕事儿的话,我们罗家也是能站出来要回这个场子的。”

    “我说,不许掺和。”仇逸和瞪了妻子一眼,再次重申道。

    罗明秀还想反驳,终究没有说出话来,又急又气,又心疼儿子的伤势,坐在哪儿抹起眼泪。

    仇烟媚看向自己的二叔,开始觉得有些看不清这个人了。

    他知道,官场中的人称他为‘石佛’,他能够像佛的耐心,但是,却绝对没有佛的善心。

    **************************************

    卓越是镜海市碧水分局的局长,因为碧水分局是镜海新区,也是有钱人和有权人的聚集地,他能够和这些人打交道的机会很多,以后,无论是升官还是发财都会方便许多,所以,这个位置平时没少被他那些战友羡慕。

    只是,今天发生的这件案子却让他伤透了脑筋。

    一方是仇家的大少爷,另外一方也不知道是那儿跑来的过山龙。

    人还在路上没被带到局里来呢,无数打电话说情的人就来了。要是说情的是些普通人,他也没有什么麻烦的,在镜海地面,谁敢得罪仇家啊?赶紧找个理由,把这小子丢进牢里吃几年牢饭得了。

    可是,打来电话的这些人份量极重,不是他能够得罪的起的。

    都说的好听,说不能冤枉了好人,但是也不要放过了坏人。要有法有据,秉公执法?

    怎么样秉公执法?

    不是这个错,就是那个错。总有一个是错的吧?

    既然有人错,那么就有人要倒霉。让谁倒霉?

    “让谁倒霉,到最后都是我倒霉。”卓越一巴掌拍在硕大的大理石桌子上,气愤的说道。

    易鹏小心翼翼的把局长大人散发王霸之气震掉的笔筒捡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劝道:“局长,我觉得,这个案子我们只能巧办。”

    “怎么个巧办法?”卓越躺在靠椅上,看着面前这个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得力干将问道。

    “我们没办法判断谁对谁错。但是,我们可以去查他们都有错的地方啊。”易鹏笑着说道。“他们可都是动用了枪啊。”

    卓越想了想,大笑起来,说道:“不错。这件事儿就交给你了。去查吧。最好能够各打五十大板。然后把他们都送回去。这两尊大神,我们这小庙可供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