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17章、救人和揍人!(第二更!)

第217章、救人和揍人!(第二更!)

    第217章、救人和揍人!

    仇家老宅虽然也同处南方,但是却盘锯在和羊城相隔几百里地的镜海。

    镜海也是一座新发展起来的现代化都市,和羊城、深圳、东管、并称为南方经济体四小龙。

    秦洛他们中午出发,直到傍晚时分才赶到了镜海地面。

    近距离的和仇烟媚这个女人坐在一起,还真是考验一个男人的自控能力。她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给人致命的诱惑力,好几次都勾引的秦洛神魂出窍,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好在他清醒的快,仇烟媚也假装视而未见,气氛才不显尴尬。

    而且,这个女人博闻强记,天文地理政治军事无一不知。这一路上,秦洛倒是跟着她增涨了不少见识。

    在交谈中,秦洛也试探过仇烟媚知不知道以前是否有人来给她爷爷看过精神病的事情。没想到她对此一无所知。

    这样的话,秦洛也没办法猜出爷爷三十年前到底是给仇家的那一位看的病。

    因为镜海也是海滨城市,所以,不出秦洛所料,仇家的大宅也建立在靠近海域的合欢山山脚下。

    依山傍水,是富人择地建宅的首选目标。山为靠山,水喻为金。象征着大富大贵之意。

    仇烟媚的奔驰房车在一幢海边豪宅门口停了下来,等到电子大门打开后,又再一次发动起来,直直的向大院开去。

    进了院子,车子的速度竟然不减。两三分钟后才逐渐减速。可见这院落之宽广。

    眼前是一条蔓延到大宅深处的石径小路,两边栽种着躯干挺直的椰树。椰树与椰树的间隙则点缀着一种开着米黄色小花的芭蕉。

    院子虽大,但是这房子看起来也是老宅。传统的华夏建筑,经历多年的风雨冲洗,外墙和使用的木材颜色有些暗淡,和周围美仑美奂的欧式别墅有些不协调,倒也有一份沉淀厚重之美。

    车子终于在一幢老宅前停了下来,黑衣保镖跳下车帮他们拉开车门,秦洛和仇烟媚这才分别下车。

    “这房子真大。”秦洛感叹着说道。论气派豪华,或许仇家的房子稍逊闻人家仙女山的别墅。但是论占地面积,肯定是仇家更胜一畴。

    如果把这院长推平种草,都能建一个跑马场在里面跑马了。

    “老房子了。”仇烟媚说道。“很多年前打下的地基,所以也就没有再想着把它改建。”

    “仇老爷子住在哪边儿?”

    “不急。坐了几个钟头的车,先进去喝口茶润润嗓子吧。”仇烟媚笑着说道。

    秦洛也就不急,跟在她的身后向客厅走去。

    还没进屋,就听到有男人的说话声音传来。

    秦洛担心仇家此时正在接待客人,就看向走在前面的仇烟媚。

    “不碍事儿。是堂弟的声音。”仇烟媚善解人意的回答道。

    转过回廊,就看到在客厅的红木大椅上,坐着一个身穿休闲西装的年轻男人。男人二十多岁的年龄,浓眉大眼,脸颊消瘦,眼神阴厉,肤色和秦洛一样,有种病态的苍白色。

    秦洛一眼就看出来,他是因为精气不足而导致的血亏。看来,这个男人对女色的要求极其频繁。

    这种问题在官宦子弟中非常常见。因为对他们来说,想要得到一个女人实在是太容易了。自荐枕席的女人也是不计其数,一天换一个都忙不过来。

    要是普通男人,就是五十块钱一次,月卡八折,年卡五折,长年累月下来,你都消费不起。

    坐在他旁边的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四十多岁的年龄。穿着合体的白色西装,鼻梁上戴着幅眼镜,看起来像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大学教授。

    “堂姐,你回来了。”年轻男人看到仇烟媚进来,站起身说道。

    “嗯。仲谋,这是你的朋友?”仇烟媚对着外国人点头微笑,出声问道。

    “是的。这是戴维斯教授。他是美国最著名的康斯精神疾病研究院的专家。是世界精神遗传疾病的权威人物。恰好他这次到华夏来治疗一个病人,我就把他邀请来家里坐客,顺便给爷爷看看。爷爷最近的身体状况让人非常担心。”仇仲谋指着外国人介绍着说道。

    “你好。欢迎来到华夏。”仇烟媚用英文和戴维斯打招呼。

    “你好。很荣幸认识你。美丽的小姐。”戴维斯也同样用英文说道。

    “谢谢夸奖。”仇烟媚说道。

    秦洛不懂英文,听到他们在哪儿叽哩呱啦的说话,也只能一脸傻笑的站在哪儿。

    仇烟媚怕秦洛受到冷落,指着秦洛用英文给他们介绍道:“这是我的好朋友秦洛。一位非常优秀的中医。”

    “中医?”仇仲谋的眉头皱了皱,说道:“堂姐,难道你请他回来,也是要给爷爷治病的吗?”

    “是的。”仇烟媚说道。“仲谋,我说过,医生的事情我会解决。你怎么又请来了戴维斯先生?”

    他们现在用的是华夏语,秦洛听得懂,又轮到戴维斯医生傻眼了。他一脸疑惑的看着仇烟媚和仇仲谋,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堂姐,你这么说就不对了。爷爷是你的爷爷,也是我们的爷爷。看到他身体不适,我们这些做孙子的心里自然也非常着急。”

    “戴维斯医生难得来华夏一次。我恰好遇到,怎么能不趁机把他给请来?以后要是赶到美国去邀请,不是更加麻烦?”

    仇仲谋撇了眼秦洛,笑呵呵的说道:“再说,爷爷是精神方面的病症,你请来一个中医有什么用?”

    虽然仇仲谋的态度一直很和蔼,语气也很是诚肯,脸上还带着若有若有的笑意。可是,他的每一句话都是绵里藏针,伤人于无形。

    他对仇烟媚以及自己的敌意,秦洛很明显的感触到了。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特别是他们这些大门大户的家族,要是女人强势一些,必然会引起那些男性继承人的担忧和不满。

    秦洛在闻人家族中见识过这样的戏码,现在再次见到,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这就是别人的家事了,秦洛自然不愿意参与。

    他看着仇烟媚,笑着说道:“既然你们已经寻找到名医,我就不来献丑了。由这位精神疾病的专家来为仇老诊治吧。”

    秦洛倒不是拿捏别人或者说是故作矫情,他本身就是抱着能治就治,治不好也无所谓的态度。

    他这次赶来,更不是为了仇家能够给他多少酬金。因为他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病例,所以心里有些蠢蠢欲动。

    既然你们有了这方面的专家,那就由他来治疗好了。我就在旁边瞅几眼,看看能不能学到几招就成了。

    “秦洛,我对你是很有信心的。”仇烟媚对着秦洛笑了笑,说道。

    然后又转过身看着仇仲谋,说道:“既然你也请了医生,那我们就分别让这两位中西医专家去给爷爷看病好了。”

    “不行。”仇仲谋一下子就拒绝了。

    “怎么不行?”仇烟媚问道。

    “堂姐,其它的事儿我都能依你。可是这件事儿万万不行。”仇仲谋一脸认真的说道。“爷爷的身体多重要啊,能随随便便让个人跑去揉捏来揉捏去的?你也不仔细想想,一个中医,他怎么去治疗精神疾病?喝中药?针灸?还是拔火罐?这根本就是乱弹琴嘛。”

    听到仇仲谋那不阴不阳的话,秦洛就有些生气了。你说我不行,我也认了。可是你说中医不行,这就让他的心里有些不舒服了。

    出声说道:“谁说中医就不能治疗精神疾病了?一代名医祖炎明利用神针医治患者无数,而且,他所有的患者都是精神方面的疾病。”

    “祖炎明?哪个祖炎明?不认识。”仇仲谋没想到一个小中医竟然敢和自己顶嘴,不客气的说道。

    “不识一代名医,只能说你孤陋寡闻。”秦洛也针锋相对的说道。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如果不是因为你是堂姐请来的客人,我早就让人把你赶出去了。”

    “我说你孤陋寡闻,再说十次还是这句话。不用你赶人,我自己会走。”秦洛冷笑。

    说完,秦洛就要拂袖离开。

    你不让我治,大爷还不乐意治了呢。患者不求医,会死。倒是没听说过,医生不给患者治病也会死的。

    “秦洛。等等。”仇烟媚没想到秦洛当真要走,急忙一把拉住。

    然后,她粉脸含煞的盯着仇烟媚,说道:“仇仲谋,秦洛是我的客人。你有什么资格赶他出去?还有,难道你不知道尊重这种品质吗?”

    “我只尊重值得尊重的人。”仇仲谋和仇烟媚的眼睛对视着,丝毫不让的说道。

    突然,他眼神犀利的盯着秦洛,问道:“你是秦洛?”

    “是我。”

    “那个婊子的朋友?”这一次,仇仲谋转过脸看向仇烟媚,问话的对象也发生了变化。

    “仇仲谋,你别太过份。倾城并没有得罪过你。”仇烟媚厉声喝道。

    “难道我有说错吗?”仇仲谋笑呵呵的说道。“她妈当初被仇家拒之门外,不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堂姐,这件事儿你应该很清楚才对啊。当年,就是她妈挺着个大肚子跑来和你妈抢男人。难道大伯母都没有告诉过你吗?”

    婊子?

    秦洛先是一愣,没有明白他骂人的对象是谁。等到他想明白时,脸色也一下子就变得阴沉起来。

    “我想,如果她在的话,一定会要求你道歉。”秦洛声音冰冷的说道。

    “痴心妄想。”

    “不过,今天是我在这边听到这句话。”秦洛说道。

    身体突然的蹿出去,在仇仲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抓住他衬衣的衣领,然后死劲儿的往下拉。他的大腿膝盖也猛得抬起,然后重重的撞在他的肚子上。

    秦洛把身体缩成一团,像是一只掉进油锅里的海虾似的仇仲谋丢在地上,说道:“我就不会要求你道歉。因为那解决不了任何问题。”