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19章、谁才是疯子?

第219章、谁才是疯子?

    第219章、谁才是疯子?

    和傻子打架的是疯子,和疯子打架的是傻子。

    秦洛宁愿把自己的这条小命交给一个有理智的抢劫犯手里,也不愿意交给仇仲谋这种失去了理智的疯子手里。

    他看得出来,因为自己的激怒,他的情绪已经变得暴躁不安,难以控制自己的行为。甚至,他在为了要求秦洛下跪的时候,射出了第一发子弹。

    而且秦洛还知道,那第一发子弹他并不是刻意要打在地板上威胁自己的。他原本是想打在自己脚上,只是他的枪法还有些不尽人意,开枪太快又没有瞄准时间,导致这一枪打偏。

    那一刻,秦洛真正的感觉到了危险。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二十多年的人生当中感觉到最危险的一次。

    因为他知道,稍有不对,这个家伙就会真的对自己脑袋扣动扳机。

    你能用自己的生命去赌他对法律的畏惧思维的正常和子弹再次打偏吗?

    显然,秦洛不敢。

    死了就是死了。就算在自己死了之后,仇仲谋被判处无期徒刑或者说是立即枪决——-可自己也没有占到便宜啊?

    自己是什么人?一个有理想有抱负有御姐老婆的大好青年。

    他又是什么人?连个老婆都找不到的疯子。

    两者之间,能简简单单的划上等号吗?

    宁愿把别人干掉自己去蹲大牢,也不能让别人把自己干倒,然后他们跑去蹲大牢。再说,他们蹲不蹲大牢也很难确定——-华夏是以人治国。以仇家巨大的影响力,经过一番复杂的运作,到最后仇仲谋会不会坐牢都是个未知数。

    所以,秦洛决定反击。

    越早离开他的枪口越好,不能让他有更多的发疯时间。

    因为仇仲谋最先掏枪指着秦洛的脑袋,这让秦洛失去了制敌先机。他口袋里倒是有一把火药送给他的‘小黑’,只是被黑漆漆的枪口指着,他要怎么掏出来并且打开保险栓?

    秦洛不是火药,不能使出他那种神鬼难测的掏枪手法。还没看清楚他的动作,手枪就能落在他的手心并且已经瞄准目标——-秦洛需要时间和时机。

    一方面,他问仇仲谋要打几耳光故意激怒他,吸引他的视线,然后借助下跪时膝盖磕在地板上的声响遮掩了拉开手枪保险栓的声音——因为他的动作过于生疏,连续拉了两次才成功。

    虽说下跪这种事情很影响他英俊挺拔光辉伟岸的形象,可是如果不答应的话——-人家要真是一枪打过来,那不是亏大了吗?

    看到很多影视剧,里面的恐怖份子为了得到保险箱中的某种东西,拿枪指着人质的脑袋,说道:“说出密码。不然我就杀死你。”

    “我不会告诉你的。你们这些人渣。”人质一脸硬朗视死如归的说道。

    “啪!”

    枪声响了,人质躺在了血泊里。

    接着,恐怖份子走到第二个人质面前,同样用枪指着他的脑袋,说道:“说出密码。不然我就杀死你。”

    于是,这个很配合的家伙赢得了生存权。

    其实,第一个死去的人质心里也觉得很委屈。

    我就是为了表现自己的正义感随口说说而已,你再逼迫我一次,我就从了——-你怎么就真的开枪了呢?

    骨气要表现在有需要的地方。

    任何时候,你都要对自己只有一次的生命百般珍惜。你不是《英雄本色》的小马哥,你不能在枪林弹雨中穿棱,你没有九条命,或许一颗流弹就能够把你给干掉。

    至于秦洛为何会毫不犹豫的射击,是因为他怕动作慢了被仇仲谋发现了,对手要是再抬手一枪,自己的小命仍然要掌握在他手里。

    连开数枪——-是因为他对自己的枪法太没有自信。天可怜见,自从拿到小黑后,他就偷偷摸摸的研究过几次,因为不知道在哪儿买子弹,甚至都舍不得实弹演习。

    唯一一次打出去一颗子弹,还是不小心枪械走火损失掉的。其它时候,他都是很有范儿的举着枪瞄准房间里的蚊子啊苍蝇啊小强啊之类的小动物,然后‘啪啪啪’的射击子弹——-不是真打。就是用嘴发声过过干瘾。

    小时候没有过好童年,没有玩过警察抓小偷游戏的秦洛,在他二十多岁的时候,终于找到了补偿的机会。

    啊!!!

    仇仲谋手里的枪脱落,惨叫着跪倒在地上。

    他的脚背被打中了,脚上的鳄鱼皮休闲鞋也被打穿,鲜血迅速染红了鞋面,血流汩汩。

    秦洛冲过去,一脚把他掉在地上的手枪给踢飞。然后也跌坐在地上大喘息。

    他奶奶的,太刺激了!

    喘了几口气,他抬眼数了数仇仲阴身上的伤口——-除了脚背那一处伤口之外,其它地方没有任何伤着的痕迹。

    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打的是腿,怎么却会打中脚呢?怎么会打中脚呢?

    也幸好打中了一枪,不然情况就更加糟糕了。说不定仇家要上演现实版的枪战片。

    想到这个,秦洛心里又觉得有些庆幸。

    “MYGOD!MYGOD!”戴维斯大声的叫喊着,满脸的不可思议。

    以前他见过的那些华夏人都在他面前表现的文质彬彬,说话温柔细气、态度和蔼可亲,喝着价格昂贵的极品红酒——-虽然举杯的姿势有些问题,可是,他们都算得上是半个绅士。

    这两个华夏人,怎么就那么野蛮粗暴呢?

    仇家的那些保镖这下子也不敢再作壁上观了,两个人冲过去查看仇仲谋的伤势,还有几个人冲过来挡在秦洛的前面,怕他再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都住手。都给我住手。”仇烟媚也被这突然而至的情况给震懵了。不过很快,她就再次清醒过来。“快把仇仲谋送进医院。”

    保镖们终于找到了一个主心骨,有人跑去准备车子,另外几个保镖抬着仇仲谋向外面跑去。

    很快的,屋子里只剩下三个人了。

    开了枪的秦洛、一脸若有所思的仇烟媚,还有茫然不知所措的戴维斯医生。

    仇烟媚看了眼秦洛,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他。

    秦洛笑了笑,说道:“我自己有手机。”

    说完,他便掏出自己的手机,然后拨通了一个号码后,说道:“喂,是警察同志吗?我叫秦洛,秦始皇的秦,洛水的洛。我要向你们自首,有人打枪打我,被我开枪打伤了。希望你们能够快点儿过来处理此事。我现在在——”

    秦洛想了想,歪着脑袋问仇烟媚:“我现在在哪儿?”

    仇烟媚接过手机,对着话筒说道:“碧水湾。仇家大宅。”

    说完,就挂了电话。

    “他们能找到吗?”秦洛担心的问道。仇烟媚都没说清楚家里的地址,要是警察找不到地方,他的自首是成功了还是没成功呢?

    “他们会找到的。”仇烟媚说道。

    然后她走到戴维斯医生面前,说道:“戴维斯先生,做为世界极具影响力的精神疾病专家,你一定会如实向警方反应你所看到的一切。对吗?”

    虽然那个女人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可是,戴维斯先生还是觉得自己的脊背发寒。她那让人感觉温和沉醉的美丽眼睛,他都不敢再多看一眼。

    “我明白。我一定会照实回答。我看到什么,便会说些什么。”戴维斯先生出声保证道。

    “很好。我相信,你是一个公正的绅士。”仇烟媚点头称赞。

    警察们没有让秦洛失望,十分钟时间都不到,警车就赶到了仇家大宅门口。

    让秦洛不满的是,他们都没有鸣警钟,悄无声息的赶过来的。这让他觉得,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进警局一点儿都不拉风。

    一个身穿便衣看不清级别和身份的中年警察站在门口,一脸恭谨的对仇烟媚说道:“仇小姐,我是碧水分局的易鹏。很抱歉打扰你。我们接到报案,说是有一个叫秦洛的在你们这边开枪伤人——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我们觉得有必要过来了解一些事情的真相。”

    “确有此事。”仇烟媚说道。

    警察明显一愣,然后问道:“那秦洛呢?”

    “就是我啊。”站在仇烟媚身边的俊秀少年出声说道,一脸温和无害的笑容。

    “这———”警察明显没理解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是你?先生,你不是开玩笑吧?伤者是谁?”

    “伤的人是我堂弟仇仲谋。他现在已经被送进医院。你们可以赶到医院录口供。”仇烟媚说道。

    这一次,警察更加的晕头了。

    仇大小姐的堂弟仇仲谋被一个叫秦洛的开枪家伙打伤了,仇仲谋被送进了医院,那个叫秦洛的——正站在这儿和仇大小姐说笑?

    这他*妈的是什么事儿啊?什么时候,仇家的内部矛盾激烈到这种程度了?

    “秦先生,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好吗?我们需要把这次事件调查清楚。”因为涉及到仇家,这些警察不敢再大意了。

    “好的。”秦洛说道。“能不戴手铐吗?”

    他觉得戴上那玩意儿,实在是太影响美观了。

    “这个是可以的。因为我们并没有实际掌握你犯罪的证据。法庭也没有为你定罪。”警察善解人意的说道。

    秦洛把口袋里的手机丢给仇烟媚,说道:“我先走了。”

    仇烟媚点了点头,说道:“处理完手里的事儿,我去看你。”

    (PS:祝大家节日快乐。每个男同胞都有大白菜啃,每颗白菜都有机会被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