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18章、揍人和杀人!(第三更!)

第218章、揍人和杀人!(第三更!)

    第218章、揍人和杀人!(第三更!)

    秦洛虽然不清楚厉倾城和仇家是什么样的关系,但是,在燕京的时候,他亲眼见到仇烟媚这样身份背景的女人亲自去倾城国际拜访,而且,今天仇烟媚找自己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仇家做说客。多多少少,他也能够猜测到一些缘由。

    虽然那个女人的名声不太好,学校里的老师和学生谈起她的时候,那种眼睛瞬间明亮的猥琐眼神和高高在上的鄙夷表情,总是组成一幅很滑稽可笑的画面。但是,在心里,他仍然认定厉倾城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

    这也是大年三十的晚上,厉倾城说她有一点点儿想念秦洛的时候,秦洛说他也想念对方的原因。

    和她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很轻松,很快乐。而且,那是一个懂得讨好男人的女人,不明显,润物细无声般的影响着你的言行。让你感觉不到丝毫的压力和不快。

    秦洛仔细的想想,他们两人见面的次数很多,但是,每一次都过得非常开心。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而且,她是一个很能够给人带来惊喜和激情的女人,这一点儿,就算在林浣溪身上也是很难找到的。

    爱之欲其生,恨之诅其死。当你连自己朋友的尊严和荣誉都不愿意维护的时候,难道你不应该去思考一番,你们之间有过真正的情谊吗?

    秦洛自问自己做不到无动于衷,他也很讨厌一个堂堂男子汉像是个长舌妇一般的去攻击辱骂一个女人。

    厉倾城对他说过:“坏人就是用来欺负的。如果能够让你讨厌的人心情更差,你的心情就会好起来。”

    那一次,厉倾城为了维护他而脱下高跟鞋砸碎了李清央的车灯。然后光着脚丫子踩在地上,两人落慌而逃。

    秦洛生气了,所以,他出手了。

    果然,看到捂着肚子趴在地上闷哼出声的仇仲谋,秦洛的心情还真的好起来了。而且,心中还升起一股无与伦比的自豪感。

    看到没?倒在地上的这货——是我揍的。

    很快的,秦洛就开始反思起来。

    虽然自己没进过大学校门,没受过什么高等教育,但是,自己也算是一个有文化有素质的大好青年。怎么现在动不动就喜欢和人野蛮呢?

    嗯,一定是受到离的影响。自从跟着她学了一段时间的近身搏击术后,秦洛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脾气变得暴躁了。喜欢用武力来解决问题,觉得这样不仅痛快淋漓,而且一劳永逸。

    男人做坏事儿,总是喜欢找一个借口的。

    可是,想起离,秦洛的心里就有些隐隐的担心。

    她的任务,还顺利吧?为什么直到现在,她的手机还处于关机状态?

    “秦洛,你没事儿吧?”仇烟媚担忧的问道。她没想到秦洛会这么暴力,更没想到——-他敢在仇家打人。而且,打的还是仇家的命根子。

    仇家只有仇仲谋这一个男性继承者,可以想象他在家族里的地位是如何的重要。

    “我没事儿。”秦洛摆手说道。要是有事儿的话,现在就躺在地上装死了。

    “仲谋,你怎么样?”仇烟媚蹲下身子问道。要是仇仲谋真被打出个什么毛病来,二叔肯定会咽不下这口气,事情会变得很糟糕。

    仇仲谋被秦洛一膝盖给顶在肚子上,只觉得腹部翻江倒海,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搅拌着似的。原本就被酒色掏空的身体根本就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痛得他额头直冒冷汗。

    听了仇烟媚的问话,他心中更是暗恨不已。可是,现在肚子还剧烈的疼痛着,让他连句完整的话都没力气讲出来。

    戴维斯医生也被这一突然变故给惊懵了,怎么说着说着就打起架来了呢?这些华夏人太粗暴太危险了。

    他一边蹲下去搀扶仇仲谋,一边满脸愤慨的对着秦洛说着些什么。反正秦洛也听不懂英文,就任他自由发挥。等到他说累了,自己也就不说了。

    “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秦洛说道。

    反正看病的人也有了,自己和仇家的人也闹得不愉快,再留下来也是自找麻烦。

    再说,打了人不跑,不是傻瓜吗?难道等到仇家的人都回来了,把自己切吧切吧包成饺子?

    “好。我让人送你回去。”仇烟媚说道。原本她还坚持着想让秦洛留下来给爷爷治病,但是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也觉得早早把秦洛送走是正事儿。

    “走?想走?”坐在红木椅上的仇仲谋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若是让你离开镜海,我就跟着你姓秦。”

    “你还是继续姓仇吧。就别来丢我们姓秦的脸了。”秦洛说道。

    想了想,觉得自己这话说得有些不对劲儿。这不是把仇烟媚也给骂了吗?

    于是,他又不好意思的对仇烟媚说道:“我没说你。你是姓仇的异类。”

    仇烟媚真是被这个小男人给搞得哭笑不得,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你们都死了吗?还不给我出来拦人?”仇仲谋大声喊道。

    哐哐哐!

    几个黑衣人就冲了出来,站在客厅里左右为难。

    他们早就听到屋子里的动静了,只是不愿意进来而已。

    进来干什么?一方是仇仲谋这个仇家的唯一继承人,一方是仇烟媚这个厉害的女人,他们能够得罪的起那个?

    “把他给我拦下来。”仇仲谋厉声喝道。要不是肚子痛的没办法站起来,他非冲上去把这几个呆头呆脑的家伙几耳光不可。

    都他*妈吃大米饭撑傻了?

    “谁敢?”仇烟媚转过身来,满脸寒意的盯着那几个保镖说道。

    几个保镖嗫嗫着不敢上前,又一脸无奈的看向仇仲谋。

    “秋刀,二狗,你们俩个给我上。”仇仲谋点着跟在自己身边的两个保镖说道。

    立即从人群里站出来两个年轻男人,大喝着向秦洛扑过去。

    秦洛知道他们不敢伤害仇烟媚,也就不用顾忌她的安危。双脚错开,摆成一个简单的马步姿势。

    右手一探,在和一个黑衣人的拳头乍一接触的时候,然后就顺着他的手臂滑下去,一直落到手腕上的时候,然后一抓一拉,只听‘咔嘣’一声,这个家伙的手臂就脱臼了。

    这是离教给他的‘错手’招式,对不想伤人,却又想解除掉对方的战斗力很有效果。

    秦洛看得出来,这两个家伙也是被仇仲谋给逼出来的。并不想怎么样为难他们。

    秦洛很快的就卸了一个黑衣人的手臂,然后身体向后一步,而且有意无意的用站在哪儿的仇烟媚做了挡箭牌,让另外一名光着脑袋的黑衣人踢出去的一脚落空。

    接着,他像是猛虎下山似的,又一个急冲,然后一拳砸在光头的胸口。在他的身体瞬间麻痹的时刻,又有样学样的卸了他的两只手臂。

    只是两个回合,秦洛就很容易的解决掉这两个黑衣保镖了。

    这让秦洛心里有些沾沾自喜。看来,离教的东西还是挺管用的吗?

    要是让离知道秦洛的这种想法,非要把秦洛给宰了不可。她教给秦洛的都是龙息里面经过无数精英验证,最难防御,攻击力也最强的招式。

    他们都是用这种招式上战场杀敌的,那个时候,他们面对的又是什么级别的对手?秦洛仅仅用它对付几个保镖。自然是胜之不武。

    “仇仲谋,我告诉过你,秦洛是我的朋友。你确定要把事情搞成这样?”仇烟媚站在门口,眼神如刀子般的盯着仇仲谋说道。

    要是平时,仇仲谋也不敢得罪自己这个能力出众行事狠辣的堂姐。但是,今天他在一个外人面前落足了面子,而且在自己家里被人打了——-就算是天王老子,他也不会再给面子了。

    “你的朋友又怎么样?你的朋友打了我,难道我不能报复吗?你要清楚,你自己姓什么。”仇仲谋激烈的反驳着说道。不过,他也没想到眼前这个小子这么能打。看来,想把他留下来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辱人者,人必辱之。”秦洛冷笑。“你在骂人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别人的感受?现在自己被人揍了就受不了了?不过,我也能够理解你现在的心情。要是我在自己家里被人揍了,肯定面子上也过不去。”

    “姓秦的,我要你死。”仇仲谋眼睛通红的吼道。

    他的额头青筋暴跳,脸上的肌肉快速的抽搐着,瞳孔胀大,仿佛看不到白色的眼白。

    秦洛发现这一异状,心里大觉惊奇。难道说,他也是仇家遗传精神病的患者?

    他现在的情绪很暴躁,根本就不像是自己能够控制的。

    这样的人往往能够给他人和自己带来危险。甚至死亡。

    因为他们无意识,所以,任何事情都是可以做出来的。

    果然,失去理智的仇仲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黑色的手枪,冰冷的枪口对准了秦洛的脑袋。

    “放下枪。”秦洛冷静的说道。

    “我说过,我要让你死。”仇仲谋冷笑着说道。“跪下来。”

    “不可能。”

    “跪。”仇仲谋喝道。说话的时候,他还对着秦洛的脚下开了一枪。

    砰!

    子弹打在地上的大理石地板上,地板被崩出一道裂缝,子弹被反弹着向一边射去。

    秦洛傻眼了,这王八糕子可真敢打啊。

    虽然说威武不能屈,可是人家有枪啊——

    “好吧。”秦洛答应了下来。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煽自己的脸。”仇仲谋继续命令道。

    “仇仲谋,你疯了吗?”仇烟媚站在旁边,肺都气炸了。

    “臭婊子。你也给我闭嘴。”仇仲谋喝道。然后对秦洛说道:“煽脸。”

    “煽几次?”秦洛问道。

    “你再敢废话,我就一枪打爆你。”仇仲谋恶毒的说道。

    “这个真不行。”秦洛说道。突然,他猛的抬起了手臂,在他宽大的袖子里,一支黑漆漆的枪口露出了它挣拧的面孔。

    秦洛没有任何犹豫的扣动了扳机,对着仇仲谋的腿部连开数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